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拜师礼和闹剧(求月票)

第二百二十九章 拜师礼和闹剧(求月票)

  洛仙馆虽然还没正式关门,不过也早早的打烊了,老王和熊家几个兄弟,也将医馆内的桌椅收拾一下,摆上了香案。

  医馆内还有两三个病人,洛仙也在加紧处理当中。

  只等着宾客和三位主角到来,魏相倒是已经到了,不过因为时辰没到,还蒙在后院,也不知道在做啥。

  待到最后一个病人送走后,正戏终于上场。

  老皇帝其实早就来了,不过为了表示自己的身份尊崇,所以必须是最后一个出场,还必须是在三位主角后面出场。

  比三个主角都重要的人物,当然是大人物。

  其实拜师还是很有讲究的,为了让这次拜师仪式看起来非常正规。

  老皇帝甚至让老王查了礼部,并且让老王亲自主持这次的拜师礼。

  “礼起。”老王扯着公鸡嗓,发出尖锐的叫声。

  不过他倒是把音量控制的很好,至少没有把左邻右里给惊动了。

  洛仙和仇白心别看两人平日里与白晨相处较为随意,可是在这种场合上,也由不得她们性子。

  特别还是老皇帝和魏相在场的情况,更是让她们把此次仪式当作天大的事来对待。

  白晨这次难得的在两位大人物面前,端坐首座上,老皇帝和魏相则是分坐左右。

  “除尘,去心。”洛仙和仇白心在老五的提示中,立刻拍了拍两边袖口,同时也拍了拍膝盖。

  这是拜师礼中的第一个环节,意思也与出家人的斩红尘。去凡心一个道理。

  不过拜师礼的意思就是尊师重道,以师为尊,过去师从业技皆忘却。

  “皇天厚土,拜见证人。”

  在诸多礼仪中。又分为敬、携、拜、叩四礼。

  敬、是对同辈中人的稽首,此为敬,相互抱拳稽首,以示友好。

  携、是俯首抱拳携礼。此是对长辈或者身份尊崇者。

  拜则是对天、地、神、鬼、先祖的跪拜,此多为跪拜大礼。

  在拜师礼中,见证人也可以是人,也可以是‘神’,而见证人的人数也有不同的讲究,一个见证人那叫做拜神谢恩。

  如现场这样的两个,则为皇天厚土,三个、四个或者更多则是礼数更复杂。

  不过有一点是必须的,如果是以人为见证人。必须是高堂长辈。或者身份尊崇者。

  “皇天在上。行——礼!”

  两女向着老皇帝跪下,重重的向下拜了一礼,不多也不少。礼正言顺。

  “礼毕,厚土在下。行——礼!”

  两女又向魏相行了个跪拜大礼,老皇帝和魏相都是满面春风。

  “礼毕。”老王又是一声嘶鸣,也不知道他这嗓门会不会哑了。

  “来,这是见礼。”两人都准备了红包,不是什么珍贵之物,因为不能抢了师父的见礼。

  两女欣然接受,只等着老王指示下个步骤。

  “天地为尊,父母为重、师长为上,叩首师尊,一叩首……”

  “师尊在上,请首弟子洛仙(仇白心)一拜。”

  “二叩首……”

  “三……”

  “慢着!!”医堂大门突然被踢开,只见一群家丁陆陆续续的跑进来,然后便是仇千岚威风凛凛的走进来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堂内烛光略显昏暗,仇千岚居然没看到上座的老皇帝和魏相,反而是对主座上的白晨相当的关注。

  “爹……你,你怎么来了?”仇白心脸色变了变。

  她之所以瞒着仇千岚,就是不希望仇千岚起什么心思,借着白晨的名声做什么。

  而且自从这次事件后,她也想明白了许多事。

  今后她不会再为了自己父亲而活,她只想活的自由点,自在点,至少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。

  “我来做什么?老夫还要问你,你在做什么,你是我仇千岚的女儿!!不是街头卖艺的,你拜一个无名小子为师,你是要将我仇千岚的颜面丢尽吗?我堂堂兵部侍郎难道还教不了自己的女儿吗?还要一个路边的小子来教你?”

  仇千岚此刻显然是愤怒难平,也不知道是因为仇白心的隐瞒,还是因为自己的颜面。

  仇千岚的话,让白晨很不满,什么叫做无名小子。

  不过有人比白晨更愤怒,仇千岚骂了两句,眼中还是怒火难消。

  这时候,仇千岚突然听到一个突兀的声音:“那你这个兵部侍郎就别做了。”

  “大胆!”王充立刻大怒的喝道。

  他的反应充分的体现了主忧奴忧,主辱奴辱,一听左座的那个老头,居然对自己的主子说如此大不敬的话,立刻就是掀起袖子,便要上前去教训那老头。

  “滚!”老王随手将王充掀飞,倒也没下重手。

  可是王充却还死性不改,大叫起来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给我上!给我教训那老儿。”

  如果王充看到自己主子此刻的脸色的话,如果他看到自己主子此刻的身体的话,或许就不会这么放肆了。

  仇千岚愣愣的看着白晨座边上的两个人,他只觉得脑子被什么东西狠狠的锤了一下。

  怎么脑子就是这么浑呢?

  他此刻多么期盼自己能够晕过去,如果自己现在能晕过去,起码也不用看着那两个人此刻铁青的脸色。

  仇千岚上过早朝,就在他出狱第二天,就在他刚成为兵部侍郎的第二天,他就上了他生平第一次的早朝。

  那天他看到了魏相向他道喜,他看到了圣颜天威。

  当然了,他也看到了那个宣读圣旨,被誉为内相的王常,王大总管。

  这几天来。仇千岚每次上早朝,所能记住的为数不多的面孔里,也就记得这三个。

  只是,他做梦也想不明白。为什么这三位,整个汉唐天下最具权势的人,会齐齐的聚首在这个拥挤狭小的洛仙馆里。

  仇千岚此刻只觉得手脚冰冷,空气都像是已经凝固了一般。任他如何呼吸,都觉得呼吸难顺。

  仇千岚当然认得白晨,他对白晨的印象,也只是停留那天官船上的一面之缘。

  仇白心曾经介绍过白晨,说是她在蜀地返京的途中救上来的。

  当时仇千岚根本就没正眼看过白晨一眼,只觉得白晨实在没什么值得让他留心的。

  甚至在那之后,就已经早早的将白晨淡忘了。

  如果不是今天又看到白晨,看到自己的女儿要拜他为师,他几乎都不会去记住这个小子。

  可是今天这场拜师礼的排场。未免也太刻骨铭心了吧?

  这排场。绝对是国礼级别的。甚至比国礼还要高。

 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?

  为什么一个拜师礼,他能把京城里三个最有权势的人请来,两个当见证人。一个当主持?

  仇千岚想不通,怎么也想不通。

  他只能求助的看向自己的女儿。只是仇白心此刻已经气的脸色发青。

  好好的一场拜师礼,就这么被自己的父亲败坏了。

  天下多少人想要拜他口中的那个无名小子为师?

  自己如果不是有恩与他,能够轻易得到他的应允吗?

  仇千岚的脑子发懵,可是他的那些家丁可没发懵,一股脑的朝着首座上扑去。

  可是就在这时候,内堂和门外,突然冲出十几个手持长矛的禁卫军。

  “护驾!护驾……”

  这时候,别说仇千岚,就算是那些家丁也傻了。

  这仗势又是怎么回事?

  然后仇千岚的双膝一软,直接跪到了三人面前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  家丁们彻底傻眼了,不过王充倒是见机的早,立刻意识到不对劲。

  在自家老爷跪下的时候,也急忙跪了下去行礼。

  这一举动立刻引来连锁反应,这时候再犯傻,那就是自寻死路。

  “退下,谁让你们出来的,还闲这里不够闹?还闲这里不够挤?”老皇帝把气撒在那几个禁卫军的头上,将他们喝斥退。

  仇千岚和他带来的那些家奴,此刻全部都是瑟瑟发抖,等待着天威震怒的时刻。

  只是在场无一人说话,等了许久老皇帝终于开腔。

  “白晨,今日之事,你看怎么办?”

  仇千岚心头一惊,你一个皇帝不做主,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拿什么主意?

  难道他还敢越制决定吗?

  “今天是我收徒的大喜日子,我不想闹的太僵,你既然是白心的父亲,就暂且留下,其他人先出去。”

  白晨当然是看在仇白心的份上,没有过多为难仇千岚。

  如果换做平常,绝对要让仇千岚过把瘾。

  “既然白晨都这么说了,陛下就暂且饶恕他一次吧。”魏相也开口求情道。

  毕竟仇千岚是仇白心的生父,哪怕他闹的再过分,只要白晨袒护,老皇帝也不会真砍了他。

  “陛下,这事就算我欠你的情。”

  “咦,这可是你说的!”老皇帝一听,意外之喜,哪能不应承:“让你欠朕一份人情,还真是不易,哈哈……”

  “继续先前未完成的师礼吧。”老王提醒了一声。

  虽然被仇千岚这么一闹,可是毕竟是喜庆之日,该完成的还是要完成。

  “对对……”

  老皇帝倒是被意外之喜将之前的愤怒冲淡了不少,只是看向仇千岚的眼神,还是带着几分不善。

  仇千岚此刻的额头冷汗直冒,根本就不敢与老皇帝对眼。

  仇千岚心中不断猜测着白晨的身份,难不成这小子是皇帝的私生子?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