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混的好不如生的好

第二百八十七章 混的好不如生的好

  堂主其实在抓向银狼的时候,已经小心戒备了。

  可是,这只看起来很特殊的银狼,它的攻击方式也是与众不同。

  因为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下,银狼突然化身为一道银色漩涡,在堂主惊愕的目光中,翻卷着朝着堂主的手臂蔓延上去。

  紧接着,堂主发出一声惨叫,他的整条手臂都被绞烂。

  银色漩涡又再次汇聚起来,不过这次形成的是一条蛇,盘踞在地上吐着信。

  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这算什么?

  他们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诡异的场景,堂主已经因为剧痛的刺激,而失去了理智。

  右掌朝着银蛇拍去,想要一掌将之拍碎。

  可是当他的手掌触及银蛇的时候,却没有任何的着力点。

 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拍在水面上一样,整条银蛇都像是溃散了一般。

  在下一刻溃散点又突然化作一张巨口,一口咬住堂主的手臂,然后用力一撕。

  堂主这下彻底废了,两条手臂都被这个银色怪物撕下。

  而银蛇也再次变化,变成一个人形,嘴里发出一个声音:“识别敌对目标,杀无赦。”

  要你命3000,这是白晨留给两个丫头的终极护身符。

  经过白晨的几次改良,如今的要你命3000,已经具备了初步的识别功能。

  在操作者的指引下,是可以识别出敌对单位的。

  “杀……杀了这个怪物……”

  堂主的话没说完,要你命3000突然伸出一条纤细的银刺。直接给堂主的脑门开了一个洞。

  “杀!”这些人也都是亡命之徒。虽然不全是为堂主报仇。

  可是各自心里怀着什么鬼胎。谁也不知道,不过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。

  可惜,他们真的挑错了对象,因为他们所要报复的对象,是一个真正的杀戮机器。

  它的诞生,就是以杀戮为目的。

  而它的名字,也绝非白晨随手起的。

  因为它真的拥有无数种杀戮手段,作为它猎杀的对象。可能永远都不知道,下一秒自己会怎么死。

  洛北和云兰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,看着那个银色怪物在场地内肆虐纵横,无人能敌。

  它的可怕就在于,任何的伤害对它都是无效的。

  而它的任何伤害,都是危险且致命的。

  三四十个人,对它来说还不够一个零头。

  而要你命3000也良好的执行着主人赋予它的任务,杀戮。

  “师……师父,那个到底是什么怪物?”云兰显然是被要你命3000吓到了。

  洛北苦笑不已,她又如何说的清楚呢。

 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。这两个少女的身份来历,绝对非同小可。

  不然的话。她们家的长辈也不会给予她们这种护身的怪物。

  这场杀戮并未持续太久,实在是这里面大部分人,都只是混混。

  只不过是被一个高手集结起来,干的尽是一些伤天害理的勾当,比起真正的江湖中人,他们实在是连下九流都算不上。

  他们比起普通人,也就是多了几分凶狠的劲,可是面对真正的高手,面对一个杀戮机器,他们也只有挨宰的份。

  洛北和云兰看着遍地残肢断臂,没来由的一阵寒意袭来。

  这个场面不禁让它想起了前些日子的时候,白晨的恐怖手段。

  那个银色怪物肆无忌惮的煞红过后,现场一片狼藉。

  小草拉着小花衣角,显得有些犹豫,小花走到洛北和云兰的面前。

  “两位大姐姐,你们是怎么了?”

  看着两个依旧青涩童真的面孔,洛北苦涩的笑了笑:“我们中毒了。”

  “小草,你有带解毒丹吗?”

  小草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袋子,然后往小手上一倒,全都是三阶的榴香丹,还有几颗掉在地上。

  “没有,我才不带那玩意,太难吃了。”

  对于小花和小草两个人来说,她们带丹药的唯一选择不是实用性,而是好不好吃。

  洛北和云兰不由得一阵悲泣,果然混的好不如生的好。

  自己闯荡江湖这么多年,也不见得比眼前的两个小丫头混的好,至少她们没办法拿着丹药当作蚕豆吃。

  “那怎么办?”

  “你们要不要跟我们回去?仙姐姐的医术很好,可以帮两位姐姐解毒。”

  两人现在手脚不利,也没有其他的选择。

  只是,如何跟她们回去,又是一个麻烦事。

  不过这对小花和小草来说,显然不是问题,小花朝着牛魔王招招手,然后指着地上的洛北和云兰:“小牛牛乖,帮小花把两个姐姐抬到背上去。”

  洛北苦笑,这两个女孩果然还是太天真了,不说它能不能听得懂小花的话。

  就算听懂了,它也不可能做的到。

  不过她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,牛魔王似乎是真的听懂了小花的话,漫步的走到洛北和云兰面前。

  面对这个庞然大物,两人还真的有那么点的畏惧。

  牛魔王独角往下一沉,然后向上一挑,洛北已经率先被挑到牛魔王的背上。

  然后是云兰,同样的同座,精细到极致。

  两人到了牛魔王的背后趴在,还处在云里雾里的状态。

  原路返回街上,就看到几辆马车远远的走来,其中为首的是一匹高头大马。

  一个俊朗至极的公子已经来到牛魔王面前,看着上面的洛北和云兰,然后又看着目光左右挪移的小花小草。

  “你们是不是又闯祸了?”

  “没有,我们刚才打坏蛋去了,你看……我们还救了两个姐姐。”打死小花也不会承认。自己姐妹刚才被拐卖的事实。

  被一个如此俊朗的公子盯着。洛北和云兰实在不好受。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毕竟她们现在的姿态,实在不是很雅观。

  而且李玉成要风度有风度,要容貌有容貌,气质还是极其丰羽飒然,给人的感觉就如春风拂面。

  云兰一见到李玉成,心头便是一阵萌动。

  即便是洛北这样一个妇人,也难免有些小女子姿态。

  “成哥哥,爹爹说这样盯着一个女人看。很不礼貌。”

  李玉成白了眼两个少女,立刻回头对后面的车厢道:“洛师妹,过来看看她们二人。”

  洛仙从车厢中出来,可是与洛北四目相接的瞬间,脸上充满了惊喜。

  “姐!?”

  “仙儿,你怎么在这?”洛北同样惊呼起来。

  不过很快的,一想到自己现在的窘态,再想一想以前在自己妹妹面前的严肃庄重的形象,便是一阵面红耳赤。

  一经发现是自己人,洛北和云兰的待遇立马就变了。

  洛仙立刻回头唤人。小花悄悄的拉了拉洛北的袖子:“大姐姐,等下不要告诉仙姐姐他们刚才的事。不然成哥哥又该训斥我们了。”两个少女水汪汪的目光看着两人,逼得洛北和云兰,心头一阵摇摆不定。

  不过犹豫之后,洛北还是没有答应,毕竟如果不把事情说出来,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己妹妹的问题。

  难道说自己遇到了几个流氓,然后被对方用迷烟暗算了,结果被小花小草救了吗,这未免也太难堪了吧,虽然事实并不比谎言好多少……

  很快,众人便知道了前因后果,小花和小草再一次的得到众人一致的批评。

  “仙儿,你的师父呢?为何都没见到他老人家?”

  “额……我师父他惹了点麻烦事,所以与我们分开走,免得拖累了我们。”

  洛北略微有些失望,本来想寄托在其师门下,寻一点庇护。

  如今听到洛仙的师父也有麻烦,顿时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就在这时候,车厢外传来李玉成的声音。

  “师妹,我们今夜是去城守左中仁的府里过夜还是去府尹王守的府里过夜?”

  “和他们非亲非故的,何必去叨扰人家。”洛仙说道。

  “那个左中仁可是你师父的朋友,算不得外人。”

  “嗯?是师父认识的人吗?”

  “这左中仁本来只是个小小的中将,如果不是你师父帮忙,他如今还不知道在哪里遛马。”

  “仙儿,你师父与官面上也有打交道吗?”

  洛仙微笑说道:“都是那些人凑上来的。”

  洛北和云兰都觉得洛仙的话有些吹嘘,一般当官的对江湖人士恨不能避之不及,怎么可能主动凑上来。

  哪怕是沾个边,都有可能成了一辈子的污点。

  当然了朝廷与一些门派的合作是一回事,可是如果与能够江湖中人接触太多,就铁定要被安上一个勾结绿林的罪名。

  “那就去城守大人府上休息吧,客栈总有些不便。”

  “那府尹那边的拜帖我就推掉了,反正与他们没什么交情。”

  李玉成的话没说完,就听到几个女子的声音:“请问各位可是从京城来的?”

  “正是,请问几位是?”

  “在下七秀弟子蓝珊,也是沧州绣坊的主持,前些日子接到白公子的书信,让我们在此等候诸位大驾。”

  “七秀?沧州绣坊……”洛北和云兰都有些傻了。

  七秀自不必说,那是天下最正统的顶天大派,沧州绣坊的名气,更是响彻天下。

  如今沧州绣坊的主持居然主动来迎接他们这支队伍,这让两人都有点应接不暇。

  最初沧州城的文武两个官员相识也就罢了,洛北只当作是洛仙的师父真的交友广泛。

  可是沧州绣坊的主持亲自来迎,那就不只是交友广泛可以解释的了。

  说一句不客气的话,便是那些江湖名宿,想要进沧州绣坊看一看,都未必有这个荣幸。

  “去绣坊,去绣坊……我们要去绣坊……”小花和小草已经在车厢外闹腾起来。

  “这两个小东西是白公子的女儿。”

  “哇……”只是听到这句话,车厢外立刻传来众多的惊呼声。

  可以预见,这两个小家伙对女性的杀伤力。

  “来,叫姐姐,这颗灵动宝丹就给你。”

  洛北和云兰要晕了,她们都想要掀开门帘冲出去喊姐姐了。

  这灵动宝丹可是后天晋升先天的绝佳丹药,可以说一颗灵动宝丹,就是一个先天高手,这沧州绣坊未免太大方了吧?

  “灵动宝丹?就是那个闻起来香香的,舔了一口苦苦的那个黑漆漆的丹药?才不要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