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死生

第二百九十三章 死生

  陈安和的嘴皮子蠕动,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决定。

  说与不说的结果都是死,唯一不同就是一个痛快的死,一个痛苦的死。

  陈安和终于下定决心,张口说了出来:“你伤了我们……”

  突然,一道阴风袭来,所有的窗户都在瞬间洞开。

  哗啦一声,伴随着腾腾阴气,在整个房间内肆虐开来。

  紧接着陈安和便惨叫一生,倒在地上没了气息。

  白晨脸色突变,连忙拉住洛仙和洛北,向后退开来。

  刹那间,白晨的眼前一花,房间内已经多了一人。

  此人身穿白袍,目光淡然而随意,身穿白袍,年近中年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丰羽洒脱的气质。

  给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,眼前这人是个儒士,一个崇尚洒脱自由的儒士。

  身上少了江湖的草莽气息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望穿秋水的深邃。

  此人不请自来,在打量了白晨身边的两女之后,将目光聚焦在了白晨的身上。

  “白晨!!果然名不虚传,本座最初的时候,一直觉得我那徒儿已经是天下间百年难遇的天才人物,可是如今与你一比较,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”

  这个人给白晨的感觉就是当初在渡河的时候那个老船夫,那个白晨目前为止最为可怕的人物。

  而眼前这人与老船夫是一个级别的人物,白晨好不怀疑,这人只要一掌便能要了自己三人的性命。

  强。强的可怕……

  完全超脱了白晨现在所能对付的极限。就好比是蚂蚁对付狮子的差距一样。

  白晨现在先天后期的修为。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对付三花聚顶初期的对手,如果换做是三花聚顶中期,则是相当勉强,如果对方是三花聚顶后期,则勉强保命。

  可是,如果对象完全超越了这个境界,那么白晨便是使尽一切手段,都不可能奏效。

  在白晨印象里。李仙儿是超越三花聚顶期,到达一气化元初期的修为,燎王麾下贪狼院的院长冯天赐的修为也在伯仲之间。

  不过这两个人给白晨的感觉,还没到这种压迫的层度。

  虽然前面两者一样可以轻易致白晨于死地,可是白晨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眼前这个人要杀他,已经不只是轻易那么简单。

  也许只要他的一个念头,白晨三人便要身首异处。

  难道他是一气化元后期的老怪物?

  又或者是突破一气化元的绝世强者?

  白晨不记得自己直接招惹过这种级别的存在,而他先前提到过,自己伤过他的徒儿。

  自己杀伤过的人多不胜数。也有不少大人物。

  不过在白晨的过滤之后,白晨抬头望向眼前这人:“你是厉神教的教主?”

  白晨思来想去。似乎最有可能的便是楚升邪。

  虽然白晨当时施毒杀死了楚升邪,可是他背后毕竟是个厉神教。

  白晨并不能确定厉神教的少主,是不是有什么保命的办法。

  又或者在暗处藏着什么人保护楚升邪,而后楚升邪的尸体消失,让白晨对此更加怀疑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那人突然大笑起来:“聪明!本座厉神教教主,江湖人送邪王,若是我那徒儿有你一半的聪明,也不至于败得如此凄惨,他连自己与你的差距都没弄明白,便急着向你出手,结果可想而知。”

  洛北对于江湖之事,自然是最了解不过。

  魔门三教之一的厉神教教主欧阳天邪,魔门三王之一的邪王。

  三王之中,还有其他两王分别为魔王和鬼王。

  不说三人的实力高下如何,单是他们的名字,便足以吓死大部分江湖人士。

  洛北在明白了自己所面对的是谁的时候,脸色可想而知,是何等的绝望。

  “这么说来,前辈是来为你那废物徒儿报仇的?”白晨现在是故作镇定。

  他很明白自己的处境,越是惊慌失措,死的也就越快。

  可是如果自己能够处变不惊,反而有可能让对方摸不着深浅。

  “敢这么与本座说话的,你是第一个。”

  房间内的空气就像是要凝固了一般,无穷大的压力涌向白晨。

  白晨身形一震,胸口涌上来一口血,不过白晨强咽了回去,脸色也在瞬间白了不少。

  欧阳天邪的眼中,闪过一道精光,微微眯起眼睛。

  欧阳天邪喜欢天才,因为收揽天才,然后将他们培养城厉神教的未来强者,可以让他得到无比的满足感。

  可是,欧阳天邪同样也不喜欢天才,比如说眼前的白晨。

  自己所收的那么多弟子,每一个都可以称得上惊才绝艳,每一个都拥有着令人绝望的天赋。

  可以说,与那些人生存在一个时代,是每个人的悲哀。

  可是,这一切在眼前这个年轻人出现后,身份就发生了转变。

  自己的那些弟子,与白晨这么一比,却是如此的黯淡无光。

  欧阳天邪非常失望,失望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白晨,为什么这种天才没能成为自己的弟子。

  既然成了不自己的弟子,那么欧阳天邪就会彻底的毁灭天才。

  这是他一贯的作风,他喜欢将一切的威胁,全都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  趁着白晨还没有真正的成长起来,彻底的抹杀掉。

  “你可愿意归顺本座,成为我厉神教的一员?”

  “不愿意。”

  这个结果并没有出乎欧阳天邪的意料,而他这么问,也是带着几分侥幸。

  如果白晨真的答应他了,他甚至愿意付出一切代价。换取白晨的点头。

  “那本座只能杀了你。”欧阳天邪突然伸手隔空一抓。

  白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。已经被欧阳天邪抓在手心中。

  同时欧阳天邪的指尖指在白晨的额头:“既然如此……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
  一道红白混杂之物。从白晨的后脑喷溅而出。

  然后白晨便如破布一般,被欧阳天邪随手抛在地上。

  “师父……”洛仙尖叫起来,看着白晨已经瘫软的身姿,整个人陷入疯狂。

  她已经不顾一切的朝着欧阳天邪扑去,她不会任何武功,白晨曾经教过她一点拳脚功夫。

  可是与欧阳天邪相比,简直就是鸿沟天堑。

  欧阳天邪随手一挥,杀白晨是因为白晨给他的威胁太大了。

  可是洛仙对他来说。是可有可无的人物。

  而且洛仙还不会武功,所以欧阳天邪对洛仙,没什么杀意。

  随手一挥,洛仙整个人被击飞出去。

  洛仙砸在地面上,喷出一口鲜血,可是洛仙又再次爬起来。

  “仙儿,不要……”洛北连忙拦住洛仙。

  此刻的洛仙早已失去理智,哪里听的进洛北的话,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疯女人!

  真的是一个疯狂的女人,那种不共戴天的目光。那种生死相搏的眼神。

  欧阳天邪突然感觉到一种不喜,他不喜欢这种眼神。

  心念稍稍一转。看向再次扑来的洛仙,嘴角冷冷一笑:“既然你欲寻死!那我便成全你。”

  欧阳天邪指尖凌空一弹,洛仙的身上,突然溅射出无数的血花。

  绚烂的便如星火一般,鲜血染红了整个房间。

  突然,本该已经死绝的白晨,尸体猛然弹射起来,额头上还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。

  这下,即便是欧阳天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尸变吓了一跳。

  那张死气沉沉的面庞,却给欧阳天邪一种无与伦比的危机感。

  就连洛北也被这突然降临的变故吓到了,凝固着表情看着白晨,又看着躺在血泊中的洛仙,脑海一片空白。

  脑袋被贯穿,这是绝对已经死的,不论洛北还是欧阳天邪,都不觉得白晨有什么复生的可能。

  就连变成尸人都不可能,因为尸人也是需要脑袋的。

  可是此刻的白晨产生的异动,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。

  白晨额头的血洞在缓慢的愈合着,欧阳天邪吓了一跳,这是什么武功?起死回生?

  他从未见识过如此诡异的景象,他的心中更是升起了前所未有的不安。

  “不能再坐以待毙!”欧阳天邪再次出手。

  可是这次白晨的身上,突然豪光大盛,一道金光在白晨的身后升起。

  欧阳天邪的脸色剧变,他感觉到这道金色豪光之中,蕴藏着一种,他也想不明白的气息。

  可是毫无疑问,这个神秘的气息,却让他感到无与伦比的危险。

  突然,白晨睁开眼睛,死死的盯着欧阳天邪:“小辈,杀我徒儿我便不与你计较,你敢杀我徒孙!本尊要你厉神教血流成河!”

  欧阳天邪头皮都发麻了,这是元神附体!

  这种传说中的手段居然在他眼前出现了,一个人的意识,进入另外一个人的身体。

  一个死人的身体,这已经把欧阳天邪吓到了。

  他已经不复最初的那种处变不惊的镇定,取而代之的是畏惧的退后。

  “现在!给我逃!逃的远远的……然后,让我去找上门!”

  欧阳天邪想也不想,转身就冲出房间。

  可是他刚冲出房间,便感觉到天际降下一股莫大神威。

  抬头一看,一个金色巨掌在朝着他降下。

  不只是他,整个沧州城的人都看到了,那个宏天巨掌,散发着无穷威能。

  普通人只是本能的当作神迹的降临,可是对于许多徘徊在沧州城的决定高人来说,那是一个绝世强者的出现,真正的绝世强者!

  一个真正的绝世强者,出现在了沧州城,而且出现在了城守府邸之中。

  如果这一掌落下,别说小小的城守府邸,便是半个沧州城,恐怕都要毁于一旦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