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女儿

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女儿

  沐小和周不成对白晨都是有些恐惧,不需要太多的解释。

  遍地的尸体,足以说明他们的恐惧源于何处。

  听到白晨叫他们,两人不敢有任何的不满,反而是理所当然的小跑上前。

  说到底,这也是个弱肉强食的江湖。

  眼前这个人有能力,也有资格获得他们的尊重……还有敬畏。

  “你们说,我应该怎么处置他?”白晨为难的说道。

  其实在两人的心里想法,杀人不过头点地,何必非要去折磨他呢。

  不过这话在白晨面前不能说,谁让人家是高手。

  何况人家有言在先,不杀虎爷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白晨还是非常重承诺的。

  不过两人也不是真的毛头小子,什么事都不明白。

  白晨这分明就是想让虎爷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的节奏。

  “最狠不过抽筋扒皮,最毒辣不过削为人棍,最阴险便是作为虫窝……”周不成打量着白晨的脸色,一旦发现白晨有丝毫不满,他会立刻住口。

  不过白晨还是非常欣赏周不成的提议,非常的欣赏。

  白晨抬起脚,直接将绝望中的虎爷踢断手脚,然后转身递给两人一颗丹药。

  “这两颗丹药就算报酬,就用你刚才说的,最阴毒的方法,至少要保证他十天之内都死不掉。”白晨拍拍手,转头直接走。

  虽然他不想让虎爷好死,可是他实在一些恶心的画面没兴趣。

  沐小和周不成其实很想拒绝这个差事,毕竟这些事说的容易,可是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  只是一想到白晨的恐怖。还有他塞给自己二人的丹药。

  那闪烁着碧玉般光泽是丹药,已经将他们的目光完全的吸引,根本就无法移开。

  这是超品的玄心丹,只要服下去,他们的修为立刻就能从先天初期晋升为先天中期。

  没有任何的副作用,而且成功率也接近百分百。

  再看了眼在地上呜咽的虎爷,只能探了探。对他流露出一丝怜悯和无可奈何的眼神。

  似乎是在告诉他,他们也是逼不得已的,得罪谁不好,非要得罪那种恐怖的人物。

  随随便便的拿出两颗超品的玄心丹,就算是他们师门也拿不出来。

  再想想那人如同妖魔般的功法,先不说正邪,单是他的手段,就非寻常门派可以比拟。

  既然对方给出了酬劳,而且任务也不算为难他们。只是让他们折磨一下这位恶贯满盈的山贼,不算违背江湖道义,所以本着不得罪对方的想法,两人还是在一番的纠结后,接受了这个任务。

  天色已经渐渐亮堂起来,那些孩童昨夜很难得的一夜吃饱喝足。安稳的睡了一夜。

  大清早就爬起来,这或许是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作息。

  毕竟他们需要为活命,去镇子上乞讨。

  不过从今天后。他们再也不需要了,至少他们的早起,不会再是为了乞讨。

  洛仙和仇白心已经准备好了早餐,看着这些本该在父母怀中撒娇的稚童,如今却要为了生计起早摸黑,露天荒郊,一个馒头便能让他们满足许久。

  洛仙和仇白心都是一阵心酸,很难得的是,李玉成居然也在大清早起来了。

  “师兄,你怎么起的这么早?”洛仙非常惊讶的看着李玉成。

  李玉成平日的习惯和白晨很像。基本都要睡到舒服,才会自动起床。

  李玉成扭了扭酸痛的脖子,冷冰冰的回答道:“睡不惯这破庙。早上起来去镇子上转悠了一圈,买了几件衣服回来。”

  洛仙和仇白心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李玉成,她们几乎怀疑,眼前这个李玉成,不会是冒牌货吧?

  两人打开李玉成买回来的包裹,打开一看,里面居然全部都是小孩子的衣衫,一时间,两人对李玉成的印象好了不少。

  这包裹中的衣衫,不论是尺寸还是男女的款式,都是正好对应。

  不过待到两人分完所有的孩童后,除了渊河的两件,居然还多了四件女童装。

  “这四件是?”

  “渊河那小子不是说过,他还有两个女伴被山贼抓走了吗。”

  “师兄,你就这么确定,师父能把她们救回来?”

  其实洛仙和仇白心的心里,还是有些担心的,毕竟那些山贼无恶不作,抓走的女同是否能够平安的回来,她们心底也没数。

  李玉成沉默了许久,终于开口道:“白晨曾经说过,不会再让一个孩子死在他面前。”

  “这是为什么?”洛仙和仇白心都听出了李玉成的话里,似乎还有一个故事。

  就在这时候,不远处传来马蹄声,只见白晨正朝着破庙走来。

  两个女孩也已经醒来了,她们正跟在白晨的身边,一会问些问题,一会又看着高头大马一阵羡慕。

  渊河则是一个人坐在马背上,不需要人牵引,渊河也不会摔下来。

  “大哥哥,你真的把那些坏蛋打跑了吗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他们那么多人,你怎么打的过?”

  “我师父很厉害的。”渊河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有多厉害?”

  “嗯……就是一百个坏蛋也打不过我师父。”

  “那比渊河哥哥厉害吗?”

  两个女孩还处于懵懂无知的年龄,对她们来说,江湖还是太遥远的。

  根本就分不清所谓的强弱,在她们的心中,渊河已经很厉害了,很难想象,还会有比渊河更厉害的。

  还好她们俩是在离开虎王岭后才醒过来的,不然的话,让她们看到尸横遍野的场面,恐怕会吓的心理阴影。

  渊河倒是不怕,就算眼睛没瞎。也已经习惯了。

  毕竟当初他可是见过更大场面的,而且相较于其他同龄人,渊河的心里素质也更加成熟。

  在她们的眼里,虎爷可能只是坏人,就是这么简单,就好像街上踢过她们的某个路人甲一样坏。

  她们还没办法分清楚,所谓的坏人和恶人的区别。

  “对了。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们没有名字。”两个女孩睁着大眼睛,不得不说,这种眼神足以让任何人的心灵融化。

  没有一丝杂质,纯净的就如天山融化的雪水,白晨无法想象,那些畜生面对这样的目光,是怎么起的了邪念。

  不过她们很活泼,而且丝毫不怕生,至少在白晨面前。除了最初的警觉外,在明白白晨救了她们后,她们就更显亲近。

  最初的时候,白晨想让她们也骑上马,不过她们说他们不要骑。

  问她们为什么,她们说骑马的都是大英雄。她们不是大英雄,所以不能骑马。

  对于这种可爱的回答,白晨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复。

  其实从她们的眼神可以看的出。她们还是很想上马去试一试的。

  她们就像是小跟屁虫一样,也正好处于能走能跑的年龄。

  跟在白晨的身后,有时候捡捡地上的石头,有时候踩一下某个水坑,又或者拨弄一下路边的小花小草。

  “娘亲好像说我们姓白。”其中一个女孩若有所思的说道,嘟嘟着小嘴,似乎是很认真的回忆。

  “嗯?你记得你娘亲的话?”白晨很是惊讶的问道。

  “是呀,娘亲没丢掉我们的时候说过,让我们记得我们一辈子都姓白。”

  丢掉,这个词在白晨的耳边。显得那么的刺耳。

  什么样的女人,能够如此狠心的丢掉自己的女儿。

  当然了,也许她有难言之隐。或许这是她唯一的选择。

  这个世道本就如此,没有谁敢说,自己一定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愿。

  当然了,白晨更佩服那几个小乞丐,他们自己都吃不饱了,可是至少没让两个小丫头饿着。

  “那你们知道我是你们什么人吗?”

  “什么人?”两个小家伙歪着头,一脸茫然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我是你们爹,你叫白小花,你叫白小草。”白晨突然一手一个提起两个小丫头:“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你们爹爹。”

  “可是我们爹爹已经死了。”白小花歪着头,不解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那你们知道什么是死了吗?”

  白小草看了看自己的姐姐:“是不是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?”

  “没错,然后你们爹爹我又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回来了。”对于这两个笨笨的,又乖巧可人的小丫头,白晨是由衷的喜爱,最让白晨惊喜的是,这两个丫头居然记得自己姓白。

  在白晨看来,这两个小丫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最完美的礼物。

  “来,叫爹爹。”

  白小花和白小草互相看着,好像有点扭捏。

  白晨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拐骗小女孩一样,不过心中却没有丝毫的罪恶感,只是满心的期待。

  这么可爱的女孩,谁都愿意当她们的父亲。

  也许对两个女孩来说,她们只明白什么是娘亲,还不明白什么是爹爹。

  在一阵扭捏后,白小花首先叫道:“爹爹。”只是在她叫出声的时候,她正在用手抚摸着白晨的脸颊,似乎是在记住这张脸,白小草一向是以自己的姐姐马首是瞻,所以也随着姐姐一起叫道。

  “我女儿就是乖。”白晨狠狠的将两个小萝莉抱在怀中,每个人脸上都狠狠的波个。

  白晨觉得自己像是个怪大叔……当然了,好听点说就是萝莉控,虽然这个称号也好听不到哪里去。

  众人看着平安归来的众人,全都松了口气,倒不是担心白晨出事,而是怕白晨没照顾好渊河,没救回女孩。

  回来之后,白晨给白小花和白小草洗刷后,换上新衣服。

  展现在众人眼前的两个小丫头,瞬间换了一种气质。

  哪怕长期在外风餐露宿,艰难度日,可是依然未曾褪去的那种精致的,就如洋娃娃般的可人,还有那份天真,几乎感染了每个人。

  就连李玉成都凑上来要认作干女儿,白晨也发现了李玉成的一个癖好,喜欢小孩子,这是他以往都未曾表露出来的。

  不过白晨最不愿意的就是分享,小花和小草是独属于他的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里,白晨开始改造了一个车厢,供孩子们乘坐,同时也让牛魔王拉车。

  孩子们在最初的畏惧后,现在已经喜欢在牛魔王的身上爬上爬下。

  就连小花和小草都不省事,为了让她们更方便的上下牛魔王,白晨还在牛魔王的身上,安装了一个梯子。

  可怜的牛魔王,原本威武霸气的身形,如今彻底的沦为玩偶。

  渊河的眼睛问题不大,不过白晨手头没有医治的草药,最后只能先拖着,等到了附近的城镇再做打算,地处蜀地边陲的风波城,就成了他们下一个目的地。

  风波城,地处于蜀地边陲的大城,在前朝之时,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  不过在汉唐之时,皇城北上迁移,所以风波城也就渐渐的淡出政治视线,不过人口基数,以及特殊的地理位置,还是让风波城的影响力不容小觑。

  只是,白晨等人初入风波城的时候,看到的不是一个城池应该有的繁华似景。

  遍地哀鸿,每一处都散布着死亡……

  瘟疫,一个令人恐惧而绝望的名字,正肆虐着这座千古之城。

  ps:

  第二章还要等十几分钟……求月票@o@!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