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下无双

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下无双

  东方晴不知道面前这个女子是小蓬莱仙岛的什么人,不过从刚才给她带路的弟子可以看的出,眼前这女子的身份非常的尊崇。

  而且先前两位尊者与她说,她所见的人,很可能是这世上丹道境界最高的人。

  所以东方晴不敢有半点的疏忽失礼,她对任何丹道的大师,都有一种由衷的敬畏,

  她自己刚刚抵达宗师,虽然放到江湖上,已经算是比较出众了,可是与真正的大师比起来,还是相差甚远。

  曾经,她以为自己丹道上的天赋,已经算是万中无一了。

  可是闯荡江湖这些年,让她明白了,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优秀。

  不说其他人,单是同辈之中,白晨就已经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如今又多了眼前这个女子,让她更感觉到无力。

  “见过碧瑶姑娘。”这是东方晴唯一知道的,来之前两位尊则体积过碧瑶的名字。

  碧瑶看了看东方晴:“东方姑娘不必如此,你我算是同辈,就不要拘泥俗礼。”

  “在必要姑娘面前,小女子不敢逾越。”

  “算了算了,我有事问你。”碧瑶不喜欢东方晴如此的拘谨,让她觉得非常的别扭,自己又不是长辈,弄的她好像会吃人一样。

  其实她哪里知道,东方晴平日的心性也很是跳脱,只是被两位尊者警告过,绝对不能在碧瑶面前失礼,所以才会如此的紧张。

  “我来汉唐中原没两天,我向问问你,你们汉唐中原谁的丹道水平最高?”

  “那自然是花间小王子。”东方晴想也不想,直接回答道。

  “淫贼?”

  显然,所有初次听闻这个称号的人,第一个想到的,都是淫贼。

  扑哧……

  东方晴忍俊不禁笑出声来。碧瑶皱着眉头:“难道不是,有这种名号,即便不是淫贼,也不会是什么正人君子。”

  “他这名号算是他唯一的误点。可是碧瑶姑娘若是把你刚才说过的那句话放到外面,恐怕你就要被群情激奋的百姓的唾沫淹死。”

  “怎么?难道他在民间的声望很高?”

  “高已经无法形容他如今的声望了,甚至有百姓在家里供奉长生牌。”

  碧瑶听的更加迷糊:“难道他死了?”

  “他是死过一次的人,不过没死成。”东方晴长叹一声:“他的故事恐怕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清楚的,碧瑶姑娘可有耐心?”

  “你说便是。”

  “我第一次见他是在沧州的绣坊,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卑劣、好色、平庸,还有无耻。”东方晴在回忆的时候,眼中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:“他居然把七秀的分堂绣坊当作青楼,当着满堂的江湖少杰高喊叫花姑娘,结果可想而知。当时绣坊内的七秀弟子,差点就要将他五马分尸,而他花间小王子的名号,也是由此而来的。”

  “败类。”碧瑶冷哼一声。

  “败类?”东方晴笑着摇了摇头:“他便是这性子,目中无人。任何人若是与他对赌,他都敢接下,而他做的最狂妄的事情,便是给燎王下战书。”

  “他不但狂妄,还很无知,看来他这是个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罢了。”

  “他的传奇便是从那封下给燎王的战书开始的,不……应该是从无量山开始的。”

  “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典故不成?”

  “他给燎王下战书。就是为了激怒燎王,然后转头去追杀他,而当时神策军围困青州城,他的举动成功的引起了燎王的怒火,本来围困青州城的大军,立刻调转枪头。直奔他而来。”

  “没想到这种人还有这么点正义感,倒是小觑了他。”

  “你只知道他救了清州,却不知道后来的故事,一番的变故让沧州城两万守军叛变,而他又与当时的偏将左中仁合作。成功的剿灭前来攻打的神侧大军,那一仗算是一个开端,随后燎王派出的奇仕到来,必要姑娘可知道苏鸿苏大学士?”

  碧瑶点点头:“怎么可能不知道,我可是度过他的诗集,确实有经天纬地之才学,并非浪得虚名之士。”

  “比文采比口才比德行,他都输给了花间小王子,输的一败涂地,颜面尽失,斯文扫地,最后更是羞怒之下吞剑自尽。”

  “他把苏鸿逼死了?”碧瑶惊呼的看着东方晴,满脸的惊愕。

  在她看来,苏鸿就相当于士林之中的圣师,也只有他才有资格与自己比肩而立。

  本来向着,此趟来汉唐中原,便寻个机会去拜访苏鸿。

  却不曾想,居然从东方晴的嘴里,听到了如此耸人听闻的消息。

  “碧瑶姑娘若是知晓苏鸿过往的所作所为,恐怕就不会如此仰慕他了。”东方晴又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那场对决小女子亲临现场,可谓是精彩绝伦,说是旷古之战也不为过,苏鸿盛势凌人的前来寻衅,可是他却没向到,花间小王子早已磨刀霍霍,苏鸿输的很惨,他的名气,他的才气,还有他的声望,俱都被花间小王子无情的击碎了,一战封神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“你说了这么许多,为什么我觉得你说的是一个士林奇才,而不是一个炼丹师?”碧瑶疑惑的问道:“莫不是你把人搞混了吧?”

  “那个花间小王子不只是文采天下第一,便是丹道,也是震古烁今,就在不久之前,他便已经引动天劫,炼制出造化之丹。”

  嘶——

  碧瑶倒吸一口凉气,语气瞬间颤抖起来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“他已经炼制出了造化之丹,为了救他的弟子,他不惜耗损寿元,炼制二十二阶起死回生丹,那天沧州城奇景降临,万雷齐鸣,红龙升空,数十万沧州百姓都看到了这一幕。”

  碧瑶感觉到头晕目眩,炼制造化之丹……

  那就是说,他已经超越了丹圣的境界!

  自己还在成为丹圣自鸣得意的时候,他便已经超越了丹圣。

  这个打击不可谓不大,自己差的太多了……

  可是在打击之后,碧瑶再次燃起熊熊斗志,即便超越丹圣又如何?

  自己也可以做到,只要自己开了灵窍,到时候一样可以超越丹圣,再接着打开慧心,就能够超越他了。

  “他可不只是丹圣,恐怕他在其他方面也有很高的成就。”

  “难道他还学了其他东西?”

  “他的医术已经可以与药王谷的医仙老前辈媲美了,那次风波城瘟疫,就连医仙老前辈都举足无措的瘟疫,就是被花间小王子解决的。”

  东方晴顿了顿又道:“他的机关术也非常高明,至少普天之下,找不到第二个机关术比他更高明的人,就算唐门的人也不行。”

  “百晓生也不行?”

  “百晓生已经是他的手下败将了。”东方晴如数家珍的说道:“除了丹道、医术、机关术,他还有其他七七八八的杂学,有些是传闻,有些则是有佐证,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,他所学的每一种东西,都已经独步天下。”

  东方晴看到碧瑶阴晴不定的脸色,立刻又补充道:“两位尊者曾经说过,碧瑶姑娘的丹道天下无双,想必不会输给他吧。”

  这句话本是恭维,如今听在碧瑶的耳边,却是如此的刺耳。

  “我比不上他,我输的很惨。”碧瑶不快的说道。

  “啊……这……”东方晴终于明白,为什么碧瑶的脸色会如此的古怪,而且在听到自己那句恭维的话,更是表现出如此不满的表情。

  “再给我说说他的其他事情。”

  东方晴深吸一口气,揣度着碧瑶此刻的想法。

  两人一问一答的交流了半天,话题全都是围绕着那些故事。

  “对了,你可知道花间小王子的身边跟着一个丑姑娘,那是他的什么人?”

  “丑姑娘?”东方晴皱起眉头,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:“花间小王子的红颜知道倒是不少,个个都算是难得一见的美人,还有几个女弟子,也都有相当不俗的容颜,却不知道碧瑶姑娘所指的是哪个?”

  “我与他对赌丹道的时候,曾经看到他对一个奇丑无比的姑娘关护有加,更因为她而迁怒小蓬莱仙岛,如若不是恋人,实在无法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做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好像不可能吧。”东方晴已经惊得合不拢嘴:“那小子可是绝对的好色之徒,他常把食色性也挂在嘴边,而且又时常把一套追求女子的理论挂在嘴边,说实话,他的爱慕者可是不少,碧瑶姑娘说他有这么一个红颜知己,小女子实在无法相信。”

  白晨如果真有这方面的需要,还真不需要委屈自己,所以东方晴觉得,要么是碧瑶信口开河,要么就是事情并非她想象中的那样。

  “绝对不会有错,那女子虽然面容丑陋无比,可是看着那小子的眼神里,却是充满了爱意,而他对那女子,更是奉若珍宝一般,便是那女子掉一滴眼泪,都能让他大动肝火。”

  阿嚏——

  白晨打了个喷嚏,慕容秋水含情脉脉的看着白晨:“生病了吗?”

  白晨翻了翻白眼:“你觉得我会生病吗?”

  慕容秋水不由得想起来,白晨的医术那么高明,向生病还真没那么容易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