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宠物小精灵

第二百八十六章 宠物小精灵

  洛北和云兰都皱了皱眉头,显然是听到了两个鼠辈的谈话。

  “师父,我们管不管?”云兰看了眼洛北。

  洛北叹了口气,听云兰的语气,显然是不可能放任不管了。

  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呢,如果放在以前,她宁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  可是自从几天前,得到一个陌生人的帮助后,让她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改变。

  也许在那个人的眼里,自己也如这两个小姑娘一样。

  虽然最后那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,可是两人相信,他一定还在其他的地方,或许此刻正在默默的看着她们。

  鼠帮是沧州城的一个人贩帮,最喜欢做的便是这种拐带妇孺孩童的勾当。

  一般男童要么被卖给富户当奴仆,要么就是丢街上行讨或者行窃。

  而女娃大部分都是卖掉,而且多是青楼。

  不要以为光天百日下,他们就不敢动手。

  他们拐带儿童的手法多如牛毛,如果看到随行的大人是女人,他们多会强掳。

  可是如果是有男丁陪护,他们就会采取其他策略。

  比如说现在,即便是李玉成,对于这些江湖上的下流招式也很难防范。

  甚至是都没有察觉,就看到路岔口迎来一波人,直接将牛魔王与人群直接隔开,这群人看起来并不像是散游的路人,又是马匹又是货车。

  等到这批人过了,牛魔王和小花小草已经不见了人影。

  “小姑娘。你是哪户人家的小孩?”一个打扮较为体面的书生站在牛魔王面前,挡住了牛魔王前进的道路。

  书生的身边还跟着书童,只是眼角总是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,不断的打量着两个稚女。

  “爹爹说过,如果有陌生的叔叔过来搭话,一定不怀好意。”

  “对,爹爹说的一定没错,我们不理他。”

  比起伶俐,小草还差小花一些,不过她很懂得补充拾遗。

  书童的眼中闪过一道邪光。想上墙施强。书生隐晦了拦了下书童。

  “你们想不想去看看挽风亭,那可是天下闻名的地方,来沧州城的人,没一个想要错过。”书生说出这番话后就后悔了。这两个小屁孩。懂得挽风亭的典故吗。还不如说带她们去吃好吃的来的实在。

  不过书生显然是低估了两个小丫头的见识,一听说挽风亭,小花立刻拿出地图。然后对小草道:“看,这就是挽风亭,这是我们来沧州城必去的地方。”

  “如今是挽风亭可不方便去,那可是皇上都下了圣旨,必须严格保护的地方,闲杂人等想去挽风亭,没点能耐可进不去。”

  书生说的倒是实话,相比起其他几个名胜,挽风亭反而是读书人必去之地。

  可是老皇帝却下旨,没有功名之人,不得进入挽风亭。

  虽说这道圣旨过头了,不过也足以说明挽风亭在读书人心目中的地位,甚至超越了十里铺。

  在读书人的心目中,这天下有四个圣地,同时还流传着一首诗。

  白鹤翩舞鸣华府,

  苍水河畔望东流。

  阅尽绣坊染血尽,

  东夷山岳问苍天。

  第一句说的便是京师白鹤楼,天下文豪争鸣之所,等一楼者凡夫俗子,二楼者文坛奇秀,三楼者天纵之才,四楼则是文圣之地。

  第二句和第三句说的都是沧州城的苍水河畔挽风亭,还有七秀分堂绣坊。

  如今在沧州城内,要想找这两个地方,随便拉个本地人一问便知。

  第四个则是一个传说,传说东夷苍山有神人降世,巧遇一个书生,一人一神相比文道,而那个书生便是汉唐开国臣相宁降凡。

  这四个地方对于当今文坛,都是公认的圣地。

  “那怎么办?”小花和小草面面相觑,显然这个书生的话打乱了她们的计划。

  “要不咱们跟着他们?”

  “可是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好人。”两个女孩显然是非常的纠结。

  “不怕,爹爹给我们的宝贝,我们还没用过,如果他们敢做坏事,我们就拿爹爹的宝贝对付他们。”

  “我们跟你去,不过你不许使诈,不然的话,我们不会放过你的!”小花很认真的警告道,或许更像是在劝说。

  “自然自然……”书生嘿嘿的笑着,这两个小鬼头,只要脱手出去,又能进账几百两,多久没遇到过如此高品质的货了。

  “两位姑娘家住何处?”

  “不告诉你。”

  书生瞥了眼身边的书童,两人又是会心一笑。

  这种小丫头最容易骗,自以为警觉性很高,实则在他们这种老手面前,实在不值一提,三言两语便能将她们骗的团团转。

  至于牛魔王,虽然他们认不出这是什么品种,可是看嘴巴里,一颗獠牙都没有,明显就不是肉食野兽。

  想想也对,如果是食肉系的野兽,也不可能给两个少不经事的小姑娘当坐骑,说不得到时候还要拿着这只坐骑刷一刷威风。

  小花和小草被带到一片树林中,周围已经看不到人烟。

  “这条路是去挽风亭的吗?”

  “小丫头,当然不是去挽风亭的,这时候你还想着去挽风亭不城?哈哈……”

  “堂主,这两个小丫头小小年纪便是这般水灵,要不要留一个下来给自己享用?”书童眼中淫光闪烁,显然他自己也动了心。

  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,而且比她们小的,他都糟蹋过。

  突然,一道剑光从林中深处激荡而来。

  那个被称之为堂主的书生反应也是极快,脸色微微一变。伸手一抓,直接将书童挡在身前。

  嘶的一声,那书童不论是身份还是身手,都是卑微到了极点。

  根本就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剑气已经将之背脊划出一道血痕。

  “堂……堂主……”

  “你就安息吧,我会为你报仇的。”堂主瞥了眼书童,随手便将之已经断气的尸体抛出。

  他已经感觉到来者的修为,这道剑气的杀伤力不浅,不过也就与自己旗鼓相当。

  只见林中冲出两个杀气腾腾的女子,其中一个做妇人妆扮。另外一个青涩同时不掩靓丽。

  “哟。这是哪家的小娘子,本堂主今日真是洪福齐天,遇到的全是这般极品货色。”

  “无耻之徒,今日便是你的葬身之日。”云兰怒斥一声。脸上掩不住的愤怒。

  “云兰。休与这匪类多言。速战速决,不宜拖沓。”说罢,洛北也举起剑。准备师徒二人联手擒拿眼前这人。

  “速战速决?嘿嘿……”堂主突然拍了拍手,树丛之中突然钻出三四十个人。

  “本堂主也想速战速决,两个小娘子还是快快束手就擒,省的伤到了你们,可就不好了……毕竟今晚你们还要陪本堂主共度良宵,哈哈……”

  “师父……”云兰有些怕了,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。

  洛北依旧沉着气,虽然心中绝望,可是也知道这时候不能自乱阵脚。

  可是,这些混子根本就不与两女交手,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就丢在洛北和云兰的脚下。

  火折子立刻冒出浓烟,呛得两女头晕目眩,四肢发软。

  鼠帮人多势众,而且他们最喜欢以这种阴损的方式暗算偷袭。

  许多前来找寻自家孩童的长辈,就是这么被他们暗算得手。

  几乎每个鼠帮的身上,都藏着迷烟、迷药、石灰和暗器。

  两个资深江湖人士,也对这些手段防不胜防。

  “小花,那两个姐姐倒下了,我们要不要去帮帮她们?”

  “当然要,爹爹教我们要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遇到不平事就要管一管。”

  洛北和云兰听到两个小丫头的话,也不知道是做何感想。

  她们本来是来救两个小丫头的,如今却要听着两个小丫头的调侃。

  可是即便如此,她们依然不后悔,因为两个小丫头的话让她们感觉到羞愧,两个如此年龄的少女,都知道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可是她们闯荡江湖多年,自诩正义人士,却要在麻烦事面前畏首畏尾。

  “嘿嘿,这两个小丫头真逗。”

  “堂主,不如送给小人一个吧。”

  “滚,本堂主都舍不得享受,每一个可都值几千两银子。”

  只是,他们的话没说完,地面突然一震。

  只见牛魔王单脚一塌,发出低沉的吼叫,鼻孔里也喷出白色的气体。

  小花和小草已经下了牛魔王的背,牛魔王拱着身体,半圆的护着两个丫头的背后。

  小花的手中已经多了一颗球,这颗球被白晨做城了宠物小精灵里精灵球的模样。

  “大坏蛋,看招!”

  小花很用力的朝着堂主投去,可是以她的力道,实在难以发挥出什么样的威力。

  堂主随手一接,精灵球已经被抓在手心之中。

  “哈哈……这是什么暗器吗?”

  突然,精灵球的周边表面,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细孔,这些细孔中开始渗透出银色液体。

  堂主心头一惊,连忙将精灵球丢在地上。

  他以为这个银色液体有毒,本着谨慎小心的态度,不想过分冒险。

  精灵球之中渗透出来的液体开始慢慢的汇聚起来,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,那颗精灵球最终化作一只银狼。

  “这是宝贝啊。”堂主看的双眼放光,他可从来没见过如此神奇之物。

  洛北和云兰也看的瞠目结舌,这两个小丫头是什么身份,居然随手就能拿出如此神奇之物。

  堂主伸手就要抓向那只银狼,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定自信的,而且这只银狼看起来并不凶猛,真正的狼他尚且不怕,何况是假的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