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

第三百二十八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

  对于齐琅掩耳盗铃的举动,白晨和慕容秋水都没有更多的表示。

  难道他杀了张掌柜,这些事就不存在了吗?

  难道说他们还要如官府那样,把证据都收集好了,才能开堂问审吗?

  他们是江湖人,江湖事江湖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标准。

  就如同白晨杀过的那么多神策军那么多的强盗,难道说每一个都是罪大恶极吗?

  那也不见得,可是既然他们站在了那的阵营上,就要承担后果。

  就连天道也不认为白晨杀错人了,眼前的齐琅父子,还有这些绝手门的门人也是同理。

  有些事情明摆着,不需要再多做什么废话。

  “两位无故犯我绝手门,伤我孩儿,今日若是不交代清楚,别想走出这个门。”齐琅是黑道出身,学了一身的功夫后创立的绝手门,依然延续了他在混黑道时候蛮横的性子。

  管你天王老子,惹到他便要伸头挨宰,这些年他也没少让大人物,只不过做的漂亮,旁人无从查起。

  眼前两人便是皇子公子又如何,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。

  “小玲,到我身边来。”白晨招了招手。

  慕容秋水自然明白白晨的意思,他保护小玲,眼前这几十号人,便由她来对付。

  齐琅眯起眼,知道慕容秋水不易对付,低哼一声:“上,给我杀了这娘么。”

  若是放在以前,他也舍不得杀如此绝色女子,可是自己儿子都被弄残了,他哪里还有心思想那么许多。

  不过,齐琅这股狠劲,显然是找错了对象。

  一个修炼宝典级别内功心法的人,和一个普通三花聚顶的高手有什么区别?

  你还拿着小米加步枪,人家用的是飞机坦克,这就是区别。

  别说双方的修为都差不多。东方不败修炼了葵花宝典,那生猛的跟嗑药一样,这就是差距。

  最先上来的是那些先天高手,他们依然还存着。对方只是个女人的心态。

  虽然修为不低,可是手段想必有限。

  只是,慕容秋水身形突然一闪,疾如风劲如火,只留下一道火焰余影,再看那十几个围拢上来的先天高手,每个人的心口处都多了一个焦黑的掌印。

  剩下的那些人还有齐琅都是倒吸一口凉气,眼前这女子也太可怕了。

  这诡异莫测的身法,还有这不留情面的攻击,一招便击杀十几个先天高手。

  即便是齐琅要想拿下这十几个先天高手。也要耗费一些手段,没小半个时辰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  可是慕容秋水只是一瞬,便送这些先天高手归西,便是这份手段,就足以让人骇然。

  这些日子来。慕容秋水已经逐渐的熟悉了自己的内功真气,同时一路上也多与白晨切磋。

  双方在大部分时候,都是不分胜负。

  当然了,这个结果很多程度上是双方退让的缘故。

  慕容秋水对白晨很难下重手,白晨的那些手段也多是杀人用的,实在不适合用来比斗。

  两人的比试,多半都是为了让慕容秋水更快的熟悉自己的武功。

  同时白晨也感觉到。慕容秋水的武功,自从修炼了焚心诀后,真可谓是一日千里。

  即便是真的动起手来,自己与她的胜算也不过是五五分。

  不过慕容秋水还是有些心软,目光虽然冷厉,可是言词却留了几分余地:“今日我只杀恶首。若是谁敢上前一步,杀无赦!”

  白晨翻了翻白眼,这些高手,谁身上没背着几条怨魂,实在没必要与这些人多做唇舌。

  不过慕容秋水显然是动不了手。那些人见到慕容秋水如此恐怖的武功,哪里还敢上前,一个个做畏缩状,畏首畏尾的退后。

  只余下齐琅一个人脸色铁青的站在原地,眼中恨意十足,可是也是莫名骇然。

  即便是加上自己的手下,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如今这些手下全都退缩了,就剩下他自己孤家寡人,他更是孤掌难鸣。

  齐琅突然一挥手,一片白粉洒出,同时一刀断浪分水刀法劈向慕容秋水。

  这招偷袭加杀招,他早已是出神入化,不少高手便是栽在他的这招之下。

  他相信,眼前这个女子也不例外。

  只可惜,齐琅的白粉还没接近慕容秋水,便在空气中燃烧起来。

  而齐琅自己冲入漫天的火光中,当他冲到慕容秋水面前的时候,身上已经被烧成了焦炭。

  只是去势实在是太快了,让他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。

 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,身上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,瞬间让他失去了理智。

  慕容秋水的焚心诀,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真气,所以那些白粉只要她的一个念头,便能直接点燃。

  甚至不需要这些粉末,只要接近她周身一丈,生死便已经不是自己做的了主的了。

  这就是焚心诀的可怕,这便是宝典级别秘籍的可怕之处。

  完全超乎常理的存在,超乎常理的强大。

  如果是一般的三花聚顶高手,便如齐琅这样的,顶多就是修为深一点,体质强一点,又或者是招式上更精妙一点,再加上他的那点阴损手段,倒是能在江湖上占据一席之地。

  可是也仅仅到此为止,慕容秋水的可怕就在于,她是古来绝无仅有的,在先天期就修炼了宝典秘籍的人。

  许多人即便是到达了一气化元的境界,也未必有机会触及宝典。

  可是慕容秋水可谓的得天独厚,气运更是逆天,遇上了白晨。

  那些原本还想着浑水摸鱼的绝手门的人,一个个寒若自谨,心里的那点心思,立刻收敛起来。

  开玩笑,在他们眼中不可一世的齐琅,在这女人面前,居然连一招半式都没撑过去。

  他们这些人何德何能,再上去就是送死。

  白晨走到齐琅面前,抬起一只脚,便断送了齐琅罪恶的一生。

  慕容秋水还有所迟疑,可是白晨却不会姑息养奸。

  白晨一向是除恶务尽,只是慕容秋水先前说过,放过这些人。

  “现在你们是自断一臂,然后滚蛋,还是让我亲自动手?”

  “小白……”

  “姑息养奸,只会让他们不知悔改,换个门派继续作恶,刚才那单子上你也看过了,齐琅父子所作所为,绝非一般的小奸小恶,这其中如果说没他们这些人为虎作伥,谁也不会相信,你既然不杀他们,我便不说什么了,可是不给他们留下一点刻骨铭心的教训,他日难保他们不会再犯……”

  “我依你便是了。”慕容秋水也狠起心肠,扫向在场每个人。

  每个人脸色苍白,心中苦不堪言。

  半个时辰后,三人心满意足的走出妙手堂,丹药没卖出去,不过倒是得到妙手堂的资助,后面路程的盘缠也不不会囊中羞涩。

  “小白,马上便要到蜀中了。”慕容秋水伤感的说道。

  “嗯,是啊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”

  “那我以后去哪里找你?”

  “清州无量宗,我是那的长老,其实也就是我家。”

  “哦,想必很有名吧?”

  “一个小山门,倒是有些名气。”

  看来慕容秋水也是个江湖小白,没听说过无量山的名字。

  “你在江湖上是什么名号?”

  “额……花间小王子……”

  “怎么听着像是一个淫贼?”

  这是白晨永远的痛,每个人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号,似乎都是这个念头。

  “这个……事情很复杂。”

  “小白,是不是你以前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?”小玲直言不讳的问道。

  “见不得人是有,勾当绝对没有。”

  其实小玲和慕容秋水也不相信,白晨会做什么违背道义的事。

  这些日子来,她们已经与白晨相当熟悉,对于白晨心性也是非常信任。

  白晨的坏习惯是不少,可是都属于普通人的毛病。

  简单的说就是五毒俱全,六根不净,不熟悉他的人觉得他平庸,知道他的人则觉得他庸俗。

  偏偏却有一种骨子里的随性洒脱,特别是对人的真诚,更是让慕容秋水感动……不,应该是心动。

  庆州,已经近在咫尺,慕容秋水的心头空荡荡,就如同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,整日都是魂不守舍。

  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

  这便是江湖,或许时间能丹王一切,只是至始至终,慕容秋水都没说出心中的话。

  白晨或许也早已感觉到了,只是有意的躲避着。

  两天的时间转眼即逝,城墙上的庆州两个鲜红大字,都在喻示着他们的旅途已经接近终点。

  慕容秋水曾经来过庆州,只是那时候还很小,随着师父同来。

  三人默默的进入城门,一路上都没有言语。

  “我要走了。”白晨言简意赅的说道,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。

  平日里巧舌如簧,此刻却是有些词穷。

  慕容秋水咬着下唇,默默的看着白晨许久,没有言语。

  许久,慕容秋水终于轻声说了一句:“保重。”

  “我……没什么,你们也保重。”

  白晨调过马头,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去,只是感觉起来,却像是在逃命,不多时便已经消失在街的尽头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