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名画

第二百一十九章 名画

  “白晨,你瞒的朕好苦啊,你可知道当初知道你在十里铺一战后身死,朕可是偷偷的哭过,未能见得天下间一位大才,便已经天人永隔,如今可好……你居然好端端的出现在朕的面前。”

  “陛下,当日之事,小子也不甚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泡在水里多时,后来被仇白心救上船,恐怕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小子也说不清楚。”

  “难怪你能登顶白鹤楼四层,天下间恐怕也只有你的才学,才能够让黄依依那妮子折服。”老皇帝又瞥了眼魏如风:“即便是魏相,也是与画圣沏真合作,才有机会登顶白鹤楼。”

  “陛下这算是抬举臣吧,臣那是沾了沏真的光,才有此机遇,若非那日巧遇沏真,恐怕此生都无缘登顶白鹤楼。”

  “额……白鹤楼四层很难上吗?”

  白晨听的迷糊,事已至此他依然没弄明白白鹤楼顶层意味着什么。

  老皇帝与魏如风都是一阵白眼,这世上不是谁都能够如此漫不经心的说出白晨这句话。

  或者说只有他一人,才能够如此漫不经心的说出这句话。

  不论是魏如风还是沏真,都没有这份勇气。

  苏鸿当初可以,那是因为他借着自己天下第一学士的身份,不需要做任何事,便得到登顶白鹤楼的机会。

  不过如今白鹤楼,恨不得将苏鸿这个名字除掉。

  “白晨,你可愿意入朝为官?”

  “陛下。小子有官位在身。”

  “小小的太医院,能容得下你这位大人物吗?”魏如风轻笑的说道。

  如果被天下人知道,朝廷将花间小王子安置在太医院,第二天便要被天下人口诛笔伐。

  “在这京城之中。当着两位的面,小子实在不敢妄称大人物。”

  “你就别妄自菲薄了,你的才华已经得到天下人的认可,即便是苏鸿那老贼。也被你批的一无是处,你甚至为朝廷解决了数十年无法解决的问题,让天下读书人对朝廷的态度有所改观,你是居功至伟。”

  白晨觉得没想到,当日给苏鸿泼脏水的事情,如今会被老皇帝和魏如风拿来说事。

  不过,正因为那次,让读书人对朝廷一改多年的风评。

  “陛下,你知道天山雪莲吗?”

  老皇帝与魏如风都是一愣。他们知晓白晨的思维跳脱。不过这次怎么又扯到天山雪莲上去了?

  他们此刻谈的事情。似乎完全与天山雪莲无关。

  “天山有奇花,傲骨掩封寒,雪中迎霜气。冰封三尺芒。”白晨微微笑着:“曾经有个商人,途经北地天山之时。看到崖顶一处,长着一朵奇花,便问当地人,那是什么,当地人回答,那是天山雪莲,又名慕雪,迎寒风抗冰霜,商人十分喜爱,便命人将之整株采摘回来,想要移植到自己的花园中,可是雪莲却在途中便化作雪水。”

  魏如风和老皇帝都是脸色一变,最终老皇帝苦笑摇头,魏如风也不禁深望着白晨。

  能够如此坦然拒绝皇帝的人,白晨绝对是第一个。

  老皇帝叹息一声:“你还朕是自恋,将自己比作天山雪莲。”

  “天下人,也只有你当得起。”魏如风想起白晨当初说过的那句话,心中不免升起感慨。

  即便是他自己位极人臣,也做不到白晨这般的坦然,这般的洒脱。

  白晨这是尽量的往文雅的说,如果按照平日里的性子,指不定就要指着对方的鼻子说,你算老子。

  “陛下,魏府到了。”车厢外传来侍卫的声音,马车渐渐停下。

  “陛下,此刻也是无事,不如来魏府做客,臣家中前些日子可是购得一副沏真的传世名画。”

  “倒是有些日子没来魏府了,白晨不如一起吧。”

  白晨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力,反正在京城之中,想要违逆眼前两个人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马车缓缓停下后,三人陆续下车,进了魏府,又是一连窜的见礼磕头。

  “可卿,去见为父书房里的那副落霞图取来,为父要与陛下,还有……龙公子共鉴共赏一番。”

  魏可卿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,那幅落霞图可是自己父亲的珍宝。

  平日里,自己多看一眼都不行,而且自己父亲嘴里最长挂的一句话就是,这幅画绝对不能让皇上看到,免得又腆着脸找自己索取,今日怎么这么大方。

  魏可卿看了看魏如风,又看了眼白晨,怎么老皇帝和自己的脸色都这么古怪?

  白晨对所谓的名画没多大的兴致,相较而言,他还不如看魏大美女。

  不过画逞到眼前,让他不能不看。魏如风和老皇帝似乎像是商量好了一样。

  “小子,你看这幅画如何?”

  “好画好画。”白晨漫不经心的点评。

  “陛下,看起来白晨对沏真的话不是很满意。”魏如风叹了口气说道。

  “这倒也是,以他的名气,再加上他冠绝天下的技艺,自然是不会将沏真放在眼里。”

  老皇帝与魏如风这一唱一和,让白晨非常的郁闷。

  魏可卿则是一脸迷茫,他不是叫龙啸天么,怎么又改名了?

  而且他什么时候有名气了?

  出了这门口,估计也没人没听说过他的名字,如果不是亲眼见过白晨的医术以及炼丹术,恐怕魏可卿都不会去注意这个长相平平的小子。

  “白晨,不如就让我们两个老头子涨涨眼界,看看你的绝世技艺如何?”老皇帝很没品的说道,面对白晨丝毫没有一代帝王的威严和风范。

  “老夫也听说过你的画技,那可是连欧阳修都为之折服。”

  “陛下、魏相。小子作画需要特殊的纸笔,这一时之间哪里去寻。”

  “我也听说过,似乎是用墨炭作画,魏相。你这府里可有墨炭?”

  白晨吭了吭声:“那可不是普通的墨炭,是在深海之中,掩埋千年的刺金墨炭,再加上南方的千年黄松大木制成的极品宣纸方可作画。如若差一种,所作之画都要差上百倍千倍。”

  两个老头加上魏可卿都是眉头一皱,也不知道白晨所说的是不是确有其事。

  “刺金墨炭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  “臣也未曾耳闻过……”

  “朕也不要什么传世佳作,你只当平常的画卷即可,朕就想看看你那传说中的画技。”

  白晨哭笑不得,他已经找足了借口,这两个老头怎么就这么不识相呢。

  魏可卿找来了木炭,疑惑的看着白晨,不知道这三人到底在打什么马虎眼。从进府之后便说些奇怪的话。

  “老夫听闻你最擅人物画。不如就画老夫吧?”

  “魏相大病初愈。身体枯瘦如柴,实在没有仪象入画,还是画朕吧。”

  白晨暗骂了一句。两个不要脸的老杂毛。

  “其实小子最擅长的是画美女图。”白晨也不管两老头悲愤交加的目光,转头便对魏可卿道:“魏小姐。能请你坐到那边去么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吗?”

  “对,看那个方向……就保持那样的姿势,只要两刻钟即可。”

  白晨也没打算画的多认真,随意的用墨炭,略显涂鸦的风格。

  这种涂鸦风格并不像是素描那样讲究细节处理,更多的是以鲜明的黑白对比来体现画像。

  白晨甚至以抹黑的手指,在画纸上随意的勾勒。

  一旁观看整个过程的魏如风和老皇帝,从最初的疑惑,渐渐的变成惊奇,最后变成了惊讶。

  因为他们从头看到尾,却怎么也想象不出,一张被黑炭沾的乌七八糟的纸张,能有什么作为。

  可是当白晨渐渐的勾勒出魏可卿的轮廓之时,两人又变成的不敢置信,他们根本就不明白,白晨是怎么做到的,明明整个过程都在他们的面前,却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  白晨所用的这种涂鸦,并非西式的街头涂鸦,而是类似电脑画的做法,保留最初的人物线条,然后再以初始的线条作为基础进行画面的重新设计与入色。

  而这种画的优点非常的明显,那就是整体的感觉非常的立体,画上少女静坐桌前,双手放在腿上交叠,宁静祥和,目光深邃中又带着一点光芒,长发及腰,看上一眼便觉得妙不可言。

  “好!好画!!”魏如风第一个发出惊叹声。

  “真乃旷世佳作。”老皇帝也是极为喜欢:“白晨,这幅画不如就送予朕如何?”

  “陛下,此乃臣女画像,她还待嫁闺中,您拿此画像不妥吧。”

  “魏相,朕是拿着画像为你女儿寻个好人家,你别不识好人心。”

  魏可卿也在白晨点头后,走上前来,她惊奇的看着自画像,这些年来,也有不少年轻才俊,为她画过一些画像。

  虽然那些才子所作的画,功力有高有低,可是都是千篇一律。

  唯独白晨这幅画,让她眼前一亮,黑与白的对立,却让人感觉到肌肤胜雪,光与暗的交织,就像是将整幅画都浮现在眼前一样。

  “这幅画就送给魏小姐吧,涂鸦之作,请勿嫌弃。”

  魏可卿欣喜若狂:“多谢公子馈赠,小女子感激不尽……请公子为本画署名。”

  “白晨……老夫不要你的名字,要你的名号。”

  “这幅画又不是送你的,你管的太宽了吧。”白晨没好气道。

  “这幅画只要书名你的名号,价值必然翻上千倍。”老皇帝很是不快的说道:“魏相,你倒是打的好算盘。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