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未知的结果

第二百二十一章 未知的结果

  突然之间,火光大亮起来。

  白晨算是看清了这里的真面目,这里是个地牢,分割了不知道多少个囚牢。

  在铁牢之内,禁锢着数不清的尸人。

  这些尸人毫无意识的伸着腐朽的手臂,不断的挥舞着,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咆哮。

  而白晨眼前站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天一教教主乌奎。

  在看到白晨的时候,乌奎是何等的狂喜,就像是一件珍爱的玩偶失而复得的表情一样。

  白晨,这个让他做梦都要咬牙切齿的小子,这个让他在天下人面前丢尽颜面的小子。

  当他知道白晨死在那场混乱中后,他是无比的失落与低沉。

  他曾经幻想过无数种办法去折磨白晨,可是这一些都只能是空泛的想象。

  不过如今,他多日来的寂寥与阴霾一扫而空。

  这个让乌奎朝思暮想,甚至因为他的死而让乌奎伤心欲绝的小子,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乌奎的眼前。

  乌奎的身体在摇曳的火光中,显得有些扭曲,甚至是在自我痉挛。

  乌奎举着自己的手臂,那上面遍布缝合的痕迹:“看到了吗,这就是你给我留下的,为了缝合被你砸碎的手掌,我足足缝了三千一百三十三针,我需要将自己的血肉,一块块的缝起来。”

  白晨呕出一口鲜血,对于乌奎的重逢,他可没有一点的喜悦。

  “很痛苦吗?”

  “痛苦?这点痛苦不算什么,至少比起你带给我的耻辱来说。这点痛苦完全无法相提并论。”乌奎又举起另外一只手臂,这只手臂也曾经被白晨砸烂,上面同样遍布着无数的缝痕,不过看起来不像是他自己的手掌,因为从手肘开始,完全是大一号的手掌。

  “我曾经幻想过,用我这个新的手掌,将你身上的每一寸骨头捏碎。”

  白晨的脸色苍白至极,乌奎刚才那一掌的威力,直接震碎了他全身经脉。

  “现在难道改变主意了吗?”

  “是的……因为我想到一个更好的主意。”乌奎兴奋的大笑着。

  “我要将你制造成尸人。我最强大的玩偶。然后我会告诉所有人,你的下场!哈哈……”乌奎的笑声癫狂无比。

  这时候,黑暗中走出那几个黑衣人:“乌奎,那沐清风呢?”

  “他……留着!桀桀……”乌奎一阵怪笑:“等我将花间小王子炼成了绝世尸妖的时候。让他亲手杀死自己的朋友。那种场面想一想就让人热血沸腾。”

  白晨此刻脑袋昏昏沉沉的。完全无法反抗,乌奎那一掌可是毫无留手。

  如果换做一个人,恐怕早就被他一巴掌拍死了。

  甚至。如果不是突然发现是白晨,以至于乌奎在拍中白晨前,收了三分力道的话,恐怕白晨已经死了。

  “将他拖入煞气池中!”

  白晨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何处,被两个黑衣人拖着。

  不一会,白晨感觉身体一凉,身体就被丢入一个黑漆漆的池子里。

  很快的,白晨已经沉入煞气池中。

  其中一个黑衣人疑惑的说道:“奇怪,以前被丢入煞气池的人,全都是痛苦挣扎,这小子怎么一点都没挣扎?”

  “乌奎那一掌早就拍碎了他周身经脉,他现在别说挣扎了,动一下指头都难。”

  “不过这小子浑身都透着古怪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  “进了煞气池,哪怕他有通天手段,也是无力回天。”

  “这煞气池到底是如何形成的?”其中一个黑衣人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这里是京城的城外,数百年来,多次经历大战,特别是四百年前,汉唐开国皇帝与前朝大军在此地展开的盖世大战,数以百万的士兵埋骨在此,从此此地便阴气积郁,常年寸草不生,就像是这片土地生了病一样,而且常人只要踏足这里,或多或少,都会生出莫名的病症,百年前,一位铸图师途经此地,说此地煞气太重,所以建了一座三清庙,而这下面的地宫也是那个铸图师所建,布置了武图阵法,将这片土地上的煞气完全聚集于此,也就产生了这个煞气池。”

  “说了半天,我还是没明白这个煞气池是什么。”

  “这我哪里说的清楚,如果你有胆子问乌奎那老怪物的话,或许他会回答你。”

  “你们两个想知道吗?”乌奎阴恻恻的声音,在两个黑衣人的身后响起。

  “乌奎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两个黑衣人就如惊弓之鸟一样,瞬息间飞逃出几丈外,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“这池子里的就是死煞。”

  “死煞?”两个黑衣人愣了愣,显然是没听说过这个词。

  “人在生病或者受伤、中毒的时候,都会产生煞气,这种煞气被称之为生煞,而带着这些煞气死去后,生煞与此地的极阴之气结合,形成了独有的死煞,你们想想看,两军大仗于此,几乎每个死在此地的人,身上都带着生煞,而后生煞在宿主死去后,渐渐的融入此地,最终让这片土地产生病变,所以寸草不生。”

  两个黑衣人听的毛骨悚然,其中一个壮着胆子问道:“那为何炼制尸人需要在这煞气池过一道?”

  “普通的尸人自然不用,不过最近炼的尸人,都是活人,而且都是武功高强之辈,用煞气池浸染他们的身躯,不但可以让他们刀枪不入,同时煞气池可以修复身体的损伤,让尸人恢复生前的修为,而普通尸人和赤尸的区别也在于此,普通的尸人哪怕生前修为通天,死后气血凝固,堵塞身体经脉,所以多半都难以保留生前修为。”

  “修复身体的损伤?那不是说,不论受了多重的伤,只要在煞气池浸泡一次,就可以完全恢复?”其中一个黑衣人惊呼的问道。

  “天真,这是死煞之气乃是天地间最污秽的魔气,只要侵入体内,首先不是修复你受损的身体,而是先侵入你的脑子,把你变成活尸,即便是老夫也不敢触碰这死煞之气。”乌奎冷笑的说道。

  “那你先前说的绝世尸妖又是什么?”黑衣人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此乃我天一教最高奥义,首先需要的就是一个修炼了纯阳外功法门的尸身,再以死煞之气浸泡,这小子正好便是修炼了纯阳外功法门,简直就是老天为我准备的最佳材料,如今还遇上这煞气池,真是天助我也。”

  这次乌奎来京城,当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,而是奉了燎王之命,与黑衣人的主子合作。

  却没想到,居然找到这处煞气池,煞气池即便是乌奎,也只是在古籍中看到过,从未想过,有一天居然能够遇上。

  “你有没有发现,这煞气池里的黑水,好像在减少……”

  另外一个黑衣人,蹲下来细细的查看起来:“好像是在减少。”

  池边上还有下降的水线,两个黑衣人看向乌奎,乌奎似乎念念叨叨的,眼中同样是惊疑不定。

 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,毕竟数百年来,南北苗也没有人成功炼制出绝世尸妖过。

  即便乌奎看过关于炼制绝世尸妖的记载,可是其中内容毕竟时隔千年,许多的细节都没有提到,就算乌奎自己也是一知半解。

  对于是否能够成功,他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把握。

  过了大半时辰,乌奎发现白晨的身体已经露出煞气池,或者说煞气池的水位线已经所剩无几。

  乌奎和在场的两个黑衣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,乌奎这几日可是炼制过不少的赤尸,全都在煞气池内过了一遍,而且都浸泡过十二个时辰。

  那些人泡了十二个时辰,煞气池却是一点都没减少,那些活尸捞起来后,身体也是干辘辘的,一点都不像是浸泡了一整天的样子。

  可是白晨才浸泡不过大半时辰,煞气池已经告罄。

  不过乌奎也只是把这当作白晨特殊体质所致,并未多想。

  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黑衣人问道。

  “桀桀……你这么好奇,莫不是想拜入我天一教吧。”

  “我便是敢拜,你敢收么?”黑衣人虽然对乌奎相当忌惮,可是说话的时候语气还是显露出几分傲慢。

  “这天下间还没有我乌奎不敢的事。”

  乌奎倒也不与黑衣人过多的争执,对两人说道:“把他提上来,老夫先去配九幽尸灵素。”

  两个黑衣人全都忍不住一个冷颤,平日里乌奎炼尸的时候,随随便便便从怀里掏出一瓶尸灵素,然后就往活尸的嘴里灌,简简单单的一个过程,就完成了旁人眼中神秘莫测的炼尸。

  不过今天听闻乌奎居然要去特别炼制尸灵素,而且听名字似乎还尤为特别,多了九幽两个字,立刻给他们一种诡异的感觉。

  乌奎曾经说过,尸灵素其实就是从活人身上提炼出来的精血,而无主的尸人攻击活人,啃食活人,也是为了尸灵素。

  任何人只要沾上一点尸灵素,不出三刻钟保准变成尸人。

  不过谁也不知道,此刻的白晨正经历着什么。

  乌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,虽然他炼制了不计其数的尸人。

  可是他却敢把手伸进未知领域,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被炼制成尸人,就好像一个门外汉,收集了一堆原子弹的材料,然后看着说明书,想要制造出原子弹一样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