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最屈辱的死(求月票)

第一百七十三章 最屈辱的死(求月票)

  听闻盈语的话,众人都开始思考起来。

  苏鸿还剩下什么……

  只是,苏鸿所拥有的,似乎都已经被白晨败坏的差不多了。

  今后天下人想起苏鸿,都只会唾骂他。

  众人思来想去,怎么也想不出来,苏鸿到底还剩下什么。

  盈语在诸多女子之中,并不算出众。

  论才情、论相貌,又或者是机敏、灵巧,甚至是对白晨的了解,她都不及铭心与秦可兰。

  可是她却是众多女子中,最心细的一位。

  盈语微笑不语,她不打算揭露答案,这个答案,还是留待白晨自己揭晓。

  白晨的笑容温文尔雅,如春风拂面般,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寒意。

  只是了解白晨的人都知道,他在自己的亲朋好友面前,从来不会流露出这种虚伪的笑容。

  “从前有一只猪,然后死了,你知道这头猪是怎么死的吗?”

  白晨很是突兀的提出这个问题,苏鸿愣了愣,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愣。

  这个问题与现场有什么关系吗?

  当然了,也有一些较为单纯的人,居然很认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。

  比如张才和渊龙……再不如阿岚。

  苏鸿没有任何的防备,甚至没怎么思考,很顺其自然的回答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嗯,猪也是这么回答的。”

  先是一种无比的寂静,紧接着便是哄堂爆笑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众人这才反应过来。白晨这是在羞辱苏鸿,将他比作一头猪。

  不过在众人还在哄笑只时,苏鸿悲腔的怒吼一声,整个人顺势朝着白晨扑去。

  众人的笑声截然而止,声音就像是卡在喉咙中一样,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苏鸿不是要去攻击白晨,而是朝着白晨的剑尖上扑去。

  苏鸿眼珠子还瞪的大大的,还未完全涣散的目光里。充满了羞愤、不甘、懊恼……还有那么一丝的怨恨。

  苏鸿最后剩下的是什么?

  自然是他的才气,即便他恶贯满盈,即便他衣冠禽兽,可是人们想起苏鸿的时候,依然会想起苏鸿的才气,那个经天纬地的旷古奇才。

  可是现在不会了,今后人们想起苏鸿,只会记得这一幕。

  这可以说是苏鸿最为耻辱的一幕,临死前还被当作是一头猪。

  没有人再会将苏鸿视作一个才子。一个文人。

  这样一个羞辱、耻辱的死掉的人,也可以被当作天下第一才子的话,恐怕读书人都会沦为笑柄。

  白晨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。只有自我了断。或许后人念及苏鸿的时候,还会勉强赞扬一下他的勇气。

  一代大文豪,就这样的落下帷幕。

  一场当代最高水准的比斗,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。

  白晨抽出带血的剑,用袖口轻轻的抹去血迹,平淡无奇的说了句:“这血真脏。”

  这场比斗是苏鸿自己挑起的。也是他自己找到绣坊,如今却以这样屈辱的方式死去。

  不得不让人感慨,同时也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一阵莫名的骇然。

  如果换做是他们,设身处地的思考苏鸿的角度的话,恐怕他们也不会比苏鸿表现的更好。

  白晨的目光转向欧阳修与百晓生。笑容灿烂明媚:“两位也是来与晚辈讨教的?”

  白晨对于这个结果,并不算太满意。虽然过程还算顺利,可是却没有将这两个老货拖下水,这是他最失望的地方。

  欧阳修与百晓生两个老人精,精明的令人发指,一看到苏鸿大势已去,立刻与之划清界限,就好像一个不相干的人一样。

  从始至终,都没有帮苏鸿帮腔过,这也让白晨很是失望。

  如果他们有那么点念头,白晨都能打蛇上棍,可惜事与愿违。

  “不过是逞口舌之利,非战之过,老夫不屑与你纠缠。”

  欧阳修轻抚袖口,一句话直接认怂了。

  百晓生不擅口舌,自知说不过白晨,所以一切都以欧阳修为瞻。

  苏鸿的死,两人可是目睹了全过程,谈笑风生之间,将苏鸿逼死,这手段毒辣的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欧阳修虽然文采不俗,可是与苏鸿还是有不小差距。

  苏鸿都落的身败名裂,让他们二人去挑衅,不是找死是什么。

  苏鸿虽然是死在白晨之手,可是这不是重点,重点在于白晨可以将一个名满天下的大儒,逼得身败名裂,这手段足以令人胆寒。

  当然了,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不是苏鸿的才学不足,而是苏鸿自己心术不正,又被白晨抓住了把柄,可是不得不说白晨的妙语连珠,苏鸿在他的面前就如一个稚气的小娃一样,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。

  只要一想到,他们终归要与白晨对垒,两人便是一阵头皮发麻。

  如若只是比试各自领域的专长,他们自信天下无人可及。

  可是白晨可不会与他们讲道理,苏鸿便是个最好的例子。

  “我们走。”

  “慢!”白晨的声音就如催命符一样,两人全都背脊发凉,铁青着脸看向白晨。

  “你还有何见教?”

  “见教不敢当,只是这绣坊乃是清静之地,大门口摆着一头畜生的尸体,实在有碍观瞻,两位与这老贼即为同僚,自然应尽同僚最后之责,虽然这老贼一生犬马声色,不过既已死去,以往得失也就一笔勾销,还请两位前辈找一处良地,安葬了他吧。”

  欧阳修与百晓生对视一眼,心中暗叹。这小子年纪轻轻,做事却是滴水不漏。

  最后还要折辱他们一番,看起来他们两个老家伙反而无情无义之辈,要他一个小子教他们如何做事。

  话里话外更是,把他们当作与苏鸿一路货色。

  虽然两人心中愤恨,可是形势比人强,他们也只能低头认理。

  如果此刻白晨要拦下二人,其实也是不难。捏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,把他们当作与苏鸿一路货色,直接打杀了他们倒也简单干脆。

  不过从小凤那里知道,二人虽然投靠燎王,可是平日里倒也低调行事,并无奸恶之事。

  所以白晨也难得的心软了一把,放过二人。

  当然了,这场对决围观的人不少,三教九流的都有。

  不过还有一些人并未现身。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,冷静的看待这场对决,同时也在分析着双方的胜败。

  “教主。那小子赢了。”阿兰看着阿古朵。她知道此刻最高兴的,莫过于自己的主子。

  虽然从始至终,阿古朵都是面无表情,没有任何一点的情绪波动。

  可是阿古朵在听说,苏鸿来找白晨麻烦的时候,便十万火急的赶来。便足以说明自己主子对白晨的关心。

  “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奸猾,那老儿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。”阿古朵平淡的回应道,就如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。

  “教主,我听说齐兰小姐也与到过这小子,这小子还用谎话蒙骗过齐兰小姐。真是罪该万死,奴婢觉得应该给这小子一点教训。”

  阿古朵不以为然:“齐兰终归是要接任教主之位的。这次我让她来中原,为的便是让她历练一番,吃些小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何况白晨也没把她如何。”

  阿古朵的语气里,带着明显的偏袒,阿兰可是清楚的记得,当初齐兰刚出南苗的时候,一个江湖中人,就因为多看了眼齐兰,就被阿古朵下了蛊,下场惨不忍睹。

  “教主说的是。”阿兰低头附和道。

  阿古朵漠然扫了眼阿兰:“以后关于白晨的任何事情,别在自作主张的出主意,本座如何做决定不需要你来提醒。”

  阿兰浑身一颤,本来只是玩笑的调侃一句,可是自己主子的反应,远比她想象的更加激烈。

  平淡的语气下,却代表着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  阿兰知道自己犯了阿古朵的禁忌,白晨便是阿古朵的禁忌。

  她甚至有些后悔,如果当日自己一见面,便将白晨杀了,或许就没有后面麻烦的事情了。

  虽然阿古朵在那之后,一直没有再提及白晨。

  可是只要有关白晨的任何消息,都会第一时间被送到阿古朵的面前过目。

  当然了,现在还有一个更正当的理由。

  那就是天一教的教主乌奎,他来到了沧州城。

  那么阿古朵就有更加名正言顺的理由,可以更近距离的站在阴影处,看着那个让阿古朵朝思暮想的男人。

  对于自己主子的这种感情,阿兰非常的明白。

  也许最初他们二人与白晨接触,只是出于一种戏弄的心态。

  即便是阿古朵送给白晨的那个‘定情信物’,也是抱着一种随性的心态,想看看白晨会如何的处理。

  只是,后来当阿古朵打算诈死脱身的时候,白晨的表现以及后面为阿古朵立的墓碑,却让阿古朵感觉到别样的情愫。

  阿古朵不止一次的去看望自己的那个‘墓碑’,时常在那呆呆的站上好几个时辰。

  阿兰甚至怀疑,自己的主子希望自己真的是那个墓碑里,那个不知名的小阿妹,而不是五毒教教主。

  以前阿兰就曾经听闻过,汉唐的男人总是甜言蜜语,巧言令色勾引苗人女子。

  而她与阿古朵都曾经多次反嘲过,能够被那些汉唐男人欺骗的女人,都是没有头脑的蠢货。

  那夜发生的事情,或许也是阿古朵抱着这种心态的一种证明。

  可是后面就连阿古朵自己都忘记了最初的目的,虽然那时候白晨的举动,让阿兰也感同身受的小小感动了那么一回,只是后来想想,却是吓出一身冷汗。

  如果不是还有教规的话……

  如果不是还恪守着最后的教规,阿兰甚至怀疑自己的主子会不顾一切的投入那个小子的怀中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