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二十七章 污蔑皇帝这种事,只有他干的出来

第二百二十七章 污蔑皇帝这种事,只有他干的出来

  白晨丢下的那个脑袋,正是李玉成非常重要的手下,也是他麾下暗自培养的死士头领。

  如今这个手下的脑袋在这里,那只能说明,他手下的死士已经全军覆没。

  李玉成这几日完全没有与自己的手下联络,为的就是减少风险,尽可能的保持低调。

 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正是他的谨慎,断送了他最后的退路。

  如果他能及早发现手下死士出现问题,或许他就不会鲁莽的行动。

  白晨又看向冯天赐:“你就是贪狼院的院长?”

  “在下正是,你是?”冯天赐在面对白晨的时候,并未表现出对一个后辈的轻视,能够接他一记指剑毫发无伤,就足以让冯天赐不敢轻视。

  相较于柳生和乌奎,冯天赐最出众的地方不只是他的盖世武功,更重要是他的谨慎。

  当初十里铺一役,柳生的败并无太多的意外,在冯天赐看来,柳生的剑法虽然凌绝天下,可是自身的实力根基却不足,所以胜与败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,柳生真正的失败在于他的勇气,如果他有孤注一掷的勇气,那么结果很可能是截然相反。

  而乌奎的败则是归咎于他对自身的自信与自大,乌奎太依仗自己的修为,反而忽略了自己最强的实力并非正面抗衡,而是操控尸人。

  不过,冯天赐不一样,他拥有比柳生和乌奎都要高深的修为,可是他却懂得正视自己的敌人。

  对于柳生与乌奎的失败,他更是会引以为戒。

  “在下白晨。人称花间小王子。”

  “好好……不愧为旷世奇才,乌奎和他的尸人至今未现,想必是已经着了你的道了吧?”

  按照原本的计划,乌奎是作为后手。如果老皇帝的援军太早出现,那么乌奎就会带领着尸人大军,阻截老皇帝的援军。

  可是从老皇帝援军的来势看,显然是一路畅通无阻。

  “他想把我炼成尸人。不过恰好我也对尸毒有所研究,所以很不凑巧,他又输了一局。”

  “看来这局他是把命也输进去了,我早已警告过他,让他不要小瞧天下人,可惜了他一身修为,若是肯听我的话,何止与此。”

  “敢问阁下现在是作何打算?”

  冯天赐微微笑起:“刚才我的凌虚一指可好受?”

  白晨苦着脸,确实。到现在为止他都是强忍着。

  如果不是浮屠功吸收内力。如果不是魔炎铁布衫护体。如果不是经过九转轮回功的强化,这时候他恐怕已经挂了吧。

  不过即便如此,白晨也是身受重伤。浮屠功还在不断的吸纳着煞气,化为浮屠真气。

  “不好受。不过想要拦住阁下一时半刻,还是不难的。”

  “算了,我们走!”冯天赐目光闪烁一阵后,终于做了决定:“殿下,好自为之了。”

  冯天赐这么干脆的离去,就连白晨都没有预料到。

  冯天赐的修为可怕的令人发指,根本就不是乌奎这等货色能够比的。

  白晨根本就没把握挡他一招半式,如果冯天赐有心拼命。

  白晨相信他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得逞,可是在这种时候,他居然选择了撤退。

  本来还做好了苦战准备的白晨,就好像如梦初醒一般,不解的看着果断离去的冯天赐。

  难道他打算去而复返?

  很快白晨就打消了这个想法,此刻的局势,根本就没必要这这种无用的延缓。

  任何一点时间的流逝,都意味着局势对老皇帝的有利。

  冯天赐完全有机会在付出一点代价后,直取老皇帝性命。

  可是他放弃了这个机会,这是白晨怎么也想不明白的。

  不过,白晨依然很高兴冯天赐离去,只要这个恐怖的高手一走,那么剩下的李玉成就孤掌难鸣了。

  不多时,魏如风已经带着大队的禁卫军来援,他便是第三个知道事情真相的人。

  虽然他极力反对过,让老皇帝做这个诱饵,可是老皇帝的坚持还是让他无计可施,最终也不得不担起率领援军的职责。

  魏如风一到现场,立刻急匆匆的下马,冲到老皇帝面前:“陛下,臣护驾来迟,罪该万死。”

  李仙儿也在同一时间回来了,落到老皇帝的面前,先是看了眼白晨,又关心的看着老皇帝:“父皇,您的伤……”

  “放心,只要有这小子在,我就死不了。”

  在场众人,反而是老皇帝对自己的伤和毒完全不担心。

  白晨也是很没品的说道:“是啊,王总管的伤都比陛下的重,所以还是先帮王总管看看。”

  “不要不要,先给陛下治疗,老奴身体硬朗,这点小伤无碍。”王常可不敢逾越,哪怕他现在只剩下一口气,哪怕老皇帝只是被割了指头大的伤口,那也是皇帝优先。

  李玉成呆呆的看着不断赶来的援军,身边还剩下十几个死士,依然保护在他的周围。

  可是此刻的李玉成,早已没了先前的意气风发,有的只是不甘与绝望。

  在这条皇权霸业的路上,有可能是一步登顶,成为天下至尊。

  也有可能一足成空万古恨,李玉成几乎可以看到,那个皇位在向他招手了。

  他几乎就要以为,自己已经成功了。

  可是变故来的太快了,快的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。

  “成儿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  “父皇,如果当日白晨答应归顺于我,你会否将皇位传给我?”李玉成的脸色苍白。

  前一刻还是意气风发,如今却显得意志沉消。

  不过作为一个野心家,并不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。

  即便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也会选择一样的决定,只不过下次会做的更加完美。

  对于李玉成的这个问题,老皇帝和白晨都是愣了愣。

  其实白晨觉得自己很无辜,这件事本来和他没关系。

  即便是现在,他也是因为和老皇帝投缘,仅仅是投缘,所以通知了他。

  谁知道老皇帝还是要把他拖下水,现在弄的好像谁当皇帝是自己决定的一样。

  “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?”老皇帝叹息一声,就如一个垂暮的老人。

  ……

  回去的路上,老皇帝显得异常的沉默。

  王常的伤势不轻,不过并不难治。

  白晨先是帮老皇帝将体内的尸毒排除后,立刻帮王常疗伤。

  李仙儿则是一直都凝视着白晨,这让白晨感觉非常不自在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仙儿终于开口了:“你真是花间小王子?”

  “殿下,咱们能换个话题吗?”白晨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,似乎每个人见到他的第一眼,都要先确认一下,自己是不是那个故事里的主角。

  “你还在恨我那天逼你的事?”李仙儿始终凝视着白晨,眼中没有从前的那种冷酷,却有着以往所没有的执着。

  “没有爱,哪里来的恨。”白晨苦笑,果然公主都是不能招惹的,特别是这种武功高强的公主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这些日子都没来找我?”

  “殿下,白晨他这些日子想必是在忙陛下的事情,所以耽搁了您的事吧。”王常对白晨的好感度在近期内暴增,也开始为白晨帮腔起来。

  “父皇的事是事,本宫的事就不是事了?”也只有李仙儿敢当着老皇帝的面前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。

  白晨求助的看了眼老皇帝,老皇帝是闭着眼睛歪着头,在那装睡中。

  “其实是陛下不让我去见殿下的,因为事关重大,陛下说让在下尽可能的避免节外生枝,所以连殿下都不能见。”

  老皇帝原本还虚着的身体,猛的腾起来,一脸的义愤填膺:“小子,你说话要凭良心,朕什么时候这么说了。”

  “是是……陛下没说,陛下什么都没说,是小子无情无义,是小子背德忘祖,是小子言而无信,行了吧。”

  老皇帝怎会不知道白晨这小子打的什么算盘,这分明就是在说自己逼迫他的。

  “你你……气死朕了。”老皇帝知道说不过白晨,索性闭上眼睛,负气的又躺下,背对着白晨。

  老皇帝现在还真拿他没辙,人情刚欠下,总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吧。

  偏偏白晨这小子,满嘴跑火车,完全没一点谱。

  就算是对他这个皇帝,也是明里暗里的讽,总之就是把责任归咎在自己的头上。

  李仙儿和白晨都很愉快的将当初不愉快的事忘却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  在知道白晨身份后,李仙儿也收敛了许多,至少不再像是当初那样冷冷的,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  这让白晨不禁感慨,这名气果然是好东西了,自己那点薄名也能让一个生性高傲的公主规规矩矩。

  马车缓缓进城,大队的禁卫军严阵以待,闲杂路人一看到这阵仗,立马就是避让。

  不过对于魏如风来说,进了城才是真正该头痛的时候。

  他身为一朝臣相,居然让皇帝涉险做饵,这种事要是捅出去了,明天就要被朝臣绑到耻辱柱上鞭打。

  当然了,老皇帝依然很没品的将事情推给魏如风,好像完全与他无关一样。

  不过老皇帝也有他自己的烦心事,不过他懂得找人分忧,比如说白晨。

  “白晨,你跟朕说说,我该怎么处置三皇子?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