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乌奎之死

第二百二十三章 乌奎之死

  ps:

  昨天下午刚被那老大夫用粗糙手指抚摸了臀部,当天晚上就有被爆了的感觉,打开页面一看,果然是被爆了。

  面对血淋淋的菊花,你们于心何忍?

  有人说过,如果不想默默的承受,那就拿起武器……

  求投月票,让我去爆了楼上的菊花吧。

  沐清风虽然伤的很重,可是在他被带入房间内,看到胸口刺着一根三趾粗的木桩的白晨的时候,还是吓了一跳。

  “白晨!!”沐清风连忙上去扶起白晨,可是一触及白晨的身体,就发现他的身躯一片冰冷,就和死人的没区别,也没有呼吸、脉搏,就连心跳都没有。

  当然了,心口捅着一根这么粗的木桩,若是还能有心跳,那就见鬼了。

  特别是白晨的脸色,显露着一种不似常人的青色。

  乌奎和黑衣人站在角落,欣赏着沐清风惊慌失措的表情。

  “没用了,他已经死了。”乌奎得意的说道:“你可以试着抽出他心口的那根木桩,或许他会给你意外的惊喜也不一定哦。”

  黑衣人看了眼乌奎:“真的没问题么?”

  自己同伴的死,依稀还在眼前,那堆还未收拾的烧焦残骸,还堆砌在那里。

  “本座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。”乌奎冷笑道。

  沐清风此刻后悔不已,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就不该拖白晨下水。

  在他离开洛仙馆的时候,他就已经猜到。白晨肯定会追出来。

  而在京城郊外与黑衣人打斗的时候,他也知道。白晨肯定在附近埋伏着。

  所以为了不让白晨那么早的出手,他故意中黑衣人一剑。

  这一剑算是给白晨的信号,以白晨的聪明才智,不可能看不出自己中这一剑有蹊跷。

  只是,沐清风显然是高估了白晨。

  看似顺利的过程。却亲手将白晨送入了鬼门关。

  其实沐清风把一切都算到了,唯独没算到乌奎会出现在此地。

  如果早知道乌奎这个老妖怪会出现在这里,沐清风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。

  毕竟乌奎可不是一般人,哪怕他在十里铺外输给了白晨,哪怕他的声势已经大不如前。

  可是乌奎依然是乌奎,依然是那个尸狂,绝不是他或者白晨可以对付的了的。

  更何况,白晨是乌奎最恨的人。让乌奎看到白晨,那还能好过?

  事实也是如此,沐清风虽然不知道过程,可是看到白晨的样子,他已经联想到了什么。

  乌奎最拿手的,不就是炼尸吗。

  “怎么,不敢拔下这小子心口的木桩吗?”乌奎走上前:“就让老夫帮你一把!”

  说着,乌奎抓住白晨心口的木桩。用力一抽。

  白晨的身躯跟着弓起来,然后又软绵绵的躺在地上。

  所有人的在这一瞬,感觉到一种诡异的气氛。似乎都在等待着白晨突然弹起来。

  可是,等了半天也不见白晨有一丝一毫的异动。

  感觉就像是死尸一般,寂静而安详的躺在原地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乌奎皱起眉头:“难道失败了?不可能啊……一切都按照典籍上的记载。”

  乌奎并未发现,白晨脸上的青色正在缓缓的退散,渐渐恢复常人的脸色。

  就在所有人都在疑惑的时候,白晨猛然睁开眼睛。

  沐清风立刻被吓了一跳。可是没等他反应过来,白晨的手掌已经穿透了他的心口。

  然后再用力一手,手掌上鲜血淋漓的。

  这一连窜的变故,让乌奎和黑衣人都没能反应过来。

  “哈哈……原来没有失败……”乌奎大喜过望,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。

  虽然对沐清风这么突然的被杀,感觉到有那么一点小小的不满。

  可是相较而言,对于自己的成功,他还是更加的兴奋。

  沐清风瞪大着眼睛看着白晨,身躯无力的倒在地上。

  事实上,在乌奎拔出木桩之后,他就一直都在警惕白晨。

  他知道白晨肯定是被炼制成了尸人,所以他没有半点的松懈。

  可是,当白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凝固了一下,白晨藏在身下的一只手,正顶着他的气海,让他完全提不起一丝的真气,更不要说反抗了。

  这绝对不是一个尸人应该有的举动,就在他还处于惊愕中的时候,白晨的另外一只手穿透了他的胸膛。

  正当他绝望之际,他却发现,白晨并未如预料的那样,捏碎他的心脏,而是在他的胸口开了一个洞后,立刻就收回了手掌。

  甚至连他胸前的肋骨,都没有伤到,也就是说,表面看白晨是一爪捏碎了他的心脏,实际上只是轻伤了他。

  虽然开膛的伤害痛彻心扉,可是当他不经意间看到白晨那一抹诡异笑容的时候,沐清风还是老实的躺在地上装死。

  瞪大的双眼看起来死不瞑目,乌奎此刻完全沉浸在成功后的喜悦中。

  手中拿着的木桩,就要重新送回白晨的心口。

  当木桩接近白晨心口的一刹那,白晨再次抬起手,一把握住乌奎的手腕。

  乌奎愣了愣,本能的下令道:“松手。”

  白晨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意思笑容:“如果我不松手呢?”

  一瞬间,乌奎感觉头皮要炸开一样,浑身的寒毛倒竖起来。

  紧接着,白晨的身上火焰疯狂的涌出来,乌奎的双手立刻燃烧起来。

  乌奎立刻运功,将黑炎压制下去,虽然这一切来的极其突然。可是他的反应及其之快。

  毕竟是当代绝顶高手,在短暂的惊愕后。他立刻知道事情有变。

  可是,更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本该已经死掉的沐清风,突然从下方射出一道寒芒。

  这道寒芒直接摄入乌奎的眼眶中,乌奎惨叫一声,双眼鲜血淋漓。

  白晨借着乌奎失神的瞬间。运起所有的力量,黑色的火焰立刻疯狂的扑向乌奎。

  不过短短的一两息功夫,乌奎已经被火焰吞噬。

  可是乌奎却没有像之前的黑衣人那样立刻化为灰烬,而是不断挣扎咆哮着。

  双掌凌空乱劈着,似乎是想要进行最后的疯狂。

  可是渐渐的,乌奎的气力尽了,他的身躯倒在地上,黑色火焰已经将他彻底覆盖。

  一点点的化为炭灰。没有任何的办法,一代邪徒终于还是落下帷幕。

  或许临死之前,他都不愿意接受,自己会死在两个小辈的手中。

  房间里的那个黑衣人,被一连窜的变故吓傻了。

  本该已经变成尸人的白晨,居然没有一点尸人应该有的异样,反而反抗起乌奎。

  本该被白晨杀了的沐清风,也像是诈尸一样。突然出手偷袭。

  两人近乎完美的配合,瞬间让乌奎变成了一个火人。

  沐清风都不敢相信,他们居然联手做掉了乌奎。

  “你……为什么没被控制?你……你不是应该已经被炼成了尸人了吗?”黑衣人惊恐的看着白晨。如果让他正常的对付白晨,或许还没有这么让他恐惧。

  可是,经过这一连窜的变故与意外,让黑衣人对白晨,由心的感觉到恐惧。

  曾几何时,他曾经对白晨的种种传闻嗤之以鼻。在外人眼中不可一世的花间小王子,还不是死在他们几个同伴的手中。

  不过当白晨第二次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,他们还是小小的意外了一把。

  当然了,这个意外也只是感到惊讶,第二次遇到白晨,并不比第一次有更多惊讶。

  乌奎一掌就把他打成了重伤,他再一次成为了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。

  可是,为什么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,如今回反咬一口,将乌奎咬的尸骨无存?

  不论黑衣人的主人把他们培养的多么冷酷无情,也不可能真正的泯灭他们的感知,他们还是有自己的喜怒哀乐……还有恐惧。

  特别是当白晨近乎妖孽般的手段,将乌奎彻底的毁灭后,黑衣人终于无法接受这些诡异的事情,崩溃了……

  试想一下,原本必死无疑的人,几次三番的违反常理,每次都在事后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,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崩溃。

  白晨回过头看着沐清风,咧嘴笑着:“你现在是不是感觉特别的惊喜?”

  “如果你没在我的胸口掏一个洞的话,我会更加惊喜的。”沐清风非常不满的说道。

  这绝对是白晨蓄意报复,他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做,他完全可以想一个更加简单的办法。

  沐清风不相信,白晨除了这个之外,会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
  “留着你一条命,已经是看在我们是旧识的份上了,做人要懂得知足!不然的话,下次就不是给你放血这么简单了。”

  两个人肆无忌惮的先聊着,对于屋内剩下的那个黑衣人,完全没有采取行动。

  可是两人表现的越是云淡风轻,黑衣人就越发的恐慌。

  两人聊了一阵,终于把话题扯到黑衣人的身上,沐清风看了眼已经吓破胆的黑衣人:“他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  “他刚才看着我被乌奎拿来炼尸人,似乎学了不少东西,我现在也拿他来炼尸人。”

  “你也会炼尸人吗?”

  “谁天生就会了?只要肯学,就不怕学不会,何况这还有现成的材料不是吗,学这个东西,最不怕的就是失败了,反正炼尸人就是拿尸体不断的尝试,也不怕把尸体炼坏了。”

  “倒也是,不过我有个更好的主意。”

  “什么主意?”

  “外面的地牢不是关着很多的尸人吗,我们把他送进那些囚牢中去。”

  “这样太便宜他了吧?”

  两人旁若无人的先聊着,内容极其劲爆,黑衣人双腿一软,跪到地上:“不要……不要杀我,我把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们。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