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论琴

第二百一十五章 论琴

  皇宫里的建筑实在是大同小异,实在无法找到可以作为路标的建筑。

  加上此刻又是深夜时分,白晨一路狂奔,根本就没认过路。

  以至于现在,白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。

  然后他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,别在腰间的令牌,不知道何时掉了。

  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

  当然了,这一系列的遭遇,无外乎白晨大大咧咧的性子所致。

  就在白晨不知所措的时候,远远的传来一阵琴声。

  这琴声所奏的曲子正是《天下有情人》。

  白晨心里非常矛盾,现在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,去弹琴的那个人那里问路,或者是继续在皇宫里东躲西藏。

  在认真的思考后,白晨还是决定前去弹琴的人那里。

  毕竟在这深宫大院中乱闯,真的会出人命。

  借着月色,白晨躲在阴影处,看到一个女子坐在湖边奏琴,湖面波光粼粼,偶有虫鸣伴音。

  白晨突然冲出黑暗,身姿便如大鹏展翅般,掠过湖面扑向那女子。

  就在此时,女子也发现了白晨,只见她不慌不忙,手中琴声骤变,琴声中带着几分凌厉的杀气,原本碧波荡漾的湖面突然泛起一阵涟漪。

  白晨原本的计划是以迅雷之势抓住女子,然后威胁她说出御书房的方向。

  只是这个计划刚一执行就出现的纰漏,这女子不是个弱女子,而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

  一滴水珠突然落在白晨的身上。白晨本来还未在意,可是那滴水珠却像是千斤砣一样,瞬间将白晨压垮,原本飞掠在湖面的身形也在瞬间被打入水中。

  而这还没完。正在白晨昏昏沉沉之际,水中就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,将他拽出水面。

  当白晨回过神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女子的琴案前。

  而女子的琴声也恢复了柔和,依旧弹着未弹完的旋律。

  白晨心中暗骂晦气,在皇宫里随便的转了一圈。也能遇到个绝世高手。

  这倒霉的程度,完全可以去买彩票了。

  一曲弹尽后,女子才转过头。

  在那刹那间,白晨只觉得漫天的星辰,都没有眼前的女子耀眼。

  女子身穿华贵至极的长袍,奢华而高贵,头带金凤钗,双目如星光点缀,眉心处有一点朱砂点缀。

  双足赤条条的,盘坐在地上。却毫无违和。

  看这女子似乎也只有二十多岁的模样,这让白晨想起了另外一个妖孽般的女人,阿古祁莲。

  同样的绝色容颜,同样的绝世武功,同样的身份不凡。

  这两个女人拥有太多的相似之处,可是又拥有着不同的气质。

  如果说阿古祁莲是妖花曼陀罗。那么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万花之王牡丹。

  终于,这个女子出声了:“刚才御花园吵闹着的刺客便是你?”

  “正是小子,小子不是刺客,只不过是迷路了。”白晨尽可能的保持冷静。

  一个绝世高手面前,任何的冲动,都足以让他丢掉性命。

  “本宫不管你是不是刺客,总之你打搅了本座的兴致,一首本该完美的《天下有情人》,却因为你的出现,沾染了杀伐之气。所以你罪该万死。”

  白晨听的头皮发麻,就因为自己打搅了她弹琴,就要人命。

  武功高强的女人,怎么都不把人命当人命?

  同时白晨也在心中哀叹,自己碰上的女人。怎么都是这么的疯。

  “前辈,其实晚辈是因为前辈所奏的是错误的音律,所以才贸然打断前辈雅兴。”

  绝色女子眼中尽显冷艳与高傲:“这皇宫之中,还没有人敢说本宫的是非,一个无名小辈,也敢与本宫谈论雅道。”

  “即为雅道,自无长幼之分,唯有达者为师。”

  “如此说来,你也精通音律?”绝色女子不经意间瞥了眼白晨,白晨只角色魂魄都要被勾走,连忙收回心神,不敢再与绝色女子四目相对。

  “小子不才,学过几年琴。”

  绝色女子从琴案旁拿起一张纸卷,随手一掷,纸卷便似飞刀一般射向白晨。

  可是正当白晨暗自叫苦,心想着这女子是要用纸杀自己的时候,纸卷突然一软,翩然落入白晨手中。

  白晨心中骇然,这女子不只是修为高深莫测,便是这力道拿捏的精准程度,也是恐怖绝伦。

  “花间小王子留下的少量真迹,这便是其中一个,这纸卷上所记载的便是花间小王子所作的《天下有情人》,你觉得本宫哪个音符,哪个音调错了?”

  白晨低头一看,这不是当初在苍水河畔挽风亭内,自己留给曲芷水的那首曲词么。

  白晨不用细看,便已经将纸卷放下,坦然一笑:“前辈弹的倒是分毫不差。”

  “那你说本宫弹错了音律?”绝色女子平淡的言语中,却透着一丝冷酷的杀气。

  “前辈错的不是琴,而是情。”白晨只能瞎掰,对方连自己所谱写的曲卷都拿出来了,自己还能说什么,只能发挥他最擅长的天赋,扯淡。

  “不只是琴道,任何事物只要赋予了感情,那么就可以做的比别人好,琴道也是如此,所以古来琴道圣贤,无一不是至情至性之人,而前辈所弹奏的琴声虽然旋律优雅,却是少了那份情,所以空有其形未见其神。”

  白晨主动的坐到绝色女子的身边,伸手抚过琴弦:“前辈,你可曾听说过这句话,一曲断肠泪,天涯何处觅知音?”

  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

  “说这句话的人,寻觅的并非是一个能够听懂自己琴声的人。而是寻觅能明白自己心意的人,曲高和寡说的便是这个意思,前辈的琴技虽然高明,却是略显空洞。在我看来,只能算是中庸……”

  白晨随意的勾动琴弦,发出高低不平的弦律:“溶于心,寄予情,此为上道,每一首歌赋都有它独数的感情。前辈弹奏这首歌赋的时候,可曾感觉到有所缺失?”

  “有,本宫自问已经完善,却始终有那么一丝缺憾。”

  “因为这是一首合奏合唱的歌赋,前辈看这首歌赋的主曲和副曲,不如你我合奏一曲如何?”白晨坦然看着绝色女子,眼中毫无杂质。

  合琴共奏是极为考究琴技的,特别是陌生的两个人,在没有任何的配合,贸然的合奏。也许会发生诸多不可预见的偏差。

  绝色女子并未拒绝,与白晨并肩坐在琴案前,算是默认白晨的提议。

  其实白晨的此举并非没有深意,眼前这个女子喜怒无常,却偏好琴道。

  正如白晨先前所说的,一曲断肠泪。天涯何处觅知音。

  对于一个琴师来说,知音就好比情人一样的重要。

  琴师的琴不是为了留名千古,他们要的是一个懂得欣赏自己的人。

  琴声渐渐响起,绝色女子的玉指娴熟而流畅,轻轻的荡漾起渐渐升起的唯美曲音。

  薆怎么做怎么错,怎么看怎么难,怎么教人生死相随……

  白晨的掌心温度,不经意间拂过绝色女子的手背,似是有意又似无意,从他指尖奏起完全不同于绝色女子琴声的旋律。

  相较而言。绝色女子的琴技确实是秦晋完美,不过白晨更擅长的是细节的处理。

  毕竟这个天下,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首曲赋,而绝色女子的心性决定了她的琴道,不论弹奏什么歌赋。都显得生硬冷漠。

  哪怕是《天下有情人》这种极赋深情的歌曲,绝色女子所奏出来的也是如同冷风拂面。

  “不要想着这冰冷的深宫大院,想着阳光灿烂,想着过往的愉悦开心……”白晨轻声说道,若是两人的合作,可以说接近于完美,可是两人的合奏,又是截然两种风格。

  白晨总是面带微笑,目光也多是随性而为,相较而言,绝色女子却始终绑着脸,虽然很认真的弹奏曲调,却总是无法完全放开。

  突然,白晨摁住琴弦,打断了两人的合奏。

  绝色女子愣了下,很快脸色就变得更冷:“你做什么!?”

  “就你这冰块一样的表情,这辈子也弹不出感情,换一首。”白晨很是不快的说道。

  不得不说,虽然绝色女子美艳动人,可是却太过冷酷了,实在是让人难以亲近。

  这种女人的好处就在于让人很难升起邪念,坏处也是一样,让人对她无法产生任何一丝的**。

  “本宫就这脸色!”绝色女子冰冷的吭了一声。

  “我教你一首歌。”白晨微微挥挥手,让绝色女子让开。

  绝色女子哼了声,微微让开身姿,坐到白晨身后去。

  白晨开始前奏,曲音渐渐升起,找到音调的同时,开始唱起歌词。

  昨日向那东流水,离我远去不可留,今日乱我心,好烦忧……

  绝色女子本来还带着几分轻蔑,可是随着白晨的曲音旋律渐起,她的目光渐渐涣散。

  这首是白晨特意挑选的《新鸳鸯蝴蝶梦》,也是白晨非常喜欢的经典老歌。

  这首歌的曲风相当婉转唯美,也是那个年代少有的上乘之作,歌词中又带着几分江湖的气息,令人耳目为之清明。

  “今日忧,明日愁,何苦再留待明日还,一般来说,开心的事情拿来给别人分享,让所有人都为你开心,同样的,把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,让我也开心一下。”

  绝色女子忍俊不禁,扑哧的笑出声,霎那间冰雪融化,那笑容便似阳春白雪般,令人心灵都为之一颤。

  “你与那个传说中的花间小王子一样,都是油嘴滑舌,对了……那首歌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《鸳鸯蝴蝶梦》。”

  “很美妙的旋律,以后每夜子时,你必须来灵仙园。”绝色女子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。

  白晨猜测着,这位绝色女子可能是某位公主,嘴上应承道:“晚辈明白。”

  不过心中却在想,等出了这灵仙园,这辈子再不踏足这里。

  “你是不是在想,出了灵仙园后,再不进来了?”绝色女子似乎是看穿了白晨的心肝脾肺肾,一句话就拆穿了白晨心中所想。

  白晨哭笑不得:“小子不敢。”

  绝色女子手心突然泛起一丝黄色氤氲,不等白晨反应过来,已经一掌拍在白晨的心口。

  “你如今中了我的皇天真气,每日子夜都要来此让我压制,不然的话,不出半日便要全身筋脉尽断。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