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杀戮盛筵

第二百八十三章 杀戮盛筵

  白晨回过头,看向赵府众人,最后目光又落在赵妍儿的身上。

  “你先前不是问过为师,什么样的武功算是高深的吗?”

  赵妍儿愣愣的看着白晨,她不明白白晨是什么意思。

  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白晨的语气里,充满了一种让她毛骨悚然的气味。

  年县令和牛捕头都站在城墙上,看着下方的一切,数百守城的官兵,也都凝视着下方所发生的一切。

  “哈哈……都死到临头了,还在那装做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”

  虎蛮的笑声还没结束,白晨突然在地上一踏,地面弹起一颗石子,白晨随手一捏,再一送……

  虎蛮的笑声愕然而至,脸上的狂笑也在瞬间凝固。

  白晨射出的那颗石子穿透他的脑门,终结了他的性命。

  而这个举动也在瞬间激怒了震山虎,震山虎看着自己的亲兄弟缓慢的瘫倒在地,怒吼一声,冲向白晨:“蛮子……我要杀了你!!”

  震山虎的武功很高,先天中期的修为,而且他最擅长的便是博死的刀法,这种不要命的刀法,往往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  只是,这次他选错了对手,真的选错了!

  白晨一巴掌拍碎他的精铁大刀的时候,震山虎还来不及退后,手臂和脖子已经被白晨抓住。

  “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明白吗?我要你们逃……”

  鲜血漫天洒落,白晨用最残忍的方式,震撼住了所有人。

  震山虎。十八连环坞排名第十六名的大盗。就这样死了。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。

  城墙上的牛捕头和年县令都看傻了眼了,牛捕头身边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,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  这个书生就像是着魔了一般,惊恐的喊叫着:“是他……是他……”

  “什么是他?仵作,你在说什么?”

  “仵作,你不会是吓傻了吧?”年县令更加不解。

  “那天在土原狂野上发现的那些尸体,那些绝杀门的杀手,就是他杀的……就是下面那个人……”

  一股冷风袭过。城墙上与城墙下的众人,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。

  鲜血已经将白晨的脸上染红,白晨的目光,就像是从笼中被放逐出来的野兽,充满了肆意妄为的嗜血。

  杀人王的脚步不经意间退缩两步,他一直以为,自己已经无所畏惧。

  可是当他接触到白晨的目光的时候,他才明白,自己还不够,远远不够……

  “退……快退!”杀人王惊呼一声。他不觉得自己是眼前这个野兽的对手。

  震山虎与自己相比,也只是弱了一点点而已。可是震山虎在眼前这个人面前,连一招都撑不过去。

  那么自己呢?自己能撑过多久?

  白晨没有追击,而是再次回过头,不过这次他对话的对象是零零六和零零七:“你们两个,保护好赵家的所有人,他们有一根寒毛的闪失,我就为你们是问。”

  白晨用脚在地上划过一条线,看着那些已经逃回人群中的强盗。

  “只要一个人踏过这条线,就要有一百个人死!”

  “上,杀了他!”杀人王愤怒的怒吼着,他想用自己的怒火,来掩盖自己先前的恐惧。

  他会告诉那个狂妄自大的小子,放他回来,会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。

  可是他却不明白,他能活着逃回自己的手下身边,完全是白晨有意为之。

  如果把这些强盗看作是群狼的话,那么震山虎和杀人王就是领头狼,如果失去了领头狼,这些强盗就会如同土鸡瓦狗一样溃散逃跑。

  可是,只要还有领头狼存在,那么他们即便是逃,依然还会凝聚在一起。

  这是白晨当初在面对神策军的时候,得出的结论。

  当初他太操之过急的杀了天枢,导致神策军土崩瓦解,而后四散溃逃,带来了多少后患。

  白晨不喜欢放虎归山,可是同样不喜欢留下后患。

  几十个强盗扑杀过来,所有人都为白晨捏了把汗。

  只是,当他们看到接下来的场景的时候,他们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。

  他们更应该担心的不是白晨,而是那些强盗。

  “你过线了……你也过线了……”

  鲜血几乎将白晨的周围染红,到处都是残肢断臂,尸横遍野。

  廖不凡此刻才明白,自己先前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。

  同时他也在暗自庆幸,幸好自己没有真正的得罪死白晨。

  不然的话,或许现在他就该和那些强盗一样的下场了。

  “什么才是高深的武功?”

  这是赵妍儿曾经询问过白晨的问题,可是直到此刻,白晨才用实际行动告诉她。

  杀人的武功,才是高深的武功。

  几十个强盗甚至没来得及明白怎么回事,已经被白晨屠戮一空。

  年县令和牛捕头此刻的脸色,别提有多难看。

  如果他们知道,赵家里藏着这么一个怪物,他们绝对不会做这种事。

  从仵作的分析,以及土原旷野现场的那些死者的身份分析后,他们知道,那天晚上死的,全部都是高手。

  那些高手聚集在一起的实力如何,他们无从推测,可是可以肯定的是,那些杀手的实力,绝对远胜眼前的这些乌合之众。

  所谓的乌合之众,当然是有对比才有差距。

  如果与其他的强盗团相比,这些强盗自然是强的不可一世。

  可是与真正的精英杀手比较起来,说他们的乌合之众,都是高估了他们。

  对于强盗们来说。他们还占着优势。三千多人马。足以碾压任何人。

  可是城墙上的几个人,却已经将他们归为死人。

  如果现实真的存在噩梦,那么白晨就是他们的噩梦。

  而强盗们还未意识到,杀人王看到白晨冲入强盗人群之中的时候,还想着白晨自寻死路。

  可是很快的,他就发现白晨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。

  必须用足够的人海战术,将白晨淹没。

  所以他还是主动的远离白晨,让炮灰前去送死。

  他相信少量的损失。可以换来最后的胜利。

  更何况,其中一半的人马还不是他的嫡系,全都是已经死掉的震山虎的人马。

  所以他完全没有心理负担,而且只要这场战事结束,他完全可以将震山虎已经半残的人马收编,反而能让他在十八连环坞的排名,又提高几个名次。

  人越死越多,杀人王就越是麻木,反正送死的不是他。

  他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心态,等待着白晨精疲力尽的那一刻。

  只是。当伤亡人数上升到一千人的时候,杀人王就开始动容了。

  白晨的恐怖也让他暗自庆幸。幸好当时他退的及时,而不是与白晨做意气之争。

  可是白晨并未庞大的杀伤人数而迟缓下来,他就像是一个永远不懂得疲惫的怪物。

  数字对他没有任何的意义,一千人也远远不是他的极限。

  如果杀人王这次带来的人,能够再多五倍,也许真的可以将白晨拖垮。

  可惜,就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。

  赵家的所有人,此刻都已经从一个极度恐慌的状态,变成了强烈的崇拜。

  如果白晨与他们毫无关系,见到白晨这么的大开杀戒,或许会惶恐不安。

  可是他们明白,此刻的白晨在为谁而战,他所杀的,都是些什么人。

  至少比起那些,他们曾经帮助过的人,对他们的冷漠态度,他们更感激白晨在他们危险的时候,为他们做出的努力。

  “廖不凡……你看……你看龙公子他能杀光这些强盗吗?”

  如果是以前,他们看到一个人面对几千个强盗的时候,他们绝对不会产生这种古怪的念头。

  当事情发生在他们眼前的时候,他们依然持着怀疑态度。

  不是因为他们不相信白晨,只是事情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,超乎他们的世界观。

  一个人怎么可能真正的力敌千军万马?

  哪怕是有,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。

  如果说此刻最高兴的人,无疑就是赵妍儿了,她的脑袋构造显然与其他人不大相同。

  以前她对白晨的信任,也只是存在于自己的猜测之中。

  就好比一个人梦到第二天彩票的中奖号,然后信誓旦旦的去买了这个号码。

  他会自我催眠,自我觉得这个号码一定可以中。

  潜意识里,还是对这个结果表示怀疑,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  可是,当他真的中奖了,那么原本的信念却会产生怀疑。

  自己真的有这么好的运气?

  这属于逆反心理,自我催眠和自我怀疑。

  而她现在担心的不再是白晨能教她什么,而是在担心,自己能学到什么。

  用白晨的话说,此刻的赵妍儿就是想太多。

  人数再多也有个极限,无数也只是个形容词,比如说白晨杀了无数个人。

  当杀人王的身边只剩下几百个人的时候,这些强盗这才意识到,他们真的招惹了一个怪物。

  三千多人,似乎也不那么保险……

  在这之前,他们还在幻想着,也许……也许下一刻白晨就会累趴下。

  可是白晨又给他们上了一个生动而且真实的一课,现实远比梦想残酷百倍。

  看着那横尸遍野的场面,看着那些残缺不全的尸骸。

  看着已经血流成河的场地,再看着身边那些惶恐不安的脸庞。

  恐惧,恐惧就如同瘟疫一般,蔓延所有人的心头。

  就像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,萦绕在他们的周围。

  在杀了三千多人后,要想保持整洁显然是不大现实的。

  只是强盗们此刻更希望,站在他们眼前的人干净一点,至少他们不会感觉到如此的冲击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