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交流

第二百五十九章 交流

  易海棠又惊又怕,因为先前那波人把白晨称之为邪魔外道。

  而且白晨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像是一个正派人士应该干的事,当然了,其实他压根就没必要害怕。

  他本身就已经沾染了瘟疫,离死不远了。

  当然了,人的心理就是如此,忽略了最大的恐惧源,反而对眼前的事物念念不忘。

  显然,白晨没打算拿易海棠如何。

  而且还想遵从他师父的‘遗愿’,好好的照顾易海棠。

  回到住处的时候,白晨发现众人都被要你命3000挡在门外,看李玉成的模样,还吃了点小亏。

  “师父……你不在里面?”众人看到白晨平安无事,都松了口气。

  之前发现白晨和洛仙的帐篷外守着要你命3000的时候,都以为出了什么事,如今看到白晨,立刻就感觉到安心。

  “没事了,你们先回各自的帐篷。”

  此刻形势刻不容缓,白晨立刻进入洛仙的帐篷中,易海棠也跟了进去。

  还好洛仙的病相较白晨来说,要轻上不少。

  白晨在感染了尸毒后,已经没有最初的那种头晕目眩,体力也恢复的很快。

  预计差不多可以解除尸毒了,易海棠身上的瘟疫则是更弱,与普通百姓身上的病毒差不多,都属于普通病原体。

  不多时,洛仙也已经醒过来,白晨查看了一番洛仙的身体后,感觉她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  洛仙身上的瘟疫,是白晨传染给她的,所以相较普通的瘟疫,强度上要强上一些。

  “师父……我刚才……”

  白晨拍了拍洛仙的肩膀,笑道:“没事了。”

  易海棠愣愣的看着白晨。有点不敢置信:“你真的可以治好瘟疫?”

  “你难道没发现,你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吗?”

  易海棠听到白晨的话,这才感觉。从刚才开始,自己似乎一直都很清醒。完全不像是将死之人。

  “洛仙,你现在身体如何了?”

  “已经好多了。”洛仙勉强站起来,身体还是有些虚。

  “半个时辰后,你去准备两份十八号药剂,一份给自己,一份给他。”

  十八号药剂,就是专门用来解尸毒的。洛仙对于这些药剂非常熟悉,这是白晨硬性要求的重要药剂。

  就在这时候,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,似乎有不少人接近帐篷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仇白心的声音在外面响起。

  “老夫天慈。是来求见此地的主事的。”

  天慈?天慈老人?

  仇白心和李玉成同时倒吸一口凉气,医仙天慈老人,当世公认的医道圣手。

  他怎么来了?

  “还不将那小子给我叫出来!”正楠仙的声音传入白晨的耳朵。

  “楠仙,不得无礼。”

  这时候洛仙出了帐篷,看了眼天慈老人:“晚辈代家师向前辈问安。”

  “你师父是?”天慈老人上下打量着洛仙:“你可是以尸毒解了魔煞?”

  “前辈慧眼。晚辈不敢隐瞒。”

  “可是你身上这尸毒又该如何办?”天慈老人更加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不劳前辈操心,家师早有办法,区区尸毒,不足挂齿。”

  “吹牛,就连我师父对尸毒都是束手无策。你师父难道医术比我师父更高吗?”正楠仙很是不屑的冷嘲道。

  洛仙嘴角冷冷一笑,也不多说什么,可是这眼神这表情落在正楠仙的眼里,却是**裸的挑衅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!不要以为会一点医术,就敢在药王谷面前放肆。”

  洛仙也不理会正楠仙,而是看向天慈老人:“前辈若是来教训的,那就请便吧。”

  天慈老人眉头微微拧了拧:“楠仙!”

  正楠仙的脸色更怒,只是迫于天慈老人的压力,不敢继续放肆。

  “阁下医术通神,老夫很想与阁下讨教讨教,阁下是否赏脸一见。”天慈老人的声音突然像是洪钟般传荡看来,身上散发着恢弘之气,白衣飘飘长须随风飘荡,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。

  这时候,帐篷内传来白晨的声音:“在下身体不适,就不在前辈面前献丑了。”

  天慈老人听这声音的主人,似乎非常的年轻,看起来与他的弟子年纪差不多,这种年纪能有什么医术成就?

  对此天慈老人还是感觉到一丝疑虑,不过他依然保持着绝代高人的风范。

  “老夫心有疑虑,可否请阁下为老夫解惑。”

  天慈老人找白晨解惑,在场所有人都张大嘴巴,满脸的惊愕与不敢相信。

  “在下不敢妄自尊大,若是能帮到前辈,在下必定竭尽所能。”

  天慈老人的态度一直都很好,并未因为彼此的辈分悬殊而表露出过分的态度,所以白晨的语气也相对的客气。

  “老夫曾经推衍过,尸毒与魔煞之毒并无克制作用,可是为何实际结果却截然不同?”

  推衍,白晨也会,基本上稍微有点境界的医师,都会推衍。

  “这瘟疫叫做魔煞之毒吗?”

  “你不知道?”天慈老人惊讶的问道,他以为,能够发现尸毒与魔煞之毒相克原理,应该是对魔煞之毒研究至深的人物。

  可是,白晨的疑惑让天慈老人大吃一惊,难道在这之前,他都不知道魔煞之毒?

  “这魔煞之毒很有名吗?我翻阅的医书也不在少数,却从未听闻过这魔煞之毒。”白晨反问道。

  天慈老人苦笑:“此事容后再谈,老夫的疑惑,阁下可否解惑?”

  “前辈可明白人血的构成?”白晨问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对于白晨这个奇怪的问题,天慈老人根本就从未想过,血就是血,还有什么构成的?

  “血的构成有九成五是水,还有百分五是各种的有机物。其中最关键的两种构成物,在下称之为红血球和白血球,而魔煞之毒的作用。也就是红血球……”

  白晨接下来所说的理论,天慈老人已经听的如同天方夜谭一般。张着嘴巴无法言语。

  可是白晨的那些怪异的术语,又让天慈老人觉得高深莫测。

  白晨开始讲述魔煞之毒、尸毒,还有红血球之间的关联,很多东西,如果放到微观世界,其实也就那么回事,某个病毒对某个身体结构产生影响。

  可是这些超越时代的知识与理论。放在这个时代说出来,就等于天书一样,让人根本就无法听明白。

  “师……师父,您听的明白吗?”

  天慈老人苦笑的看了眼正楠仙。然后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前辈,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高深的道理,你我所接触的东西不同,所以理解也就不同……就如同一个妇科大夫和一个骨科大夫比医术,谁也未必就比谁的医术高明。”白晨淡然说道:“在其他方面。在下也未必能及得上前辈,医道流传至今,靠的便是无数医道先辈的点滴积累,我不过是学了他们的成果,谈不上多高明。何况,这些东西也不见得有多难。”

  熟悉白晨的几个人,都是掩嘴偷笑,白晨的话语虽然谦虚,不过最后那句话,却是足以让任何人无地自容。

  哪怕这时候,把白晨学过的东西,摆在他们的面前,他们也未必能够学的会,理解的了。

  “老夫受教了,虽然老夫听不大明白,可是阁下能有此等通天彻地的学识,老夫甘拜下风。”

  这个结果对众人来说,似乎并未感觉到太惊讶,就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

  “师父,您何必妄自菲薄,他不过是学了点旁门左道,真要比医术,天下何人能与您相提并论。”正楠仙依然坚定的支持着天慈老人。

  在她的心目中,只有自己的师父,才是最强的。

  让她接受一个,让她蒙羞的同辈小子,医术超越自己的师父,这比杀了她更难受。

  “楠仙,里面那位的医术,远超老夫,你也不要以为这天下除了药王谷内,就再也没有能人了,如若你不能放平心态,此生都难有所成就。”

  天慈老人义正严词的说道,同时又对着帐篷双掌相抱,行了个稽首礼。

  “前辈言重了,尺有所长,寸有所短,在下也只是有一技之长罢了,而且在下还有一事,希望前辈帮忙。”

  “你说,只要老夫能做到的,必然万死不辞。”

  “虽然如今这魔煞之毒的治疗方法一有,不过在下身边的人手实在有限,而且这个治疗手段,需要大量的尸毒,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,如果前辈愿意救风波城百姓,在下愿意将尸毒的解药药方交给前辈。”

  “此话当真?”天慈老人脸上掩不住的喜色。

  有尸毒的解药药方,真可谓是一举多得,困扰了药王谷三千年的难题迎刃而解,而且还顺带的解决了尸毒这个大麻烦。

  相较于魔煞之毒,尸毒的危害反而更大,如今有这尸毒的解药,尸毒的威胁也将大大的削弱。

  “前辈请过目,这便是家师的尸毒解药药方。”这时候洛仙将一份药方教到天慈老人的手中。

  “师父,先确认一下,小心别被蒙骗了。”正楠仙依旧对白晨等人保持着怀疑态度。

  “老夫还不至于老眼昏花到是非都分不清楚。”天慈老人收起药方,再次对着帐篷内行了个礼:“不知道老夫是否有这个荣幸,能够见阁下一面?”

  白晨无奈的掀开帐篷,天慈老人一直都这么谦逊有礼,几次都是低声下气的语气请求,白晨若是再拒绝的话,那就太持才傲物了。

  怎料天慈老人在看到白晨的瞬间,脸色惊变:“是你!?”

  “师父,你认得他?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