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八十二章 等死、找死和送死,任选一条路

第一百八十二章 等死、找死和送死,任选一条路

  白晨知道戒杀是在调侃自己。

  “那就简单点好了,下辈子别让我到死都是处男了。”

  “算了,我们还是来谈谈此生吧,你提出的愿望太为难佛主他老人家了。”

  “真是稀罕,以前你可从来没有这么主动的关心我的死活。”白晨心中忍不住感慨起来。

  “老衲慈悲为怀,普济苍生,不能亲力亲为,自然要借你之手,如若你死了,谁来替老衲完成这宏愿。”

  “少爷我和你相处这么久,为什么就没发现你有如此伟大的志向?还有……你什么时候连自己的称谓都变成了老衲?”

  “本座难得认真一次,你小子不能配合点么。”

  “大师,我很认真的和你谈件事好吗?”

  “说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转行吗?和尚实在不是你能驾驭的职业。”

  “滚。”

  两人的交流永远是从这么没营养的对话开始的,两人每次的交流,似乎都要穷尽一切办法挖苦对方。

  在两人都意识到,这场战争谁都没办法占到便宜后,两人才会默契的选择歇战。

  “和尚,藏经阁里有没有速成的,一步登天的武功秘籍?最好是让我修炼一天顶以往十年的那种。”

  “等你创出来就有了,现在……本座觉得你还是面对现实的好。”戒杀毫不留情的抹灭白晨最后的希望,白晨的心情也跌入谷底。

  “那我是不是死定了?”

  “基本上可以确定了,你还有什么遗言。我帮你记着。”

  “草你孙女。”

  戒杀的脸立刻黑了:“大家都是文明人,你就不能文明点吗。祸不及家人,讲点江湖道义好不好。”

  “和尚,你乃方外之人,哪里来的家人,再说了……其实我那句话是问候语。难道你没听出我那句话的诚意吗?”

  “你还想不想谈正事了?”

  “我现在发现,其实这真的是正事,既然那妖女能当作正事谈,我为什么不能,她再牛逼也比不上大师你啊,等哪天我真勾引成功了,成了你孙女婿,到时候你是帮还是不帮。”

  “这事我们还要细谈。其实你未必就没有胜算。”戒杀连忙打住白晨的念头,别人不知道白晨的本质,戒杀可是清楚的知道他到底有多龌龊。

  “反正摆在眼前的三条路分别是等死、找死和送死三条路,就请大师为我指明一条去路吧。”

  “那就置之死地!”

  ……

  “你怎么一路上都不吭声了?这可不是你的风格。”

  对于白晨一路上保持着的沉默,蓝轩非常的疑惑,难道他的心情真低沉到如此地步了吗?

  白晨慢悠悠的回过头,双目闪烁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光芒。

  “是不是你也觉得我这次……必死无疑?”

  “如果你退出,我也不会看不起你。”

  “唉……你这句话是把我逼上绝路啊。”

  回到绣坊中。在知道了白晨与蓝轩此行的结果后,每个人的脸上,俱都是一副失落的表情。

  每个人都安慰了白晨几句。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和决心。

  白晨本来还不算非常差的心情,看看到每个人的表情后,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无奈感觉。

  闭关,这是白晨想到的,唯一能够逃避众人眼神的办法。

  不过众人却更加失落,因为白晨所谓的闭关。从来就没有正经的闭关过。

  如果不是真的陷入绝境,白晨绝对不会连闭关这种蹩脚的借口都想出来。

  只是,这次白晨是真的闭关……这次是真的。

  白晨所学太杂了,以至于白晨自己都没有去好好的融会贯通。

  大部分的武功都是一学便会,根本不需要白晨去更深入的研究。

  还有一类则是受限于修为与体质,无法完全发挥出来。

  比如说万引术和化龙诀,一套五行秘法一套外功法门。

  这两套秘籍都有非常明显的局限性,万引术的内力消耗太大,哪怕是经过了天蚕九变第一变后内力翻倍,对于万引术的消耗速度,依然显得杯水车薪。

  而内力翻倍后,白晨对匕首的掌控数量依然不变,还是十六把匕首,只不过是掌控的时间延长了一倍。

  化龙诀白晨一直不敢多用,因为戒杀的警告,以至于白晨对化龙诀一直有着心理阴影。

  每次施展第一式,白晨都觉得自己离‘妖’又近了一步。

  而第二式白晨一直没有去尝试使用,白晨自己也不知道,是否能够驾驭的了第二式。

  至于天蚕九变,这套内功心法的优点与缺点都非常明显。

  修炼天蚕九变后,几乎没有境界上的关卡。

  其实先天境界本身就是一个积累修为的阶段,天蚕九变只是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加简单。

  不过所谓的简单也只是相对的,天蚕九变的提升非常简单,受伤、痊愈、修为翻倍,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可是最让人头痛的地方就在于,天蚕九变每一次提升,都需要比上次受的伤更重。

  至于比上次更重的伤,即便是白晨的心里,也没有一个度量的办法。

  如果受伤太重了,对于白晨来说,也是个不小的负担。

  可是受伤太轻,那么就等同于无用功。

  白晨不是没想过,让自己的朋友帮这个忙……

  只是,天蚕九变的真正难点也就在于此,如果没有敌意的伤害,或者自残,都是无法满足天蚕九变的晋升需求的,至于原理,就连戒杀都弄不清楚。

  也就是说。天蚕九变其实就是一个应用在实战中的内功心法,只有在不断的战斗中。才能得到全面的提升。

  在众多武功之中,似乎最不起眼的轻功逍遥游,并没有太多施展机会的,反而成了白晨最突出的一项。

  即便是众人之中,轻功最出色的小凤。也对白晨的轻功赞不绝口。

  不过也可以说是最没潜力的一项,如果将轻功比作是自行车,白晨不过是在一群骑着自行车的人中比较快的一个,可是与一辆汽车还是有着质的差距。

  当然了,并非完全没有机会,至少今天戒杀就已经提醒过白晨,一个白晨刻意忽略的机会。

  ……

  在安顿燎王麾下奇仕的庄园来,迎来了两个装束古怪的客人。

  一个头顶银冠。身上衣物完全是以黑色的布料和紫色纹路组成,脸色略显黝黑,一双眼睛死气沉沉的,充满了灰暗的色彩。

  手中拿着一把奇怪的乐器,前端长长的像是笛子,后半端又如同葫芦一样。

  这是苗人独有的乐器壶箫,也是苗人节庆之时必备的乐器。

  不过对于五毒教与天一教来说,这壶箫则是他们的武器。是他们驱使异物的法器。

  另外一人则是全身抱着黑衣服,除了眼睛之外,没有一寸肌肤露在外面。

  身材略显矮粗。背后背着一把没有剑鞘的长剑,东瀛岛国的长剑与汉唐中原的不同,样式更倾向于刀,不过又没有刀的厚实与沉重。

  至于中原与东瀛的剑谁优谁劣,就非三言两语可以评断的清楚,可以说互有优劣。

  东瀛岛国因为地理缘故。以及特殊的统治,导致本国之内并无太多的门派,而且多为游散剑客,每个活动于门派周围领地的剑客,都可以归纳为领地门派的门人。

  而他们的剑法又不似汉唐中原的剑法讲究齐头并进,以灵、巧、妙、绝著称,相较而言东瀛岛国的剑法只有三点,快、准、狠!

  不过千万不要因此而小觑他们,东瀛剑客修炼的剑法虽然简单粗暴,可是却有其独到之处,他们更倾向于挥剑斩情,断七情绝六欲,以此来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。

  “柳生、乌奎,你们终于来了。”

  百晓生与欧阳修俱都迎了出来,只是看两人的眼眶一圈黑,似乎最近几天都没睡好,没什么精神。

  “二老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乌奎隶属于贪狼院,平日里与紫薇院的几人并没有什么来往,算是点头交。

  不过在看到以往趾高气扬的紫薇院,如今居然惨淡收场的时候,他还是小小的高兴了一把。

  终于不用再看着这些书呆子的脸色了,当初他听说苏鸿落败自裁后,别提多高兴了。

  想想也知道,以苏鸿的为人,对百晓生尚且如此,对于贪狼院的几人,自然更不会有好脸色。

  如果说苏鸿的死最高兴的人,不是白晨等人,而是乌奎等一众贪狼院奇仕。

  虽然惊讶于,白晨能够逼死苏鸿,可是他还是不以为然。

  苏鸿的死是他自己学艺不精,才学不足。

  可是在武道上,乌奎却有足够的自信。

  尸狂的头衔可不是浪得虚名,那些试图挑战他的人,如今都成了他手下的亡魂,更遑论白晨这个二十不到的毛头小子。

  “你们为何现在才到?”

  “本座身负燎王密令,在路上耽搁些许时日,难道两位先生对此有什么异议?”

  “什么密令,能让两位一等一的高手,在路上耽搁如此多的时日?”

  “这就不便与两位细说了,两位若是有疑,自可向燎王询问。”乌奎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  乌奎的心性如此,说他卑鄙说他阴险,他从不否认。

  一个永远以算计别人作为人生目标的人来说,让他老老实实的当个乖宝宝,显然是异想天开。

  即便是燎王对乌奎,也多是防范的心态,外人觉得燎王与乌奎属于主奴的关系,实则是互相利用,至于谁利用谁多点,那就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清楚。

  乌奎就是一只虫,随时都有可能反噬其主的毒虫。

  柳生则是一把刀,用的好伤敌,用不好伤己。

  百晓生和欧阳修不明白,为什么燎王会把这两人派来,而不是对他忠心耿耿的贪狼院院长。

  “既然如此,想必两位也准备的差不多了,四日后便是约定之日,十里铺外擂台上,可莫要丢了燎王的颜面才好。”

  “这就不劳两位先生操心了,倒是紫薇院如今少了苏大学士,可谓孤掌难鸣,千万别到时候打退堂鼓了,丢了燎王的颜面。”

  乌奎阴阳怪气的语气,总能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  百晓生与欧阳修听的鼻子都气歪了,双眼都快要喷出火,偏偏又无可辩驳。

  乌奎虽然是苗人,可是他不似普通苗人那样不善言辞。

  他对言语的犀利完全不亚于一个读书人,以前至少有个苏鸿,可以压得住他。

  如今苏鸿死了,不止是外面的白晨虎视眈眈,即便是同僚的乌奎,也开始对紫薇院冷嘲热讽。

  欧阳修心头忿忿不平,冷冷的哼了声:“希望你在那姓白的小子面前,也可以如此自信。”

  此刻的欧阳修反而迫切的希望,白晨能够打压一下乌奎狂妄自大的秉性。

  “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罢了,你以为我是苏老鬼那般无能吗?又或者如同你们这帮缩头乌龟?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