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阴云密布(求月票)

第二百九十四章 阴云密布(求月票)

  ps:

  我觉得我会成为起点的耻辱一定会是这样的……用你们的月票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吧。

  我的世界轰然坍塌了,我发现我家兰姨是个男人,我发现我家小米比男人还男人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  已经有不少普通人跪在地上,向着不知名的神明祈祷。

  不过那些江湖高手,则是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,看着巨掌落下。

  只是,当巨掌坠落下来的时候,并未发生浩劫的景象。

  甚至连一点点的震动,波动都没有,众人只见到府邸的上空闪烁起金色豪光。

  欧阳天邪喷出一口鲜血,他相信刚才那一掌,完全有可能致他于死地。

  自己没有死,完全是因为这里是沧州城。

  与此同时,屋内传来白晨的咆哮:“欧阳天邪,我要你厉神教血流成河!”

  欧阳天邪的脸色更加惊恐,没死?他没死?

  白晨抱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洛仙,脸上布满了腾腾杀气。

  白晨的额头上还带着血迹,原本血洞的地方,此刻还有明显的伤痕,只是那个伤痕,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。

  欧阳天邪此刻更是骇然,他不敢再做更多的停留,亡命的逃窜出府邸。

  “仙儿!”洛北这时候才回过神,哭泣的拉着洛仙垂下来的手痛苦着。

  此刻的欧阳天邪就如一个吓破胆的窃贼,他以为自己可以大摇大摆的行窃一番,然后得意洋洋的离去。

  可是,显示与理想总是有那么点差距。

  如果他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,如果他知道在白晨的背后,存在着这种恐怖绝伦的存在,他绝对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原以为,以他的修为,以他的厉神教。完全可以纵横江湖。

  哪怕白晨的背后,有什么势力,有什么高人,对他来说也不足为惧。

  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。等待他的会是这样离谱的存在。

  拼?拿什么拼?

  那种境界的存在,已经不是硬拼可以解决问题的。

  不论是人数上的优势,还是在强者的数量上,都无法起到任何作用。

  就好比他面对白晨的时候,轻易的灭掉一样。

  境界上的差距,让他完全就升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。

  特别是在那个神秘的绝世强者,就连明明都已经死掉的人,都可以复活。

  这种手段,已经超乎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凑。

  这可不是传说,是他亲眼所见。

 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。他是绝对不会相信,真的有人可以起死回生。

  如今他却不得不信,都要接受这个结果。

  ……

  当白晨抱着洛仙回到绣坊的时候,所有的七秀弟子的目光都变了。

  没有人再干开玩笑,每个人的脸色都充满了沉重。

  “蓝珊。帮我将黄金门、丐帮和万花谷的人叫来,我知道他们在沧州城。”

  蓝珊很敏锐的察觉到,要有大事发生了!

  不过她还是关心的问道:“白晨,洛仙她伤势……”

  洛北已经哭过,此刻还算平静,不过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白晨。

  她是亲眼见证了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,那个本该已经死掉的白晨。突然的复活了。

  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居然就这么的发生了。

  所以此刻的她,对于白晨还有一种恐惧。

  眼前的这个人,真的只是一个‘人’吗?

  但是,她又对白晨能否救活洛仙,感到一丝的期待。

  白晨既然自己能复活。那是不是说也可以救活洛仙?

  “洛仙已经死了。”白晨的脸色无比的阴沉。

  现场的气氛瞬间陷入冰点,洛北更是失声痛哭起来。

  “可是,我会救活她!我的弟子,没我的允许,不允许死!”白晨决然说道:“帮我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。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要进来。”

  蓝珊点点头,她与白晨接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所以很清楚白晨什么时候会与她开玩笑,什么时候又会与她说正事。

  “白晨……仙儿交给你了,你不能让她有事。”

  “不会有事的。”白晨严肃的回答道。

  白晨不想浪费时间,所以很快便进了准备好的房间。

  此刻的洛仙,已经不是医术可以挽回的了的。

  因为她此刻已经的真正意义上的死亡,而且身体已经因为欧阳天邪的毒辣手段,完全的破损。

  如今能救洛仙的,只有一个办法!

  起死回生丹!二十一阶神丹!

  因为白晨如今的修为,已经到了先天后期,特别还因为几次的死亡,让他的功力又进了一步,连带着炼丹学也已经突飞猛进。

  不过对于二十一阶的丹药,依然只有30%的成功率。

  而且起死回生丹有个非常特殊的限制,那就是永远都只有30%的成功率,不论白晨的修为如何提高,炼丹学如何的提高,成功率都不会有任何的提升。

  因为起死回生丹太特殊了,特别是材料上,也是一个巨大的限制。

  不过大部分的材料,白晨都有,因为他离开灵机山庄的时候,为了备不时之需,许多材料都带了一些在身上。

  而最主要的一个材料,白晨也有……

  事实上,最主要的这味材料,任何人都有,一甲子寿元!

  其实说白了,起死回生丹就是将炼丹者的寿元,注入丹药之中,通过炼丹过程的转换,然后形成丹药,从而逆天改命。

  只要人死不超过一天,同时身体必须保证整体的完整,关键部位没有受损,那么就能够起死回生。

  在蓝珊安排妥当后,便派人去寻白晨要求见到的那几个人。

  同时也下令,整个绣坊加强警戒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洛北一直在大厅内守候着,心中焦急万分,可是此刻就连她都不被允许接近里屋。

  心中更是忐忑不安。这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  洛北愣了一下,那人也愣了一下。

  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洛北那次在茶馆遇到的黄爷。

  “黄爷,你怎么来了?”

  黄爷嘴角抽了抽:“白公子可是有什么事?在下是被七秀的弟子叫来的。”

  洛北微微额首。能被白晨点名请来的,都不是普通人物。

  黄爷能够一句话便让偌大的黑煞教荡然无存,肯定不是一般人。

  而且洛北刚才留意到,白晨提及的丐帮、黄金门和万花谷的人。

  黄爷很可能就算黄金门的人,因为她知道黄金门的掌门便是姓黄。

  这时候,一个粗犷汉子与两个老者走了进来。

  “白晨呢?怎么不见他来?”

  “莫不是还在与我们几个赌气吧?”

  “他在里面救人,进去前,他说不能打扰他,诸位前辈稍安勿躁。”洛北面对这些大人物,心中戚戚不安。

  这粗犷汉子想必就是丐帮帮主高天吧。那么这两个老者很可能就是万花谷的两位尊者。

  听闻他们各自都是黑白分明的衣服,药尊者嗜酒如命,常年都是面红如血,毒尊者则喜欢传黑衣,又因为早年中过奇毒。以至于永远都是冷冷的,常年面色苍白。

  洛北虽然没有以前那般,什么世面都没见识的表情,可是心中依旧震撼不已。

  一句话便招来了这些顶尖人物,白晨的身份更是让她遐想连连。

  再想起刚才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,让洛北对白晨更加好奇。

  在场的四个人互相客套一番后,对于洛北。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。

  事实上,他们早就已经调查过白晨身边的所有人,所以对于洛北,没有任何的意外。

  不过在洛北的眼里,眼前这几个江湖上最顶尖的人物,此刻却像是一群闲人聚在一起唠嗑一样。说的都是家长里短。

 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,毕竟他们此刻的心思,全都聚集在白晨的身上。

  谁都不是来闲聊的,也没有人会无聊的跑大老远来,就为唠嗑。

  正当众人在闲聊之际。高天突然眉头一皱:“你们感觉到了么?”

  黄爷皱起眉头:“白公子便在后面?我感觉到后面传来一丝丝的火性。”

  “难道是什么火性宝物出世?我感觉这火性在勾动我体内的真气。”

  药尊者和毒尊者的修为算是四个人里最弱的两个,可是却没有人敢小觑他们两人。

  甚至于,两人的影响力,比起黄爷和高天还要大。

  就因为他们是炼丹师,可以说是目前江湖上,名声最盛的炼丹师。

  毒尊者不由自主的走向小门,想要去后面一探究竟。

  可是立刻就被两个守门的七秀弟子拦住:“前辈,白公子说过,任何情况都不许打扰他。”

  “他可是在炼丹?”毒尊者咽了口口水,语气显得有那么一丝不对劲。

  “这个……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一个晴天霹雳突然划破天际,轰的一声。

  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,转瞬之间,便开始乌云密布。

  众人全都走出屋外,看着这不同寻常乌云。

  这乌云来的实在太突兀了,转眼整个沧州城便被阴云覆盖,天空滚滚乌云,便像是世界末日了一般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药尊者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。

  很难想象,一个红脸老头是如何在瞬间,让红脸变成白色的。

  毒尊者的表情已经完全凝固,张着嘴指着天际。

  “两位前辈,这是怎么回事?为何我心里突然出现不踏实的感觉。”高天的感知非常的敏锐,他隐隐感觉到,这天际之中的滚滚雷云,似乎在预示着什么。

  黄爷也感觉到了,天空的雷云,让他觉得头皮发麻,就好像在苍穹之上,有什么东西将要降临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