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恐吓

第三百一十七章 恐吓

  慕容秋水感觉从未有过的那种快感,能把以伶牙俐齿着称的红莲,说的脸色发青的人,也只有白晨一人。

  白晨骂人,一个脏字都没带,只是他的这番言词,可比带脏字的更让人深恶痛绝。

  慕容秋水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,只是她也在为白晨担心。

  将红莲骂的恼羞成怒固然大快人心,可是激怒了红莲,恐怕他也难逃厄运。

  红莲怒急攻心,猛的喷出一口鲜血。

  “大小姐!”老者惊呼的扶住红莲,同时怒视的看向白晨:“小子!找死……”

  “冷叔,退下……”红莲连忙拉住这个叫做冷叔的老者,强压下心头怒火:“白晨,你我也算旧识,何苦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,招惹我拜火教?”

  在场所有人都很是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,又看了看红莲。

  这简直就不是他们认识中的红莲,不是那个只要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冒犯,便要取人性命的拜火教圣女。

  在他们的印象里,红莲的冷酷一直是与她的名字一同出现的。

  即便是他们这些手下,若是胆敢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敬,她都不会有丝毫的怜悯。

  可是,如今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,她居然在被其羞辱之后,没有动一点的杀意,这简直就颠覆了所有人的观念。

  从白晨的言词来看,他们的确认识,可是绝对不是那种两情相悦的关系,甚至从白晨毫不留情的语气来看,他们甚至连朋友都谈不上。

  “谁说不相干,慕容是我妹妹,这个理由够不够?”

  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你要杀她,那我能袖手旁观吗?”

  “我不想与你为敌,我也惹不起你……可是这个女人,我一定要杀!”红莲双目满是怒火。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。

  “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  “冷叔,缠住他……”红莲冷哼一声。

  可是,在她刚下达命令的瞬间,白晨出手了。而他的目标正是冷叔。

  冷叔轻哼一声,在他眼里,白晨不过是毛头小子,居然敢主动招惹自己。

  凭他刚才的言词,就足够他死一千次。

  冷叔刚抬起手,突然感觉背后一股凉意袭来。

  那是一股钻心的痛楚,冷叔不明白,自己的背后,明明没有人,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。

  正当冷叔心中恍惚的时候。白晨已经到了他眼前。

  一拳透心凉,直接贯穿了冷叔的心口。

  “你刚才说,让谁缠住我?”

  在场所有人都变色了,冷叔可是三花聚顶中期的顶尖高手,在白晨的面前。居然被瞬间秒杀。

 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,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晨,再看看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。

  “白晨,不要逼我,如果我没能把东西带回去,那么来的人就会是我师父。”

  “不是只有你有师父。跟你师父说一声,别逼急了我,不然邪王的下场就是她的榜样。”

  慕容倒吸一口凉气,邪王欧阳天邪怎么了?

  而且听白晨的语气,似乎欧阳天邪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并且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缘故。

  慕容不禁开始想象起来。白晨到底是什么人。

  不但红莲忌惮他,甚至连她师父都不放在眼里。

  红莲心头一颤,她可不是慕容秋水这样的孤家寡人,她得到消息的渠道,远比慕容秋水方便的多。

  她当然知道白晨现在是什么身份。也知道欧阳天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如今的欧阳天邪就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老鼠,被鬼王断了一臂之后,连自己的门派都不敢回去,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。

  拜火教的势力虽然不弱,而且也有欧阳天邪那种境界的存在,可是也仅仅只是拥有而已。

  可是,如今的白晨,却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这也是红莲最忌惮的地方,如今的白晨,已经成为了整个江湖,最不能得罪的人物。

  “白晨,我们也算是旧识,难道你就一点情面都不讲吗?”

  “我这不是在讲情面吗,如果按照我以往的习惯,你现在还能站在这与我说话?”

  “你会后悔今天的决定。”红莲忿忿的说道。

  “与其不做而后悔,还不如做了之后再后悔,走好……”

  红莲很清楚,自己是绝对说不过白晨的,就连大学士苏鸿都败在他这张嘴皮子底下,红莲可不认为自己真的有机会说赢白晨。

  “我们走!”红莲咬牙切齿的哼道。

  “小白……”

  “真扫兴,本以为今晚能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,谁知道又遇到这鸟事。”

  “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……”慕容秋水委屈的低下头。

  “我不是怪你。”白晨苦笑,自己只是随意的抱怨了一句,却被慕容秋水误以为自己在责怪她。

  “小白,你好厉害,居然连那个妖女都被你吓走了。”小玲兴奋的看着白晨,满脸的崇拜:“你刚才骂那个妖女的话,真是解气。”

  慕容秋水虽然也是一样的想法,却不能随便说出口。

  白晨能够不顾红莲的身份,而帮她解围,她已经非常感激了。

  只是,再让她把白晨拖下水,她是万万做不到。

  不过她现在是非常的好奇,白晨到底是什么身份,为什么就连红莲都对他如此忌惮。

  当夜,三人又换了一家客栈,翌日早早便上路了。

  在慕容的心中,她很感激白晨为了帮助她,而故意说自己是他的妹妹。

  虽然任何人都知道,这是一个随口胡说的谎言。

  可是慕容秋水依然对白晨非常感激,不过三人依旧像是什么都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白晨依然被称之为小白,慕容秋水依然是慕容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路上都是相安无事。

  三人已经走完三分之二的路程,眼看着便要到蜀中。

  一座高耸的城墙坐落在三人眼前,大宝城,这座城池是蜀地最大的城池。也是最繁华的城池。

  单是三人进入的城门,便有四个城门,进进出出的车队商人便是络绎不绝。

  “好多人啊。”小玲是第一次进这种超级大城。

  不过在白晨看来,这种所谓的繁华。始终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。

  即便是京城,也入不了他的法眼,这区区一座稍微大点的城市,有什么好惊叹的。

  慕容秋水将头上的面纱束紧,避免因为拥挤的人流而被挤掉斗笠。

  这也是她不自信的表现,她始终害怕以真容示人。

  这时候,一大波人从街的另外一端推搡的跑过三人身边,这群人都是一些较为年轻的男子,表情显得相当着急。

  “快,快……小蓬莱仙岛又招收弟子了。听说这次就连武陵上人都来了。”

  “这次千万不能错过,不然的话,又要再等十年时间了。”

  白晨也算在江湖上混迹了一段时日,也渐渐的开始了解江湖上的势力划分,比如说传统的十大门派。又或者是三大圣地,珈蓝山是一地,这小蓬莱仙岛也是一处。

  三大圣地各有所长,珈蓝山擅长的是武图阵法,小蓬莱仙岛则是擅长丹道。

  汉唐中原万花谷的两位尊者都算是丹道上的顶尖人物,可是与小蓬莱仙岛比起来,却是完全不入流的级别。

  可见小蓬莱仙岛的炼丹水平之高。不过因为地处海外,所以不算是汉唐中原。

  同时,又因为小蓬莱仙岛是个小岛,所以必须到汉唐中原来招收弟子。

  为了不引起当地门派的抵制,所以小蓬莱仙岛每隔十年,才会进行一次弟子招收。并且都是定点招收弟子,只在特定的几个城池招收。

  “小白、小姐,我们去看看吧,我还没见过炼丹,听说小蓬莱仙岛的炼丹术非常厉害……”

  小玲双眼水汪汪的看着两人。慕容秋水责备的看了眼小玲,又看向白晨:“小白,不如就去看看吧,我也想看看炼丹术。”

  “那就去吧。”

  其实白晨也想看看,这天下之间,号称拥有最高炼丹技艺的小蓬莱仙岛,拥有什么层度的炼丹水平。

  三人跟着那群人的方向,来到一片广场上,此刻的广场外围挤满了人。

  广场被细致的分为几个部分,每个想进入广场的人,都必须要看的懂小蓬莱仙岛的一副丹方。

  白晨附近便有个弟子,手中拿着一副丹方,绕着人墙前面,大声问道。

  “谁看的懂这副丹方?谁看的懂这副丹方的可以进去。”

  “好可惜啊,不能去里面看看。”小玲失望的说道。

  慕容秋水虽然没说什么,不过透过面纱,依稀能够感觉到,慕容秋水也有些失望的眼神。

  慕容秋水和小玲常年居住在西域,一直都听着汉唐中原的各种传闻,对于丹道更是耳闻已久,却始终没机会见识。

  如今机会倒是来了,可惜还是无法近距离观看。

  “谁看得懂的就别谦虚了,这次我们小蓬莱仙岛只招收一百位弟子,错过了这次机会,再想进入我们小蓬莱仙岛,可就要再等十年了。”那弟子已经走到白晨的面前,手中的丹方清晰可见,那弟子还不忘提醒的说道:“这丹方是最普通的丹方,诸位若是有一点丹道知识的,都应该看的明白。”

  “我看得懂。”白晨走上前说道:“如果我答上来,能带她们俩进去看看吗?”

  “你看的懂么?”那名弟子凝视着白晨,像是有所怀疑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别大声说出来,到我耳边说。”

  白晨附耳上去,小声的说出答案,那小蓬莱仙岛的弟子眼前一亮:“不错……她们是你什么人?”

  “一位是在下舍妹,另外一个则是她的贴身丫鬟。”

  “进去吧,不过不能乱走,免得被当作通过第一关考核的弟子,那就麻烦了。”

  倒不是这弟子通情达理,这也不是首例,历来有些通过考核的人,身边带一两个亲友或者奴才,也是寻常的事情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