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辩证(求月票)

第二百九十二章 辩证(求月票)

  洛北一直都知道这个看起来温顺的小子,并不似表面看起来那么的平和。

  不过这次,她还是为白晨的雷厉风行感到惊讶,也为他的霸道感到意外。

  一个朝廷命官说打就打,毫不留面子。

  而对于细节与局势的分析,又精妙到了极致。

  洛仙来过许多次,都没有察觉出端疑,可是白晨只是踏入府邸之内,就已经察觉到了异样。

  这让她不得不开始怀疑,自己的妹妹与白晨的脑袋结构到底是不是一样的。

  不,应该说白晨与她们这些普通人。

  双方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,即便是一直以来,都被洛北当作天才的洛仙,在白晨的面前,却显得如此的无知。

  “洛仙,你只是没察觉到灵散粉,心中察觉到了,应该知道如何医治了吧。”

  白晨并不是在询问,而是以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  就好像他完全相信洛仙的医术,可是在洛北看来,白晨似乎太过信任洛仙了。

  洛仙连左胖子的伤势情况,都察觉不出来,如何能够医治的了白晨。

  而且就连洛仙自己都觉得没把握,为难的看着白晨,不敢轻易点头。

  左胖子虽然行事粗鲁,可是对白晨的崇敬却是不含半点虚情假意。

  洛仙不想因为自己的能力,而出现任何无法挽回的事情。

  白晨拍了拍洛仙的肩膀:“放心,我们先来辩证后,你再进行医治。”

  辩证。一个医师必须经历的过程。基本上每一种疾病。哪怕是最简单的感冒,都是有一套完整的辩证体系的。

  一个医道派系的建立,就是靠着一个完整的辩证体系所建立起来的。

  而师徒的传承,很大程度也需要靠辩证来进行教导传承。

  一个学徒从最初的跑堂、抓药、观摩,再到后来的辩证,都是有非常系统而且沉长的成长时间。

  通过辩证的过程,师父指出弟子的不解或者错误之处,又或者是弟子有独到之处。从而再经过更加详尽的辩证,从而让医道更加完善完美。

  所以说能够与师父进行辩证,就已经说明洛仙得到白晨的认可。

  同时也说明了洛仙的医术,已经高深到了一定程度。

  这天下可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与白晨进行辩证的,特别是在洛仙的心目中,只有医仙才有这个资格。

  他们或许已经处于相同的境界,当然了,即便白晨不如医仙,那也只是在年龄上产生的差距。

  洛仙整理了一下思绪,面色更加庄重严肃。深吸一口气,开始说道:“左胖子的身体本身就因为七伤拳。受到严重的内伤,伤到了心、肺,金木水火土中,心属火,肺属木,心损而心火渐息,如枯灯烛火,生息循环已乱,肺木也在同时损伤,木生火,肺气巅乱而心火难继,同时金克木,因为肺木衰竭,脾属金,脾脏也因为木气无法压制脾气,导致金气大旺,金气太旺又金生水,肺水积灌体内,无法及时排出,间接的导致了肺水不再被肝土所克制,最终五行大乱。”

  五行大乱这种事若是放在天地之间,那便是一场浩劫,不过作为一个高明的医师,就如同执掌乾坤的神明一样,治理着身体这个小世界。

  洛仙便是属于这种高明的医师,而她也曾经试图治理左胖子的五行之乱。

  不过直至今日,她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,灵散粉直接从源头上堵死了源头。

  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,金生水,水生木,木生火,火生土,土又生金。

  同时金克木,木克土,土克水,水克火,火克金。

  这种相生相克的关系,让五行之间的关系繁杂而且神奇。

  一系缺失就会产生连锁反应,可是一系稳固,又可以间接或者直接的影响其他系。

  所以洛仙原本就是打算,先稳住心火和肺木,同时又增强左胖子的身体,让他在整个五行体系恢复正常前,不会提前崩溃。

  这种治疗方式非常繁琐,可是原本的效果应该是非常好的。

  可是灵散粉却直接从根本上打乱了五行相生相克的体系,就好比原本火克金,可是如今却变成了火生金,或者是火生木……

  灵散粉的作用就是颠乱五行,一个医师最怕的便是遇到这种五行混乱的病患。

  因为根本就无从下手,洛仙也是如此,洛仙此刻已经明白,自己之前对左胖子的医治,完全像是个胡乱诊治的庸医一样。

  唯一不同的是,庸医知道自己是庸医,而洛仙以为自己很高明。

  在医治左胖子的时候,她还暗自得意,这么重的伤势也难不倒她。

  可是现在她只是一阵后怕,幸好她当时是以稳重优先,没有下重药诊治。

  不然的话,左胖子真要被她治死。

  “灵散粉虽然是毒药,而且是非常难以医治的毒药,可是却不是所有人都知道,灵散粉的真正用途,与它是如何产生的。”

  显然,这其中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不过白晨并不打算说故事,因为这个故事实在太长了,而且太老套了。

  正邪对立,然后正义战胜邪恶,灵散粉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,可是后人却拿着灵散粉危害他人。

  “灵散粉会让人的身体五行紊乱,所以常人是无法承受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,可是,如果有人撑过了这个阶段,那么就拥有百毒不侵的能力,这种百毒不侵,可不是一些高手靠着强悍的身体,或者是高深的修为,直接对毒物的抵御,而是因为身体五行的改变。让那些毒素也无法再对身体产生效果。就好像毒物可以对人产生作用。可是对于石头对于沙土,却毫无效果的道理一样。”

  “可是为何我从未听说过?”洛仙疑惑的问道。

  洛北却是双眼放光,她都不知道,灵散粉居然拥有如此神奇的功效。

  此刻她对白晨的印象已经完全改变,原本在她的眼里,白晨就是个杀人狂魔。

  可是此刻的白晨却成了一个睿智的先知,就好像知晓一切的知识一样。

  “因为想要真正的百毒不侵,还需要更加复杂的一个过程。当然了,这个百毒不侵,还是有一些小小的缺陷,而这个缺陷也会因人而异,产生出来的结果也是千奇百怪。”

  洛仙看到白晨玩味的目光,感觉到白晨眼中的一丝幸灾乐祸的目光。

  一般白晨在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,或者是想去折腾什么事情的时候,就会流露出这种眼神。

  “如今你已经知道灵散粉的功效,所以你现在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左胖子的身体,如今的五行体系如何。”

  “怎么确定?”洛仙问了一个足以让白晨翻白眼的问题。

  其实在洛仙看来。自己的任何问题,在白晨的眼中都不是问题。

  何况她的确不明白应该怎么做。让她如何确定一个,身体已经产生变异的异类,身体五行是什么样的。

  “试啊,很简单的事情,你选择一个五行体系的毒药,然后看左胖子的身体反应,比如说,你选择燥火毒,身体永远是最坦诚的,它最能反应出一个人对于药与毒最基本的反应,然后你再通过左胖子的反应,判断他的身体变化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洛仙很有一种撞墙的冲动,这个道理很简单,可是洛仙却想不到。

  因为这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观念的原因,给病人下毒,这种事也只有白晨才能说的如此坦然。

  当然了,医道上也是有以毒攻毒的,只是现在的性质是纯粹的内伤,所以正常的医师,都不会采取下毒的方式。

  可是白晨的话又让人说不出半点不是,不只是因为白晨的威望,还因为道理。

  两人的辩证还在继续着,而洛北就如同一个局外人一样。

  她根本就听不明白两人专业术语,而且相比起普通的医师,两人的交流显得更加的神秘莫测。

  数不清的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医学词汇从两人的嘴里说出来,洛北恍如听天书一般的晦涩难懂。

  就在这时候,陈安和被拖上来了,那些亲兵可没有一点点的手下留情。

  此刻的陈安和鲜血淋漓,从他身上的伤势,完全可以明白,他遭受了什么样的待遇。

  陈安和的嘴角留着血,满脸怨毒的目光盯着白晨。

  “不着急,你可以嘴硬到底,反正我也没打算让你活着离去,至于你心里隐藏着的秘密,我也不感兴趣,我最大的兴趣还是折磨你。”白晨瞥了眼地上的陈安和。

  陈安和目光闪烁不定,说出来吗?

 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撑得住,因为自己面对的不是别人,而是白晨。

  这个最可怕,也是最恐怖的新星。

  “你想知道吗?我就告诉你……只是,你会后悔的,在你知道真相的时候,你就会后悔自己的决定,因为在这之后,你都将活在惶恐不安中。”陈安和的目光流露出一丝坚定:“而作为酬劳,你给我一个痛快。”

  “你先给我把真相说出来,至于给不给你痛快,那是我的事情。”白晨期待的看着陈安和,因为这样,他就可以继续折磨他。

  对于白晨来说,能从陈安和嘴里拔出来的话,他也一样可以用其他人那里得到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  PS:回来了,原本晚上9点的飞机晚点延误,10点才登机,10.30才起飞,然后一直到1点才回到家,洗澡都没洗澡,就开始码字。

  从今天开始恢复4更,累感不爱的感觉,求月票给力。

  明天我会告诉你们一些秘密,一些故事,一些糗事……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