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这个女人是个工作狂

第一百九十七章 这个女人是个工作狂

  “那花间小王子又与五毒教教主有何关系?”仇白心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没有人知晓他们之间是何关系,只知道五毒教教主临走之前说了一句话。”

  “说了什么?”

  “有两个当世高手听到了五毒教教主所说的话,其他人要么隔着老远,要么已经死在当场,其中一位是丐帮帮主高天,另外一位则是铸铁门门主。”

  白晨一直沉默不言,静静聍听着众人对他的讨论。

  不过他在听说五毒教教主居然在事后发狂的时候,心中不禁升起几分疑惑。

  自己与五毒教教主似乎没那么熟,甚至还闹出点不愉快。

  她的发狂屠戮在场高手,应该与自己没太大的关系吧。

  众人又是叹息又是惋惜,让白晨很不习惯。

  他们都以为自己死了,可是他们却不知道,自己其实就站在他们的身边。

  “对了,我一直有个疑问,为何这等盖世英雄的人物,会……会有这么个引人遐想的称号?难道……难道他以前干过什么勾当……”

  “哈哈……每个人听到这个称号,第一反应都是如你这般,刚才在茶坊里,那些人没有为难你,也是想到你估计是第一次听说这花间小王子,其实这其中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秘,少有人知晓……他倒没什么不光彩的过去,只不过糗事倒有……”

  “额……时间不早了,我们是不是回船上去了?”

  白晨突然打断众人的闲谈,老余看了看天色:“确实不早了。若是再不回去,怕是就不能启程了。”

  “下次余老和师妹过来,我们再详谈,那个花间小王子倒是有不少的典故。其中一些只有我们唐门知晓。”

  在告辞了王鹤和房成后,众人才兴致阑珊的回到船上。

  “对了龙啸天,你也是来自蜀地,你可听说过花间小王子?”仇白心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没有,我对男性一向健忘,特别是比我帅的。”

  “那个花间小王子很帅吗?”

  “是啊。花间小王子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、貌比潘安……”

  “潘安是谁?”

  仇白心疑惑的看着白晨,白晨哑然,说的太快失言了。

  “小姐,这小子又在说浑话了,你还真信了他的鬼,就这小子的寒碜模样,天下男人都比他帅。”老余的嘴皮子可谓的刻薄至极。

  “老余,你有女儿么?”白晨突然问道。

  “做什么?”老余警惕的盯着白晨。

  “赶明天我就把你女儿勾引了,到时候看你还说本少爷寒碜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那你要失望了,老余可没有女儿。”仇白心开怀大笑起来。

  三人聊在一起。白晨总免不了和老余争的面红耳赤,仇白心则是恰到好处的说两句话缓和气氛。

  待到酒足饭饱后,三人才算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
  虽然三人乘坐的渡船不大,可也算是五脏俱全,仇白心还在渡船上有个独立的书房。

  白晨时常看到仇白心在书房内。一待便是三两个时辰。

  甚至有时候白晨发现大半夜书房的灯还亮着,白晨曾经探过仇白心的身体情况。

  属于先天性的体虚,再加上长久的疲劳,生活作息的紊乱。

  所以仇白心的脸色才会如此苍白,虽然不是什么大病,可是这种劳累病才是最难治的。

  白晨偶尔也会偏劝几句,不过仇白心都只是一笑了之,同时对白晨的医术表示强烈的怀疑。

  夜晚的江面有几分凉意,皓月悬挂江面上波光粼粼,倒是一道美景。

  白晨没睡着觉。出了房门透气,就见到老余坐在船头抽旱烟。

  “老余,没睡呢?”白晨撇撇嘴,算是打了个招呼,转头便要进入舱内。

  “我去睡觉了。你看着船向?”老余毫不客气的吭了声。

  “反正江面上也没什么船只,而且我们还是顺流,需要看什么船向,你蒙我吧。”

  “那要是碰上水贼呢?”

  “这都快进皇城境内了,哪里来的那么多水贼。”

  老余没回白晨话,指着厨舱的方向道:“去,把厨舱里白天钓到的炖黄稠端去给小姐。”

  “黄稠,大补啊。”白晨咽了口口水:“我看仇白心那身子骨,是受用不起了,不如就给我吧。”

  “滚。”老余瞪了眼白晨,手中旱烟杆一抖,火星飞射向白晨。

  “我真没骗你,仇白心那身体是长年累月积劳成疾,本来底子就薄,再这么颠倒夜昼,铁打的身体也要烂成泥,这种虚病只能养,不能大补,如果大补的话只会大亏,这就是医道里的损有余而补不足。”

  “那依你之见,该如何调理?”

  “这首先要让她改了作息,不然就算给她龙心凤血也没用。”白晨随口说道。

  老余沉思良久,看了眼还亮着的书房灯辉:“你去劝劝小姐。”

  “这夜深人静,我一个大老爷们的进去,不适合吧?”白晨可不想担下这苦差事。

  “你若是能劝小姐早些斜着,待到京城之后,我便寻船,走水路带你回蜀地。”

  白晨顿时咧嘴笑起来,这几日他可是在老余身上软磨硬泡,愣是没说动他送自己回蜀地。

  没想到今夜他居然主动答应下来,白晨呵呵的笑着:“瞧您老说的,仇白心怎么说与我也有救命之恩,这点小事便包在我的身上。”

  白晨朝着书房走了两步,又回过头道:“你真不怕我在你家小姐身上使坏?我可不是正经人……”

  “老夫的眼睛没瞎,这几日相处下来,老夫算是看透你小子了。就一有贼心没贼胆的胆小鬼。”

  白晨自讨没趣,除了在心里问候几句老余祖上之外,毫无办法。

  打开书房门,白晨便看到仇白心正端坐在书桌前。面前摆着一堆杂乱的纸张。

  发现白晨进来,仇白心微微侧过头:“龙啸天,你怎么进来了?”

  “长夜漫漫无心睡眠,总想找个人排解寂寞,外面那老头太没情调,还是和你有话聊。”

  白晨已经自顾自的坐到仇白心的桌前。仇白心蕙质兰心,怎会不知道白晨来做什么。

  多半又是给老余说动了,来给自己当说客。

  “你重伤初愈,还是自己早点休息吧,我这边快忙完了。”

  白晨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过去的,笑盈盈的看着仇白心:“你知道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?”

  “你想说的是美貌?”

  “错,美貌这东西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你听说过情人眼里出西施吗?西施就是个大美女……所以女人未必要倾国倾城,只要你将来的夫君看的顺眼就成。”白晨侃侃说道:“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智慧。”

  “智慧?”仇白心浅浅一笑:“我觉得我不缺智慧。”

  “不。你缺的就是智慧,相比起那些普通女子,你简直可以说是愚不可及。”

  仇白心知道白晨一直很能讲,不过她还是觉得,白晨将她与那些普通女子相提并论,是对她的侮辱。

  “在我老家其实把智慧分为两个部分。一部分是思维能力,称为智商,在这方面你的确没话说,可是还有一部分称为情商,而你这种女人,就属于智商偏高,情商偏低。”

  “你说的智商与情商有什么区别吗?”

  “智商指的就是你的思维能力,比如果你学习东西特别快,就像你现在做的事情,特别能突显你才学。这就属于你的智商部分,而情商则是指你的心理,喜欢钻牛角尖,无法正确规范自己的生活习惯,这种人在我们那里有特殊的称呼。工作狂……或者是偏执狂,对某些事物过分追求,工作上表现无比优异,生活上混乱无比。”

  “你是一个女人,哪怕你自诩不比任何一个男人差,也不需要如此拼命吧,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像你这样日夜颠倒。”

  仇白心微微低下头,无奈的说道:“我不是想和男人比,只是我要帮我父亲,如果没有我帮他的话,用不了多久,朝廷就会关闭天机院,而我父亲近年来得罪了不少大元,多次受到重臣弹劾,说我父亲勾结江湖中人,一旦失势,必将受牢狱之灾。”

  “你能帮他什么?”白晨拿起桌上的图纸。

  “这些是唐门的天机图抄录出来的图纸,今日靠岸的时候,两位师兄给的。”

  “这些是残缺的天机图吧。”

  “嗯,这些只是给身处外面的弟子研究的,所以都是部分抄录。”

  “研究这些东西,可以帮到你父亲么?”

  “近来边关战事频繁,天策府兵力有限,所以我想若是天机院能够制造出唐门那样杀伤力极大的机关,就可以为朝廷立功,朝廷也不会再执意撤消天机院。”

  “那你的设计进展如何了?”

  仇白心似乎很乐于分享给白晨自己的设计,立刻取出自己设计的图纸,得意的语气里略带几分遗憾:“这是我通过暴雨梨花针改造的,唐门的暴雨梨花针虽然威力强大,可是做工太过苛求,难以大量生产,并且使用手法极其讲究,如果一个不慎,首先伤到的便是自己,所以我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造,材质替换成普通的钢材,其中的飞针也换成……”

  仇白心在白晨的面前侃侃而谈,可是说着说着,见到白晨不答话,带着几分失落:“我与你说这么多做什么,你也不会机关术,说再多你也听不懂。”

  突然,白晨惊呼一声:“小心……有刺客……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