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最可怕的女人

第一百九十四章 最可怕的女人

  就在白晨躺下的瞬间,一个快绝的身影从人群之中飞扑而出。

  这个身影的目标,正是躺在地上的白晨。

  可是,打白晨主意的可不只他一个,另外一个身影更快,同时也更加高大。

  一掌逼开了即将近身白晨的身影,众人认真一看,发现第二个出手的居然是丐帮帮主高天。

  第一个出手的人则是黑巾蒙面,看不出是谁。

  可是能够在高天的一掌之下全身而退,也是当世有数的高手。

  “阁下好身手,可是藏头露尾的,未免有**份吧。”高天看了眼身边躺着的白晨,同时在心中猜测此人的身份。

  可是思来想去也想不出,眼前这人的身份。

  按理来说,江湖上能够接下自己一掌的人不多,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。

  可高天想了半天,任何一个高手与眼前这蒙面人的身手相符。

  蒙面人发出沙哑的声音,显然是通过内力变声过:“原来是鼎鼎大名的酒狂!不知道你有何指教。”

  “白晨与我有些交情,如今见到有人图谋不轨,自然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虚伪,先前他与乌奎交手,也不见你出手相帮,如今倒是当起好人来了。”

  “废话少说,今日有我在,你休想得逞。”高天不为所动。

  就在此时,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,只见一个曼妙身影飞出人群,身上的气息可怕绝伦。

  高天与蒙面人首当其冲。两人同时连退两步,那个人已经出现在两人面前。双掌并出,同时攻向高天和蒙面人。

  三人四掌相接,第三人纹丝不动以一敌二,可是高天和蒙面人全都被震退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高天和蒙面人的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,看着眼前苗人装饰的绝色女子。

  “这小子是本座的!”来者不是别人。正是五毒教教主阿古祁莲。

  高天和蒙面人虽然对于神秘的五毒教教主了解不深,可是就凭阿古祁莲这匪夷所思的身手修为,再猜不出阿古祁莲的身份,那么他们真该上吊自杀了。

  阿古祁莲双指一勾,指尖射出一道犹如灵蛇一般的真气,勾起地上的白晨便提到手中。

  “将白晨放下!”高天怒喝一声,一掌刚猛至极的掌力迸发而出。

  蒙面人同样出尽狠招,全力一击逼向阿古祁莲。

  这两人都是江湖最顶尖的高手。何况两人联手,更是恐怖绝伦。

  可是阿古祁莲的身姿却是轻盈如风,即便是单手提着白晨,也毫无拖赘的感觉。

  轻盈的向后一跃,同时发出银铃笑声,单手轻轻在身前一挥,掌心中升起一缕缕粉色真气,这粉色真气犹若实质。化作一条条红粉蛇,扑向高天和蒙面人。

  两人的脸色同时惊变,惊呼一声:“一气化元!!”

  五毒教教主居然是一气化元期的高手。这种倾碾的修为,足以让在场任何人都敬畏。

  高天的心情更是沉重,他一直以为,自己在同辈之中,应该是最强的一个。

  而最快冲击一气化元的,也应该是自己。

  可是眼前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女子。却先自己一步,成为绝顶高手。

  在江湖上,一般来说五年的差距算是一代,二十年的差距算是一个辈分。

  比如说吴道德和沐清风,就属于上一代的领军人物,三英四杰比之他们都要差了一代,实力上也稍弱一些。

  高天则是属于上一辈人,而且是最顶尖的那一撮人。

  可是眼前的五毒教教主的年龄,绝对不是高天的同代人,却有着比高天更恐怖的修为。

  要知道高天可是几番奇遇,甚至自己师父临死前还将毕生功力以独门秘法传给他,他才能够站在这种高度。

  好在阿古祁莲并没有杀心,不然的话两人恐怕就危险了。

  不过就在这时候,人群中又出现几个身法高明的高手,这几个高手同样蒙面,只是与第一个蒙面人似乎不是一路人,他们都是一袭黑衣蒙面,看起来更像是精心圈养的杀手。

  而每个人的目标无一例外,都是阿古祁莲手中的白晨。

  没有任何的交流,所有人都已经在瞬间混战在了一起。

  而且他们的目标完全一致,全都是围攻阿古祁莲。

  这时候的阿古祁莲也不得不全身心的应付,如果只是高天和蒙面人,她还可以轻松应对。

  可是这时候又加入这几个来路不明的黑衣人,这几个黑衣人的修为,相较于高天来说,有着明显的差距,可是却带着一种悍然不畏的杀气,只要能够换取阿古祁莲一点伤,他们甚至愿意以死相逼。

  阿穆尔看到自己的主子被围攻,自然也加入了战局,然后唐门、万花也加入了战局。

  终于,这场混乱终于演变成了终极对决。

  越来越多的高手参战,有些不愿透露自己身份的人,则是蒙面参与其中。

  有些人则是光明正大的参战,比如果高天还有万花与唐门的人,都是明目张胆的插足其中。

  这场争端已经变得混乱无比,阿古祁莲也有些招架不住,这些人之中,有些人并不只是夺取白晨,而是杀了白晨。

  阿古祁莲刚刚躲开一个阴险的袭杀,猝不及防之下,一道鲜血在她的眼前飙起。

  这血不是阿古祁莲的,而是她手中的白晨,只见一个黑衣人的剑锋正好刺入白晨的心口,穿体而过!

  阿古祁莲的脸色可想而知的可怖,身上一荡,爆发出一圈紫色的氤氲。

  “你!该死!你们都该死!!”

  高天暗骂一声,身形退的老远:“该死。这女人发疯了!”

  ………

  对于绣坊来说,今天是宁静而祥和的。

  很难想象。一群住满了女人的阁楼,会如此寂静,就像是空楼一般。

  梅绛雪走入绣坊的时候,发现绣坊外连一个守门的弟子都没有。

  心头一惊,难道出事了?

  这都已经日照三竿了。十里铺发生的事情,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  可是白晨平日里的那些亲友,居然一个都没出现。

  梅绛雪快步走入绣坊内,发现吴德道居然坐在大堂中喝酒。

  “吴德道,你在这做什么?铭心他们呢?”

  “咦,前辈,你来了?”吴德道咧着嘴笑呵呵的看着梅绛雪。

  “绣坊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一个人影都看不到。”梅绛雪的脸色沉重,不说平日与白晨亲近的人。就连绣坊里的弟子,都没有看到。

  “昨晚有个女弟子找白晨说失眠,让白晨帮忙炼一颗宁心静气丹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白晨炼出来了咯,就是炼太多了……白晨怕浪费,就给每个人的饭菜里放了点。”

  梅绛雪又好气又好笑:“你怎么没事?”

  “我要是有事,就没人看着绣坊了。”吴德道一边惬意的喝着小酒,自饮自酌,一面略显遗憾的说道:“可惜不能去看白晨那小子的擂台比试。对了前辈,结果如何?”

  “白晨赢了。”梅绛雪的脸色微微一沉。

  “他居然赢了?怎么可能……”吴德道满脸惊讶的表情:“那他人呢?”

  “死了。”

  吴德道手中的杯子突然崩裂,吴德道呆呆的看着梅绛雪:“不是说他赢了么。怎么又死了?”

  “事情很复杂。”

  “有多复杂?”

  “总之就是突然杀出一群武林高手,然后在混战中,重伤的白晨被人暗算得手。”

  “尸体呢?”

  “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。”梅绛雪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前辈,我还有事,先走了……有缘再见。”吴德道突然站起来,一脸匆匆忙的表情说道。

  “你去哪里?”

  “留下来绝对要被白晨那些疯狂的亲友生撕了。所以晚辈还是先走一步。”

  梅绛雪气绝,这混小子把麻烦事推给自己。

  “你给我留下!”梅绛雪突然出手,一指点在吴德道的背后,吴德道的动作立刻止住。

  “前辈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“本座突然想起来,还有点事要办,善后的工作只能交给你了,你的穴道半个时辰后自解,本座就先告辞了。”

  吴德道气的吐血,他哪里料到,梅绛雪比他更无耻。

  只是,此刻他想的更多的是,白晨的死。

  在绣坊之中,他与白晨的关系不是最亲近的,可是两人却有很多的共同点,比如说为人处事都比较无赖。

  而从专业角度来讲,一个无赖是最难死的。

  特别是白晨这种级别的无赖,命硬的想死都难。

  而且白晨也曾经说过,要赢这场比试不容易,可是要活命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  只是,他的死却显得如此突兀……

  当然了,吴德道并不知道现场的真实情况,他也不知道白晨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。

  或者说白晨自己都没有想到,自己对天下的影响,对江湖的影响。

  白晨更没有聊到,这场比试结束后会引起什么样的事态。

  那些知名的,不知名的高手参合进其中。

  就像是一个大漩涡一样,那些当事人在不知不觉中被卷入其中。

  作为这场纷争的主角,这个漩涡的主导者,也被这个漩涡吞没的尸骨无存。

  吴德道更不知道,这次的事件有多少势力牵涉其中,有多少高手被暴怒的五毒教教主灭杀。

  而五毒教教主阿古祁莲也因此得到一个超乎响亮的称为:毒仙子。

  与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医仙、剑仙、花仙及琴仙并立为五仙之一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