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七式,山河破碎

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七式,山河破碎

  前面擂台下的看客们还觉得白晨狂妄自大,不可一世。

  可是仅仅只是一句话,直接让白晨的形象又变得光辉伟大起来。

  百晓生与欧阳修对视一眼,两人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。

  让白晨开口就是最大的错误,乌奎如果一上场就打杀了白晨。

  或许能够让事情予以平息,哪怕白晨的影响力再大,可是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的淡化。

  可是从白晨说出这句话开始,燎王在天下人的心目中,已经彻底失去最后一点的正面形象。

  包括他们在内,燎王麾下所有的奇人异士,也都将变成那个跪在地上舔食的人……或者说是狗。

  或许,燎王最大的错误就是接受白晨的挑衅。

  即便是当初苏鸿的极力反对,恐怕也没想到,事情会演变成这个局面。

  燎王虽然是叛乱,可是他打着的旗号却是光复汉唐正室,铲除朝廷奸逆。

  如今燎王不论说的多么的光辉正义,恐怕也不再会有人投靠他的麾下。

  千万不要以为这一场小小的比试,一个擂台对决,就无关紧要。

  从燎王接受那封战书开始,这就变成了一场决定天下命运的决绝。

  当然了,这场对决从最初的笑话,变成了如今的局面,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。

  失去了民心,燎王的失败可以预料的到。

  哪怕燎王雄兵百万又如何?

  当燎王的名字被天下人定性后,哪怕他真的挥师剑指汉唐皇城,哪怕他真的坐到那个至高无上的宝座上。他也绝对坐不到一天,便要被天下人捧下黄金宝座。

  这一切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可收拾的?

  似乎是从燎王接受白晨的战书开始……

  又似乎是在天枢围困青州城开始的……

  似乎还可以更往前一些。是火烧无量山吗?

  还是说当初定计派兵入蜀就是一个错误?

  “那你便给天下人做个榜样,违抗燎王的下场!”乌奎终于动了杀心,这次他不再留手,掌力散发出幽绿的光芒,比之先前那一掌强了不止一倍。

  白晨那看似挺不直的身躯。终于挺起了腰杆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  身上的火焰彻地的变成了黑色,不似之前那样需要吸纳外来的内力后才能浸染成黑色。

  这是白晨吸纳了乌奎第一掌的时候,便一直保留在体内,并未释放的。

  所以可以直接施展出魔炎铁布衫,白晨还同时施展化龙诀第二式,破晓!

  白晨只觉得全身似是要被恐怖的力量撑破,上半身的衣物也在瞬间撑破。然后被黑炎覆盖。

  似乎有什么东西,要冲破束缚,从白晨的体内脱体而出。

  身上的黑色火焰也像是被白晨体内束缚着东西所驱使,不断的显露出诡异的形态。

  就像是一条条黑色蛟龙在火焰中翻滚着,白晨忍不住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。

  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!

  远远超过施展第一重惊蛰的时候,更加痛苦百倍!

  这种反常的痛苦,源自于白晨嘴里含着的大宝龙王丹。

  白晨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他引动化龙诀第二式开始。那颗大宝龙王丹就开始折腾起来。

  似乎在大宝龙王丹之中,蕴藏着什么可怖的东西。

  白晨想要将大宝龙王丹从嘴里拿出来,可是刚要取出来。乌奎的掌心已经拍在他的胸口。

  这一掌实打实的落在白晨的心口之上,白晨身体连退两步,那颗大宝龙王丹不但没取出来,反而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攻击,直接被白晨含着血咽入肚子里。

  吼——

  白晨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咆哮,乌奎感觉到一丝异样。

  自己这接近八成功力的一掌。居然没让白晨当场毙命。

  与此同时,一股反震力从白晨的身上迸发而出。

  乌奎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力量传来,掌心就似拍在铁块上一样,剧痛难忍。

  乌奎心头一跳,反应极其之快,感觉到不妙的瞬间,立刻抽身后退。

  可是为时已晚,白晨那燃着黑炎的手臂,就如魔爪一般抓住乌奎的手臂。

  乌奎全力一震,白晨的掌心立刻被震开。

  可是反震力更大,乌奎也被自己的力道震的手臂发麻。

  七伤拳,第七式……山河破碎!

  白晨的身上在崩血,每一寸肌肤都在瞬间粉碎,血与火迸射而出,组成一副诡异之极的画面。

  强烈的不安感觉笼罩乌奎,乌奎奋起全力,双掌迎向白晨挥来的一拳。

  咔嚓——

  拳掌相交的瞬间,乌奎看到自己的双掌居然粉碎了。

  “该死!!”乌奎根本未曾想到,一个江湖新人会对自己造成威胁,更没想到会受伤,真正的受伤!!

  这一拳超出了常理的可怕,摧枯拉朽般的砸碎乌奎的双掌后,依然毫无颓势,狠狠的砸在乌奎的心口上。

  紧接着整个擂台彻底崩塌粉碎,白晨的拳头就似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一样,擂台崩碎的碎片不断的被白晨吸纳到拳上,然后挥舞出去。

  擂台下的所有人都看傻眼了,谁也未曾想到过,结局会是如此。

  那疯狂同时霸道的一拳,将所有人的世界观颠覆了。

  还留下来的文人墨客自然不必多说,他们何曾见过真正的武林高手的对决。

  在他们的想象中,所谓的高手对决,恐怕也只是比街头打架更有章法一些罢了。

  可是白晨却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些读书人,高手的对决是什么样的。

  至于那些江湖中人更不必说了,一边是威名赫赫的乌奎。北苗天一教教主。

  一面是享誉天下,新晋崛起的超新星。

  在他们想来。结果不外乎两种,一种是白晨输的体面一些,保全性命……或者是一败涂地,丢了性命。

  至于眼前的第三种可能,他们连想都未曾想过。

  唐玄天脸色从最初的担忧变成了惊讶。然后变成了震惊,最后变成了哑然。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伍长老失声叫道。

  上乘拳法!而且是最顶级的上乘拳法,即便是他的修为也无法施展的可怕层次。

  可是白晨一个先天期的江湖新秀却施展出来了,这种完全不符常理的画面却出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
  阿古祁莲不是第一次看到白晨施展七伤拳,事实上白晨第二次施展七伤拳第六式的时候,阿古祁莲就曾经见过。

  而第六式的威力,也只是堪比上乘武功,阿古祁莲虽然略感惊讶。却没有真正的吓到她。

  可是这次她却是不折不扣的瞠目结舌,无法言喻的震撼。

  这一招的威力,或许还比不上她真正的全力一击,可是也足以让天下间大部分的武林高手失声。

  如果说旁人还只是猜测白晨这一拳的可怕,那么乌奎就是感同身受。

  只有他才明白这一拳到底有多恐怖……

  那是令人绝望的一击,即便是铁打的身躯,也要在这一拳面前溃败,何况他还只是血肉之躯。

  同时正面抗衡一直都不是乌奎的强项。他的尸狂之名也不是靠着真正的硬碰硬得来的。

  他擅长施毒,更擅长操弄尸人,尸狂之名由此而来。

  在这一拳轰到他的身上的前一息。他的护体真气却连一息都没有撑住,就已经被摧枯拉朽的轰碎。

  山河破碎,首先破碎的便是自己的身体!

  白晨将乌奎轰飞之后,便再也撑不住崩溃的身躯,身体一沉,已经双手并撑的跪在地上。嘴里不断的涌出黑色的淤血。

  乌奎则是躺在不远处,看他的伤势也是不轻。

  白晨艰难的抬起头:“教主大人,死了没?”

  乌奎的双臂血淋淋的,双掌更是已经烂的连骨头都没剩下,可是他还是撑起身体。

  两人分不出谁更凄惨,可是可以肯定的是,这场对决对乌奎来说,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

  乌奎咬着牙:“小子,我没死,那么死的就是你!”

  “我死?现在就算摆你面前一个光溜溜的大姑娘,你也消受不起,还想杀我?”

  “小子,你找死!”乌奎奋力的站起来,可是踉跄着身躯走了没两步,又是身躯一斜,倒在地上,还在不断的喘息着。

  白晨却在这时候撑起身体,艰难的迈着步伐走到乌奎面前:“问你个最后问题。”

  “想让我求饶吗?”乌奎斜着头瞥了眼白晨。

  “不是……我就想问一下,燎王要我投靠他,他出什么价码。”

  不只是乌奎气的吐血,听到白晨话的人,无一不绝倒。

  都已经到了这地步了,白晨居然还不忘调侃乌奎。

  平常精明过人的乌奎,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敲坏了,此刻居然没听出白晨话语中的调侃。

  “怎么,现在后悔了吗?”

  “不是……我就想知道,我现在是什么价码,以后谁要是拉拢我,我……我也好开价不是……”白晨使者吃奶的劲呵呵的笑着:“燎王怎么说也是一代枭雄……开价肯定不低吧?”

  乌奎这时候如果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,那他就真该死了。

  其实燎王根本就没有开所谓的价码,所谓的价码就是燎王亲口许诺,只要白晨愿意臣服,任何条件都可以答应。

  “小子,你以为赢了这场比武,就真的结束了吗?”

  “以后谁知道呢,可是你也别以为我就这么算了……对了,你刚才说我赢了是吧?”

  乌奎很不甘心的说道,被一个江湖新秀打败,这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:“你赢了……不过最好我们不会再相遇!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。”

  “那就是说我现在趴下,你不会突然站起来敲碎我的脑门是吧?”

  乌奎倒是想,可惜他现在需要担心的是,白晨拼个鱼死网破,倒下之前敲碎自己的脑袋。

  当然了,乌奎的担心是多余的,就如同白晨的担心一样。

  两人都是强弩之末,白晨的眼前一黑,直接趴在了乌奎面前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