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班门弄斧(求月票)

第一百七十二章 班门弄斧(求月票)

  没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荣耀,没有人能够放弃这样扬名立万的机会。

  不过同样的,苏鸿相信自己的才华,这世上能够与他比文采的人,还没出生呢……

  即便是遗臭万年,自己依然会是那个旷古烁今的文坛奇才。

  而白晨也会如同以往那些愚蠢的挑战者一样,被自己狠狠的踩在脚底下。

  “你不会天真的以为,自己还能够借此机会羞辱我,然后自己就能逃过一劫吧?”

  白晨肆无忌惮的嘲笑着苏鸿,苏鸿在他的眼里,就是送上砧板的鱼肉,焉有放过的道理。

  “你只知道舞文弄墨,可是却对百姓疾苦至若惘然,你知道风花秋月,却不知道人间正道是沧桑,你知道当你手持狼毫笔的时候,是用多少人的血汗凝聚成的吗?你又知否北海墨汁是多少条性命浇注出来的吗?”

  白晨抓起地上的剑,一步步的逼向苏鸿:“文采?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,你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?”

  “好!”人群里传来一阵喝彩,他们本担心白晨的文采,可是此刻却发现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  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

  朴实而又正气凌然,充斥着嫉世愤俗的愤慨。

  没有那种人为的修饰与刻画,没有浮华与升平。

  可是,简练的字句之间,却将人情冷暖昭然若揭。

  “怀揣天下之才,却无容天下人之德,你……死不足惜!”白晨的剑指在苏鸿的咽喉上。

  只要轻轻一送,这位号称天下文人的泰山北斗,便要就此陨落。

  不过,白晨似乎还要留待片刻,并未立刻取他性命。

  苏鸿被逼到墙角,脸色仓惶恐惧,只是他并不认命,他依然存着一丝希望:“你不敢与我比?你怕输给我?”

  白晨直接打断苏鸿的声音:

  伐薪烧炭南山中。

  满面尘灰烟火色。

  两鬓苍苍十指黑。

  卖炭得钱何所营……

  (就不抄全段了。免得说骗字数)

  白晨又一次习惯性的无耻了一把,将通篇《卖炭翁》抄了一遍。

  作为曾经的四好青年,学渣眼中的学霸,那些经典的名诗古句,根本就是信手拈来。

  当然了,这些都不算本事,真正的本事是白晨可是各种辩论赛上的常客,拿奖拿到手软的主。

  最擅长的就是引经据典,所谓的辩论赛,在现代人看来是辩论。不过在白晨的眼里,其实就是文明人的骂战。

  辩论并没有谁必须是绝对的正确。而辩论的要点就是证明自己是正确的。

  辩论赛源于法庭律师的辩护,所以这是一场没有仁义与正义的战争,有的只是胜败。

  苏鸿最大的悲哀就在于,他挑错了对手。

  就好比一个拿着石器的原始人,居然去挑衅一个手持冲锋枪的大兵。

  结局从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,只是作为当事人的苏鸿,却自信满满的将走送上断头台。

  白晨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。苏鸿已经自己把自己绑在耻辱柱上,任由白晨鞭笞。

  “知道这首诗的由来吗?”白晨冷漠的看着苏鸿:“当年先师带我游历北地,也就是如今燎王所占据的北方诸洲府……”

  白晨为这首《卖炭翁》编织了一个凄凉的故事,当然了,也不需要如何的编造。

  这首诗本就是白居易描述一位卖炭翁所著的诗,白晨只不过是把白居易换成了自己,然后再添上了一个莫须有的老师。

  再把燎王刻画成一个穷兵黩武,弄的民不聊生,恶贯满盈的乱臣贼子。

  白晨所展现的才华越高。那么众人对苏鸿的怜悯也将越少。

  就像是那句老话说的,失败者永远没有怜悯。

  每个人都喜欢锦上添花,不过也不排斥落井下石。

  苏鸿就是那个摔落井底的人,而白晨所要做的就是,将那根他原本牢牢抓住的绳子斩断。

  苏鸿面如死灰,当初来时的那份意气风发,早已荡然无存。

  他的眼中充满绝望,他前一刻刚刚质疑白晨的才学。

  白晨便以事实反驳他,出口成章,说的简单,可是真正做起来,却未必那么轻易。

  即便换做是他,也不可能做的更好。

  这首诗不论是白晨临时兴起,还是年少时作的,都足以证明白晨的文采。

  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,如果一个人只知道名利却没有囊括天下的胸怀,没有崇高的理想,那么与死鱼没什么区别,活鱼逆流而上,死鱼随波逐流,而你便是那条死鱼。”

  白晨时而文采不凡,出口便是闻所未闻的语录,时而又粗俗不堪。

  可是无一例外,全都让人耳目一新,白晨每一次出口都发人深省,回味起来更是意味深长。

  “你……你也不过是追求名利罢了,你比我好不了多少!”苏鸿自知没多少希望,所以他打算来个鱼死网破,让大家觉得,天下乌鸦一般黑。

  “封侯非我愿,但愿海波平……这句话说的太伟大,我不认为我有那么高尚,我承认我追逐名利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,这是人性,也是共性,谁都无法躲避,更无法否认,可是至少我不会为了名利,去损害他人的性命,特别是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。”

  人群中再次传来喝彩声,每个人看向白晨的目光,都充满了敬意。

  不得不说,白晨说的太好了……

  先前的那句封侯非我愿,但愿海波平,已经足以说明白晨的胸怀之广阔。

  可是白晨却自我否定,这让众人都感觉到一种不可思议。

  能够说出此等语录,却不自诩之人,他们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  可是白晨却自甘沦为一个俗人,也让众人都看到了不一样的白晨。

  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。皆为利往……

  这句话再次将天下至理说的清楚通透。每个人细细想来,居然发现,自己的每一个目的,都或多或少的带着几分功利。

  白晨的话,总能引起每个人的共鸣。

  “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,这是衡量一个人德行的秤,你扪心自问,你这些年做过多少亏心事?有多少个夜,你半夜惊醒过来,萦绕心头的梦魇是否真的化为现实?”

  苏鸿的脸色终于改变了。看着白晨的目光里,似乎多了点什么。

  是莫名的惊骇。是不知所措的恐慌,或许还有那么一丝的悔悟……

  他依稀的记得,曾经有个少年也是与他一样的姿态,站在他的面前,质问着他同样的话语。

  然后自己一剑刺死了那个少年,他似乎是看到了那个少年,那个让他颜面无存的少年。似乎与白晨的身影合并。

  “不要杀我……我不想死,都是燎王逼我的,都是……都是他逼我的,不关我的事……”

  白晨慢慢的放下剑,脸上的杀气渐渐退散,反而露出温雅的笑容。

  “最后问你个问题,如果你答上来了,我就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  “好……好,你问!”

  所有人都静下来。默默的看着白晨。

  有期待,有疑惑,还有愤怒与担忧。

  每个人都知道,今天之后,白晨这个名字,将会被天下读书人所记在心头。

  所以对于他的问题更是满心期待,特别这个问题还是问苏鸿的。

  还有一些人则是认为白晨是有心放过苏鸿,所以才会借故给苏鸿一个台阶下。

  还有人担心,如果苏鸿真的答上来了,难道就这样放过他?

  所以他们在担心之余,同时升起了一丝愤怒。

  如果白晨能够一剑杀了苏鸿,他们不会怪白晨,反而会将他视为豪杰。

  可是白晨却要给苏鸿最后的机会。

  要知道,对方可是曾经万千学子所仰慕的大学士,曾经的天下第一才子。

  王五默默的看着白晨与苏鸿,他之前听说白晨的种种,也曾经被白晨的言论所折服。

  可是当他亲眼目睹了全过程,看着这个原本无名的小卒,如何将苏鸿逼入绝境,他感到震惊,还有来自心灵的震撼。

  他突然之间发现,自己还是小觑了白晨的胸怀。

  白晨的自嘲与自诩俗人,不但没有给他任何的反感,反而让他更加的敬佩。

  所以当白晨说给苏鸿最后一个机会的时候,王五没有任何的质疑。

  因为他相信,白晨的每一个决定,都是正确的。

  或许就连王五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自己正从一个旁观者演变成白晨的忠实粉丝。

  “铭心,白晨不会真要放过那个老贼吧?”张才小声的问道,脸上也有几分担忧。

  铭心白了眼白晨:“你认识白晨哥哥这么久,你见过白晨哥哥对敌人心慈手软过么?”

  张才摸了摸鼻子,暗自嘀咕:“似乎也没多久。”

  虽然他们相识的时间不长,可是不妨碍他们相知相交,张才也清楚的知道白晨的性格。

  “那白晨干嘛不干脆点,直接了结了这老贼性命?”渊龙也是满脸困惑,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  盈语平淡的扫了眼众人:“你们想想看,这个老贼还剩下什么……那么白晨便是要将苏鸿剩下的东西剥夺。”

  绣坊内的每个人,都玩味的看着白晨。

  白晨的心性一向如此,凡事都要闹上一番。

  看起来是莫名其妙的举动,似乎是给苏鸿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。

  实际上……他是要给苏鸿最后一击!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