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舌尖上的战争

第一百六十八章 舌尖上的战争

  王五是霸刀门的弟子,他这次与师兄同来沧州城,为的便是一睹传闻中誉满江湖的花间小王子。

  初听这个名字的时候,他还只当作是哪个采花大盗。

  不过在听说了这位花间小王子的事迹,特别是听说这位花间小王子为了一城之人,愤然向燎王下战书后,立刻让他们师兄弟为之崇拜。

  并非谁都勇气舍身取义的,至少他没这个勇气。

  当然了,他同样不认为,一个小小门派里走出来的小子,真能够在燎王麾下无数的奇人异士的手中,讨得什么好处。

  特别是在燎王派出了当世大儒苏鸿的时候,虽说这些日子,他们也陆陆续续的听说过这位花间小王子的一些才名。

  只是与苏鸿比起来,却是螳臂当车,即便是江湖门派,对于苏鸿这位当世大儒,也是仰慕已久。

  哪怕他因投靠燎王而被不少人诟病,可是依然被不少的士林儒生作当代的文圣。

  “大师兄,你听说了么,那位苏鸿苏大学士已经开腔,说汉唐无人,只有区区一个无名小卒迎战,实乃有辱汉唐之风。”

  王五看了眼一脸晦气的小师弟,就好似那位苏大学士是对霸刀门说的一般。

  恐怕那些关注此事的普通百姓,也如自己的小师弟一般的想法。

  这本是那个花间小王子的一次义举,可是如果输了这场对决。

  不但赚不到英名,反而会被当作不自量力的耻辱。

  “唉……没那本事。逞什么能耐,如今累及整个汉唐都为他丢人。”小师弟很是不满的说道。

  王五眉头微微一拧:“你如此认为?”

  “难道不是吗?他不过是个小门派出来的弟子,便是我们霸刀门,也不敢去挑衅燎王,他何德何能?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。”

  “那你之前还交口称赞,说那个花间小王子武勇过人,才德兼备,将他奉做偶像。”

  “额……这……此一时彼一时。苏鸿苏大学士都亲自出马了,他焉能讨得好处?若是他真能在才学上胜过苏鸿,他自然是英雄,可是他怎么可能取胜。”

  王五摇了摇头,自己这小师弟与那些俗人都是一般无二的想法,只有成败论英雄,心中只为那人戚戚叹息。

  就在王五准备开口,为花间小王子辩解两句之时,酒楼外突然跑进来一人。

  “大新闻。大新闻,花间小王子反击了。”

  那人这一嚷,整个酒楼的宾客。举动侧耳或是围拢过去。

  “绣坊传来消息。那位花间小王子反击苏鸿苏大学士了。”

  “他能如何反击?”有人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花间小王子说了,燎王麾下难道无人了吗?派遣这等背德忘祖,目无君长,忘恩负义,沽名钓誉之辈与之对决赌斗,实乃他之耻辱。不过花间小王子又说了,他便会一会这所谓的当世第一大儒,反正燎王麾下也尽都是这种货色,再派不出什么德才兼备之人,不过话说回来。若是燎王真能派出什么德才之人,他便是认输也是无妨。可是若是输给这等不仁不义之人,他便是自裁以敬天下。”

  “好!!”

  白晨的强力反击,以牙还牙的语气,立刻引来一片叫好声。

  不为别的,只为最后那一句,若是败了便自裁以敬天下,便足以说明他的决心。

  而且比起苏鸿的诛心语气,白晨的反击,更是明枪暗箭,冷嘲热讽不断。

  暗讽燎王麾下,无一德才之人,讥他名不正言不顺,实乃反贼。

  王五也是心中叫好,本是苏鸿的一次强势倾碾,却被花间小王子借势反戈一击。

  立刻将劣势扳了回来,借着大义将苏鸿骂的狗血淋头。

  说到底,燎王也不过是个反贼,苏鸿不管当初多委屈,投靠燎王也属于大逆不道行径。

  白晨原本就处于劣势之中,不论在谁的眼里,都觉得白晨只能落败一途。

  在苏鸿出招的时候,众人便觉得白晨只能挨打。

  可是白晨的牙尖嘴利,实在是出乎众人的意料。

  一来一回,简单的过了一招,不但没吃亏,反而小小的扳回劣势。

  “白晨哥哥,你最棒了。”阿岚抱在白晨的身上,重重的亲了口白晨的脸颊。

  阿岚与白晨一样,根本就不拿苏鸿当回事,在她的眼里,自家哥哥自然是最厉害的。

  如今听众人的口气,似乎白晨占了便宜,看起来比起白晨还要高兴兴奋。

  秦可兰抿嘴轻笑:“若是比文采,白晨未必胜的过那个小老儿,可是比起斗嘴,那苏鸿也只是自取其辱。”

  铭心是深有体会,其他几个人俱都是感同身受的点头。

  斗嘴,这可是门技术活。

  如果说苏鸿是天下闻名的高手,那么白晨就是名不见经传的绝顶高手。

  若说这世上有人能嘴皮子上能在白晨面前讨得便宜,他们绝对不信。

  “白晨,下一步该当如何?”渊龙眼巴巴的看着白晨。

  渊龙自知就一浑人,动手杀人他一个顶十个,不过这唇枪舌战或是比文弄墨,他却是只能干瞪眼。

  如今看到白晨讨了便宜,心中也是高兴,起码是看到了盼头。

  “这骂人也和打群架一样,打人打脸,骂人揭短,你们记住一个规律,一而再,再而三,三而竭,既然占了上风,那就要一鼓作气,不给对手反击的机会,直接骂的对方哑口无言,无力还击,同时还要拉壮丁,别看苏鸿名满天下,似乎占尽优势。可是实际上他就一个乱臣贼子,所以从这一点来说,他就已经处于劣势之中,得道多助失道寡助,只要鼓动民心,别说是一个酸儒,即便是皇帝也要被拉下马。”

  众人听的一愣一愣的,方子妍苦笑的摇着头:“白晨。你师父到底都教了你什么东西?”

  当初她拜托白晨追求赵默的时候,也不过是抱着尝试的心态。

  可是到了白晨手中,便是妙计横生,环环紧扣,将赵默的一切心思,全都把握手中。

  让方子妍都不免感慨,白晨的心思奇妙,能生出这些妙计。

  只是如今这骂战,白晨都能总结出如此之多的经验。让众人不禁怀疑,白晨到底是如何学习的。

  张才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,在他的心目中。白晨才是真正的神人。当真是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。

  众人也没有再怀疑,至少在口水战上,白晨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,任何人!!

  不久,一则消息又传的满城风雨。白晨做了一首诗。

  万事劝人休瞒昧,举头三尺有神明。

  但存仁德方寸土,留荫送与子孙耕。

  即便是没有读过书的人,也明白这首诗的意思。

  字里行间都在透着一股指责与正义,直接将燎王指作不义之师。

  或许这个世界的人不明白舆论的威力。不过很快的……

  很快白晨就要教他们明白。舆论就是一把世俗的剑,锋利无比!

  人活一世。所图的不过是一世之名,就如同中国古代的许多奸臣,未必就是真是他们的错,可是却要遗臭万年。

  不等苏鸿一方反应过来,白晨反击的号角已经吹响,而且是接连不断,一浪高过一浪,汹涌澎湃让人应接不暇。

  白晨根本就不打算给苏鸿反击的机会,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造势。

  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正义之士,而苏鸿则要给他打上反动派的标签,说的难听一点,他就是一个卖国求荣的斯文败类。

  “大师兄,又有新消息。”

  王五看着风风火火的从客栈外跑进来的小师弟,不谨摇了摇头,自己带着小师弟出来游历,本以为能够让他抚平毛躁的性格,这出来一年多了,还是这么躁动。

  王五平淡的看了眼小师弟,抿了口杯中酒:“又有什么新消息?”

  “那个白晨又说了一句话。”

  “什么话?能让你兴奋成这个样子?”

  “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。”

  嗙——

  王五直接捏碎了手中酒杯,一句话,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。

  以往的时候,读书人无时无刻不在嘲笑着江湖中人。

  在读书人的眼中,他们才是至高无上的正途,而江湖中人就是草莽,不管正邪在他们的眼中都是绿林。

  可是,白晨的一句话,却让王五产生了共鸣。

  这句话便是对他们这样的江湖中人,最大的肯定,最好的答案。

  千言万语也比不上这两句话,每个听到这句话的江湖中人,都在心中对白晨产生一种莫名的好感。

  因为从古至今,白晨是第一个为江湖中人平反的人。

  没有人会……也没有人敢去为江湖中人说一句话,读书人就更不可能了。

  “说的好!他是第一个敢说这句话的人,也只有他这种大胸径的人,能说的出这种话。”

  “不止这些,我还听说他做过一首哥,男儿当自强,不知道大师兄你听过没有。”

  “哦?听这名字,就应该是豪情万丈,此人当真是个有趣的人,明明就是满腹经纶,偏偏又与一般的读书人背道而驰,这句话一出,恐怕他将成为那些骚客的公敌了。”

  “那又如何,他本就江湖中人,便是与那些骚客为敌,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?”

  “人言可畏啊……”王五叹息一声,心中不禁为白晨担忧起来。

  当然了,江湖中人多是为白晨担心,可是在仕林之中,却是另外一番想法。

  大部分人都认为,苏鸿在给读书人丢脸,便是因为苏鸿的作为,才会让白晨把全天下的读书人都当作无情无义之辈。

  以至于,在仕林之中,居然出现了一股倒鸿的旗帜。

  许多人都认为根本就不能把苏鸿看作读书人,他早已不配称之为读书人。

  没有人愿意与苏鸿为伍,特别是读书人,全都想要与苏鸿划清界限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