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剑定胜败(求月票)

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剑定胜败(求月票)

  ps:

  不知道玫瑰小朋友考试考的乍样了。

  柳生此刻很愤怒,不过并未失去理智。

  白晨的话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,如果自己一剑不能杀了他呢?

  那么自己就将从刽子手变成待宰羔羊,这也是自己所修炼的剑道所注定的结果。

  柳生所修炼的乃是东瀛岛国的一本流剑道,这种剑道的威力固然强大,可是因为特殊的战斗方式而没落。

  因为一本流讲究的便是将所有的剑气与剑意,完全汇聚然后出招。

  这种出招方式也让一本流剑招的威力提升了数倍不止,完全可以杀死比自己强大许多的对手。

  当然了,如果完全没有后路也是不可能的,毕竟不可能任何对手都需要全力一击。

  可是即便是收劲,依然有极大的限制,如果全力一击的话,那么剑意将会发挥到最大威力,如果收一成力,则会受到这一成力量的反噬。

  同理,收两成力则会受到两成力量的反噬,所以一般的打斗,柳生都会尽可能的避免使用一本流的剑法。

  都是以普通的剑招御敌,一旦一道稍微强一点的对手,则是直接使用最强的一本流剑道,直接秒杀对手。

  可是经由白晨那么一说,柳生的信心已经开始动摇。

  他在心中不断的揣测着白晨的实力,他是故意激怒自己的!

  一定是这样,他肯定是有办法抵御自己的一本流剑道,只要挡住自己的一剑。到时候自己将毫无抵抗之力。

  想到这,柳生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。

  不过在使用几成的力量上。柳生则是有些犹豫。

  总之是不能使用十成的力量,拼着反噬的后果,也要保留足够的气力做逃生的准备。

  思来想去,柳生决定保留三成的力量,这个数字可以说是最符合现况的。

  七成气劲的攻击。三成气劲的反噬力还不足以让自己伤筋动骨,同时还保留着足够的战斗力,或者说是自保能力。

  决定之后,柳生也暗自松了口气,即便杀不了白晨,也不至于让自己丢了性命。

  当然了,他更相信自己的剑,哪怕是七成的剑气。依然不是谁都可以挡得住。

  柳生的滚滚杀气突然一凝,手中剑锋寒光暴涨,一道白光呼啸而出,破空朝着白晨射去。

  围观的人群,每个人都感觉到剑啸的声音震耳欲聋,那是一种尖锐且刺耳的声音。

  擂台也在这一瞬被劈成两半,可怕的剑气就像要撕碎一切。

  唐玄天的脸色微微变色:“好强!”

  这一剑的威力,虽然还没到让他高山仰止的地步。可是却也超出他的预料。

  即便是三花聚顶的高手,面对这一剑也要变色。

  更何况擂台上的白晨,一个先天初期的小子。

  这一剑强绝天下。柳生在出剑的瞬间,心口一痛,一口淤血差点没喷出来,不过被他强忍着咽了回去。

  就在这时候,一丝燥热的气息,从擂台上蔓延开来。整个擂台都像是沉沦在血色的火焰中一般,让围观的人群看不清场内所发生的一切。

  白晨的身上,更是如同恶鬼一般的烈焰焚身。

  那火焰烧灼后龟裂的皮肤,外人看来绝对是痛不欲生。

  可是不得不说,火烙铁布衫所带来的震撼。

  无匹剑气斜斜的落在白晨的胸口,霎那间,火光冲天而起,同时激荡起漫天火星。

  紧接着,原本赤红如血的火焰,突然变成了黑色。

  白晨就像是一尊魔炎中诞生的魔神,除了双目射出的红光,全身上下都被黑色的火焰笼罩。

  就连整个擂台也被点燃,将白晨与柳生全都包围在熊熊黑炎之中。

  白晨没有退后一步,反而跃身而起,朝着柳生扑去。

  柳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惶恐,显然,白晨的变化,局势的变化都超出他的预料之外。

  也超出了围观群众的意料,此刻的白晨就像是不可一世的恶魔。

  柳生本能的举剑迎击白晨,白晨也在这时候挥出一拳。

  剑锋与铁拳激荡在一起,人们预想中的断拳没有出现。

  反而是柳生的佩剑在一声激烈的碰撞声中,化作无数的碎片。

  而那些碎片,立刻被黑色火焰所侵染。

  白晨终于露出笑容,不过在柳生看来,那绝对是恶魔的微笑。

  原本四散粉碎的金属碎片,突然在空中有那么一瞬的凝固,紧接着突然反方向的倒射。

  柳生来不及躲避,或者说根本就无所避让,碎片已经激射而来。

  过了小片刻,擂台上的火焰渐渐熄灭,不过依旧青烟缭绕,让人看的有些恍惚。

  白晨身上衣物已经被血染红,胸口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。

  脸色更是苍白至极,身体摇摇欲坠,目光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平淡柔和。

  而白晨的面前,则是躺着一具完全辨认不出面目的尸体。

  擂台上的箫肃与擂台下的低议形成了鲜明的反差,毫无疑问,结果是白晨胜利了。

  可是,可是过程呢?

 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,看似漫长的过程,实则快到了极致。

  先前的柳生所挥出的一剑,威力无匹。

 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,白晨必死无疑。

  可是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白晨出人意料的赢了,柳生却死的不明不白。

  只有少部分人看清了过程,当然了,也只是勉强看清楚。

  可是具体的细节,却没有人说的清楚。

  乌奎眼中惊疑不定,他大致看清楚了过程。

  他对白晨的情报做过研究。而不像柳生那样目空一切,对于白晨的情报不屑一顾。

  可是情报里。白晨绝对没有这样的实力。

  哪怕柳生留了一手,并未全力一击。

  当然了,这一切对他来说,并未有太大的影响。

  乌奎抬起头吭声道:“白晨,接下来就是本座做你的对手了。”

  白晨就地盘坐下来。调息紊乱的真气,同时看向乌奎:“你们燎王府都这么不要脸么,就算你们要车轮战,还不让我中场休息么?”

  一句话直接把乌奎气的不轻,乌奎黑着脸冷哼一声:“好,便给你调息的时间。”

  获得煞气值:70

  天蚕九变晋升第三重,真气翻倍。

  修为等级:先天中期。

  修炼内功心法:《悬壶济世功》下乘一品,《天蚕九变》第三重。中乘九品。

  寿元:100/>

  内力:900万/900万。

  真气:90万/90万。

  煞气值:70/>

  龙魂:45

  龙力:>

  龙魄:>

  悟性:16+15+20

  外功法门:火烙铁布衫圆满,化龙诀第二重。

  天蚕九变第一次晋升的时候,白晨是被狮子头的天罡烈火掌劈中,获得20点煞气值。

  第二次最多只要四十点煞气值,可是柳生的一招就让自己直接多了70点煞气值。

  可见柳生那一剑的威力有多恐怖,如果不是自己先前耍的小心机,恐怕后果难测。

  白晨此刻也是暗自庆幸,虽然受伤更重了。不过至少没有完全脱离计划。

  天蚕九变成功晋升第三重,同时自身修为也提升到了先天中期。

  就连化龙诀,都连带着进阶到第二重。这是白晨想都没有想到的。

  过了小半个时辰,白晨终于将体内煞气化解,脸色不复之前的苍白无色。

  白晨还顺道吞了颗丹药,看起来神清气爽,完全不像受伤的模样。

  乌奎很耐心的等待着,似乎完全不介意让白晨彻底恢复。

  在他看来。白晨重伤或者鼎盛,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更何况他清楚的知道,柳生那一剑的威力如何,白晨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,根本就是异想天开。

  别看白晨此刻红光满面,多半是靠着什么丹药,强压着伤势罢了。

  所以乌奎毫无压力,反而略微嫉妒的说了句:“小子,你身上倒是有不少好东西,若是能够献给本座,或许能够侥幸保留一条性命。”

  白晨拿着手中一颗丹药,随手抛给乌奎:“我即便给你,你敢吃么?”

  乌奎脸色变了变,原本他就没指望白晨会给他丹药。

  可是白晨居然真的给他了,这让他多少有点下不了台。

  虽然他是用毒高手,可以说天下间最顶尖的用毒高手之一。

  可是他也不敢随意的服用敌人递过来东西,这世上还是有太多他自己也弄不明白的,足以威胁到自己的东西了。

  更何况,眼前的这个小子,绝对不能以常理论处。

  不过乌奎也是思维敏捷,随手捏碎手中丹药:“你若是真有心,便拿高级丹药送予本座,这种低阶的丹药,就别拿来丢人现眼了。”

  白晨不禁拍了拍手掌,为乌奎的敏锐反应喝彩。

  “不愧是天一教教主,连十阶小还丹都看不上眼,在下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又好似苍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  擂台下传来一阵哄笑,两人明枪暗箭的战斗已经开始。

  虽然还未正式交手,可是已经斗的不亦乐乎。

  乌奎气的吐血,他本来想着,白晨再怎么大方也不可能送自己高级丹药,所以白晨丢过来的丹药,连正眼看都没看一眼。

  “小子,以前我只知道你巧舌如簧,文采不俗,能够逼死苏鸿那个老杂毛,如今才知道论心机,你也不遑多让。”

  “这算是对在下的称赞吧,在下就欣然接受乌教主的赞美了。”

  “就是不知道你的武功是不是也如你的口舌这般伶俐。”

  “可惜……”白晨不无可惜的叹息一声。

  “可惜什么?”乌奎疑惑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可惜乌教主不是女的,不然的话您就有机会领教在下的另外一项绝技了。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