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引狼入室

第二百二十四章 引狼入室

  在沧州城的读书人都知道,有一个京城来的,身世神秘的才子李玉成。

  这位李玉成,李大才子平日里最喜好结交沧州城的文人墨客,甚至在蜀地的其他城都,也都能看到李玉成的身影。

  不过至今为止,李玉成也没有透露过他的身份,除了一次,也是他出行以来唯一的一次。

  李玉成喜欢这种掌控全局的感觉,在沧州城他能感觉到,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
  除了突然出现的花间小王子,那个近乎传说一样的人物。

  李玉成可以说是一步步的看着花间小王子成长起来的,从一个籍籍无名的路人甲,变成了如今名动四方的旷世之才。

  可惜,白晨拒绝了他,李玉成从未想过,在自己表露身份后,白晨还可以拒绝的了他。

  如果只是一个新星的话,李玉成也不会如此迫不及待的表露自己的身份,表达自己的友好。

  真正让他坐不住的是自己的父亲,也就是当朝皇帝说过的一句话,得此子者得天下。

  单从这句话来说,有很多种的理解,所以李玉成为了拉拢白晨,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当白晨很直白的拒绝了他后,他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,杀了他!

  既然他得不到,那么他也不会容许自己的兄弟得到,哪怕这个可能性非常小。

  而在那件事之后,他便回到京城,当起了他的三皇子。

  当然了。作为一位野心家,永远不要指望着他会安份的做自己的三皇子。

  特别是在最近,他感觉到老皇帝对自己的态度,不似以往那么近亲后。

  他意识到。如果自己再不采取行动的话,或许自己永远都只能仰视着那个梦寐以求的皇座。

  所以他找了一个合作伙伴,一位最强力的伙伴,燎王!

  三皇子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也明白自己的合作伙伴是什么人。

  燎王就是一头狼,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。

  可是三皇子也相信自己,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头老虎。

  双方的关系说的合作,实际上也只是互相利用。

  三皇子许诺,只要他登上皇位,那么将与燎王平分天下。

  当然了,这个承诺三皇子不可能真的去实现,至少如果他得到了皇位的话。

  而且燎王的胃口也不只是半壁江山,他要的是全部。

  谁都别拿谁当傻子。三皇子敢拿天下做赌注。自然有他的依仗。

  燎王也不会天真的认为。三皇子会信守承诺。

  不过双方的目标却是一致的,那就是当今皇帝的项上人头。

  ……

  老皇帝不喜欢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,特别是在这种时候还要按照常例京郊狩猎。

  他更喜欢窝在皇宫里。待到早朝结束后,喝上一碗热莲子羹。

  或许是拉着白晨。在御书房里谈古博今。

  一想起白晨,老皇帝又是一阵烦躁。

  那小子已经三天没有出现在皇宫里了,就连洛仙和仇白心,都已经三天没见过白晨。

  如果不是相信那小子还有那么点良心,老皇帝几乎要以为白晨已经不声不响的溜走了。

  “王常,白晨还没有消息吗?”

  王常不记得,这是老皇帝第一次提出相同的问题,他也忘记了自己是第几次给出相同的答案。

  “父皇,你口中的白晨到底是谁?这一路上你已经不止一次的问这个问题了,难道他比这次的狩猎还重要吗?”

  如果白晨在场的话,就会发现老皇帝御骑身边,还同行着一匹马,而驾马者正是那夜他在深宫中闯荡的时候,遇到的那位绝色女子。

  她正是汉唐十三公主李仙儿,而这位李仙儿可以说是皇室第一高手。

  这也是汉唐王朝历代皇帝的规矩,每一代皇室之内,都会培养出一位绝世高手。

  而这一代正是李仙儿,李仙儿身负恩宠,同时也拥有着保护老皇帝的职责。

  “一个小无赖。”老皇帝撇撇嘴,显然是不打算给李仙儿多做介绍。

  “能够让父皇挂在嘴边的无赖,想必也不会是普通的无赖吧。”李仙儿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  天空中的蒙蒙细雨,让她的心情有些低落。

  回想起来,那个小子似乎也已经三天没有出现过了。

  估计已经死绝了吧,受了自己的皇天真气,当天晚上没有来见自己,就已经必死无疑了。

  想到这,李仙儿又有点后悔,早知道就不该下重手了。

  自己还有诸多琴道上的问题,需要那个小子来解答。

  李仙儿对于身外事总是看的很轻,人命对她来说,更是无足轻重。

  甚至就连自己的父皇,对她来说也只是个责任。

  两者的感情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,李仙儿拥有一个公主所拥有的一切,而她也尽着自己应尽职责。

  每逢这种例行公事的游历或者狩猎,李仙儿必定会在名单之中。

  在外人看来,李仙儿可谓是恩宠有加,也只有明眼人才明白,李仙儿不过是一个高级护卫罢了。

  当然了,对这一切李仙儿并不在意,这也与她生性淡泊的有关,或许还和她常年练功,而没有与人交际有关。

  一气化元境界的修为,让她即便是在后宫之中也可以横着走。

  而她所有的需求,也都会得到满足。

  就拿她手中的那张花间小王子曲谱的真迹,便是老皇帝为了满足她的喜好,特意搜罗来的。

  “他是天下第一无赖。”王常也调侃了一句。

  虽然这次的主题是狩猎,可是不论是老皇帝还是李仙儿,似乎都没将心思放在这上面。

  “仙儿。你若是累了,不如先回宫中去吧。”老皇帝看一路上,自己的女儿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,也不想继续看着女儿给自己使脸色。索性打发回去。

  “近日宫中可不太平,前些日子宫中还出了刺客,似乎到现在还没抓住刺客,还是小心为好。”

  “哪里是什么刺客。就是那个小无赖,没事就喜欢惹事。”老皇帝有些感慨的说道。

  那天晚上的事,他也听说了,在由王常解释过后,除了背地里骂了白晨一顿,也就没更多表示。

  “小无赖?父皇认得那小子?”李仙儿惊奇的问道。

  “嗯?听那小子说在宫中转悠一个晚上,莫不是转到仙儿那去了吧?”

  李仙儿听言,脸上更是惊讶,要知道一般的宫外人。哪怕再如何恩宠。如果敢三更半夜在禁宫之内乱闯。至少都是个意图不轨的罪名。

  可是听自己父亲的语气,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。

  难不成那小子是父亲的私生子不成?

  “不对啊,若是依着仙儿你的性子。有陌生人敢私闯你的灵仙园,必定血溅当场。”

  “陛下。依着那小子巧舌如簧的嘴巴,即便是碰上了仙儿公主,恐怕也是一番联翩鬼话,骗取仙儿公主的信任吧。”王常对白晨的性格,可谓是了如指掌。

  老皇帝意味深长的看着李仙儿:“仙儿,你莫不是看上那小子了吧。”

  “父皇,您觉得儿臣便是如此的轻佻吗,区区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,而且还有可能是刺客,儿臣会为之倾心?”

  “别人或许不可能,那小子不能不防。”老皇帝听李仙儿如是回答,也稍稍的放心下来。

  “不过他在琴道上倒是有一番独到见解,儿臣与他连夜讨论琴技与曲赋,并无涉及其他。”

  “那天晚上你们讨论屈服琴技了?可惜了……一直听闻他的琴技歌赋举世无双,居然无缘一见。”老皇帝惋惜长叹。

  “父皇,那小子虽说琴道技艺奇高,可是说他举世无双,未免太抬举他了吧。”

  “仙儿公主,您若是知晓那小子的身份,就不会如此认为了,反而会觉得理所当然。”

  “儿臣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无知少女,父皇莫要将儿臣看扁了。”李仙儿不服气的说道。

  老皇帝与王常对视一眼,全都带着几分戏谑的笑意。

  “你这些日子不是迷恋上了那个花间小王子么?”

  “花间小王子与其他人不同,父皇自己也说过,花间小王子乃是世间奇男子,儿臣对他倾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试问天下哪个女子不对花间小王子青睐有加。”

  “花间小王子可未必有你说的那么好,故事始终是故事,也许真见上一面,你就会大失所望也不一定。”

  “父皇对一个死人如此妄下评断,未免有失体统吧。”

  老皇帝听李仙儿这句话,差点气的吐血。

  自己的子嗣中,也就李仙儿敢说自己有失体统这种话。

  “如果朕说,你那夜见到的那个无赖小子,便是花间小王子呢?”

  李仙儿的脸色瞬变:“父皇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“他就是你朝思暮想的花间小王子,那个传说中已经死在十里铺的传奇小子,那个斗败了苏鸿,挫败燎王麾下奇仕的花间小王子。”

  “可是这不可能……”

  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老皇帝非常满意李仙儿的表情,很久没看到她如此的惊愕与慌乱的表情。

  “父皇,您是什么时候见到他最后一面的?”李仙儿突然焦急的问道。

  “就是他夜里乱闯禁宫的次日,那日我们还在魏相府里喝酒来着,他还作了一幅画,一幅千古难寻的奇画,可惜还是落入魏家小姐的手中,真是气死朕了,本想着改日让他也为朕画一幅画,可是那天晚上后,再无踪影,这都三日了,也不知道这小子躲在哪个温柔乡中逍遥快活。”

  “父皇……他……他有可能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死?怎么可能,朕不觉得这京城中,有谁能杀的了他,你也不行……”老皇帝对白晨还是充满了信心。

  “也许……也许他就是死在儿臣的手中。”李仙儿此刻的表情,充满了懊悔与失落,还有深深的自责。

  如果她能早点知道,或许她会是另外一番态度。

 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李仙儿伤心的看着老皇帝:“那日我为了让他次夜再来教儿臣琴道,所以特意给他种下了皇天真气的气劲,可是他隔夜却没有来……恐怕此刻早已真气爆发,死于非命了。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