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决心

第二百八十四章 决心

  这些强盗突然发现,原来自己以前所标榜的杀人如麻,是如此的可笑。

  和眼前这个人比起来,他们手中的那点冤魂,实在不值一提。

  “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,杀了你们几个当家……或者让我杀光你们。”白晨的笑容里,总是带着恶毒的笑意。

  让这些罪恶滔天的强盗自相残杀,也是一番赏心悦目的画面。

  杀人王终于变色了,惊恐的看着身边的所有人:“你们不要听他的,我已经精疲力尽了,根本就没有余力。”

  杀人王的话没说完,白晨的身上突然燃起黑色火焰。

  就如同一个地狱深渊爬出来的恶魔一般恐怖,他的声音就似勾魂的恶鬼:“你刚才说什么?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吗?”

  从始至终,白晨都没有用出真正的实力。

  对付这些强盗,太使劲的话,只是累了自己而已,反而得不偿失。

  只是,白晨突然的变化,让这些强盗更加的惶恐。

  他们宁可面对以前的当家,也不想再和这个狂魔打交道。

  至少,自己的当家没眼前这个怪物这么恐怖。

  千万不要以为绿林之中都很讲道义,比起江湖,绿林更加的混乱而且野蛮,他们崇尚的是丛林法则。

  他们只会效忠比他们更强大的人,以下克上的例子比比皆是,也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。

  当一个更加强大……不,应该是更加恐怖的人物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。

  他们首先会选择如何干掉他,如果干不掉……就比如白晨这样,那么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干掉自己的老大。

  像他们这种大型的强盗团伙,少说都有十几个当家的。

  所以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打斗,剩下的几百个强盗,围攻着他们曾经效忠过的老大。

  结果非常出乎意料,杀人王居然站到了最后,他苦涩的看着白晨。

  如果可以。他宁可死在自己部下的手中,也不愿意面对白晨。

  “给我个机会,我会向你保证我的忠诚。”杀人王诚恳的语气,几乎让人都要怀疑他真的改邪归正了。

  可是白晨的笑容。却让他感到寒冷,白晨漫步的走向杀人王。

  “我宁可要一条狗,至少它懂得向我摇尾巴,你会吗?”

  十八连环坞,排名十六和十五的两大强盗团,就这么土崩瓦解了。

  在他们出发之前,每个人都是斗志昂扬,更没有想过,在半仙城外他们会遇到什么。

  他们满脑子都是杀人、女人,还有金银。他们忘记了,强盗是个高风险的职业,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因此掉了性命。

  他们太信任自己老大,信任那个人人都畏惧的名号。

  他们完全忘记了,这个世界上。有着太多即便是他们的老大也畏惧的名字。

  而这个名字,如今也让整个半仙城的畏惧。

  白晨回到人群中的时候,每个人都主动让开一条路。

  或许会有恐惧,可是更多的是敬仰与崇拜。

  锦上添花远不及雪中送炭给人的感觉舒心,赵妍儿已经飞扑在白晨的身上。

  也不管他身上刺鼻的血腥,还有他先前杀人如麻的恐怖表现。

  这不就是自己所期望的行侠仗义,这不就是自己幻想的一夫当关。万夫莫开么。

  白晨抬起头,看着紧闭的城门,城墙上的年县令和牛捕头已经吓得面无血色。

  在他们的眼里,让白晨进城远比那三千强盗进城,更让人恐惧,更让人绝望。

  当他们的目光与白晨的目光接触在一起的时候。他们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。

  与一个刚刚屠戮过三千人的恶魔对视,他们不觉得自己有那勇气,有那么的大无畏。

  “是你们来打开城门,还是我亲自打开?”

  这个来自地狱的声音,让他们突然惊醒过来。

  这个恶魔现在还被拦在城门外面。赵家所有人都还被关在城门之外。

  “开……开城门,快去开城门……”年县令突然惊醒的叫道。

  这三丈城墙想拦住这个怪物?显然是不大现实的事情。

  如果可以,他宁可一辈子都不打开城门。

  城门很快打开了,在白晨的带领下,赵家人陆陆续续的进了城。

  白晨浑身鲜血淋漓,走在路上引来不少人的驻足围观。

  不知道的还以为白晨受了什么酷刑,可是在看到年县令和所有的捕头,还有守城的几百官兵,全都用一种莫名敬畏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血人。

  畏惧,还有恐惧……

  只有真正的见识过那场杀戮表演的人,才会真正的明白白晨的恐怖。

  赵半城甚至没多看年县令一眼,年县令同样低着头。

  一个是半仙城的土皇帝,一个富甲一方,谁也拿谁没辙。

  可是魏可卿不一样,她的目光里杀气凛然,在路过年县令身边的时候,眼中射出一道冷酷至极的杀气。

  “逃……”

  这是白晨之前对强盗说过的话,年县令也听到了,可是此刻从魏可卿的嘴里说出来,却让他陷入了彻底的惶恐之中。

  之前他本是信心满满,只要赵家的人和魏可卿全都死了,那么他大可说是他们慷慨赴义,舍生忘死,只要把这些高大上的帽子扣在他们的头上,到时候魏相如果想追究,那么势必就要揭穿自己女儿没那么伟大勇敢的事实。

  所以年县令还是非常自信的,能把事情掩盖过去。

  甚至他也做好最坏的打算,哪怕魏相真的追究了,再不济也是丢官而已,就算没了官身,他依然能够痛快的活着。

  只是,他绝对没想过这样的结果,魏可卿没死。

  那么他强掳相女交给强盗的事情,必然公之于众,到时候别说是性命官身了,这千古骂名都逃不掉。

  可是现在他能做什么?派人再掳她一次吗?

  别开玩笑了,就现在身边那些官兵差役看白晨的眼神脸色就明白。

  别说让他们去白晨面前动手,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敢接。

  回到赵府,一切都开始恢复秩序,

  只是每个人的心头都无法平静下来,赵妍儿自不必说,此刻还缠着白晨。

  赵半城则是拉着魏可卿,魏可卿有些疑惑的看着赵半城。

  “伯父,你想说什么?”

  魏可卿心里所想,是不是白晨在城外所表现出来的杀性太大,吓到赵半城了。

  “侄女啊,老夫想问问,那位龙公子到底是何身份。”

  “伯父,你可是担心妍儿妹妹的将来?如果你担心的是这个,大可不必如此,龙公子从不滥杀无辜,而且对于身边亲友的保护,更是无微不至,别看他在你我面前绑着脸,实则在弟子面前,从来没有黑过脸色。”

  “不是不是,老夫不是担心龙公子对妍儿不好,只是在想……不知道龙公子的师门,可愿意……愿意让老夫与赵家,在其山门附近城镇安家。”

  赵半城也想明白了,以前他抗拒江湖人士,大半的原因还是听过许多江湖人招惹是非,最后落的家破人亡的典故。

  所以一心想着求个权贵之身护住后代,所以当初听说白晨在京城的地位尊崇,更是下一任皇帝的师父的时候,才起了攀附之心。

  可是经此一役,赵半城才知道,即便自己不招惹江湖是非,真要遇到今天这种事,整个赵家都难以幸免,在真正的强者面前,赵家的这点财富,不但不能保全己身,反而会成为赵家的催命符。

  如果没有白晨这样的人保护,恐怕今天之后,半仙城再无赵家。

  而这个念头,也是从白晨在战斗的时候,还不忘照顾赵家人的时候升起的。

  哪怕是在万军丛中,一旦发现有强盗意图对赵家意图不轨,白晨便会不顾一切的杀回赵家人的身边。

  这让赵半城感觉到,白晨是可以托付赵家的人选。

  “伯父,您是真的下定决心了?”

  “半仙城的官民都负我赵家人,可是我也不能杀了他们泄愤,这半仙城老夫是待不下去了,自然要找个栖身之地,只是去到哪里,若是身无长物,又何意安身立命,唯有龙公子这种,不论是官家还是在江湖,都有能力的人,方可保赵家无恙。”

  “伯父,你说的这些可是真的?”魏可卿也明白赵半城的处境,如今赵家在半仙城可谓尴尬至极,确实没有理由再留在半仙城的理由。

 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,赵半城从一个排斥江湖人的想法,转变成主动亲近江湖人,这个过程未免也太快了吧。

  “赵某算是想通了,与其躲着江湖,还不如趁早做出抉择,也做好准备。”

  “伯父,若是你真的决心跟了龙公子,侄女倒是能为伯父说两句话,不过伯父也要明白一件事,每个实力高深的江湖人,敌人也就越多,特别是龙公子,他的仇家可是遍布天下。”

  这种事赵半城早有觉悟,就好像他行商一样,他赚到一厘钱便要得罪一个人,这天下没有什么事是没有风险的。

  “这老夫明白。”

  “不,你不明白,如果你知道龙公子的真正身份,伯父你就不会这么从容了。”

  “真正的身份?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