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试探

第二百三十二章 试探

  与商队合伙走道,的确是顺畅许多。

  就连住客栈都不需要他们打点,楚掌柜已经为他们订好了最好的房间。

  白晨几个人自然是不会客气,有福不享就是王八蛋。

  李玉成这几日更是显得安分,虽然脸色依然很臭,可是白晨已经很多天没和他进行全武行了。

  李玉成自从那天听了白晨那个胯下之辱的典故后,仿佛一夜之间,明白了许多道理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自己的确有很多不足的地方。

  或许,只有当一个更加优秀的人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才能看到自己的缺点。

  即便他再不愿意承认,他也要面对现实。

  这个看起来不学无术的小子,的确有着超凡的才学智慧。

  李玉成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,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遇到白晨。

  也许早点遇到白晨,他会让自己宾得更加完美。

  李玉成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点,这是他这些日子最常做的事情。

  每当这时候,他的思绪总会特别的清明,想东西也特别通透。

  就在此时,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李玉成的思绪。

  “李兄弟在吗?”

  “在,请进。”李玉成平淡的说道。

  楚掌柜胖乎乎的身躯进入房间,脸上总是带着职业性的笑容。

  “李兄弟,这个房间可住得惯吗?”

  这个房间是楚掌柜特别为李玉成准备的下房,即便是熊家五兄弟,他都安排了中房。唯独李玉成,他安排的是下房。

  屋内除了一张床,和一对桌椅之外,别无他物。

  李玉成不喜欢商人。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。

  在他看来,这些商人全都将自己隐藏在一张虚伪的表皮下。

  相较而言,他反而更习惯白晨那种,爱憎分明的行事作风。

  如果他喜欢你。绝对不会和你玩弯弯道道,如果他要是讨厌你,也绝对不会虚与委蛇。

  “还行,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可以了,我不过是一个下人,自然不会奢求金玉满堂。”

  倒不是说李玉成真的能够忘却以往的荣华富贵,只是他现在已经认清现实。

  哪怕白晨真的给他来个金玉满堂,李玉成也不敢受用。

  “老夫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也如你这般不求名利。以为能有一顿饭便满足了。可是现在回想起来。却是何等的幼稚可笑,小兄弟年纪轻轻,却有出众天赋。何愁不能出人头地呢?”

  “哦?楚掌柜知道在下所求何物吗?”

  “老夫怎么猜的透小兄弟心中所想,不过老夫觉得。追随什么样的主子才是最重要的,如若老夫当年没有选择追随老爷,恐怕现在还是个在港口搬货的命。”

  “那楚掌柜以为在下呢?”

  楚掌柜以为李玉成动心了,脸上故作犹豫,可是心中早已确定要说什么。

  “老夫观小兄弟你,实乃人中龙凤……至于你家少主,说句不中听的话,不论各方面,他都比不上小兄弟,如若非要说比,那也就是他的出身比你好,可是他有如此好的出身,却不懂得好好利用,在老夫看来,即便他长命百岁,也是一生庸碌无为。”

  楚掌柜在观察李玉成的脸色,在推算他此刻因为自己的话是会动怒,还是欣喜。

  不过李玉成的表情却让楚掌柜失望,因为李玉成没有动怒,也毫无欣喜。

  甚至李玉成在扫了眼楚掌柜后,还带着几分鄙夷的眼神。

  “楚掌柜看人真是准。”

  楚掌柜顿时皱起眉头,他一生观人无数,自问观人面色,至少也能推断个九成九。

  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,更是手到擒来,可是在一番交谈后,他居然分辨不出,李玉成最后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是在赞同自己?还是在嘲笑自己?

  楚掌柜一时愣在那里,不知道如何接李玉成的话。

  “楚掌柜请便吧,在下要休息了,明日还要赶路。”

  一个连白晨的本质都看不穿的人,居然还想要拉拢自己。

  难道他真的以为,自己这么容易哄骗吗?

  荣华富贵?此刻的李玉成对于所谓的荣华富贵真看不上眼。

  至少,跟在白晨的身边,他所能给予自己的,远非其他人能够想象的。

  自己的父亲为什么非要让自己吊着白晨?

  当然不只是责罚自己。

  因为自己的父亲知道,如果说这个天下,谁能够真正的指导自己,无疑就是那个小子。

  李玉成并非一个被没头脑的人,相反,他比大部分人都要聪明。

  之前他还处于失败的阴影中,所以他并未意识到自己父亲所作的决定,有什么深意。

  当时还理所当然的觉得,或许白晨这般羞辱他,折磨他,不过是受了自己父亲的命令。

  可是如今想来,这其中并非没有深意。

  也许,在白晨的身边,才是自己最后的出路。

  也许,自己的父亲并未对自己真正的放弃。

  李玉成又想起老皇帝说过的那句话:得此子者得天下。

  可是自己此刻,不正是变相的得到他吗?

  或许当时父亲口中的意思,并非是得到他的辅佐,而是得到他的指导。

  过去的点滴与如今的种种境遇,并未让李玉成意志沉消,反而激起了一丝的期望,还有以往所没有的斗志。

  至于楚掌柜的话,对李玉成来说,就是个笑话。

  这天下间,能够让我李玉成低头的人只有两个,其他人,没这个资格。

  ……

  “怎么?失败了吗?”白面公子看着满脸晦气的楚掌柜。

  在他前去说服李玉成之前。他可是志得意满,踌躇满志。

  “那小子太狂妄了,要不就是野心太大,老奴便是放下身段。他也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态度,少主,这种人即便留在身边,也未必是好事。”

  “桀骜不驯不是坏事。只要他能认清自己,而一个桀骜不驯的人,只要懂得如何驾驭,反而更增助力。”

  “少主,您说会不会是那个姓龙的小子故意装疯卖傻,在我们面前藏拙?”楚掌柜有些不确定的说道。

  “不可能,我这几日已经多番探查过了,那小子的确是个愣头青,甚至连一些粗浅的江湖行话都弄不清楚。”

  白面公子非常的自负。骨子里带着一种桀骜。

  不得不说他的性格。他的自信。都与李玉成很像。

  虽然他们两个几乎没什么交集,可是他们都是同类人。

  他们有高人一等的出身,又有着高人一等的天资。同时他们还有高人一等的傲慢。

  他们只相信自己的推断,在他们看来。全天下人都错了,他们也不会错。

  白面公子瞥了眼楚掌柜,平淡的说道:“慢慢来,不着急,去往蜀地的路程还长着。”

  两人正聊中,突然白面书生的脸色一变:“出来!”

  同时手中的茶杯划破空气,朝着屋梁上射出。

  而茶杯中的茶水却一滴都没有遗漏,一双玉手出现在疾射而来的茶杯,轻轻一握,将茶杯握在手心中。

  “多谢玉面公子赐饮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

  一个身穿粉衣的女子如天女落尘般,从房梁上慢慢落下,身姿轻盈如风,说不出的飘逸。

  “妖花,莫不是又空虚寂寞,缺男人了吧。”玉面公子冷笑的看着来者,言语更是刻薄嘲讽。

  妖花却是丝毫不以为意,反正她在江湖上的名声,便是以放荡闻名。

  “小女子刚才听你说那个姓李的小子,不如就让小女子助你一臂之力如何?”

  “不劳你费心了。”玉面公子冷哼一声,被妖花俘虏的男子,还能为自己所用吗?

  “没什么费心不费心的,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,何况你我也算旧识,这点忙小子自当相助……楚福,去为我准备一间上房,本姑娘这段时间的住行便由你负责了。”

  妖花很有喧宾夺主的意味,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,差遣起楚掌柜,也是一点不含糊。

  楚掌柜却是一脸为难:“宣小姐,这家客栈总共就两间上房,都让那姓龙的小子,还有他身边的两个女子住了,小人便是有通天手段,也变不出空余的房间啊。”

  “楚福,你与她啰嗦什么,她若要留,让她自己想办法。”

  玉面公子冷声哼道,显然是对自己的奴才对其他人曲意迎合很是不满。

  楚掌柜是心中苦涩,他们这是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。

  虽然自己奉玉面公子为主,可是若是妖花要整治他,那就是一根指头的事,楚掌柜怎能低着头装老实。

  “咯咯……倒也不为难你了,不过这上房,本姑娘是要定了……”妖花瞥了眼玉面公子:“难道玉面公子觉得,小女子想要的东西会得不到么?”

  玉面公子冷哼一声,不过心中还真差点忘记了。

  妖花对付男人的手段,那个住在上房的小子,恐怕被是要一个晚上无处可去了。

  “你要如何对付他是你的事,不过不要伤了他的性命,毕竟他手中的官道令牌,可以让我们早日到达蜀地。”

  “既然是玉面公子吩咐的,小女子自当从命。”说罢,妖花又是一阵长吟轻笑,转身便出了客房。

  楚掌柜看着妖花离去,低声说道:“少主,要不要老奴去盯着点,若是这妖女害了那小子性命,我们这一路上又不知道要耽搁到什么时候了。”

  “不用,那妖女虽然放荡,可是做事还是分的轻重,她也想早日赶到蜀地,自然不会胡作妄为……”玉面公子顿了顿,又道:“这妖女恐怕也是冲着英雄冢来的,近年来她一直在压制修为,所图的甚大,不得不防……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