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未来

第三百一十二章 未来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卓清妍不解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学会摩诃文了。”白晨的笑容总能让人感觉到打击。

  巨大的打击,学会摩诃文了……

  卓清妍显然是无法接受这种事,语气也显得有些激动。

  “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这才几天的时间,你怎么可能学的会?”

  众人也觉得不可能,别说几天的时间,哪怕是几年的时间,也不可能学的会。

  可是,白晨却说几天的时间,他就已经学会的摩诃文。

  “其实摩诃文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难……”

  已经走到凉亭外的李玉成等人,正好听到了白晨这句话。

  每个人都用一种了然的笑容看着卓清妍,显然,她还不习惯白晨的这种变态行径。

  或许对于别人来说不可能的事情,可是在白晨看来,似乎不再是不可能,甚至是变成了非常简单的事情。

  卓清妍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惨淡,悲哀的看着白晨:“你是不是以前就会摩诃文?”

  “我都告诉你了,摩诃文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难,过两天我把诀窍交给你,以你的聪明才智,每天花半个时辰学习,不出半年便能学会。”

  卓清妍有些怒了,似乎是失去理智:“为什么你几天就能学的会,我就要半年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白晨很不愿说这个话题,难道说卓清妍没自己聪明?

  显然不是,卓清妍的智商绝对是灭绝师太级别的,自己不过是小小的作弊了一把。

  高天等人已经无语了,他们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。

  如果被白晨问,他们会不会摩诃文,他们应该怎么回答?

  难道如实的回答,这么难的东西,他们怎么可能会?

  这种回答直接就让他们的智商变成负数。

  “白晨。你师父先前说过闭生死关,什么是生死关?”

  “那老东西每年都要来那么几次,他觉得这世上没什么东西能杀死他,然后他就去一些正常人一去就必死无疑的地方修炼。比如我十岁那年,他就顺着一个火山口的洞窟,找到了一个岩浆河,在里面洗澡洗了几个月。”

  白晨漫不经心的说道,众人却是听的毛骨悚然。

  这到底要什么样的修为,才能在岩浆河里泡澡,而且一次还泡几个月。

  这恐怕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吧?

  “你师父去的地方,都是这么危险的?”

  “也不是啦,偶尔就是找一些凶兽猎杀,反正他也就这种恶趣味。还记得我出山之前的那一年,他在青楼找了个姑娘带回来,然后让我叫她师娘,他说这是他红尘的孽障,必须带回来渡化了。这好像也被他当作生死关吧。”

  众人已经听的无语了,白晨说的这是绝世高人吗?

  听着怎么这么像是一个为老不尊的老无赖,只是这种话却没有人敢说出来。

  对于在场的每个人来说,这种至尊是绝对不能招惹的。

  哪怕是不可一世的鬼王,也不敢胡乱点评。

  毕竟在那个人面前,他也只是个毛头小子。

  至于修为,那更是毫无可比性。

  “白公子。老夫还有些许事情急着去办,他日若是有空,不妨来我北邙山一叙,在下也是略通丹道,可是却始终不得要领,希望白公子不吝赐教。”

  “一定一定。”白晨现在是打定主意。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无量山。

  至少在自己的武功有所进境之前,他是绝对不会再出去闯祸的。

  “白公子,前几日沐清风回门中说,你交代他寻几样东西,救治我那徒儿。正巧我唐门之中有余存货,所以老夫想请你与老夫一同去唐门一趟……”

  “前辈,我这才刚回无量山,你这么做不适合吧?”白晨一想起沐婉儿,便是一阵头痛。

  不管她吧又不合适,毕竟她是为了自己才落的今天这番田地的。

  可是白晨实在是不想再与沐婉儿有什么瓜葛,毕竟谁都不会想着,身边跟着一个只要出轨就杀自己的女人存在,更何况这个女人还不是自己老婆。

  当然了,白晨与沐婉儿的关系,更像是朋友,开的起玩笑,耍的了心机,偶尔嘴上能占点便宜,不管打的过打不过,也都能让沐婉儿当出气筒。

  虽然白晨觉得,沐婉儿现在这状态挺好的,反正又死不了人,大不了自己给她开两副药,让她长命百岁。

  当然了,这种事只能想不能说,免得背上忘恩负义的罪名。

  “不如唐掌门在我无量山小歇几日,待到我山上的事务处理完成后,再前往唐门如何?”

  唐玄天想了想,如今可不是他施强的时候,要去要留的主动权,还是在白晨的手中,也就欣然点头,不就是几日么,自己等得起。

  另一边的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,几个门派的弟子正在轻扫战场。

  对于众人来说,用少量的伤亡,换取白晨的一个承诺,是非常合算的买卖。

  而且这场战斗,伤亡的人数,远远低于他们的预估。

  丐帮总人数三万人,伤亡一百二十三人,龙虎门总人数一千三百人,伤亡四十三个。

  万花谷总人数五千三百人,伤亡六十三个,七秀三百人,无伤亡,黄金门八百人,一人伤亡。

  各门各派的伤亡比例不同,主要还是因为派来的人实力参差不齐。

  七秀和黄金门虽然人数少,可是质量最高,丐帮的人员质量最低。

  首先是山顶被清理干净,这些事大部分都是由丐帮弟子来完成。

  显然,他们对于这种毁尸灭迹的事情,最是拿手。

  堆砌成山的尸体被他们焚烧,不过他们细致的分清楚了敌友的尸体。

  同门或者是战友的尸体,被他们单独的放在一起,然后就地掩埋。

  白晨为这些人立了一个碑,整理战场一直忙到傍晚时分。

  大致上清理干净,这场匪劫不论是对白晨。还是对周边,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

  周边几个城镇全都被肆虐之后,几乎没什么人生还。

  而这几个城镇,也都是无量山的影响范围。

  也就是说。以后白晨再想招收弟子,就必须去更远的地方。

  甚至是其他门派的影响地去招纳弟子,这中间会产生多少矛盾,多少摩擦也未可知。

  几个门派陆陆续续离开,白晨单独留下了龙行。

  显然,白晨这么做的举动是有意的拉拢龙虎门,让龙行觉得,白晨对待他比对待其他门派的更加热亲,更加亲近。

  “龙掌门,不知道青州城有多少工匠?”

  “这个……大概有几千人吧。白公子想要哪方面的工匠?”龙行心算一番后回答道。

  “各方面的都需要,如今我无量山百废待兴,各方面都需要重建,最好能召集更多的工匠,钱财方面不是问……”

  “诶……此话休得再提。无量山与龙虎门本就是兄弟之盟,谈钱太伤感情了,何况当初龙虎门可在丹药上,赚了不少钱,此事便交给龙虎门来办,青州城的工匠若是不够,便去其他城找来便是了。只要有活干,有钱赚,就不怕没工匠来。”

  “那就有劳龙掌门了。”

  白晨也没与龙行多客套,几十万银子的事情,如今还真算不上事情。

  李玉成站山顶上左右眺望,说了一句:“白晨。你这无量山真不是一般的矮小,没有珈蓝山的穿云入顶,没有西域天山的白雪皑皑,没有东岳的嶙崎险峻,更没有昆仑仙山的飘渺脱尘。你这无量山也就借着你的名头,响亮了起来,如若你要重建无量宗,此山绝非良选。”

  白晨瞥了眼李玉成:“你信不信,我能让无量山成为天下人全都向往的地方?”

  “那些向往的人,多半都是冲着你的名头来的,即便再响亮又有何用,整个门派的光芒,都聚集在你一个人身上,这样的门派,是不会有未来的。”

  李玉成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,许多门派都属于一代鼎盛一代败。

  门派里出了个杰出的人物,然后便鼎盛了起来。

  可是一旦那杰出人物西去之后,整个门派便轰然倒塌,沦为三四流的门派。

  这样的例子有太多太多了,像那些顶天门派,哪个不是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,每一代都有不止一个杰出的人物出现,顶起偌大的门派,流传长远。

  哪怕这个人物再杰出,用一代的时间,积累出十代的财富。

  可是如果后人无能,这些财富也只能成为他们的催命符。

  “其实治理一个门派,和治理一个国家没什么区别,说是难,其实也简单。”

  白晨瞥了眼李玉成:“你不要只看到无量山的劣势,你也要看到无量山的优势,比如说你说的那些名山大岳都太高了,有几个人能登顶成功?无量山就不一样了,只要一个身体健康的人,小跑上山,还有喘息的力气,所以只要足够的吸引眼球,便可以让无量山成为人人向往的地方。”

  “吸引眼球?如何吸引?”

  “这太简单了,我能想到一千种吸引天下人眼球的办法,你要清楚一个事情,你手上有一百两银子,也不如一百个人手中,每个人有一两银子有价值,这就是商业的流动,小到门派,大到国家,都是同样的道理。”

  李玉成瞥了眼白晨:“你是在教我治国吗?”

  “不,我是要让你管理整个无量宗,算是你的考验,你算是我的弟子,不过也算是无量宗中兴一代,你自觉的才学盖世,老想着自己若是做了皇帝,能比你老子做的更好,可是你觉得文采能治国平天下吗?你懂得权谋,可是你明白如何安抚朝政吗?你懂得坐享天下,你就要知道守成的皇帝是最难做的,因为前人的事例在前,又要给子孙做榜样,你老子把天下弄的一团糟,他还想着当千古一帝,这就是决心。”

  “现在,咱们就来讨论讨论,无量宗的第一步发展,规划!”

  ps:

  这是补昨晚的一章,下午继续驾校的干活,周末还要去驾校……累啊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