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他来了(求月票)

第一百六十九章 他来了(求月票)

  “混账,这个小子……这个小子当真该死……”

  在沧州城外的一座庄园中,一个发须斑白的老者,原本的几分仙风道骨全然不见,却像是个疯子一般,不断的摔打着瓷器,以发泄心头之气。

  “老苏,你便消停一下,你这般生气也是无济于事,不如平心静气下来,琢磨着怎么反击才是正理。”

  一个留着山羊胡的黑须老者则是处之泰然,脸上带着几分心满意足的笑容。

  此人便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百晓生,平日里看着苏鸿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,甚至还把他归结为江湖中人,总是带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  如今看到他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,他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  在这之前,苏鸿还口口声声的说,不过是个江湖小子,想出名想疯了,居然和他这个天下第一文人比口才,当真是自寻死路。

  原本百晓生也是如是想法,苏鸿虽然平日傲慢无礼,可是却是真才实学。

  便是燎王对苏鸿也是礼让三分,百晓生在苏鸿的面前,总会不自觉的矮一个头。

  可是如今听闻白晨的那句话,却感觉几十年的积郁,一朝散去。

  心头说不出的痛快,让他在心中大呼过瘾。

  同时也让他发现了,原来这天下间,还有一个人的口才,比之苏鸿更甚。

  当然了,相较而言苏鸿的心情就郁闷的多。

  以往在读书人之中。至高无上的地位,如今却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。

  甚至于今早他觉得,伺候他的侍女,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样。

  苏鸿最在乎的便是自己的颜面,而前些日子还常常来拜访他的学子,如今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就连沧州城士子都联名给他写了一封信,告诉他,各个士子学府。都不再欢迎他这个乱臣贼子。

  苏鸿这辈子都在争一个‘名’字,可是年近晚年,却让他前半生的努力化为乌有。

  以往虽然毁誉参半,可是至少有人会替他说话,更多的学子是对他抱着同情与仰慕的态度的。

  可是如今他才明白过来,原来以往自己所铸建起来的名誉,是如此的不堪一击。

  一个无名小子,居然就能轻易的将他的清誉摧毁。

  当然了,苏鸿从来不会认为是自己的错。他将一切都归咎在白晨的头上。

  都是那小子的错,如果不是他,他还会是那个文坛的泰山北斗。他还会是万千学子仰慕的当世大儒。

  苏鸿一拍桌子。眼中杀气腾腾,看了眼一脸笑意的百晓生。

  “不行,我绝对不能继续这么坐以待毙,我要亲自与那姓白的小子会一会,我要让他明白!我苏鸿绝对不是他想象中任人宰割的羔羊,他在我苏鸿面前。什么都不是!”

  百晓生眉头一挑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老苏啊,对方是个江湖人,你不过是个读书人,这么隔空对骂。谁也伤不了谁,可是一旦去与他正面相对。恐怕对方不会与你讲什么江湖道义。”

  “他若是动手,正合吾意。”苏鸿自信满满,他就希望对方动手,那么自己才能重拾道德制高点,扳回局势。

  “不如等到乌奎他们来,再做打算。”

  “哼!我是读书人,不与这些三教九流混迹在一起。”

  苏鸿说完,更是轻蔑的扫了眼百晓生,百晓生被他说的脸色一僵,不再多言。

  “苏先生既然要去,老夫与你同行,如何?”

  就在这时候,堂外走来一个老者,这老者双目清亮,头发偶有白丝,面庞方正一脸正气。

  苏鸿看到此人,立刻露出几分敬仰:“欧阳先生,这怎么可以,老夫是去以身犯险,怎能拉你与我一起去冒险。”

  来者正是铸武大圣师欧阳修,不过苏鸿对欧阳修的态度,与百晓生截然不同。

  欧阳修虽然也算是江湖中人,可是他在七雅上的造诣,完全不在自己之下。

  两人初识的时候,苏鸿对欧阳修惊为天人,两人相见恨晚,所以情谊完全不是百晓生可比。

  欧阳修乃是铸武大圣师,对于各道自然是有所涉猎,并且自信天下之间,无人能出其右。

  苏鸿也是如此,两人性格相似,又都拥有通天彻地的才学,所以才会惺惺相惜,引为知己。

  “老夫也想见一见,能将苏先生逼得如此气急败坏的小子。”

  “老夫也不信那小子年纪轻轻能有此等道行,不过其背后可能有高手指点也不一定。”

  在场的三人,都是当世之中,才学通天彻地的天才。

  他们并不需要去刻意的比较,他们拥有的那份自信,让他们相信,这世上已经没人能够与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中平起平坐。

  当然了,也不是说真正的举世无双,只不过遇上的可能性,几乎等于没有。

  特别对方还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一个年龄都可以当他们孙子的无名小卒。

  他们不认为,这样一个小子,真有与他们一样的才学,甚至超越他们。

  就如同江湖上的那些绝世高手,他们就是各自领域的绝世高手。

  他们对待白晨的态度,甚至连对手都算不上。

  在他们的眼里,白晨就是一个跳梁小丑,一个无知无畏的白痴。

  根本就不配成为他们的对手,哪怕白晨几次三番的反击,将苏鸿激怒。

  苏鸿对白晨的态度依然没有改变,或许是站在山巅太久的缘故。

  让苏鸿早已养成了这种自信,当然了……也可以说是目中无人。

  说的好听,这叫做高手的觉悟,说的难听点,这便是狂妄自大的表现。

  “那小子背后有高手指点,这点毋庸置疑,不过在我看来,也不过是个藏头露尾的鼠辈而已,不过老夫倒是想去与那所谓的高手讨教一番,看看他能接的下老夫几招。”

  苏鸿从容自信的说道,在他的气息平和之后,之前的那种状若癫狂的怒意已然消失,儒雅淡然中透着一丝飘逸。

  不得不说,此刻的苏鸿,才是最可怕的苏鸿。

  将自己的喜怒完全的掌控,可以说是收发自如。

  他就是燎王的智珠,燎王曾经说过,得苏鸿一人,便等若得这汉唐半壁江山。

  这句话或许是夸大其词,可是不能否认的是,苏鸿的重要。

  如若不然,他也不可能教出无谋子那等人物。

  其实无谋子在谋术上的成绩,已经有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。

  而他也得到了燎王的重用,堪为燎王的左膀右臂一般。

  无谋子的重要性,甚至超过了七星的其他成员。

  如果无谋子不是遇到了白晨,如果不是因为他太过高估自己,而又低估了白晨,也不会落的身首异处的下场。

  那或许是无谋子唯一的一次失误,可是这唯一一次的失误,却让他丢了性命。

  相较于无谋子的步步为营,苏鸿的行动就显得更加的随心所欲,不过却又比之更加的紧凑,同时更有心机。

  苏鸿始终相信,以武得天下始终是为下乘,以谋得天下,方为上乘之道。

  燎王对苏鸿的行事风格一向信服至深,唯一一次反对苏鸿的提议,那就是白晨给燎王的战书,是燎王唯一一次的拒绝苏鸿的提议。

  很显然,白晨那封极具煽动性的战书,真真正正的激怒了燎王。

  而白晨更加用心险恶的是,他不只是给燎王一个人下的战书,他居然将战书传遍了整个天下。

  看起来苏鸿不通武功,单枪匹马的去找白晨,就跟送死没什么两样。

  实际上他深知此行根本就没有危险,而且他此举很轻易就将自己摆在弱者的一方。

  让旁人感觉到他的豁达与勇敢,不自觉的产生担忧的心思。

  很简单的一个举动,只要稍稍的引导一下,那么所有人都会站到他的身边,为他助威打气。

  同情弱者,这是大部分人的心理,与善恶无关,只是普通人的一种正常反应。

  苏鸿只不过是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弱者,就如白晨之前所作的那样。

  在名气上,白晨是一个绝对的弱者,而在武力上苏鸿则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。

  一袭灰袍素衣,几缕飒然从容,目光睿智自信,从他踏入沧州城城门的那一刻开始,就已经吸引了无数目光。

  苏鸿!?已经有不少明眼人,认出了这个老者便是举世闻名的苏大学士。

  “他怎么来了?”

  “如今他的名声可不大好,这么贸然踏入沧州城,也不怕被人认出来,向他出手吗?”

  “苏鸿目光凛然正气,不似传闻中的那等奸邪之辈。”

  “我看着也不像,也许传闻有误吧。”

  “他看起来是有备而来,想是前两日的风闻传入他的耳中,这是要寻那花间小王子,去与之当面对质。”

  “那个花间小王子说到底也是个江湖中人,你看苏鸿身边就跟随了两个老者,一个高手都没有跟,这番前去不是羊入虎口吗?”

  在人们的讨论中,已经不自觉的将苏鸿摆在了弱者的地位上。

  一切都在苏鸿的计算之内,对于人心的把握,苏鸿只是一个简单的举动,便已经挽回了一半的颓势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