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八十二章 逃

第二百八十二章 逃

  小半天的时间,半仙城都已经乱成一锅粥。

  “怎么办……怎么办?”赵半城的脸色惶恐不安。

  他从各方面打听到的消息,所传来的都是相当令人绝望的消息。

  年县令的额头满是大汗,肥硕的身材挤压着实木椅。

  他已经吓得面无血色,手脚都在抖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自己的独子已经重伤卧床,虽然捡回了一条命,可是却带回来了一个天崩地裂的消息。

  而且那些强盗还要求,交出赵家上下,不然的话便血洗整个半仙城。

  牛捕头站在一旁,看着半仙城能够拿的上主意的两个人,此刻已经吓得面无血色,心里最后一点希望,也已经泯灭。

  突然,年县令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绝世的妙计一样,猛的从椅子上蹦起来,双眼放着精光,双手抓着同样发福的赵半城:“我想到办法了……本官想到办法了!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众人也不由的被年县令的兴奋表情小小的感染了一把,全都期待的看着年县令。

  “那些强盗要的只是你赵家的家产,这一切也都是你赵家惹来的祸,只要把你们赵家人交给那些强盗,他们肯定不会再攻城扰民。”

  牛捕头几乎要被年县令的昏招气晕过去,赵半城更是气的直哆嗦。

  “你……你个王八蛋!”赵半城抖着指头指着年县令:“你想让我赵家一家上下全是送死?”

  “你赵半城不是乐善好施吗,如今半仙城受你赵家拖累,你怎么不想想那么无辜百姓,你也不想半仙城生灵涂炭吧?”

  赵半城已经被年县令的话,气的不知道如何反驳了。

  身为父母官,却不为百姓祈保,居然要向江洋大盗妥协,要将他们一家上下交给那些江洋大盗。

  赵半城不由得悲由心起,他自问自己这辈子从未做过恶事。城里有修桥铺路,他必定占大头,为的还不是积德留荫。

  如今大难临头,当官的居然要牺牲他赵家上下的性命。

  “牛捕头。你说,天下哪里有这种事……”赵半城看着满是殷切的年县令,愤慨的同时还童看向牛捕头。

  本以为一直以来,为人正直的牛捕头应该会说一句公道话。

  可是此刻牛捕头也低下了头,赵半城突然感觉凉意袭上心头。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“赵老爷,如今唯有你能救半仙城了。”

  “你们可想过,魏相的女儿,如今可也在我赵府上,而且那些强盗也要魏相的女儿,你们交出魏小姐。那么魏相是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  “为了半仙城的百姓,魏相会理解的。”

  此刻天高皇帝远,年县令哪里管的了那么许久以后的事情。

  如果不撑过这一劫,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两码事。

  魏相就算要怪罪,自己也能想办法脱身。魏相即便位高权重,可是也要和自己讲道理。

  到时候就说魏小姐深明大义,主动献身救民的,想必魏相也不会怪罪自己。

  可是那些强盗可不会与自己讲道理,那些无法无天的不法之徒,可不管官民,只要他们不顺心。那便真的要血流成河。

  他们也已经打听过了震山虎和杀人王的名头,这两个绝对是不留活口的主。

  死在他们手中的亡魂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。

  而且每个人都做过屠城的事,半仙城不是第一个成为他们砧板上的肉。

  赵半城突然跪在年县令面前:“年大人,求您放过我一家上下吧,老夫愿意交出所有身家。老夫愿意授首送给那些强盗,只求您放过我赵家上下,老夫做牛做马,也会感激您的。”

  “赵老爷。”年县令突然缓过脸色,拉起赵半城:“不是我不通情面。实在是形势不容本官讲情面。”

  年县令向牛捕头使了个眼神,牛捕头无奈之下,也只能上前拉开赵半城。

  ……

  白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无数的官兵冲入赵府,见人就抓,也不管是什么身份。

  就在这时候,赵妍儿突然满脸是泪水的跑进他的宅院。

  “师父,快跑……官差要抓我们赵府的人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他们要把我们抓去送给那些强盗。”

  把官家不保护百姓,反而抓百姓送给强盗?

  白晨一拳打飞一个官差,可是更多的官差围过来。

  “不许动,再动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其中一个官差将刀架在赵妍儿的脖子上。

  “为什么!!?”白晨此刻满脑子的疑问,还有无穷的怒火。

  不过那些官差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,几个官差提着锁犯人用的枷锁,已经给白晨和赵妍儿带上。

  当白晨被推出赵府大门的时候,赵家上上下下一百二十六口,全部被聚在一起,每个人的头手都带着枷箍。

  这时候,十几个官差又将魏可卿和两个影子侍压了出来。

  看他们的身上,显然是经过一番搏斗。

  两个影子侍的身上都带着伤,不过那些官差也不好受,在影子侍的手上就折损了十几个人。

  如果不是两个影子侍有所忌惮,恐怕这些官差想要抓住他们,还要付出更多的代价。

  白晨与魏如风交换了一下眼神,两人凑到一起,也没有官差管束他们。

  只要这些人没逃跑或者反抗,他们都不会去管。

  “他们要将我们送到哪里去?”白晨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赵妍儿刚才的话没说完,这些官差就冲了进来。

  “不知道,他们突然冲入府里,见人就抓。”魏可卿这时候也显得非常的茫然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这时候赵妍儿哭红着眼睛走过来:“师父,妍儿害了你,他们要将我们送给城外的强盗。”

  赵妍儿哭沙哑的声音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。

  “真是好本事,这几百个官差杀强盗不行。打杀百姓倒是信手拈来,真是好本事啊……”

  “龙公子,等下我们震碎枷锁,缠住那些官差。你与魏小姐立刻就逃。”零零七凝重的说道。

  白晨瞪了眼两人:“我没让你们动手,不许你们乱来!”

  白晨不为自己的安危担忧,可是他这一走了之,赵府上下一百多口人,可都要落在强盗的手中。

  这么大的事,自然瞒不过其他人,整个半仙城的百姓,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。

  官差压着赵府上下,经过沿街的时候,没有人为他们鸣不平。没有人为他们喊冤。

  世态炎凉,也不过如此……

  哪怕赵半城平日里在半仙城再如何德高望重,可是一旦涉及到他们自身的安危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明哲保身的态度。

  官府尚且如此,指望那些平头百姓会为他们鸣不平吗。

  当然了。也有人会义愤填膺,只是这些人早就被官差约束住,避免他们的出现造成无法遏止的局面。

  官差押解着赵府上下,出了半仙城的城门,就看到城外半里处,密密麻麻的都是人。

  这些强盗早已从半仙城的内线得到了消息,半仙城的官府已经把他们要的人都抓来了。所以全部聚集在城前。

  这时候,从强盗的人群中,走出几个人。

  白晨认出其中一人正是已经被白晨打断双手的虎蛮,他的身前还有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,同样脸上一条疤,只是比起虎蛮脸上的疤更大更长。直接将他的脸庞切成了两半,也让他的表情更加恐怖。

  此人正是江洋大盗,虎蛮的大哥,震山虎。

  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人,与震山虎并肩同行。他的双手套着一对钢爪,坦露着胸膛,目光里充满戾气,阴沉的脸色,嘴角总是不自觉的抽搐。

  他就是杀人王,一个心性与他的名字一样凶残暴虐的大盗。

  关于他的传闻有太多太多了,可是每一个传闻,全都是血淋淋的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虎蛮伏在震山虎的耳边,细声说了几声什么,同时还带着怨毒的目光,射向白晨与赵妍儿的方向。

  这时候那些官差已经全部回到城中,将城门紧紧闭上。

  “那个,出来!”震山虎指着白晨与赵妍儿。

  “师父,我怕……”赵妍儿已经哭了,哭的稀里哗啦。

  白晨稍稍一松,直接将枷锁震碎,轻轻一拉赵妍儿身上的枷锁。

  “放心,师父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  白晨已经走出人群,直面那几个大盗,脸上带着几分从容的笑容。

  “小子,没想到吧,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!”虎蛮脸上充满狰狞笑容,盯着白晨的目光里,充满了残忍冷酷。

  “小子,听说你有点身手?”

  “还不错。”白晨瞥了眼震山虎,先天中期,的确算是一方高手。

  再看了眼杀人王和他身边的几个当家的,无一例外,都是先天高手,杀人王更是先天后期,而且一身的戾气,也不知道杀过多少人,才能累积出这等冲天煞气。

  “我这个人最喜欢高手了!”震山虎狞笑的说道。

  “大哥,让我来。”

  “你都这德行了,还你来?”

  “我的手没了,还有脚!”

  “好,就让你来,不过先让我剁了他的双手。”震山虎已经走向白晨,手中大刀银光闪烁,充满了森然寒意:“小子,还有什么遗言没有?”

  白晨抬起头,脸上露出同样的冷酷笑容:“遗言吗?逃!”

  “哈哈……逃?小子,你吓傻了吧?”

  “小子,你这逃字是对谁说?不会是想对我们说吧?哈哈……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