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文斗末,武斗始

第一百八十九章 文斗末,武斗始

  欧阳修无愧于四绝之名,琴棋书画无一不精,甚至不能用精来简单的描述。

  他在琴棋书画上的表现,远远高于一般的文人雅士。

  因为他将这四道融于武道,又汇于心中。

  欧阳修的笔锋掠过之处,线条或粗或浅,或明或暗,在画纸上不断的勾勒着,最终勾勒出一幅极致完美的画卷。

  白晨的气质俨然烙印在画卷之上,在欧阳修的笔锋修饰下,不断的接近完美。

  不过由于两人作画,都是横陈在画桌上,所以擂台下的人,无法看清两人所作。

  终于,欧阳修的笔锋轻轻一点,最后的收尾结束。

  欧阳修抬起头,摊开画卷,对于自己的作品满意至极。

  这世上怎么可能还有比这张画更完美的画卷呢?

  哪怕欧阳修的作画对象是他的对手,是他的敌人,可是欧阳修也没有受此影响,依然把白晨刻画的近乎完美。

  甚至比起现实中的白晨,更加超凡脱俗。

  这或许也是欧阳修与大部分人的想法,画卷上的白晨气质非凡,英气蓬勃,目光锐利如锋,嘴角带着几分浅浅却又自信的笑。

  甚至还有那么点偏偏风度……

  白晨也终于停笔,不过在他作画完成后,首先看的不是自己的作品,而是看向欧阳修。

  “前辈已经好了么。”

  欧阳修自信满满的点头,对于这次比试的题目,他非常的满意。

  先前的那种压迫感也已经荡然无存。或许是因为自己所作的画,超越了以往的作品。

  这也是一种压力下产生的作品。即便是欧阳修自己都没想到。

  “那我们便相互评断如何?”白晨同样是自信的目光。

  欧阳修赞同点头,两人将画卷摆在一起,两人对调位置后。

  欧阳修摊开白晨的画卷,只是那么一瞬,他的表情凝固了。

  这画的是他?

  画卷上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。手持毛笔,目光祥和睿智,单手揽须。

  只是这线条却不是以毛笔所刻画,欧阳修感觉就像是照镜子一样,每一个细节都趋于极致。

  欧阳修甚至能够从画像上看到自己的眉毛有几根,而且这种新颖的风格,也让欧阳修叹为观止。

  完美!只有这张画才是真正的完美。

  白晨看到欧阳修的表情,对于这个结果非常的满意。

  其实自己的画不过是中等水准罢了。欧阳修真正惊叹的不是画功,而是风格。

  任何一个第一次接触写实素描风格画风的人,看到这样的作品,都难免心生惊叹。

  反观欧阳修自己的画,可谓是水墨画的极致。

  如果说写实画讲究的是逼真的画,那么水墨画讲究的则是意境。

  古代的水墨画多为山川湖海,因为山川湖泊更能显露出天地的旷达与意境,或是飘渺。或是空冥,或是浩瀚又或者是汹涌。

  相对来说,水墨画在人物上的作品就要少许多。

  首先是人物画更难。水墨画对人物的刻画还是有许多的不足之处。

  同时如果被画的人物没有特殊的气质,那么画本身也会受到影响而落于下乘。

  欧阳修对人物画的把握,可以说是细腻到了极致。

  白晨甚至怀疑,自己是否拥有这么超凡脱尘的气质。

  欧阳修艰难的抬起头,看向白晨,嘴皮子抖了抖。没发出声音。

  白晨突然微微一笑:“这局小子甘拜下风,这幅画可否送予小子?”

  欧阳修表情愕然凝固,错愕的看着白晨:“为什么?明明你可以……”

  “因为前辈将小子刻画的如此完美,晚辈非常喜欢这幅画。”白晨笑呵呵的说道。

  白晨甚至在心里暗自猜测,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帅?

  欧阳修苦笑的摇了摇头:“其实真正觉得欣慰的是老夫才是,就凭这画功与画风,此局该当是你胜出。”

  “不,小子画技粗略,比不得前辈神技。”

  “不如这局算作平局如何?”欧阳修红着脸看着白晨。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

  “这画便互换相交如何。”

  这时候,擂台下的看客们不干了,立刻起哄起来。

  他们这次来,为的就是看一出精彩绝伦的对决,而不是听这一老一少互相吹捧的。

  如今两人的作品没看到,两人就这么自顾自的分胜负,他们自然不愿。

  “慢着,两位不如将各自的作品拿出来,让大伙看一看,也好有个公断。”

  “是啊,两位都是当世名流,我们也都想看看两位盖世神技。”

  白晨瞥了眼众人:“这是我与欧阳前辈的比试,与你们何干,又何曾需要你们公断?”

  “白晨,难道你不敢将你作的画拿出来给大家一睹为快吗?”有人起哄道,立刻引来围观人群的共鸣,很显然白晨刚才用墨炭作画,让众人实在怀疑白晨是否能够作出什么像样的画。

  “住口,白晨的画技举世难寻,需要尔等鼠辈赏鉴吗?”欧阳修也站出来为白晨鸣不平。

  “前辈,不是吾等质疑,实乃白晨用炭灰作画,实在匪夷所思,在场的诸位心中好奇,所以还请两位给众人一个答案。”

  有人起哄自然也有人平心静气的解释,同时这句话也代表着大部分人的心生。

  欧阳修的画技毋庸置疑,他已经被列为当世几位画圣之一,特别是其独特的画风,融合了江湖气息的画技,更是得到不少名家大豪的认可与推捧。

  可是如今白晨以墨炭作画,居然会得到欧阳修的认可,这让众人不得不怀疑,这场比试的公平性。

  “欧阳老头,你将画拿出来看看,小老儿也很想看看,用墨炭作出来的画,到底是什么样的。”百晓生此刻自然是想找回颜面,跟着大家起哄起来。

  “你这丢人现眼的老东西。”欧阳修看到百晓生居然与众人一起逼迫自己,便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本来在擂台上与白晨比试,双方的态度都已经呈于友好气氛。

  欧阳修作出来的画也得到白晨的认可,欧阳修自然免不了夸几句白晨,这样的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。

  可是如果真的拿出来,免不了被大家做比较。

  欧阳修实在没信心与白晨的这幅肖像画对比,因为白晨所作的这幅画,实在是太优秀了,同时也给人一种新奇的感觉。

  所以在同等的条件下,他是必败无疑……

  “手下败将,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,若是不服,大可再在这擂台上一较高下!”白晨终于吭声了,一出声便的咄咄逼人的态度,毫无先前的那种谦让内敛。

  对于白晨来说,看人只分两种,一种看的顺眼,一种看不顺眼。

  百晓生显然就属于看不顺眼的一类,所以对他的态度,更是恶劣到了极点。

  这句话先前是百晓生对唐玄天说的,如今却被白晨反送给他。

  可想而知百晓生的脸色有多难看,相较而言,擂台下的唐门众人就乐呵许多。

  百晓生不可一世,今次也栽在白晨手中。

  “欧阳老头,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,你可是燎王麾下奇仕,不是朝廷的人!”百晓生咬牙切齿的怒喝道。

  欧阳修心怒难平:“好好好……你要看,那便给你看!”

  欧阳修将本来卷起来的画轻轻一抖,完全摊开在众人眼前。

  哗啦——

  又是一阵惊呼,众人看的眼睛都直了。

  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,这幅画就如鬼斧神工一般,将欧阳修的容貌气质完美的烙印在这幅画上。

  这也是写实素描的魅力所在,细节决定一切,哪怕是一个皱纹都没有遗漏。

  众人甚至分不清楚人是画还是画是人,以假乱真,这是一个画师毕生的追求。

  当然了,众人震撼更多的是因为新奇所产生的。

  如果这世上人人都会素描的画,那么白晨的画也只能是烂大街的结局。

  可是正因为独一无二,正因为人人未闻,所以才能引起这样的效果。

  众人的目光又望向白晨,不过白晨依旧我行我素:“这幅画是欧阳前辈送予我的,所以展示与否也就不劳大家操心了,欧阳前辈的画技举世难寻,而他为我所画远胜于我,所以这局便算我输了。”

  众人却觉得,白晨这是在袒护欧阳修。

  欧阳修的画技自然不假,可是没有人认为,欧阳修所作之画能比白晨的画好。

  这也是先入为主的心理,白晨这般的退让,反而让众人更觉得白晨的心怀宽广。

  至于白晨是否展示,已经没什么意义了,因为大部分人只是对白晨的画感兴趣,而对欧阳修的画兴致寥寥。

  欧阳修收起画卷,再次与白晨抱拳告辞,临走前低声劝告道:“多加小心。”

  欧阳修对于这样的结果,还是相当满意的,毕竟名义上还是他赢了,虽然众人或许不这么认为,可是他的结果比之百晓生,好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  有了对比之后,欧阳修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,对于身边横眉瞪眼的百晓生视而不见。

  同时,欧阳修也没想到,因为这场比试,反而被读书人奉为经典,同时引为佳话而被传颂。

  白晨深吸一口气,目光望向擂台下的乌奎与柳生。

  “文的比过了,现在该是比武了吧?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