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黑风高月(求订阅求月票)

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黑风高月(求订阅求月票)

  ps:

  夜黑风高月的下一句是虾米来着。

  哦,想起来了,月票求到时……没错吧?

  “铭心,你都堵着白公子的房门一整个晚上了,还不放过他么?”

  一个七秀的师姐,笑脸盈盈的走来,看着坐靠在走廊上的铭心,气鼓鼓的小脸,满脸的愤愤不平。

  白晨一整个晚上,都在炼制丹药,为计划准备着。

 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沧州城的时间也不多了,今夜就是行动的时刻。

  铭心显然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能够真正的上到战场杀敌。

  白晨可不觉得,这是一个好玩的事情。

  白晨不觉得神策军能够威胁到自己,可是加上一个铭心,那就两说了。

  毕竟,要与数以千计的神策军交战,这绝对不是轻松的活。

  “白晨!给我滚出来!!”

  突然,一声嘹亮的叫骂声,响彻整个绣坊。

  所有的七秀弟子一听,来找茬的!

  立刻全员出动,剑拔弩张的围拢到绣坊上下。

  白晨什么人?他现在可是七秀的客卿长老,平日里的风趣幽默,深得七秀姑娘们的喜爱。

  加之白晨的文采、歌赋,在绣坊之内更是奉为上宾。

  而最让七秀姑娘们心动的,是白晨几日之前,为了盈语与霓裳宗宗主红袖针锋相对,更是让七秀姑娘觉得,白晨是个可以依靠的人。

  可以说谁若是想要与白晨为难。那就是她们所有人的公敌。

  “咦,那不是沐姑娘么?”

  “她不是离开了么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沐婉儿回来了,脸色阴沉的可怕,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子。

  “沐姑娘的身边那男子是谁?”

  “看起来是相好的。”

  “不会是来找白公子示威的吧?”

  “嗯,一定是这样,沐姑娘被白公子拒绝,然后找了个情郎。然后回来羞辱白公子。”

  “白公子真可怜。”

  “其实沐姑娘也很可怜,爱她的人痴心不悔,她爱的人名草有主。”

  “婉儿,那个叫白晨的小子,真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?”

  沐清风左右顾盼一番,心中有些怯怯,那些七秀女子的议论声,已经传入他的耳中。

  怎么感觉和预计中的不一样,听着感觉是自己成了第三者……

  沐婉儿自然也是听到七秀弟子的议论。脸色又羞又怒。

  狠狠的瞪了眼沐清风:“要你管,你只管教训那混蛋即可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好吧。”

  白晨的房门推开了,白晨慵懒的伸了个懒腰。走出房门。

  “大清早的就不得安生。”白晨略有惊讶的看着沐婉儿:“沐婉儿。你不是回唐门了么?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“给我狠狠的教训他!”沐婉儿脸色铁青,恼怒的叫道。

  沐清风身形一纵,腰间的短剑已经出手。

  白晨眼见这陌生男子突然出手,隔着三层阁楼,轻身一跃,轻功逍遥游。已经离开了原位,凌空与沐清风瞬间交锋。

  双双都没占到便宜,沐清风被白晨一拳轰到胸口,白晨则是胸口被短剑划破,同时落到地上。

  沐清风脸色一凝。胸口隐隐作痛,惊讶的看着这个年纪比起自己还要年轻不少的小子。

  反观白晨。对于胸口的伤势却是若无其事,只是心中也不敢小觑沐清风。

  自己的铁布衫居然无效,沐清风给他的感觉,同样是危险!

  就如同当日遇到吴德道的时候,一样的感觉,不对……是更加的危险!

  沐婉儿一愣,别人不清楚白晨和沐清风的实力,可是她却是了如指掌。

  白晨的修为比起自己还要弱上几分,不过他最具威胁的还是他的火烙铁布衫,以及一套恐怖绝伦的拳法。

  只是相较而言,白晨的根基还是偏弱,自己的哥哥要收拾他,还是可以相当轻松的。

  可是在短暂的交手之后,沐婉儿突然发现,半月不见,白晨的武功居然又有进境。

  特别是刚才纵身一跃,立刻展现出不俗的轻功身法。

  沐清风收起轻视之心,手中短剑突然掷出,短剑飞旋在半空中,在空气中旋转出一道诡异的弧线。

  白晨本以为不过是普通投掷,可是当他正欲伸手抓住短剑之时,短剑突然转向,绕过白晨的身侧,在他的腰间划过一道三尺长的伤口。

  短剑在半空中一个旋转,又回到沐清风的手中。

  不过这点伤势,对于白晨来说,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。

  “小子,遇上我,算你不走运!”沐清风嘿嘿一笑,双手一掷,不过这次掷出的不是短剑,而是漫天的飞针。

  这些飞针细如牛毛,并且每一支都富含真气,钻心刺骨,绝对的杀人利器。

  白晨的身上已经开始燃起赤红色火焰,可是飞针还未触及白晨。

  突然,阁楼上琴声大作,当——

  就像是断弦的一声,原本疾射向白晨的飞针,徒然一滞,纷纷落在地上。

  “这是什么武功?”沐清风瞪大眼睛,就见一女子徐徐从阁楼阶梯走下,怀中抱琴,右手五指抚琴,看着沐清风的目光里,带着一丝杀气。

  盈语已经走到白晨身边,虽然她如今的修为只恢复到后天九阶,可是只要有琴在侧,她便敢与任何同辈中人争锋。

  “公子,奴婢与你并肩作战。”盈语款款的向白晨施了个礼,脸上淡淡笑容。

  沐婉儿气的牙痒痒,愤愤不平的指着白晨:“你……你倒是好手段。半个月不见,居然都有丫鬟了!”

  “我说妹子,你不会是因爱生恨吧?我和你说,大哥我……”

  “你闭嘴。”沐婉儿恼羞成怒,喝斥的瞪了眼沐清风,最后目光又落在白晨身上:“白晨,你是不是看不起我?为什么当初要把我支开?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在你身边,就是你的累赘?”

  “是。”白晨想也不想。直截了当的回答道。

  “那你可记得,当初我说过,你若是移情别恋,我就要亲手杀了你。”

  “记得。”

  “那你身边的那个丫鬟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什么怎么回事?你觉得怎么回事,那就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沐清风算是听出那么点端疑了,不过沐婉儿的态度,又让他迟疑起来。

  按理来说,这事他不该管,可是自己若是不管。以自己妹妹的性格,保不准事后就要找自己麻烦。

  可是若是管了,盈语又让他相当忌惮。

  虽然盈语出手不过是惊鸿一瞥。可是依然让沐清风感觉到无比的可怕。

  当然了。沐清风也不见得是怕了盈语,只不过这场面明显不是仇人对阵,而是自家妹子耍小性子罢了,没必要以死相逼。

  “难道我是累赘,她就不是?”沐婉儿泪眼莹莹,一脸委屈与不甘。

  白晨瞥了眼盈语。盈语会意,手中食指轻轻一勾,一声轻妙琴声荡开。

  沐婉儿心头一跳,手腕袖口居然嘶的一声被斩断。

  沐婉儿与沐清风的脸色都是一变,这种诡异莫测的武功。除非自己随时随地保持护体真气,不然的话。谁也不知道锋芒什么时候落在自己的咽喉上。

  这根本就防不胜防,虽然在他们的眼中,盈语的修为偏低,可是真要生死相搏,恐怕一个照面,就要被她秒杀,不可谓不强。

  “你觉得谁是累赘?”白晨没有丝毫保留沐婉儿情面,语气里带着几分嘲讽与不屑。

  沐婉儿咬着下唇,恨恨的看着白晨,眼眶已经被泪水充斥。

  “公子。”盈语看了眼白晨,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种语气。

  以往白晨对绣坊内的女孩,似乎从来都是笑脸盈盈,从来不曾以这种近乎恶毒的语气羞辱其他女孩。

  “真以为自己成了那什么三英四杰,就一副天下第一的样子,谁都得让着你?”白晨的话语冷嘲热讽:“醒醒吧小姑娘,人家怕你,不是因为你有多出色,仅仅只是因为你身后的唐门。”

  “小子,你说什么!”沐清风大怒,指着白晨怒喝一声。

  “公子,你说过了,沐姑娘她也不是坏人。”

  “她的心不坏,坏的是她脑子。”白晨不留余地的指着沐婉儿:“如果不给她当头棒喝,她总以为闯荡江湖就跟过家家一样。”

  “好好……你既然这么看我,那我们从此以后便恩断义绝!”沐婉儿含泪忿恨叫道。

  “再见,不送,走好!”白晨黑着脸,也不理会哭的泪眼婆娑的沐婉儿,转身便走上阁楼。

  铭心也被白晨的脸色唬住了,白晨狠狠的瞪了眼铭心:“你也是,告诉你,今天晚上哪也不许去,不然小心我打你屁股。”

  铭心挺着小鼻子,哼的一声,调头就跑掉。

  ……

  入夜,天际皓月被一层阴云蒙蔽,透着一丝苍凉。

  天枢不喜欢这样的夜色,因为这种夜幕,就意味着又将有江湖中人来浑水摸鱼。

  虽然天枢也已经习惯了那些江湖中人浑水摸鱼,可是不代表他就能习以为常。

  手中的粮草已经不多了,不过好在沧州附近不少城镇,都可以成为神策军的粮草后仓库。

  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,一路走来,神策军已经横扫了十几个城镇。

  所杀百姓更是多不胜数,对此天枢从来没放在心上,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道理,他比任何人都要深刻,更何况区区贱民,更不足以让他产生丝毫怜悯。

  陆良镇,一个人口二十万的大镇,也是这次神策军的目标。

  不过因为临近沧州城,为了保险起见,天枢这次派遣了五千神策军前去扫荡。

  就在这时候,营地外突然传来一阵喊杀声。

  一个传令兵急匆匆的跑来,脸色似有慌乱:“大人不好了,沧州城守军袭营。”

  “沧州城守军袭营?”天枢一愣:“他们多少人?”

  “两千人。”

  天枢有一种想笑的冲动,两千人马袭击三万的神策军营地?

  他们是来自杀的吗?

  “传令下去,全力围剿敌军。”天枢虽然对行军打仗不算如何在行,不过这种简单的命令,只要不是傻子,都懂得如何应对。

  “大人,敌军刚刚冲入营地,杀了数百弟兄,此刻已经逃了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逃就逃了,加强戒备,小心他们再次奇袭。”

  天枢也猜到对方的意图,应该是想要采取偷袭,削弱神策军的兵力。

  不过这种奇袭只能奏效一次,第二次再想奇袭,根本就不可能成功。

  “陆将军率兵出营,追击敌军了。”

  “该死?没有我的命令,他为何要去追杀?”天枢的脸上露出不快之色,同时心里升起几分担忧,如果对方有埋伏怎么办,天枢又问道:“他带了多少人马?”

  “带了一万兵力,都是陆将军的亲兵。”

  天枢这才稍稍的放心下来,一万人,对方即便有埋伏,想要吃下这一万人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当然了,天枢最主要的还是陆一道的安危,因为陆一道好歹也是个专业的将军,比他这半吊子强了不少。

  他既然敢去追杀,应该也有几分把握,并且带去的人马不少,不至于着了道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