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人放火时(求订求票)

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人放火时(求订求票)

  ps:

  白晨大喊一声:打劫,点击、推荐票、月票、梦想杯票,统统交出来。

  “哈哈……狗贼,看到了吗,老子现在就住你的房子,睡你妻子,打你儿子!你又能拿老子如何?”

  左中仁骑着战马,身上的肥肉在不断上下摇摆着,脸上充满兴奋与激动。

  他的马侧吊着浑身是血的陆仁风,嘴里不断的惊叫着。

  “爹,快救我……救我啊……”

  陆一道双眼通红,策马加鞭,脸上充满了腾腾杀气:“左中仁,放了仁风,我留你全尸!”

  可是,不论陆一道和他的一万人马如何追击左中仁,就是无法追上。

  有时候敌我双方差距不过百丈,眼看着就要追上,可是一转眼双方又拉开距离。

  陆一道不是没想过,这也可能是左中仁的计谋。

  不过想了想,陆一道又释然,就算是左中仁的计谋又如何?

  沧州城如今的兵力总数不足万人,而且大部分都是老弱病残,几乎所有的精锐都被他挖走,也就左中仁这两千人还未染指。

  或者说是他不屑染指……

  即便沧州城将所有的兵力,都集中在左中仁的手中,自己也有八成胜算。

  更何况沧州将领之间勾心斗角,再加上自己安插的棋子,根本不可能统一意见。

  不过这么一追一逃,还是非常的耗体力的。

  追击了小半个时辰,就在陆一道犹豫。是否继续追击的时候。

  左中仁与他的两千人马,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陆一道首先是观察周围地势,此处是空旷原野,并没有大型的遮蔽物,可以排除埋伏的可能。

  难道有陷阱?陆一道又开始本就谨慎,能够潜伏沧州城十数年而无人察觉,本就因为他是谨慎小心之人。

  “左中仁,投降吧。本将饶你性命!”

  陆一道当然不可能饶过左中仁,不过是缓兵之计,只要左中仁将自己独子送还回来,就是他的死期。

  夜幕下,左中仁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怪异的笑容,高高举起右臂,似乎是在发号施令。

  左中仁的两千兵马,同时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,鲜红鲜红的。

  如果有江湖中人在场的话。绝对会立刻发现,这些士兵手中的丹药,俱都是丹王品质的补血丹。

  如果在受伤后服下补血丹。可以止血疗伤。如果没有受伤也可以增加气血。

  这还不算完,这两千士兵,可都是练过白晨教的练气法门。

  一种简单速成的,威力普通的练气法门。

  虽然只练了一天的时间,可是有白晨足量的丹药配给,这些士兵都已经相当于半年修为的江湖中人。大部分都是后天一阶修为,个别一些的甚至到达后天二阶。

  左中仁因为白晨特别照顾,更是直上后天五阶。

  每个士兵在恢复了气血之后,个个都是龙精虎猛,血气方刚。

  并且。白晨还自费给左中仁这些士兵,全部换上了精炼的盔甲兵器。

  当然了。这种代价是巨大的,两千人的队伍,已经是白晨的极限了。

  不说这些耗费数百万两的盔甲兵器,单是用在他们身上的丹药,就过千万。

  整天下来,平均每个士兵,都吃了十几颗丹药。

  补血丹吃完,又是嗜血丸,直接提升这些士兵三倍的力量。

  这种嗜血丸其实不算什么稀罕的玩意,只不过是三阶的丹药。

  不过因为白晨所炼制的乃是丹王级别,所以没有任何副作用,反而对身体大有裨益。

  每个人的怀里还揣着一颗补气丹和补血丹,以备他们打累了或者受伤之后快速恢复。

  这种超级军团,也只有白晨打造的出来,换做旁人,哪怕是一个顶天的门派,也不可能如此挥霍无度。

  如果是单打独斗,这两千人每个人,都能与十个精兵对阵。

  他们每个人都是杀戮机器,嗜血丸带给他们疯狂的破坏与杀戮的**。

  不过这是两军交锋,个人的实力被压缩到了极点。

  因为夜色的关系,陆一道并未发觉对方的异样举动。

  在他想来,这么长时间高速的奔逃,对方肯定也如己方一样,已经精疲力尽,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这种空旷原野上停下来。

  左中仁单手提着长柄大刀,将陆仁风高高提起,脸上的赘肉也不显的滑稽,反而透着几分冷酷与残忍。

  “陆一道逆贼,今夜便是你葬身之时!”

  陆一道怒火攻心,同样大吼一声:“杀!”

  左中仁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兵马,他的声音格外洪亮:“我们是什么?”

  “我们是野兽!!”士兵们群情高昂,声势如鸿。

  “我们不是野兽,我们是……怪兽!把这些逆贼一个不留,杀!”

  ……

  陈安和已经不是第一次率军袭击村镇百姓了,对他来说,不存在怜悯,更不会去怜悯。

  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妇孺,在他的眼里,只不过是为神策军添砖加瓦的鱼肉罢了,而能够死在神策军的刀锋下,也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荣幸。

  陈安和并没有掩藏神策军的行踪,而是大摇大摆的在官道上行进。

  他已经分析过陆良镇,虽然距离沧州城很近。

  不过以沧州城的兵力,哪怕是知道神策军要奇袭陆良镇,他们也不敢有任何作为。

  这种毫无抵抗的奇袭,根本不需要六千神策军,给他一千人马,足以荡平陆良镇。

  “陈将军,前面就是陆良镇了。”

  陈安和看了眼远处灯火通明的城镇。脸上浮现出一道残忍笑容。

  “弟兄们,前面就是陆良镇,给我使劲杀,女人给我使劲玩,所有的粮草全部充军,个人抢到的财物,权归个人,杀!”

  他们是血狼牙军。长期的杀戮早已将他们养成了残忍嗜杀的恶狼。

  即便是亲人,在他们的眼中,也只是一块的肉食。

  神策军顺着官道,挥舞着手中的武器,嘶喊着冲杀向陆良镇,眼看着前方的陆良镇近在眼前。

  锵锵——

  突然,一声突兀的琴声,打断了神策军的冲锋。

  这道琴声就似洪亮如雷霆一般,盖过了数千人的嘶喊。

  在这夜幕下。更是如同一道惊雷,令人心头一颤。

  神策军停了下来,远远的看到。一个男子垂坐在路的中间。面前摆着一把长琴。

  陈安和心头一怵,常年在战场上厮杀,养成了一种本能的感知。

  他可以很清楚的认识到,一个敌人是否能给他威胁,而他也会本能的避开那些危险的敌人。

  “杀上去,将他踏成肉酱!”陈安和并未前进。不过还是命令手下骑兵冲锋上去。

  神策军骑兵在陈安和的命令下,立刻有十几个骑兵扑杀上去。

  只是,一道尖锐的琴声再次撕裂夜空,那十几个冲锋上前的骑兵,毫无征兆的连人带马被撕碎。

  血腥瞬间弥漫夜空。月色都像是被一层腥红弥漫。

  如果是普通的两军交锋,甚至是高手拦路。被杀了十几个人,陈安和倒还不至于如此心悸。

  可是这十几个骑兵,却是一点征兆都没有,瞬间连人带马被撕碎。

  陈安和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出手的,这让他不得不慎重起来。

  “阁下是谁,可知吾等何人?识相的便立刻退去,本将不予追究,如若不然!定叫你血溅当场。”

  白晨抬起头,目光平淡祥和,完全不像是刚杀了十几个人的屠夫,脸上露出平静的表情,微笑的看着陈安和:“我是拦路抢劫的强盗。”

  陈安和眯起眼睛:“原来是同行,这袋银子阁下收着,待吾等事成之后,必有重谢!”

  白晨接过陈安和丢过来的钱袋,里面居然装着几十两金子。

  只是,这显然不能满足白晨的需求,白晨摇了摇头:“不够,诸位若是想打此过,便要缴纳足够的过路费,不然一个也别想通过。”

  “阁下该看出吾等非善良之辈,你莫要逼人太甚!”

  白晨的脸上笑容依旧,只是透着几分冷意:“你觉得你们不是善良之辈,难道阁下以为在下就是善良之辈?”

  陈安和心中怒火中烧,不过还是耐着性子问道:“阁下报个价,权当交个朋友。”

  “果然是痛快人,和痛快人做买卖,就是舒坦。”

  白晨站起身来,看着神策军,脸上浮现出一丝冷酷笑容。

  在夜色下,却显得尤为狰狞可怖,眼中杀气直射向陈安和。

  陈安和座下坐骑,突然受惊一般,高高跃起前蹄。

  “我的要价不高,就拿你们所有人的性命来换好了!”

  突然,陈安和感觉周围破空声传来,却没有见到白晨如何出招,身体各处突然传来一股剧痛,咽喉处更是感觉到凉意袭来。

  陈安和错愕的摸了摸脖子,血!

  鲜血正从他的咽喉处狂涌而出,他想喊,他想叫……

  可是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,然后眼前一花,人已经落下马,再无半点声息。

  击杀魔头一人,获得功德10万。

  白晨的脸上嗜血之色更浓,看着这数千的神策军,就像是饥渴难耐的饿狼,面对一群无主的羔羊一般。

  白晨一出手便击杀陈安和,自然是因为他是这次进攻陆良镇的将军。

  打人打脸,骂人揭短,既然是打群架,自然要先弄死带头的。

  陈安和一死,所有的神策军立刻混乱了。

  没有了指挥的人,就像是一个人失去了头脑一样,有些要冲上去为陈安和报仇,有些人则是想着逃。

  踏上了鬼门关,就别想着逃了……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