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只是我这样,是我们男人都这样

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只是我这样,是我们男人都这样

  秦可兰很不解的看着蓝轩,因为她分明从蓝轩的眼神里,看到了对自己的戏谑目光。

  难道是自己认识的人?

  如果自己认识五毒教教主的话,丹奇宗也不会被灭门了。

  那她的眼神又是什么意思?

  蓝轩很满意自己用眼神,调戏了一番白晨与秦可兰。

  这种事以往只有白晨能够做到,也只有他能做的出来……

  蓝轩发现自己与白晨接触了些许日子,也开始变得腹黑起来。

  “是啊,对你非常有利。”

  “难道我认识?又或者是我家兰兰认识?”

  白晨自言自语的猜测着,只是思来想去,也猜不透蓝轩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  “你想多了,五毒教教主一向行踪诡秘,行事神秘莫测,你若是认得此等人物,也不会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了,我说对你有利,是因为这五毒教教主,肯定是一个女子。”

  白晨翻了翻白眼:“你这是在抬举我还是在讽刺我?”

  “我只是实话直说罢了,我可是听绣坊里的姑娘,提及过不少你的风流韵事。”

  “我要真有那能耐,也不见你投怀送抱,哎呀……”

  白晨接触到秦可兰杀人的目光,连忙打住后面的话。

  “本姑娘倒是愿意,你敢接受么?”

  蓝轩与白晨接触了几日,已经不知道矜持为何物。

  白晨初见蓝轩的时候,那是何等的惊为天人,就似阳春白雪。就似烟霞仙尘。

  所以说,这人不能交往太深,一旦交往的太深了。

  那就意味着这个人的所有缺点,都暴露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“我们还是来说一说正事吧,你若是真想与我深入交流,我们改日再……哎呀……”

  “好了,说正事吧。”蓝轩已经充分的认识到白晨的本性。

  这种人只有比他更流氓。才能真正的克制他。

  “虽然这五毒教教主是个女子,不过你在她面前,最好收起你的性子,这位女魔头可不会与你讲道理,虽然自她接任教主之位后。一直都是名声不显,可是论手段那是令人闻风丧胆,而且她最厌恶的便是汉唐的男子,如果你以为可以与其他女子那般随心所欲的胡言乱语,我相信你不需要乌奎动手,就会被五毒教教主杀了。”

  “这种女人。肯定都是从小缺钙,长大缺爱,身心发育不健全。又被汉唐的男人欺骗过感情,所以心理这么扭曲。”

  “就是这种话,你若是敢当着她的面说出口,我担保你绝对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。”蓝轩又看了眼秦可兰:“姐姐也不管一管这混蛋么?以他的性子。若是再这么下去,难保有一天会横死街头。”

  秦可兰抿嘴轻笑,说不出的娇美可人。

  “妹妹多虑了,白晨虽然在我们面前口无遮拦,可是对自己的小命一向都很珍惜,用他的话说,他是见人说人话。见鬼说鬼话。”

  秦可兰的话,立刻让白晨感觉到一阵舒心:“这才是我的红颜知己嘛。”

  蓝轩白了眼白晨,她最讨厌看到的便是白晨与秦可兰秀恩爱,同时在心中默默的诅咒两人。

  蓝轩又陆陆续续的说明了五毒教教主的一些事情,无一例外的都是关于这个神秘的女人负面的信息。

  残暴、嗜杀、恶毒、易怒,还有偏激。

  蓝轩说了这么多,其实简单就可以用这五点来总结概括。

  “还有呢?”白晨意犹未尽,又问道。

  “我说的还不够多吗?”

  “比如说,她漂亮吗,比如说她的年龄……又比如说她的婚配情况。”

  蓝轩哭笑不得:“难道你只关心这些吗?”

  “我觉得你对我有很大的误解。”白晨义正严词的说道,脸上的表情从未有过的严肃。

  “难道你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?”

  “你对我最大的误解就在于,你以为只有我是这样,其实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就我认识的那些男人中,似乎并不都是你这种人。”

  “俗话说,男人不色狼,发育不正常,我很怀疑你以前所接触过的那些男人,身心是否健全……不会都是渊河那种小屁孩吧?”

  在白晨的带动下,两人对话彻底的偏离了主题。

  “大长老师父……”众人在这后院里肆无忌惮的闲聊,似乎完全忽略了某位正在顶着烈日打马步的少侠。

  白晨正愁没有范例,立刻朝着渊河招了招手,渊河在外人面前,还是略显腼腆。

  “你看,就连渊河都懂得媳妇要早点培养感情,不愧为我的首席大弟子。”

  秦可兰瞪了眼白晨,没好气的说道:“有这么出色的弟子,作为师父是不是很得意?”

  作为弟子的渊河,小脸蛋顿时红的就如猴屁股一样,看来还是没学会白晨最大的本事。

  而作为师父,白晨就显得不那么谦虚:“这个嘛……回头我去问问我师父。”

  “师父,师娘是在夸我。”渊河很认真的说道,看他的表情,似乎对于这个问题,非常的在意。

 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正面评价,可是白晨居然连这点荣耀都要剥夺走。

  “对了,你还没告诉我,五毒教教主现在在哪里,沧州城这么大,我总不能挨家挨户的问过去吧。”

  “有何不可,反正如今你的名气这么大,特别普通百姓,可都把你捧上天了,奉你为旷古奇才。”

  “女侠你就别玩我了,我还丢不起那个人。”

  “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蓝轩调皮的露出皎洁笑容,看到白晨吃瘪,总是那么令人赏心悦目。

  “你果然是在玩我。”

  “嗤嗤……我虽然不知道五毒教教主在哪里。不过我知道如何找到她。”

  “女侠,您大人大量,就直截了当的告知在下吧,您的大恩大德,在下必当赴汤蹈火,粉身碎骨,以身相报。”

  “以身相报就免了。只要当初的赌约作废即可。”

  “什么赌约?有这回事吗?”

  蓝轩很不淑女的撇撇嘴,对于白晨的健忘症还是表现值足够的肯定。

  “你去打听打听,沧州城哪户人家突然闹虫灾了,或者是突然无故死了人,想必五毒教教主便是在那里落脚了吧。”

  “沧州城十多万户人家。我要打听到什么时候啊。”

  “你不是和丐帮相熟吗,再者说……你只管去找那些大户人家便是。”

  ……

  “就是这里吗?”

  白晨抬起头,看着眼前这座足以称得上富丽堂皇的庄园,白墙高耸,漆红大门边上是两座石狮。

  “这座庄园原本属于沧州城一个王姓富户,不过前些日子。不知道怎的突然冒出无数的蛇虫,吓得那王姓富户连续找了几波人,都没除掉这些蛇虫。最后无奈低价抛售,后脚立刻就被人买走了。”蓝轩说道。

  “真是好手段啊。”白晨心里咕噜不已,如果地球上那些拆迁队有这手段,也不用搞的天怒人怨了。

  门口一老汉在扫地。不过看他的模样装束,不似苗人。

  老汉看了眼白晨与蓝轩,然后又低下头,默默的扫地。

  白晨与蓝轩对视了一眼,白晨走上前,带着几分谦逊的语气:“这位老伯,请问……”

  “能寻到这里的。想必都不是普通路人,多余的话就免了,想进去请便,不过进去之后,可别怪老夫没提醒你们,这门就是鬼门关,进去容易……出来可就难了。”

  “小子别的没有,就是这胆子比旁人要大许多。”白晨不以为然道。

  老汉侧过身让开一条路,让两人通过。

  还没等两人迈开步伐,大门突然打开,只见两个苗人装束的汉子,一左一右拖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,然后看了眼门外的白晨与蓝轩,随手将那人丢在老汉面前。

  老汉对于这样的场面,早已习以为常,单手提起地上的人,然后顺着围墙拖行走了。

  “那个老头要带那人去治疗么?”

  蓝轩瞥了眼白晨:“你以为那老头是做什么的,他是个收尸人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白晨有点懵了,傻傻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就是专门处理尸体的。”

  “可是那个人还没死。”

  “很快就是死人了。”蓝轩淡然的语气,似乎那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  白晨虽然杀过不少人,可是依然不习惯蓝轩这种冷漠至极的语气。

  当然了,白晨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心慈手软的人,在与神策军打杀的时候,他可没有半点的怜悯。

  甚至于第一次杀人会有所谓的恐惧感,白晨都没有感觉到。

  只是,这种无缘无故的将一个活人处理掉,白晨表示不能淡定接受。

  当然了,这也是一种习惯,脑子里那个藏经阁,可是监视着白晨的一举一动。

  正如那句话所说的,并非苍天无眼,谁也不知道自己犯下的孽障什么时候偿还。

  “你等我一会。”

  蓝轩看着白晨追向老汉的背影,眉头不禁皱起。

  在她的印象里,白晨绝对不是这种爱管闲事的老好人。

  而且就她所知道的,白晨杀过的人,恐怕他自己都数不清楚。

  小六子很倒霉,非常的倒霉……

  因为他招惹了一个,他绝对招惹不起的人。

  作为御虫宗的弃徒,他一直徘徊在江湖的下三流之外。

  平日里难得的混口饭吃,还不至于饿死,不过也只是处于温饱线上下。

  前些日子,一个沧州城有名的王姓员外找到他。

  想让他帮着处理庄内莫名出现的蛇虫,而且价钱相当的丰厚。

  这对于小六子来说,完全是举手之劳。

  不过因为有事在身,结果拖延了两日,待到今日正好从旁务中脱身出来,想着王员外的委托,还有那丰厚的酬劳,小六子便心急火燎的跑到庄子上来。

  看门的大爷倒是相当的好说话,不等他说完,直接放行让他进去。

  然后……

  然后他遇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事情,平日里在他的手中如同宠物一般乖巧的虫子,居然成群的向着他发动攻击。

  不论他如何施展御虫宗的秘术,都是收效甚微。

  在他将要昏死过去的时候,就看到一个奇异装束的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,用冷淡至极的语气对他说,旁门之术也敢在她的面前搬文弄斧。

  等小六子稍稍的回过神的时候,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土坑里,先前那个看门扫地的老汉,此刻正在往自己身上铲土。

  小六子总算明白了,自己这是要被活埋……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