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家

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家

  “小白脸找我?”

  到了绣坊的客厅,白晨才明白,来找自己的是有些交情的李玉成。

  在白晨的印象里,李玉成有风度、优雅、博学,同时平易近人。

  白晨几乎可以把所有的正面评价附加在李玉成的身上,特别是在白晨面前,李玉成完全是一个谦谦君子的典范。

  “白兄,李某有礼了。”李玉成率先抱拳行礼。

  “李兄,多日未见,风采不减啊。”白晨略为嫉妒的调侃道。

  “白兄说笑了,论风采当今天下谁人能及白兄万分之一,白兄如今可是真正的风光无限。”

  “对我这江湖蛮夫来说,风采有个屁用,在下倒是希望能有李兄这般的好皮囊,喝喝花酒听听小曲,闲来无事再去和那些文人墨客对对句子,当真是一大快事。”

  李玉成对白晨这般的自嘲,百般不适,苦笑的摇了摇头:“白兄你这般自嘲,让我们这些终日抱书苦读的读书人情何以堪,情何以堪啊……”

  一番客套后,白晨率先引入正题:“李兄此来,应该不是来抬捧在下的吧。”

  李玉成白扇一收,嘴角勾勒出一道浅浅的笑容:“明日便是白兄与燎王麾下奇仕的约定之日,在下是来看看,是否有能用得到在下之处。”

  白晨愣了愣,这李玉成是真糊涂还是假装糊涂?

  自己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两个顶尖高手,他一个读书人,哪怕家里有点钱权。难道他还能解决的了自己的问题?

  “蒙李兄关心,在下感激不尽。不过这江湖纷争,李兄实在不宜插足其中,免得难以抽身。”

  “白兄可能不知道,在下家境比之普通人家还尤胜几分,家中培养了几个高手。常年无所事事,如今见此机会,正好给他们找点事情做,免得他们常年养尊处优,失了安身立命的本钱。”

  “李兄,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么?又或者是你真的明白在下的处境。”

  “在下很明白,非常的明白。”李玉成依旧春风得意。

  突然之间,白晨发现自己似乎看走眼了。眼前的这位李公子,并不是富家公子那么简单。

  “在下的对手可是这天下第一大反贼燎王!”

  “那正好,在下家中正好与他有些恩怨,非一方死绝不会罢休,更何况论势力,在下也未必会怕他一个乱臣贼子。”

  天下间,敢说出这番话,而且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的。也只有皇亲贵胄了。

  白晨上下打量着李玉成,他似乎想起来,这个天下的主人。他似乎也是姓李的。

  “倒是在下眼拙。”虽然白晨对于皇权,并没有太多的敬畏,不过适当的礼貌还是要有的。

  当然了,更主要的是,眼前这位李玉成李公子,也只是他自己的片面之词。真假曲直白晨没打算去深究。

  “白兄觉得在下能否帮的上忙?”

  “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在下也不相信天上真的会掉馅饼,所以李兄的好意,在下实在不敢受用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白兄说话依旧是那般的风趣幽默……”李玉成笑声爽朗,对于白晨的质疑似乎完全没往心里去:“白兄说的对,这世上的确没有无缘无故的爱。”

  “所以在下更不明白,李兄身为皇亲贵胄,而在下说的难听点,只不过是个江湖草莽,实在没什么地方值得李兄帮助的地方。”

  李玉成笑着摇着头:“白兄未免太小觑自己了吧,如今上至满朝文武,下至贩夫走卒,谁人不知白兄盛名。”

  李玉成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,那就是来自他的父亲,也就是当今天子的语录。

  得此子者得天下!

  这句话是当着他与几位兄弟的面说出来的,谁也不知道皇帝这句话到底是一时感慨,还是别有深意。

  不过不管皇帝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都让诸皇子无法忽视。

  皇权更替,对于任何一个皇子来说,都是无法抗拒的诱惑。

  “只要你我联手,天下便在你我的掌握之中,局时我登上皇位,而你也将成为武林至尊,何乐不为?至于眼前的那些牛鬼蛇神,不过是一个踏脚石罢了。”

  李玉成的野心,终于在这一刻显露出来,在白晨的面前,毫无保留!

  前一刻还是玉树临风,洒脱文雅的贵公子,下一刻却成了一个野心勃勃,权欲熏心的野心家,一个枭雄!

  “想想吧,你闯荡江湖为的是什么?你的那些对手,那些敌人,哪怕再给你十年,二十年……你也无法战胜,可是只要我们联手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”

  李玉成很懂得利用人的心理弱点,一个江湖中人所为的还不是扬名立万,震古烁今,而这些东西对于李玉成来说,都不成问题。

  靠着皇权来得到这些东西,某些门派就做过,而且两者的关系维持的很好,数百年未曾动摇。

  那个门派成了江湖上人人敬畏仰望的门派,而那个门派也时不时的为皇权解决一些不方便处理的问题。

  李玉成自认为很大方,他抛出了大部分江湖中人都无法拒绝的条件。

  要知道白晨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,他的名字的确很响亮,不过那也是有局限性的。

  所谓的路人皆知,也不过是李玉成的抬捧。

  至少白晨走在大街上,没有哪个读书人突然冲出来找他签名,或者是某家的姑娘发誓非他不嫁。

  白晨始终保持着微笑的表情,看着李玉成在自己的面前夸夸其谈。

  在整个过程中,李玉成完全没有从前的那种低调与收敛。

  似乎在说,如果白晨答应了这一切。就可以得到一切。

  “好吧,我会考虑李兄的提议的。”白晨一直耐着性子。最后在李玉成期待的目光中,白晨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。

  不过白晨平淡的语气,让李玉成非常怀疑白晨是否会考虑。

  “白兄,难道你对我提出的条件不满意?如果是这方面的话,我想我们还可以继续商量。虽然我现在不过是个皇子,可是我可以向你保证,待到我登基之后,白兄即便要封侯拜相,也非不可能。”

  白晨发现李玉成某些方面与自己很像,都喜欢空口说白话,给别人画大饼。

  “李兄提出的条件很诱人,只是在下自知自己的能力。没有那份能力去为谁打江山,更没那么好的命封侯拜相。”

  “白兄……”李玉成急眼了,似乎还是不甘心,想要继续劝说。

  “李兄请回吧,在下还要为明日的擂台做准备,就不留李兄了。”

  白晨不等李玉成答话,转身便径直离去。

  白晨出了客厅,发现吴德道一直躲在厅外。满脸古怪的笑容。

  “小子,那个皇子开出的条件这么好,你怎么舍得拒绝?”

  “狡兔死。走狗烹,飞雁尽,良弓藏,更何况面对的是最无情的帝王家。”

  白晨对皇权没有敬畏,不代表他不明白帝王无情的道理。

  江湖中人永远是江湖中人,去指望一个帝王真会给自己封侯拜相的机会吗?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。

  “那你可看到。那小子在你离开的时候,那种杀人的眼神,和一个皇子结仇,可是最不明智的选择。”

  “小爷我自己现在都是一屁股烂事等着收拾,还有空管一个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登基的皇子高兴与否,就算有朝一日他真登上皇位了,大不了便亡命天涯,天大地大,难道还找不到一个容身之所么。”

  “问题是,他可不会那么老实的留着你这个祸害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白晨愣了愣,自己虽然没答应李玉成与他合作,可是还不至于成了祸害吧?

  “你知道如今你的名字对于那些皇子皇孙来说,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“难道我的名字都传入当今皇帝耳中了?那我真是荣幸之至。”

  白晨发现自己上次逼死苏鸿,似乎是闹的太过头了。

  名声显赫固然是好,可是麻烦事也是不少。

  就拿这几日来说,天天都有大堆的读书人,说是来拜访讨教,实际上就是来拆台博名声的。

  如今的白晨就是一块香饽饽,谁都想来借着他的名字博名气。

  “你到底有多荣幸,我是不知道啦,不过我知道你今后会有麻烦……大麻烦……”

  吴德道依旧是那副幸灾乐祸的嘴脸,白晨永远能够找到揍他的理由。

  “蚊子多了不痒身,倒是道长你自己千万小心,哪日遇到同门了,同门相残,这画面当真是让人血脉偾张。”

  两人都一个德行,用微笑的表情说着极尽刻薄的言词。

  “你千万不要以为那小子外表斯斯文文,就真的文质彬彬,事实上当今皇帝的每一个儿子,都不可小觑,如果你敢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轻视,那么只会落入他的陷阱中。”

  “你也不要以为我就是软柿子,真逼急了我,我还真敢做那抄家灭族的事!”

  “嘿嘿……这我还真信,不过你现在已经得罪了天下最有权势的两个人中的一个,我想你也不想得罪另外一个吧,如果真到那种时候,你可就真的无处容身了。”

  白晨慢悠悠的看了眼吴德道:“你该知道我的习惯吧……如果我真的无处容身,那么我就让他们无处藏身。”

  “那么严肃干什么,闲聊而已嘛,明天可就是你与燎王约定的时间了。”

  吴德道连忙终止这个话题,因为他太清楚白晨的脾气,心胸狭窄、睚眦必报,最让吴德道记忆深刻的是白晨的一句口头禅……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