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失去控制的局面

第二百一十七章 失去控制的局面

  左华和他老子左东生似乎还没有意识到,事情已经朝着无法预计的方向发展。

  左东生已经将图纸呈上朝廷,他太清楚那张图纸能够给他带来什么了。

  只要朝廷重视那张图纸,那么整个汉唐都要为之震动。

  可以说,那张图纸就等同于一场风暴。

  为了将这张图纸据为己有,左东生可是做足了准备。

  将仇千岚的罪名坐实的同时,还设计陷害老余,让仇白心投鼠忌器。

  而且他也在兵谏府内部做足了工作,只要兵谏府的工匠和大师一口咬定。

  这张图纸是他们合力研究出来的,那么即便仇白心再如何辩解也是无济于事。

  因为这世上几乎没有一个工匠或者铸兵师,会收一个女子作为传人,即便仇白心喊破喉咙,也没有人会相信,这张图纸是她研究出来的成果。

  突然,一个侍从急匆匆的跑进来:“大人不好了,外面有个小子杀进来了。”

  “杀进来?什么杀进来?”左东生脸色一黑,他正与左华商议事宜,这个侍从没头没脑的跑进来,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。

  “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,打伤了守门的人,直接闯入兵谏府内,府里的守兵挡不住,正朝着这里来了。”

  “这里乃是军机重地,你们居然让个来路不明的小子杀进来,你们干什么吃的,还不召集人马,将那小子拿下。”

  兵谏府的另外一个方向。正一片热火朝天。

  几十个士兵手中挥舞着刀剑,可是面对白晨却是毫无办法。

  仇白心、洛仙和熊豪几个人,看的心惊胆战。

  白晨说有办法,难道这就是他的办法吗?

  这么乱杀一通固然解气。可是解气之后呢?

  白晨的武功是高,可是再高也不可能真的把兵谏府拆了。

  “哪里来的野小子,胆敢擅闯军机重地,还打伤官兵。还不束手就擒!”左东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只见他已经带着上百士兵,赶到了现场。

  一见到左东生,仇白心的眼中立刻腾起熊熊恨意。

  “原来是这小子!”左东生身边跟着的左华,脸上露出一丝冷笑: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”

  左华大喝一声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给我将他拿下!”

  只是,白晨空手一把抓住一个士兵刺来的剑锋,用力一甩。那个士兵整个人被甩出数丈之外。

  “这句话我奉还给你。不是谁都能吞的下我动手!”白晨狞笑的看着左华:“既然伸了手。那就要做好被砍断的准备。”

  “你们在干什么,还不给我拦住他!”左华连忙退后,白晨给他感觉非常不好。

  这是个噬人的野兽。那双眼睛下闪烁着屠夫一样的光芒。

  事实上,这些士兵比左华的感受更深。那种危险的感觉更加强烈。

  白晨当然不是来杀人的,而他这一路上,也只是伤人不杀人。

  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事情闹大,左东生的地位对于普通人来说,或许是高不可攀。

  可是他在真正的权势面前,还是显得太弱小了。

  “皇上驾到!”就在这时候,一个响彻兵谏府的喧声传来。

  先是一队装备整齐的禁卫军从外陆陆续续的进来,紧接着便是一辆装饰奢华至极的马车缓缓驶来。

  “叩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  “这里发生了何事?为何这般混乱?”老王站在皇驾旁,用尖锐刺耳的声音斥问道。

  洛仙和仇白心,还有熊豪几个人,全都吓傻了,连忙跪到地上瑟瑟发抖,不敢抬头。

  在场之中,唯有白晨一个人,还站在场地的正中间。

  白晨非常扫兴的撇撇嘴,不是说好了迟点来么,为什么来的这么早?

  “陛下恕罪,这小子不知是何来路,仗着武功高强,突然杀进兵谏府,杀伤无数守卫,如今正欲对微臣下杀手。”左东生立刻述起苦来,对于起因只字不提。

  对于皇帝突如其来,左东生也显得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其实这件事说到底为了什么,他自己心里清楚。

  这件事如果悄悄的处理掉,自然是什么事都没有,可是如今老皇帝突然亲临。

  那么想掩盖就难了,所以他立刻先把罪责完全的推卸在白晨的身上,装作一副无辜的姿态。

  在他看来,白晨完全是个野路子,如今见了皇帝亲临,居然连叩拜礼都没行。

  如果运气不好,直接被当作刺客,当场诛杀了。

  这时候,车帘打开了,老皇帝愤怒的从车驾内起身,指着白晨怒斥:“龙啸天,你身为朝廷命官,居然知法犯法,如此肆无忌惮的打杀,是何目的,今日若是不说出个道理,朕便砍了你。”

  老皇帝一句话,在场所有人都懵了。

  这小子什么时候成了朝廷命官了?这还不止,真正让人在意的还是,老皇帝居然认识这小子。

  “微臣知罪。”白晨倒是光棍的很,直接就来个认罪:“请陛下砍了微臣吧。”

  老皇帝胡子都快气直了,明明就是你小子怂恿我来给你撑场面的,为什么现在如此光棍。

  有什么事要我给你做主,你倒是给个明白话啊。

  “龙啸天,别仗着朕恩宠你,你就敢肆意妄为!”

  老皇帝的意思很明白,你现在就别装作一副要杀要刮悉听尊便的姿态了,要怎么做就吭声。

  仇白心突然记起来,当初白晨曾经问过她,要不要他帮忙。

  自己只当作安慰的话无视掉。现在想来,当时白晨似乎是有意帮忙。

  只不过自己天真的以为,自己就可以解决。

  如今想来,居然是如此的可笑。

  白晨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犯下如此滔天大罪。面对皇帝依然面不改色,恐怕是早有倚仗。

  她甚至怀疑,在出门前白晨似乎是出去了一趟,不过很快又回来了。似乎是去通知了什么人,他所通知的人,不会就是皇上吧?

  “微臣不敢,微臣只是气不过,自己与仇小姐的心血,居然被人剽窃,冠以自己的名字,甚至还诬陷仇小姐的忠仆,以此威胁仇小姐。这才因此迷了心智。只想找这个无耻之徒算账。”

  “小子。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左东生知道此事不能善了,可是如今他也没有退路,只能硬着头皮。死不认账:“那个图纸分明就是我兵谏府多位匠师心血之作,仇白心想据为己有。才派遣奴仆夜闯兵谏府,还想抵赖!”

  “等等……你们说的是什么图纸?”老皇帝似乎有些蒙了,隐约间感觉到,事情似乎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

  最初的时候,老皇帝还只当作,是白晨在兵谏府这里受了委屈,这才要自己出面,心里想着,随便责罚一下左东生,这件事就作罢了。

  可是现在听着,似乎是另有隐情。

  老皇帝将询问的目光射向白晨,白晨却是拧过头,似乎是没发现老皇帝的询问。

  “陛下。”就在这时候,后方传来魏如风的声音。

  只见魏如风疾步走来,老皇帝一楞,怎么魏如风也来了,难道他也是白晨请来的?

  到底什么事,自己这个皇帝还镇不住场面吗?

  难道自己还不够给他做主?

  老皇帝心里那个气,不过脸上还是表现出足够的大度:“魏相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  “陛下,微臣是听说兵谏府出事,所以特意赶来的,左大人刚才口中的图纸,应该就是指这张吧,这是兵谏府今日的时候,刚刚呈入宫中的,现在还在审阅,正待明日早朝再呈给陛下过目的。”

  老皇帝接过魏如风手中的图纸,最初的时候,老皇帝依然是一副淡定的表情。

  可是渐渐的,他的目光开始改变,脸色变得又惊又喜,同时眼中越发凝重。

  魏如风转头看向白晨:“龙啸天,你若是有什么冤屈,只管告诉陛下,陛下英名盖世,必然会为你做主的。”

  左东生心情已经跌入谷底,怎么就连魏如风都在帮这小子说话。

 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他,左华的脸色也是惶恐不安。

  想起之前他对白晨说过的狠话,此刻却有两个当世最有权势的人物为他撑腰。

  “陛下、魏丞相,你们可记得前些日子,仇大人进献朝廷的那几张机关图纸?”白晨看了眼老皇帝和魏如风,心中也是奇怪,自己可没有给魏如风通口气,他怎么也跑来了。

  事实上,在几日前,他就知道了,魏如风就是当朝宰相。

  其实这件事也不是什么机密要闻,魏如风自己也没有刻意隐瞒。

  “记得,不过那几张图纸却多不现实,许多设计都不符合常理。”老皇帝又看了眼魏如风:“内院的大师是这么说的吧?”

  “是的,陛下。”魏如风如实回答道。

  “那几张图纸其实就是仇小姐的手笔,不过那几张图纸还未完善,可是仇大人立功心切,所以不顾仇小姐的反对,提前的送入宫中,这才引来大祸,招致牢狱之灾。”

  白晨漫不经心的解释道:“而那几张图纸,之所以会被宫中的大师批为空泛设计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,其中还缺少最重要的一个东西。”

  在场众人都非庸人,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此刻老皇帝手中的图纸。

  “还缺少这个?”

  “不错,正是这张图纸中的新式的钢材冶炼,只要配合这种钢材,陛下可请宫中的大师,再次评估下那些图纸,或许他们就会是两种回答了。”

  白晨又看了眼仇白心,仇白心对白晨报以感激的眼神,白晨微微点点头,又道:“仇小姐自知在冶炼学问上有些不足,所以特意请微臣共同参研,皇天不负有心人,前两日终于取得了成果,本来仇小姐打算将图纸呈给陛下,以换取仇大人功过相抵,所以找到兵部侍郎左大人,毕竟左大人可是仇大人的至交,希望左大人能够将图纸呈入宫中,谁知道左大人居然利欲熏心,为了谋夺图纸功绩,居然设计诬陷,甚至还让其子逼婚仇小姐,想要掩盖事实真相。”

  “你胡说!这些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,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!”

  “我可以证明!”一个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都算是陌生的声音在广场上传来。

  只见士兵之中,居然钻出几个人,这几个人正是经过乔装打扮的沐清风等人。

  他一出现,立刻引来禁卫军的骚乱,所有近卫军全部将武器指向沐清风等人。

  “你是何人?”老皇帝看向沐清风。

  “小子唐门,沐清风。”

  “你说你可以证明龙啸天的言词?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