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刷卡

第一百六十二章 刷卡

  白晨刚刚收起火球与毒球,就见到吴德道幽幽醒来,看来他的修为相当深厚。

  自己刚刚驱散他的毒伤,他就已经转醒。

  吴德道显然没料到自己还能转醒,更不明白白晨为什么会在这里:“我没死?”

  “见到你的救命恩人,还不赶紧的跪地磕头,感恩戴德。”

  “让我死吧。”吴德道很干脆的闭上眼睛,没有半点感激的表情。

  “好啊……”白晨的指尖突然冒出一团绿色的毒气。

  吴德道嗉的一声,猛的弹起来,直接窜出两三丈外,惊恐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小子,道爷我就随口说说,你要不要这么认真。”

  这时候,众人已经听到破庙内的动静,全都走了进来。

  只是每个人脸上的表情,那叫一个精彩。

  “道长,你……你没事了?”

  方子妍最是不敢置信,瞪大眼睛满脸的错愕。

  渊龙则是一脸的高兴:“白晨,谢谢你。”

  “白晨,难道你有碧鳞奇毒的解药?”方子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她知道白晨会一些医术,毕竟当初在青州城的时候,渊龙伤的那么重,还不是被白晨在那么短的时间治好了。

  不过她还是不觉得,白晨可以解碧鳞奇毒的毒伤。

  吴德道也是有些疑惑,白晨的修为肯定的不到三花聚顶。

  自己都逼不出碧鳞奇毒,以白晨的修为更不可能。

 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。白晨有解药。

  只是这碧鳞奇毒却不比一般的毒药,这是无药可解的,只有凭修为强行逼出。

  “现在知道本神医的手段了吧,尔等还不跪地膜拜。”

  “不要脸。”秦可兰白了眼白晨。

  白晨撇撇嘴,不以为然道:“牛鼻子,看在你救了渊龙一命的份上,我也救你一命,如今算是扯平了。请吧,别让我再遇上你,小心大爷我取你狗命。”

  “白晨,对道长怎么说话呢。”渊龙没好气的哼了声。

  “哎呀……我的伤还没好,要死了要死了……”吴德道很没品的装起伤痛,一脸虚假表情,是人都知道他是装出来的:“容我再休息片刻。”

  “那你休息好了,我们走。”白晨二话不说,丢下吴德道掉头就走。

  “走?这半夜三更的。能走去哪里?”众人都跟在白晨身边,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时!”白晨的脸上露出一种森然恐怖的笑容。所有人没来由的浑身一颤。

  唯独吴德道脸色淡然:“我正好和神策军有些债务上的纠纷。不如一同去,正好收一些利息。”

  “道长,你重伤初愈,是不是再休息些许日子?”渊龙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休息就不用了,白兄弟可是炼丹大宗师,施舍给在下几颗丹药就够了。”

  “好啊。一颗补心丹五百万两,一颗小还丹一千万两,你是刷卡还是现钱?”

  “额……何谓刷卡?”

  “把你的脸伸过来,让我打十巴掌,一巴掌就抵一百万两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别这么小心眼嘛。”

  “我小心眼。可我不缺心眼。”

  “你这巴掌拍下来,我这脸上就得脱层皮。你忍心么你?”

  “哪里哪里,反正道长脸皮这么厚,换上一两颗丹药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  白晨倒也没多做为难,渊龙帮着说了几句话后,白晨丢给吴德道一颗还心丹和一颗小还丹。

  吴德道倒是跟捧着宝贝似的,不断的用脏兮兮的袖口不断才擦拭着丹药,舍不得服下。

  “道长,你是如何与神策军结仇的?”

  “他们哪里是结仇啊,这賊道士本来就是神策军的走狗,估计是被抢了老婆之类不共戴天的大仇,然后反目成仇了。”

  对于白晨霸气的评论,吴德道满脸不在乎:“我也没想着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就是混吃等死,谁知道天枢那王八蛋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给,好歹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……”

  秦可兰瞥了眼白晨,众人都是一副领然的表情,这不就与白晨完全一样的性格么。

  若是没有必要,这小子绝对比任何人都要慵懒,绝对属于混吃等死的类型。

  “就因为前两天晚上,神策军派你来刺杀我,结果你敷衍了事的缘故?”

  看着吴德道一脸死爹妈的脸色就知道答案,吴德道没好气的骂了生:“早知道就费点手脚弄死你算了。”

  “谁弄死谁还不定。”

  两人就这么一路上骂骂咧咧,旁人则是主动退开几步,免得他们要真的上演全武行,也不会殃及池鱼。

  “你知道如今神策军总,有什么高手么?”

  “所谓的高手不少,不过能入你眼界的只有一个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天枢!七星之首,我便是被他打伤的,以他的武功修为,即便你我联手,也只有五成胜算。”提及天枢,渊龙的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,吴德道也难得的收起浮夸的性子,脸色凝重的说道。

  “除了他之外,就没别的高手了?”

  “应该是没有了,这些日子被你杀的七七八八了,剩下的几只小猫你也未必看的上眼。”吴德道看了眼白晨:“你想好如何行事没有?”

  “想什么?不就是大刀阔斧的冲入神策军营地,然后乱杀一通么?”

  吴德道掩面泪奔:“当我没说。”

  突然,一个身影窜到路中间,挡住众人的去路。

  所有人原本都绷着神经,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出现。全都吓得拿起武器,差点便要打砸过去。

  “白晨哥哥!”铭心眼中愤愤不平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哈……铭心,这么迟了,你还有闲情雅致在外游荡,赏月的吧?”

  这时候,路旁的树丛中,又走出几个人来。

  盈语、沐清风、沐婉儿全都走了出来,每个看向白晨的目光。都带着几分怒意。

  事实上白天的时候,白晨训斥铭心,不许她晚上出门。

  一回头,铭心就勾搭上了沐婉儿和沐清风,为了逃避白晨的问责,就连盈语都拉上了,显然是吃准了白晨不会对盈语发脾气。

  铭心自然是把白晨的计划一五一十的对几人说了一遍,暗中定计,要来凑个热闹。

  结果。他们在白晨与左中仁商定的埋伏地点等了大半个晚上,连个鬼影都没看到。

  这时候,他们还不知道上当了。那就白混了。

  等他们跑到官道上的时候。发现神策军尸横遍野,在沐婉儿和铭心辨认之后,确定是白晨下的手,这才心急火燎的四处找寻。

  结果白晨连一只小鱼小虾米都没留下,绝对的三光政策。

  铭心看了眼白晨身后,还有白晨拉着的阿岚。又不好发作。

  “白晨哥哥,你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  “回沧州城,一起吧。”

  “白晨哥哥,不是说去杀神策军大坏蛋吗,帮渊龙哥哥报仇吗?”白晨来不及耍手段。阿岚已经暴露了他的意图。

  看着几道杀人的目光,白晨讪讪的看着众人:“啊。差点忘了正事,铭心,这丫头名叫阿岚,我家妹子,你要是方便,帮我带回沧州如何?”

  铭心眯起眼睛,也不理白晨,一个轻盈身法绕过白晨,笑脸盈盈的走到秦可兰面前。

  “你是秦可兰姐姐吧,我是七秀弟子铭心,妹妹给姐姐问安了,这些日子都是我陪在白晨哥哥身边,白晨哥哥这些日子招惹了几个女子,去了几次青楼,铭心都记得一清二楚,不如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。”

  “神策军罪恶滔天,人人得而诛之,让那些逆贼多活一日,便有更多的百姓遭殃,此事事关重大,我们不能在路上拖延!所以必须尽早将之铲除,铭心,你有什么异议吗?”

  “没有!绝对没有,我举双手双脚赞成。”铭心笑嘻嘻的叫道。

  “好!那我们就共讨逆贼!”

  吴德道拍了拍白晨的肩膀:“不容易啊。”

  “唉……生不容易,活不容易,生活更不容易啊……”

  虽说加入了铭心、沐清风、沐婉儿和盈语,让队伍的战斗力翻了一番。

  不过队伍里还是有些硬伤,阿岚和渊河完全没有战斗力,秦可兰的实力偏弱,渊龙重伤初愈,再加上断了一臂。

  “渊龙,你和可兰留下来照顾阿岚和渊河。”

  渊龙想要拒绝,想要与众人一起去战斗,不过看到白晨的眼神,也想到自己的情况,最后只能无奈的点点头。

  “放心吧,我们会照顾好两个小家伙的。”秦可兰善解人意的说道。

  只是眉宇之间,带着几分失落,曾几何时,她也是天之娇女,是青州城出名的年轻才俊。

  可是跟随在白晨身边,她突然发现,原来自己不是那么优秀。

  不止是与白晨相比,白晨身边出现的形形色色的女子,也都是远远超越她的天赋与修为。

  白晨似是看到秦可兰眼中的不甘,揽过她的肩头,淡然笑道:“等这仗结束后,我便拿一套全新的内功心法、外功法门和武功给你。”

  毕竟是自家女人,自然要额外照顾,秦可兰的脸上微微笑起,点点头不再有怨色。

  “前面就是神策军营地了!”吴德道指着远处,一片火光通明的营地。

  “他们还真是胆大妄为,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安营扎寨。”

  “胆大妄为!?”突然,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,地面开始出现一道深沟,向着白晨等人不断的延伸过去:“敢接近这里,胆大妄为的应该是你们!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