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八十章 绝世妖女

第一百八十章 绝世妖女

  ps:

  前面那章的标题是‘满园春色’,没想到春色居然也被和谐了,心中各种羊驼奔腾。

  哪怕她根本就用不上缘尽果,也不妨碍她心中想要据为己有的贪念。

  这是人之常情,看到某个珍宝,谁不想据为己有。

  当然了,这一切都与蓝轩没什么关系。

  毕竟阿穆尔送的可不是她,而是白晨。

  只是她怎么也不明白,到底是谁求谁办事。

  为什么求人办事的反而像是个大爷,而本该高高在上,目中无人,甚至对汉唐人有些憎恶的五毒教,却一反常态,对白晨礼遇有加。

  甚至连如此珍贵的至宝都随手送出去,换做是她,绝对没如此大方。

  难道白晨真有那么大的魅力?

  能够让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,初次见面就倾心相待?

  至少蓝轩是没看出,白晨到底有哪里好。

  “若是你喜欢,这整园的花花草草,都送给白公子你。”阿穆尔大方的说道。

  蓝轩再次无语了,她是真没见过这么大方的。

 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伺候大少爷一样……

  白晨看上什么,对方似乎就要义无反顾的奉献出来。

  “这个……这个不大好吧。”白晨略显腼腆的看了眼阿穆尔,心中猜测着,难道自己最近又帅了好几倍,让这位苗人大美女对自己一见钟情了?

  好吧,意,白晨还是很快将这个不现实的想法甩开。

  阿穆尔送自己缘尽果。白晨还可以理所当然的认为,这是因为他们苗人不擅炼丹。缘尽果再珍贵,落在他们的手中也得不到半点发挥,所以才借花献佛送给自己。

  可是这满园的花花草草,其中不乏珍稀品种,不说自己炼丹大用。

  即便是五毒教。也能有不小的发挥余地。

  “没什么不好的,这些花花草草在我们五毒教的手中,那就是多增几个亡魂,在白公子的手中,却能多挽救几条性命。”

  蓝轩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,五毒教什么时候如此深明大义,什么时候如此的慈悲为怀了?

  “那……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白晨的嘴巴都快笑歪了,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。居然都让自己遇上了。

  白晨最大的倚仗是什么,不就是自己的炼丹术么。

  自己能够与那些前辈帮主的论交,靠的不就是这吃香的炼丹术。

  可是越是高级的丹药,所需要的材料便越是难寻与珍贵。

  这满园的花花草草,足以让白晨炼制出不少高品级高品质的丹药,这又是一项不菲的收益。

  白晨看着这片生机盎然的花草,差点就忍不住抱住阿穆尔,来一个热情的拥吻。

  “我们还是快些进去吧。不要在这耽搁太久。”

  白晨连忙收敛起喜悦,尾随着阿穆尔进了后堂后,阿穆尔便主动的离去。

  步入堂内便见堂正前方摆放着一张软椅。一张玉体横陈其上。

  那身姿说不出的曼妙,白晨彷如看到了一条美女蛇,一个摄人心魄的妖精。

  女子头戴苗人特有的银饰头冠,那张精致的惊心动魄的脸庞略带粉妆,却给人一种妖艳至极的诱惑。

  年纪不算很大,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模样。却有着不输于梅绛雪的成熟韵味,同时兼备蓝轩那般倾城容颜,令人生不起半分亵渎。

  妖媚、高贵、圣洁,这些几乎无法联系在一起的词语,此刻却完全的糅合在一起,组成一道完美的景致。

  女子侧身躺在软椅上,单手撑着脑袋,一副慵懒的姿态。

  便是一个漫不经心的叹息,隔着数丈外的白晨,似乎都能嗅到空气中弥漫的那种酥香软骨。

  白晨一直以为,蓝轩已经算是一个女人所能展现出的完美极致。

  可是看到眼前的这位女子,白晨才明白自己的见识有多浅薄。

  即便是以容貌来说,不输给这女子的蓝轩,可是与她站在一个屋檐下,都会感觉到莫大的压力。

 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她们都属于视觉上的盛宴。

  可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蓝轩和这位妖媚女子就是任何一个女人一辈子都无法战胜的敌人。

  不过当这两个女人相遇,那绝对是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精彩。

  这其中的故事,不足外人道来。

  白晨都忍不住在两个女人的身上不断的徘徊,心中感慨万千:“既生瑜,何生亮……”

  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宿命的对决,太精彩了。

  当然了,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男人,白晨此刻最不缺的便是镇定,伪装出来的镇定。

  “晚辈蓝轩拜见前辈。”

  蓝轩率先出声了,语气诚挚严谨,不给对方任何把柄。

  只是这句话在眼前这角色女子听来,却显得如此刺耳。

  “晚辈……”白晨也想学着蓝轩的语气见礼。

  可是对方率先打断了白晨的声音:“白公子,你我年纪相差不多,不如姐弟相称如何?”

  “额……”

  “前辈乃不世高人,我们怎可如此失礼。”蓝轩抢先白晨一步说道。

  “我与你师父凌月仙子同辈论交,你称呼我一声前辈,并无什么不可。”妖艳女子回过头看向白晨:“不过白公子却无那么多规矩可讲,各交各的的,互不影响,白公子名满天下,莫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异族妖女吧?”

  白晨看着那双魅惑众生的眼神,心头打鼓。

  啥叫自卑,是个男人面对这种要身份有身份,要身段有身段。还长的如此妖娆的女子,双腿都要抖三抖。

  白晨不是不想学着那些传说中的大侠。王八之气一抖,然后再伸手揽过对方腰间,拥入怀中……

  只是这种片段只能想想,对方可是五毒教教主,谁也不知道。自己伸出去的手还能不能收的回来。

  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,小弟在这给姐姐问好了。”

  白晨的这位姐姐已经笑得花枝乱颤,身姿横陈在软椅上,说不出的性感。

  “晨弟弟,到姐姐身边来。”五毒教教主朝白晨勾了勾指头,便是这小小的动作,都引人遐想连连。

  “我与姐姐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,也是缘分。还不知道姐姐芳名,他日在江湖上闻得姐姐名号,免得失了礼数。”

  “言之有理,姐姐乃苗族王姓阿古氏,名祁莲”

  “阿古祁莲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只闻花香醉人心。不觉花开几多时。”

  白晨自然是张口便来一句美赞,尽可能的奉承阿古祁莲。

  “晨弟弟,你文采风流。恐怕但凡女子都逃不出你的手心吧。”

  “最难消的便是美人恩,风流债伤身,多情种伤心。”白晨平淡的回应道,无悲无喜,却有一种淡淡的失落。

  “晨弟弟,你可是想起了哪家姑娘?”

  白晨索然无味的笑了笑。满不在意的说道:“想起个我欠她十年,她却欠我一生的女……女孩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白晨会突然想起那个埋藏在心里的小萝莉。

  “哦?晨弟弟这般的风流人物,也会被人倒欠情债?”

  “唉……谁都有不如意的时候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……别看我表面风光,却是一屁股烂疮。”

  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……

  阿古祁莲默默细嚼品味着,她对中原的诗文并不了解,可是她可以感受的到,白晨语气里那种平淡中带着的失落与伤感。

  相比起来,蓝轩的感觉就深刻许多,平淡又不失婉约的两句话,却蕴含着至情的思绪。

  只是,前一刻还能说出无尽风雅的诗词,下一句便是粗俗不堪的自嘲。

  一时之间,蓝轩也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。

  “我现在很好奇,你口中说的那个,你欠她十年,她欠你一生的女孩的故事,不介意说一说她吧。”阿古祁莲带着轻松调侃的语气说道。

  白晨苦笑不已:“只有分享别人的快乐,哪里有分享别人痛苦的事。”

  “你不是常说,有什么不快乐的事,说出来让我们快乐一下么,怎么轮到自己就退缩了?”

  “故事的开始是一个美丽的邂逅,我不是青涩的少年,她却是豆蔻年华的少女,我收了她的定情石,她收了我的定情物……”

  “你与一个豆蔻少女互换信物?”蓝轩那眼神看着白晨,却像是在看一个变态大叔一样。

  白晨莞尔一笑,耸耸肩继续道:“也许对于她来说是一生的承诺,可是对我来说是一时的兴致,她让我等她十年,我给她十年的时间,十年换来的是一生的缺席,那一夜,我亲手埋葬了她。”

  “你动情了?”蓝轩再没有嘲笑与讽刺。

  “我一直在想,若是有这十年,我们再相遇的情景。”

  阿古祁莲一直平淡的笑,就好像白晨的故事,完全无法触动她一般。

  在短暂的平静后,阿古祁莲率先打破了平静:“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会接受那个女孩的定情石吗?”

  “我后悔的不是收下她的定情石,我后悔的是亲手埋葬了她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希望我们没有相遇。”

  “这样真的好吗?”阿古祁莲不禁开口问道。

  “至少这样,我就不用亲手埋葬她。”

  两个女人都在这一刻沉默,现场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。

  阿古祁莲自然便是阿古朵,只是这一刻她也在犹豫不决中。

  “好了,干嘛说这些不开心的事,还是说些开心的事情吧。”

  白晨突然又转变语气,变得开朗豁达起来,就像完全不受影响一样。

  蓝轩经由白晨一提醒,立刻醒悟过来。

  是啊,他们这次来的目的,可不是来谈情说爱的。

  “说的也是,我们闲聊这么久,你们似乎还没说到重点。”阿古祁莲又恢复了那副妖娆魅惑的姿态,语气也变得靡离绯艳:“不过我的回答,可能会让你们失望。”

  白晨和蓝轩都是一愣,前面不是谈的很融洽么,怎么这态度说变就变?

  “为什么?”蓝轩追问道:“前辈难道不想……”

  “以你们的实力,我实在想不出,我们有结盟的意义。”

  阿古祁莲毕竟久居上位,轻描淡写中便将关键点说清楚,那就是白晨等人的实力。

  “祁莲姐姐,你的意思我明白,可是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,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姐姐会不懂吗?更何况,我不认为我们一无是处,或许以武力来说,我们不能与姐姐这个层面的高手较量,只是这不代表我们就真的无法帮助到姐姐……还有五毒教。”

  “晨弟弟,你是个天才,你出道至今所有的成绩,所有的能力,我都了如指掌,姐姐不否认你的能力,也相信几年后的你,或者你背后的门派,可以给我与五毒教帮助,只是这还不够,因为……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