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三十章 离京(求月票)

第二百三十章 离京(求月票)

  虽然被仇千岚这么一闹,不过还不至于让拜师仪式无法进行下去。

  三叩首之后就是敬茶,然后就是送礼。

  洛仙送了白晨一株较为稀有的红勺子,仇白心则是送了白晨一张机关图纸。

  仇千岚此刻还处于浑浑噩噩中,完全弄不清楚,到底是怎么个状况。

  虽然站在最边上,可是心中不敢有丝毫抱怨。

  就连皇帝和丞相都坐次席,自己算什么,能站边上都算是给面子了。

  然后就是宴席,整个宴席上,仇千岚成了最不相干的人。

  宴席上其他几个人都是谈笑风生,仇千岚却是唯唯诺诺,全程下来,就只喝了四杯酒。

  魏相敬了一次,白晨敬了一次,还有自己的女儿一次,剩下的一次是老皇帝的。

  吓得仇千岚差点把酒洒在桌上,他这辈子都没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能得皇帝亲自敬酒。

  同时心中不断猜测,自己在狱中的这几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怎么自己一出来,貌似整个世界都变了,变得自己都不认得了。

  回家的路上,仇白心与仇千岚同行。

  那些仇府的家丁就如同重获新生,死里逃生的感觉妙不可言。

  “女儿,那个小子……不……是你师父,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仇白心看了眼自己的父亲,从前在她的眼中,自己的父亲睿智稳重,怎么进了一次天牢。似乎自己对他的印象会发生这么大的改观。

  “不能说。”

  “不能说?难道……难道他是陛下的……”

  仇白心摇了摇头:“这您就别猜了。好好在京城做官。或许陛下会看在女儿与师傅的面子上,保爹您的身家,至于其他的一些党派,爹您就别参合其中了。”

  “女儿,听的你语气,好像你要……”

  “女儿不能侍奉在爹身边了,女儿将要随师父回门中学艺。”

  “女儿,你要想明白。你师父他实在不像是能教你技艺的,你要学什么,京城什么样的大师没有,就算他身份尊崇,也没必要追随着他。”

  “爹,您还是不明白。”仇白心摇了摇头:“师父他的才学,根本就非您能揣测的,若是你敢去问问陛下,如果师父他收几个皇子为徒,陛下他会否愿意。”

  “几位皇子那可是名师名门的高徒。其中六皇子如今更是魏相的门生,陛下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另投师门。”

  仇白心笑着摇了摇头。不再多辩,自己的父亲学问是有一点,做个小官还可以。

  可是就是眼界太窄了,摆在眼前的事情,却始终不愿意承认。

  ……

  其实老皇帝知道白晨不会在京城里待太久,哪怕他极力的拖延这个时间,可是该来的始终会来,该走的始终还是要走。

  老皇帝站在城头上,眼中尽是老泪,这一别便不知道何日还能再见。

  老王也多是不舍的看着早已没有了影子的方向,心中难受至极,只是脸上还是一副沉默的表情:“陛下,那小子已经走远了,我们还是回宫里吧。”

  少了那小子,回哪里不都一样么……

  耳边依稀回荡着那小子最后的告别,走了,叔……

  突然之间,老皇帝感觉到一阵疲乏,这是他生平第一次产生退位的冲动。

  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……

  老王看着老皇帝一阵无语凝咽,心中更是不舒服:“陛下,您若真舍不得,现在便将他追回来。”

  “这小小的京城困住他做什么?这片天下才是他的游弋之所。”

  对于老王的提议,老皇帝何尝不动心,只是他知道,除非是砍了那小子的手脚,不然的话,终归有一日要放他展翅。

  至少……至少他还记得自己的叔侄情谊。

  “你舍得走了?”沐清风站在路旁,等待着白晨等人的到来。

  白晨撇撇嘴,从马车上下来:“你这是羡慕还是嫉妒?”

  看了眼身后的三辆马车,白晨脸上略显得意。

  这三辆马车虽不能说价值连城,可是至少也是价值不菲,更多的是老皇帝的情谊,白晨不好不收。

  当然了,这三辆马车中,大部分的绫罗绸缎,金银珠宝,都不属于白晨……

  “白晨,你有客人吗?”这时候,第一辆马车的门帘掀开了,一个优雅男子从车厢中出来。

  沐清风看到这男子的瞬间,脸色剧变:“他……他怎么在这?”

  “他是皇帝交给我的差事……”白晨无奈的耸耸肩。

  三皇子李玉成,老皇帝交给白晨的差事。

  老皇帝痛恨三皇子,可是又舍不得杀他,所以最终选择了让李玉成成为无量宗的弟子。

  白晨虽然极力反对,可是老皇帝很是云淡风轻的说了句,朕意已决。

  白晨当时就在心里问候了老皇帝,你朕意已决的时候,能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。

  这位爷进了无量宗,自己要怎么处置他?

  当然了,老皇帝最后也表明心意,就让李玉成当个无量宗弟子,至于如何处置李玉成,那就随着白晨的心意。

  沐清风的脸色不是很好看:“如果我现在杀了他,你不介意吧?”

  “要不你杀了他后,顶着唐门的名号,昭告天下,我就不介意。”

  “他可是将婉儿害的不浅。”

  李玉成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,反正他是吃准了,白晨不会让他受到伤害。

  “有眼前这位鼎鼎大名的花间小王子在,何愁沐婉儿不好。”

  这种欠扁的话一出口,就算是白晨都有一种杀了他泄愤的冲动。

  李玉成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果。成功的激怒这两个人。然后看着他们对自己咬牙切齿。

  “我回车厢中休息一会。待到晚上扎营的时候再喊我。”

  沐清风看了眼白晨,白晨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  只见他转头就钻入车厢中,紧接着便听到李玉成在车厢中传来的怒骂和惊叫。

  如果不是知道白晨的性取向非常正常,沐清风都要怀疑白晨对李玉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。

  不一会,就看到白晨从车厢里钻出来,李玉成也钻了出来。

  “白晨,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

  “炼尸丹。乌奎那得来的,放心吧,这炼尸丹一时半刻还不至于让你变成尸人,不过如果哪天我不高兴了,这就难说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不怕父皇责怪你?”

  “我还真不信皇上会为了你这个逆子怪罪我,大不了我就把责任推到唐门头上。”

  沐清风的脸上布满黑线,不过很快沐清风就回归正题,他在这半路上等白晨,当然不是为了和白晨扯淡。

  “白晨,婉儿的事……”

  “四叶草、深窟回魂草、成年铁甲蛟的内丹。这些材料你都准备好了?”

  “这……这一时半刻让我去哪里找。”

  “那你还在这浪费时间,等找到了。再来无量山找我。”

  “是不是一定要这些东西?”

  “如果你觉得魔症失魂术这么好解的话,那就请便吧。”

  “白晨,你这没良心的,婉儿可是为了你才中了李玉成的招。”

  “我又没求她这么做,自找苦吃。”白晨冷着脸哼道:“如果没其他事,就请便吧,我们还要赶路。”

  明知道白晨故意在气他,可是听这语气,便是死人也要给他气的七窍生烟。

  白晨回到马车上,队伍渐渐前行。

  沐清风站在路旁,最后还是提醒了白晨一声:“白晨,这路上可不太平,自己小心。”

  “少爷我走的是官道,难道路上的毛贼敢去官道上劫道不成。”

  最初的时候,原定是走水路的,可是老皇帝又给了他一个令牌,说让他走官道方便快捷。

  白晨自然是不会拒绝,一般的官道很少会让百姓走动,特别是在这种战乱的时候,白晨这算是特许。

  走官道就不用翻山越岭,大部分都是宽敞的道路,而且沿途又多有城镇。

  “这世道,走什么道都要小心……”沐清风提醒了一句后,便已然消失在原地。

  他们这队伍一共四辆马车,白晨和李玉成共乘一辆,洛仙和仇白心一辆,然后熊涛五个兄弟乘坐一辆,还有一辆则是熊豪在驾驶,上面拖着不少好东西。

  白晨看了眼闷闷不乐的李玉成,同样也没给他好脸色。

  “从现在开始,你要遵守三不和三要规矩。”

  李玉成愣了愣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这三不就是,不许给我使脸色,不许给我顶嘴,不准给我装大爷,三要就是,少爷我累了,你要主动给我垂肩,少爷我渴了,你要给我倒水,少爷我饿了,你要给我盛饭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你家仆人,这些杂活你找熊豪他们去干,本王恕不奉陪。”

  “刚说了规矩,你就给我忘记了,不许给我使脸色,不许给我顶嘴,不许给我装大爷,你一次性全犯了,今晚的晚饭没了,还有今晚你就睡车厢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你什么你,成王败寇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吗,输了就要认,还当自己是皇子吗?”

  白晨可不会惯着李玉成,他还想让别人惯着他呢。

  李玉成显然是被白晨骂傻了,屈辱,让一个高贵的皇子做奴仆的杂活,对他来说,无疑是他此生摸不清的侮辱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