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二百零七章 是绝望也是希望

第二百零七章 是绝望也是希望

  其实入夜后,白晨已经累了,可是被挑起兴致的老皇帝,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找白晨来的初衷。

  白晨的言词又极具煽动性,让老皇帝开始想象着白晨口中的那些情感世界。

  两人一直畅谈到天色放明,老皇帝依然欲罢不能。

  这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:“陛下,早朝的时间到了。”

  老皇帝脸上微微露出意思不悦,不过眉宇间的那些随性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君王的威严。

  “龙啸天。”

  “微臣在。”

  “以后多来陪朕聊天。”老皇帝顿了顿,露出几分老者的慈祥:“这不是一个皇帝的命令,就当作一个老人的请求。”

  “小子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  老皇帝突然从腰间取下一面令牌:“这个给你,只要拿着这面令牌,皇宫大院随便你穿行,还有……这个五行石也给你了。”

  “陛下,这怎么好意思”

  “朕可做不到三忌五不可,让我整整一年不近女色,还不如杀了朕。”老皇帝倒是豁达,知道一些事情不可违。

  “那微臣就告退了。”白晨抓起五行石和令牌,屁颠屁颠的退出御书房。

  王常与白晨错身走过,王常进入御书房中,向老皇帝行了个礼:“陛下。”

  “王常,他的来历可调查清楚了?”

  “没有,这个小子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,毫无线索可查。”

  “江湖上就没有这么一号人?”

  “倒是有几个人的情报与他相符,不过经过排查。已经排除了可能性。”

  “把那几个相符的江湖人的情报留下,我亲自过目。”

  ………

  “洛神医,我家小姐情况如何了?”

  老余看着洛仙从仇白心的闺房中出来,她已经在仇白心的闺房中待了一夜了。

  就在昨天的时候。老余派人去请洛仙来。

  可是仇白心却先一步出现问题,突然昏迷不醒。

  而后老余发现仇白心这几日一直在吐血,只不过仇白心将那些吐出来的秀娟藏了起来。

  老余这才明白仇白心的身体出了大问题,好在洛仙也及时赶到。

  连夜都在仇白心的房中施救,老余也一直守在门外不敢离去。

  “人已经醒了,不过……”洛仙的脸上略显疲惫。

  毕竟整整一夜都在高强度的施救。不过这也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而仇白心的身体,已经出现天人五衰,也意味着她离死不远。

  即便是洛仙的医术,也只能暂时拖延仇白心的病情。

  “不过什么?”老余脸色惶恐,他不敢去听洛仙后面的话。

  因为从洛仙严峻的表情就可以看出,仇白心的病情已经到了绝境。

  “仇小姐原本的身体天生就虚弱,如果持续的修养半年左右,就能够完全康复的,可是我观仇小姐的脉象发现,仇小姐的身体在最近几日。突然急转直下,应该是遭遇什么剧变导致心神受损,而后又接连的高强度的损耗心力,让身体和心理处于极度疲劳中,从而引发连锁反应,让她的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都产生了衰竭的迹象。这五者在医理上称之为金木水火土五行五相,一旦五行受损,便会导致阴阳二气紊乱,最终演变成天人五衰。”

  对于洛仙前面的话,老余完全没听明白,可是最后一句天人五衰,他却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  对于一个武修来说,只有在寿元将近的时候,才会出现天人五衰,就相当于无药可救等死。

  可是自家小姐才不过二十年华。居然就出现了天人五衰。

  “是不是我家小姐……没……没救了?”

  “天人五衰小女子无能为力……不过……”

  “不过什么?”

  “如果我师父出手的话,或许有可能。”洛仙也不敢肯定。

  天人五衰,不论是江湖中人还是医师,都明白意味着什么。

  哪怕是盖世神功,一样要经历天人五衰。

  “你……你师父能够救活小姐?能够阻止天人五衰?”老余有些激动。不过更多的是怀疑。

  “这……这个我也不是很确定,可是他的医术,确实比我高明百倍,如果他出手的话,哪怕不能救活仇小姐,想必暂缓天人五衰的速度还是有可能做到的。”

  “敢问洛神医的师父在哪座仙山隐修,老朽这便去请来。”

  “就在洛仙馆,早知道仇小姐的病情这么棘手,昨天的时候就该说明了,然后让我师父来了。”

  “老朽这便去请来。”

  “这倒是不用,我刚才已经让熊豪回去了,想必快来了吧。”

  另外一边,此刻的白晨很郁闷,刚回到洛仙馆,就被熊豪逮了个正着。

  回笼觉的计划泡汤了,虽然脑袋昏昏沉沉的,可是还是被熊豪连拖带拽的朝外走去。

  “到了到了,就是这里。”熊豪指着一个府门叫道:“公子别磨磨蹭蹭了,快些吧,人命关天啊。”

  “天人五衰哪里那么快死……”白晨并未看到府邸门匾上写着仇府,晃晃悠悠的走入府中。

  “就是这里了。”熊豪指着一个院子道。

  白晨抹了把脸上的昏沉睡意,大步走入其中。

  “师父,你总算来了。”洛仙已经迎了上来: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  白晨不耐烦的挥挥手,大致经过我听熊豪说过了,先带我去看看病人吧。

  “就在房间里。”洛仙指着对门的房间道。

  白晨踏入房中,突然嗅到一股熟悉的幽香,抬头一看。

  正站在床边伺候仇白心的老余也是抬起头。同样一愣。

  “龙啸天!?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余老头?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师父,你认得他?”

  “他就是你师父?”老余张大嘴巴,错愕的指着白晨。

  “是啊,你别看他年纪轻轻。医术那绝对没话说。”

  白晨挥挥手,示意洛仙闭嘴,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至极的仇白心。

  仇白心此刻也看到了白晨,只是难以起身,无神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惊喜。

  “龙啸天,你是来看我的吗?”

  “呵呵……几天不见。你的皮肤又白了不少,最近吃了什么,介绍介绍……”

  老余一听白晨还有心思调侃自己的小姐,立刻急了:“龙啸天,你还说风凉话”

  “我在这呢,仇白心就死不了,急个屁啊。”白晨打断老余的抱怨:“老朋友见面,总该让我们叙叙旧吧。”

  “我都不知道,你居然还能当人的师父,而且还是教医术的。”仇白心看到白晨的那一瞬。心情似乎变得不那么沉重。

  “我在船上的时候,不是就已经展现过医术了吗?”

  “师父,仇小姐如今的身体恐怕。”

  “龙啸天,麻烦你赶紧给小姐看看吧。”

  白晨回过头看向老余,带着几分不快之色:“余老头,记不记得在船上的时候我与你说过的话?”

  余老头低下头不敢回应白晨的反问。白晨阴恻恻的目光直逼老余。

  “当初我就和你说过,仇白心的身体非常虚弱,再让她这么下去,早晚要出人命,你不记得了?现在倒是急了,之前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。”

  “龙啸天,不要怪老余,是我一意孤行。”

  “我怎么会怪他呢。”白晨笑呵呵的转过头,满脸温柔的微笑,临了还不忘瞪一眼老余。

  “你还是这么言不由衷。你可知道这几日我一直让老余寻你,可是怎么也寻你不到。”

  “来,把你的不开心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。”

  “还不是你留下的机关设计图纸……全都是那些图纸惹的祸。”老余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  其实这句话是冤枉了白晨,仇千岚下大牢并不只是因为那些图纸的缘故。

  朝廷对仇千岚的无所作为早已不满,白晨留下的那几张图纸。只是让朝廷找到提前动手的借口罢了。

  不过正因为白晨留下的那几张图纸,所造成的轰动效应,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,才会演变成如今的局面。

  “那几张图纸似乎并没有什么缺陷吧?”白晨疑惑的看了眼仇白心。

  “还不是你最后那张未完成的,关于冶炼百炼钢的图纸,因为前面的所有设计图,都是基于百炼钢的基础上才能实现的。”

  “对了,那天我似乎是没写完,原本是打算晚上继续的,谁知道你爹来的那么早,最后连我自己都忘记了这档子事。”

  “师父,你还会机关吗?”洛仙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略有小成。”

  “略有小成?”仇白心苦笑:“你的那些图纸,可是让天机院里的所有大师,都是惊为天人,即便是唐门里的机关大师,也未曾得到过天机院的那些大师的如此赞誉……白晨,你能不能先帮我救出我爹?”

  “先让他关几天。”白晨瞥了眼老余,老余微微点头。

  “小姐,现在最主要还是你的身体。”

  即便是老余也对仇千岚非常不满,如果不是为了仇千岚,仇白心也不会不顾自己的身体,日夜积痨,最终演变成如今的地步。

  “师父,如今仇小姐的身体可谓糟糕至极,已经出现天人五衰了,您有办法吗?”

  老余也是担心的看着白晨,他现在也是极为后悔。

  当初白晨就警告过他,如果仇白心继续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,操劳忙碌的话,肯定会危及性命。

  可是老余想着,仇白心多年来一直如此,哪怕是对身体不好,也不在乎这么几日。

  谁曾想,就是这么几天,仇白心的身体演变得无法收拾的地步。

  “救她一次容易,可是若是下次我不在了呢?”

  ps:

  脸上挂了个香肠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