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狼子野心

第二百二十五章 狼子野心

  老皇帝与王常对视一眼,先是一阵异样的沉默。

  突然,老皇帝大笑起来:“仙儿,别难过了,他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死掉的。”

  “仙儿公主,陛下说的没错,他若是能够这么轻易的死掉,那他就不是花间小王子了。”

  “父皇,儿臣没有开玩笑,皇天真气的可怕,您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,中了儿臣气劲的人,如果没有儿臣亲手解掉,是必死无疑的。”

  “朕当然知道仙儿武功盖世,可是朕对白晨更有信心,恐怕此刻他正躲在某个角落偷偷看着你伤心欲绝的表情偷笑吧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不用担心了,如果换做一个人,仙儿或许还要有所担心,可是他,实在没担心的必要。”

  老皇帝对白晨的能力充满了信心,不需要更多的解释,就是绝对的信任。

  只要一想起白晨那绝伦的医术,老皇帝的身体,他只是看一眼,连几天来吃过什么,都能看的出来,他自己的身体,他会不清楚情况吗。

  就算白晨要死,那也绝对不会是死在自己女儿的手中。

  就在这时候,一只老鹿从众人的面前穿过,眨眼间便钻入一旁的树丛之中。

  老皇帝前一亮,立刻搭弓朝着树丛一箭射出。

  树丛中传来老鹿的悲鸣,立刻有两个随行的侍卫扒开树丛,只是没有了老鹿的影子,地上留下一滩血。

  “老鹿受伤了,应该跑不远。去给朕追回来。这可是朕今天最大的猎物。”

  几个随行的侍卫立刻行动起来。虽然这次随行的侍卫人数不多,可是老皇帝的身边还跟着李仙儿和王常。

  王常可是大内第一高手,一身修为神鬼莫测,又对老皇帝忠心耿耿。

  再加上李仙儿,虽然在场的侍卫没见过李仙儿出手,可是据传李仙儿的修为早已超过王常,所以也就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。

  “陛下,前面有个亭子。请暂时陛下移驾,前去那里歇息,微臣去去就回。”

  “也好,这蒙蒙细雨实在让人不舒服。”老皇帝答复道。

  其实老皇帝、王常和李仙儿三人中,也就老皇帝会受影响,凭着王常和李仙儿的修为,别说这蒙蒙细雨了,便是倾盆大雨,也无法近的了他们的身。

  三人驾马来到亭子前,却发现亭子里已经有人。

  三人全都感觉到一丝不对劲。要知道这里可是皇家狩猎场,一般在狩猎的前一天。就会被清场。

  普通人很难在此地逗留,哪怕是有漏网的普通人误入,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。

  不过等到三人走近一看,发现亭子里只是个庄稼汉子,年纪不小,头发有些斑白,身上穿着略显陈旧和泥垢的农衣,手脚的皮肤粗糙黝黑,特别是这个庄稼汉子似乎是个瞎子,双眼的没有一点灵光。

  王常正要上前驱逐,老皇帝挥了挥手,下马上前:“老汉在这避雨呢?”

  老汉顺着声音侧耳过去:“这位大官人是嫌弃老汉庄稼人,怕碍了大官人避雨吧,老汉这就出去,大官人里面请。”

  “老汉说笑了,这避雨亭非私人之物,老夫怎敢随意独占。”老皇帝走入亭子中。

  老汉倒是实在,泰然的坐在原地,话语透着一股浓浓的村乡风气,不过又有一种不卑不亢的态度。

  “大官人应该不是普通人吧,老汉听大官人的语气,似是有四海宽平之气。”

  “老汉倒是心灵通透,敢问是在哪个庄子的把式?”

  “自从我这双眼睛瞎了后,这双手就再没干过农活了。”老汉慢悠悠的回答道。

  “哦?想必是膝下有贤良的子孙供养着吧,倒是让人艳羡。”

  “大官人说笑了,老汉一生未曾婚娶,哪里来的子孙,到了这把年纪,还得自己养活自己,将来便是老死了,还不知道有没有人送终。”

  现场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起来,就连老皇帝都从空气里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。

  不过老皇帝始终泰然处之,似乎一切都正常。

  依旧与老汉谈笑风生:“老汉既然无儿无女,又靠什么行当讨生活?”

  老汉咧开嘴,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一般来说,到了他这年龄的庄稼汉子,嘴里的牙齿大半都会朽烂。

  “上不得台面的行当,倒是不方便多说。”

  王常眯起眼睛,凝视着老汉:“不会是杀人越货的行当吧?”

  说罢,王常一双寒气逼人的手掌,迎着老汉的面门便是拍下去。

  可是还没落在老汉的头顶,老汉手中的竹节杖突然出现在面前,王常的手心已经被竹节杖穿透,王常脸色剧变,来不及做反应,身体已经一轻,李仙儿已经将他一把拉开。

  老汉依旧那副泰然处之的表情,并未追击王常,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只是手中的竹节杖已经被鲜血染红。

  “好无理的狗奴才,不知道主子说话的时候,不能插嘴的吗?”

  “大胆狂徒!敢在御驾面前放肆!”李仙儿冷哼一声,原地拍出一掌,她这一掌可远非王常能比。

  掌心金光缠绕,便是有金龙将要腾飞而出一般,同时她的手臂也是袖端飞舞。

  老汉脸色徒然一变,连忙退后数步:“好霸道的小丫头!”

  手中竹节杖轻轻一转,带过一抹绿意,迎着李仙儿的掌力便是一击。

  可是李仙儿却是分毫不退,掌心与竹节杖相击在一起,竹节杖立刻粉碎。

  只听老皇帝突然啊的一声,粉碎的竹针居然划破他的脸颊,半边脸已经鲜血淋漓。

  李仙儿的脸色更是震怒:“纳命来!!”

  老汉一见自己奇招见效。同时见到李仙儿功法可怕。也不做纠缠。转身几个跳跃,直接逃走。

  “照顾好父皇!!”李仙儿早已气急败坏,身形几个纵跃,追着老汉而去。

  这老汉的武功奇高,虽然还未到一气归元的境界,可是比起王常这个三花聚顶后期的修为,还要强上不少。

  而且手段阴毒无比,实战经验更是丰富。根本就不与李仙儿缠斗。

  王常此刻脸色也是难看,看着李仙儿几个纵身,已经消失在眼前,再看看怀里抱着的老皇帝。

  心中焦急无比,李仙儿这时候还去追敌,显然是不智之举。

  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,理应还有后手,这时候最重要的不是去追杀那个老汉,而是留下来保护老皇帝的安全。

  反观此刻老皇帝,看起来只是脸上被竹针划破。可是却是鲜血淋漓,而且气息浮弱发虚。明显还中了其他的暗算。

  “王……王常,扶朕起来。”老皇帝微微的回过气,喘息的说道,只是脸色依旧难看。

  “陛下,您先躺着,禁卫军很快便来。”王常的语气也有些颤抖,这是自他伺候老皇帝登基后,就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刺杀。

  此刻他只盼着李仙儿快些回头,王常感觉自己现在是孤掌难鸣。

  一直以来自信的武功,此刻却是毫无底气。

  “听朕说。”老皇帝握住王常的手掌,虽然老皇帝虚弱无比,手掌却是劲力十足:“别慌,你待在朕身边这么久了,难道都忘了遇到事首先是要保持镇定吗。”

  “陛下,老奴失态了,待陛下伤好之后,好好的责罚老奴。”王常尽可能的保持镇定,同时还不忘安慰老皇帝。

  “仙儿虽然性格冲动,却不是无脑之人,她此追杀出去,必然有其深意。”老皇帝虽然受了伤,可是意识依然清醒,言语也是流畅平稳。

  就在这时候,远远的一队人马从细雨中疾驰而来,看这队人马少说也有百余人,而且装备齐全气势如虹。

  为首者身披黄色长袍,头顶白玉冠,虽然脸上略带汗雨,却依旧俊逸非凡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三皇子。

  “父皇,儿臣救驾来迟,罪该万死。”三皇子面冠如玉,三两步跳下坐骑,急忙跑入亭中。

  “玉儿如何知晓朕在此遭难?”老皇帝气息浮弱,目光有些涣散。

  “儿臣本有要事急奏,所以特意携奏章前来狩猎围场,途经前方小树林的时候,发现父皇的十几个禁卫军横尸当场,儿臣心感有歹人意图不轨,特来助父皇擒贼。”

  “吾儿有心了,上奏居然还带着这么多护卫,排场倒是比朕还要大。”老皇帝的语气不善,虽然他此刻昏沉,却不代表他真的老糊涂了。

  三皇子脸色变了变,冷冷的看了眼王常:“狗奴才,你是如何护驾的!来人哪,将这阉奴拿下,小王今日便代父王治这狗奴才的罪。”

  三皇子身边几个侍卫打扮的高手,已经前后包围住王常。

  老皇帝怒了,奋力的站起来:“孽子,你想做什么!”

  三皇子有些惊讶的看着老皇帝,他都没想到,都伤的这么重了,老皇帝居然还站的起来。

  不过他本就心机深沉,更何况如今局势完全在他的掌控中,即便是面对老皇帝,也是毫无惧色。

  “父皇,您已经老了,儿臣这是在为您好,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狗奴才,留着何用……还愣着做什么?拿下!!”

  “殿下,意图不轨的是你吧……”王常脸色惊怒,同时心中更是震怒。

  三皇子居然无声无息的培养出这么多高手,前面那个瞎眼的老汉倒也罢了。

  如今身边居然又出现这么多高手,虽然他们做侍卫打扮,可是隐晦的气息已经出卖了他们。

  恐怕就算整个皇宫的高手加起来,也就到这份上了。

  可是三皇子一个人,如何能培养出如此多的高手?

  别说培养这么多高手,即便是其中的任何一个,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成儿,朕倒是小瞧了你。”老皇帝也不知道是急了还是怒了,连续几声咳嗽,嘴里又是一口鲜血。

  此刻的李玉成倒是觉得,老皇帝的这句话是对他最大的赞美。

  只见他的双眼闪着自信与高傲的光芒,对王常挥了挥手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