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渡河

第二百三十四章 渡河

  翌日——

  “师父,你昨晚没睡好吗?”洛仙看着车厢里的白晨,正窝在车厢里补觉。

  一般来说,白晨是最懂得如何休息的……或者说是最懂得偷懒的。

  用白晨的话说,能坐着就绝对不站着,能够躺着的就绝对不会坐起来,闭上眼睛的时候,那是思考人生,睁着眼睛的时候是望穿秋月,看尽风花。

  所以,这样的人很难想象,他也会有睡不好的时候。

  白晨趴在车厢里,疲倦的挑了挑眼皮:“一般来说,男人想的事情总比女人想的更深入,所以难免影响睡眠……你看小李子,不也是一副要死的模样么。”

  “师弟,你昨夜也没睡好?”

  李玉成狠狠瞪了眼白晨:“问你师父去!”

  白晨睡不着,居然大半夜拉着自己练武对招,这是人该干的事情么。

  “白公子,昨夜可是没休息好?”

  这时候,楚掌柜挺着大肚子走到车厢前,因为商队马上就在启程,所以楚掌柜需要前后的检查照应。

  听他的语气里,似乎带着一点玩味,可掬的笑容里,总是透着一股精明气味。

  在楚掌柜想来,白晨这种疲惫之色,肯定是昨天晚上被妖女戏弄了一个晚上的缘故。

  不过他的这个想法很快就在妖花走到面前后改变了,因为妖花看起来比白晨更加疲惫,虽然脸上并无什么痕迹,依然完美的令人怦然心动。可是目光却是深深的无力,没有一点神彩。

  这就是悲酥泪的副作用,一旦使用而没有吸收男子精气,就会受到反噬。

  当然了。这可不是一碗莲子羹可以补的回来的。

  楚掌柜看到妖花的时候,立刻就表现出满脸的惊讶与不敢置信。

  不会吧,难道这小子真的如此勇猛?居然能够在妖花面前反客为主?

  妖花埋怨的瞪了眼楚掌柜,如果不是他。自己怎么会吃这么大一个亏。

  “对了,这位小姐如何称呼,昨夜跑到在下的房间,可是搅了在下的清梦。”

  “额……她,她是我们家的表小姐,昨夜在镇子上遇到的,正好也要去蜀地,所以今后都要跟随商队同行。”

  妖花哼哼的坑了声,没好气道:“小女子宣九媚。见过白公子。”

  “原来是宣小姐。昨晚得罪了。”白晨嘿嘿的笑了两声。虽然她能够道出悲酥泪和她的来历,可是对于迷仙谷的情况,却是一无所知。只能凭着直觉猜测,不是什么正经门派。

  不过看起来这个商队似乎与之有所联系。当然了,这倒没有出乎白晨的意料。

  毕竟昨晚宣九媚突然跑来敲他房门,白晨就觉得,这骚娘么要么真是空虚寂寞冷,要么就是来试探他的。

  当然,白晨也懒得和她玩那么多门道,她想试探,那就给她试探好了。

  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,与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,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。

  宣九媚就没这么愉快了,对她来说,昨晚的一切,简直就是一生都抹不去的耻辱。

  “龙公子,希望在往后的日子里,我们还能好好相处。”宣九媚咬牙切齿的瞪着白晨。

  “像昨天晚上那样的相处方式吗,我喜欢……”

  白晨的这句话,知道的人咬牙切齿,不知道的人则是浮想连连。

  “我们走着瞧。”宣九媚冷哼一声,愤然转身离去。

  ……

  另一厢,玉面公子依旧在车厢中,过的是朝花夕梦的日子。

  对于宣九媚的遭遇有所耳闻,不过宣九媚似乎对此事秘而不宣,所以玉面公子也无法得知当夜的确切情况。

  只是知道,似乎那天晚上宣九媚吃了暗亏,这让玉面公子大为惊异。

  能够让宣九媚吃亏,这实在是无法想象。

  以宣九媚的心智,她不让别人吃亏就算好了,即便是玉面公子自己与她打交道,也是小心翼翼,不敢有丝毫马虎。

  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子,居然能让宣九媚吃亏,这不得不引起玉面公子的重视。

  就在这时候,车厢外传来楚掌柜的声音:“少主,前面就是白朗河的桥被水冲垮了,需要下车过河……”

  “嗯,我明白了,你去通知其他人吧。”玉面公子所指的其他人,自然是白晨一行人。

  白朗河是一条阻截去路的大河,可是却非常浅,最深不到三尺,正常的水深也只不过掩到膝盖处。

  玉面公子下了车,便看到远远的一群人,白晨几个正聚在一起交头接耳。

  不经意间,玉面公子发现那个叫做龙啸天的小子正朝他这个方向望过来。

  四目相对间,白晨很快便将目光偏离开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与白晨目光接触,而他对结果非常的满意。

  如果白晨是个心志坚定的人,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在自己的注视下屈服。

  其实,白晨在看到玉面公子的时候,就觉得浑身难受。

  玉面公子的眼神太妖了,特别是配上他那副白白净净的脸庞,还有施了粉底的装束,让白晨觉得玉面公子看起来就像是个娘娘腔……

  “下河之前,把这个吃了。”白晨给每个人的手里塞了一颗丹药。

  李玉成先是在鼻子前嗅了嗅:“这是玄黄丹?”

  “我们又没喝酒,要这玄黄丹做什么?”洛仙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玄黄丹不只是解救,还驱虫。”白晨瞪了眼众人:“愣着做什么,还不吃了好赶路,还怕我下毒害你们不成。”

  别人是不怕,可是李玉成怕。

  他这一路可没少受白晨折腾,现在白晨这么一说。反而让他有提起警惕。

  前面的队伍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淌水过河,白晨等人也开始过河。

  李玉成突然感觉水面下有什么东西,从他的脚下滑过,从触感像是鱼。不过感觉应该是小鱼。

  由于刚下过雨,所以河水还很浑浊,看不起水下的动静。

  就在这时候,前方的一个商队的人叫了声:“草。这是臭泥虫……吗的,什么时候臭泥虫还会咬人了。”

  然后就听到楚掌柜的声音:“叫什么叫,赶紧上岸,和臭泥虫较什么劲。”

  李玉成也感觉自己的脚踝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,并未感觉不适,不过还是不想多待在河水里,快步的朝着岸边走去。

  商队陆陆续续过了河,期间除了发现河水里混着臭泥虫咬人外,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。

  李玉成抬起脚。发现自己的双腿有十几个大小不一的脓包。眉头不由得皱起来。

  “师妹。这臭泥虫是什么东西,怎么把我的腿咬成这样。”

  再看其他几个人,没一个人有事的。再接触到白晨那似笑非笑的目光,更是一阵郁闷。

  白晨明显是早就估计到这个结果。所以提前给大家玄黄丹。

  可是李玉成对白晨不信任,所以就没服那颗玄黄丹。

  洛仙走上前,看了眼李玉成的脚踝,脸色瞬间就变了:“千万不要运功,这不是臭泥虫咬的,这是毒泥虫。”

  洛仙的话音刚落,就听到楚掌柜的惊呼声:“少主,少主……你怎么了?”

  只见玉面公子脸色发紫,瘫在地上不省人事。

  李玉成收回目光:“他……他怎么了?”

  “这是一种罕见的毒物,只要运功就会催发毒性,除非你有三花聚顶的修为,不然的话,这种毒便很难抵御。”

  白晨撇撇嘴: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

  这时候已经不只是玉面公子,商队里陆陆续续的出现昏迷的人。

  这下楚掌柜彻底慌了神了,整个商队总共一百五十人,如今倒在地上的已经有六十多人。

  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加,李玉成的脸色更是苍白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如果你不运功逼毒的话,至少一个时辰内不会毒发,一旦你运功,毒性就会在最短的时间流遍全身,到时候再想驱毒就麻烦了。”

  “白晨,你不会让我就这么死的,是吧?”

  李玉成很没信心的问道,其实他现在最想要的,还是让白晨亲自为他驱毒。

  虽然洛仙的医术也很高明,可是他还是对白晨更有信心。

  “听洛仙吩咐,死不了你。”

  “师父,我手上没药。”洛仙无奈的看着白晨。

  白晨瞥了眼楚掌柜的方向,洛仙明白白晨的意思,立刻走向楚掌柜。

  一般在外行商商队,肯定会有带大量的药草。

  这些是商队的必需品,就如同水和干粮一样的重要。

  “楚掌柜。”

  “原来是洛仙姑娘,实在不好意思……老夫这边出了点问题,无暇照顾你们,抱歉。”

  楚掌柜说完,立刻又开始指挥没有中毒的人,将那些已经毒发的人安置好。

  “楚掌柜,你可有枯叶草、百里香、兔子花……”

  “有,姑娘要这是?”楚掌柜不耐烦的转过来,脸色焦急万分。

  “我刚才说的六种草药,其中枯叶草和百里香混淆在一起捣碎后,给那些被咬过的人涂抹上,至于那些毒发的人,就用另外四种草药煎熬成汤服下,半日即可解毒,只要没有用内力强行逼毒的,只要歇息一日就可无碍。”

  楚掌柜一听,大喜过望,连忙道谢:“多谢,多谢姑娘。”

  “可否先给小女子一份枯叶草和百里香,我的师弟也中毒了。”

  “应当,应当的。”楚掌柜连连道谢,也不敢耽搁,连忙吩咐随从按照洛仙的吩咐去办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