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勾当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勾当

  ps:

  明天中午和晚上还有更新,继续求订阅求月票

  蓝轩一时不知道如何自处,白晨能够拿出全套的《七心琉璃功》,就足以说明他不是庄家的仇人。

  并且白晨所说的,受一位前辈所托,也很可能是真的。

  可是,自己之前居然还将他当作仇人。

  这可不只是丢脸的问题,说的严重一点就是忘恩负义。

  “沧州城守陆一道,投靠神策军了。”蓝轩沉吟许久,终于开口说道。

  顿了顿,蓝轩又迟疑的说道:“白晨,刚才……”

  “刚才个屁,从今以后,咱们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  白晨转身就走,走了两步,脸色突然一变,又讪讪的回过头,表情看起来很是别扭:“那个啥……你要真有什么事……就……就来找我……能解决的我就帮你解决……”

  蓝轩一愣,看着白晨那张奇怪的脸色,不明白白晨的脸色为什么会转变的这么快。

  “别想太多,就一个老不死的吩咐我的……”

  白晨别扭的说道:“反正呢,没事的时候,咱们就当作不认识,自己能解决的,你也别找我……”

  “那葬花剑……”蓝轩眼前一亮,看白晨的表情,似乎自己求他什么事,他都可以答应下来。

  “过……过段时间再说。”白晨硬着头皮说道。

  心里已经骂翻天了,戒杀现在是逼着他。蓝轩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。

  戒杀说了,反正只要蓝轩有麻烦,白晨就要义无反顾的出手。

  看到白晨又要走,蓝轩突然又叫住白晨:“等等。”

  “大小姐,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白晨不耐烦的看着蓝轩。

  蓝轩突然露出一丝皎洁笑容:“为什么你的态度前后差距这么大?”

  显然,在蓝轩取下面纱后,白晨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

  蓝轩的心中不禁小小得意一把,看来这世上没有人能够逃脱她的魅力。

  “好吧。其实是因为你和那位前辈长的很像,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以前你带着面纱没发现,揭开面纱当然是一眼认出来咯。”

  白晨这句话,不知道是在恶心蓝轩还是在恶心戒杀。

  总之戒杀很愤怒,蓝轩很失落。

  难怪前后的态度差距那么大,原来是因为自己的容貌与别人相像。

  不过蓝轩倒也没有怀疑,毕竟白晨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。

  不过蓝轩的心情又好转了不少,与自己相像的前辈?

  难道说庄家除了自己之外。还有人存活?

  听白晨的语气,这位长辈应该年龄不小,可是容貌应该还很年轻……

  如此说来……

  蓝轩的心跳瞬间加速!

  白晨前前后后。依稀的提到过。这位老前辈似乎两百岁以上。

  两百岁意味着什么,一般来说晋升先天期除了修为的提升,寿元也增加一甲子,如果没有意外,都是可以活到百岁以上高龄的。

  当然了,也有特别高寿的人。比如说张家老爷子,先天后期的修为,已经活了一百三十岁,这主要还是归功于他曾经服用过寿元丹。

  而三花聚顶的修为,再增加一甲子寿元。不过这个增加却有个限定,那就是绝对不会超过两百岁。

  比如说一个人已经靠着各种手段。活过了一百六十岁,而后又晋升三花聚顶期,那么他最多也只能增加四十年寿元。

  只有进入一气化元期的修为,才有可能超过两百年上限。

  到了这种境界,前期增加寿元的手段,都已经失去了效果,即便是以往服用的寿元丹本该由的效力也失去了作用,很多时候,一些大限将至的绝世高手,晋升到一气化元,寿元不增反减,便是因为一气化元期,已经非人存在,许多对人有用的丹药,到了这个境界,已经失去了效果。

  不过一些绝世天才,却能够凭着自身天赋,在百年之内到达一气化元。

  在身体还未彻底进入衰败期的时候晋升,不但可以得到莫大的好处,更可以返老还童。

  不过百岁后突破,那只能返还生机,却无法返老还童。

  白晨的眉梢微微拧起,露出一丝迟疑之色。

  蓝轩怕白晨怀疑自己所报,立刻又道:“是从陆仁风的口中得知的,消息绝对可靠属实,我也派人打探过,陆一道已经带着两万守城军去向不明。”

  “哦?陆仁风还在沧州城?”白晨眼前一亮,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  对于白晨的这种笑容,蓝轩可谓深恶痛绝。

  因为每次他一露出这种表情,绝对要有人倒霉!

  “我暂时不能把他交给你,在他身上还有很多东西还未挖出来。”

  “那你记得伺候好他。”白晨一句调侃后,一溜烟转身就跑。

  蓝轩终于忍不住,暗骂一声该死,再抬头看白晨,这家伙已经跑远了。

  当然了,听到蓝轩的消息后,白晨的心情立刻变得沉重。

  原本将神策军诱引到沧州城,便是因为沧州城兵强马壮,根本就不怕小股的神策军。

  可是如今陆一道身为沧州城守,居然临阵倒戈。

  沧州城原本有三万多兵力,除了身为城守的陆一道,还有几个副将。

  不过如今陆一道带着两万大军叛逃,沧州城应该还剩下一万多守城士兵,应该都是陆一道无法控制的兵力。

  只是与陆一道所带领的两万人马,还有神策军将近两万精锐,沧州城岌岌可危。

  更主要的是,谁也不知道。留下的这些将领,是真的忠心朝廷,还是陆一道故意留下来里应外合的墙头草。

  白晨心中烦躁,马勒戈壁的……

  如果沧州城失守,成百上千百姓惨遭牵连,那白晨绝对是罪责难逃。

  沧州城,绝对不能失守!

  “戒杀,给我弄一套轻功秘籍。”

  “逍遥游。二十万功德。”

  戒杀很干脆的拿出一本,白晨也没管戒杀是不是借机敲诈。

  白晨直接学会逍遥游,铭心看着白晨的脸色阴晴不定,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也不敢吭腔。

  “铭心啊。”

  “白晨哥哥,你是不是想要甩掉我?”铭心双眸透亮。

  “什么甩掉,哥哥我是有重要事情需要你去办,你有没有把握,完成哥哥我布置给你的任务?”

  “杀人放火。作奸犯科,奸淫掳掠,只要白晨哥哥一句话。铭心必定赴汤蹈火!”

  “哈哈……好好好!我妹妹果然是女中豪杰!”

  铭心的小心脏一收。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晨:“咱们不会真要去杀人放火吧?”

  “差不多。”

  ……

  杀人放火的勾当偶尔干一干,可以提神醒脑,清心明目,有益于身心健康。

  当然了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变态。

  白晨从来不沉默。更不变态,至少与铭心比起来,白晨简直就是纯洁的小白兔。

  凭着白晨与铭心的身手,很轻易的潜入某个将军的府邸。

  看着瓦窟下两条白花花的肉条纠缠在一起,白晨看的目瞪口呆。铭心则是小声的品头论足。

  “这荡妇声音这么大,一听就知道假的。就那堆肥肉,能满足的了这个**?本姑娘拿根黄瓜,都能比那个胖子做的更好。”

  白晨抹了把额头暴汗:“你确定这胖子是沧州城左中仁左副将?”

  铭心拿着一张名单,一个个的排除,然后读道:“左中仁,沧州城偏将,统御两千城防军,身高八尺三,体格健硕,擅长长柄战刀,曾经在一次剿匪中受伤,背部留下一条两尺疤痕。”

  两人又看了眼下方那胖子,背后的确有一条明显的疤痕,不过与情报上的体格健硕显然有很大出入。

  “你这是猴年马月的情报?”

  “绣坊当初初建时候,收集的沧州情报,估计是多年未有战事,这些个将军常年养尊处优,早已没了从前的那股杀伐之气。”

  “那也正好,这种人才好控制。”

  白晨与铭心已经悄悄的翻下屋顶,白晨用匕首在门缝上一挑,门阀已经被跳开。

  两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屋内,左中仁本来还在与那妇人苟合,一看到两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屋内,立刻吓得疲软,整个人腾的缩到床角。

  “啊……”女子发出一声尖叫。

  “你……你们是谁……来来人哪……”

  “你喊破喉咙也没用,不会有人来救你的。”铭心不以为然的说道,手上持着双剑,脸上笑脸盈盈。

  “你与这妇人通奸,把侍卫都调出院子外围,倒是方便了我们进来。”白晨嘿嘿的笑着,眼角还不老实的欣赏着妇人玲珑身段。

  这妇人虽然算不上绝美,可是裸露的身段却透着一个成熟美艳。

  “我……我乃沧州城偏将!你们好大的胆子……”

  左中仁话音刚落,铭心一剑将桌角切断,眼中胸狠毒辣的瞪了眼左中仁:“你若是再敢废话一句,本姑娘今天便拿你试刀。”

  “两位大侠有话好说……有话好说!”左中仁立刻焉了,哪里还有半点的勇气:“这屋内两位看上什么,只管拿便是,就当本将孝敬两位大侠的。”

  白晨和铭心还真在屋内扫了一眼,只可惜放眼扫了一圈,居然连个像样的摆设都没有。

  “狗官,你糊弄我是吧,就这堆破烂,你也敢拿来孝敬我们。”

  左中仁哭了,这一屋子好歹也有不少值钱东西,比如那青瓷,那可是他花了百两纹银买来的,还有那什么……也都是几百两上下,整个屋子算下来,起码能值上千两。

  其实不是左中仁小气,实在是白晨与铭心的眼界太高了。

  铭心手上的一对剑,便价逾万两,白晨更了不得,随便炼颗丹药,都与几万两上下,自然是看不上这些几百两的东西。

  “你好歹也是一方守将,居然拿这些不入流的东西,看来不给你些教训,你真当本姑娘脾气好。”

  左中仁哭了:“两位大侠,不是小将不想孝敬您二位,实在是手头不宽裕,小将虽然是沧州城守,又不管金也不管银,就算是手下兄弟们的军饷,也都不归我发放,小将这点身家,也就比一般百姓过的好,比之沧州其他官员,自然是没的比……要不两位大侠找他们去……”

  左中仁委屈到了极点,都已经自称小将了,满脸的辛酸苦涩。

  “那就没什么人平日里会孝敬你?”铭心还是不满意左中仁的回答。

  “小将手上虽然有些兵力,可是除了那几个大头兵,就什么都管不着,总不能纵兵威胁富户吧。”

  左中仁就像的打开的水龙头,一股脑的对着两个人大吐口水。

  如何被上司欺压刁难,如何的放空权限,让他无可作为,久而久之,左中仁也就成了今天这副模样,整日里花天酒地。

  不过不知道怎的,这死胖子要钱没钱,要权没权,居然勾搭上陆一道的小妾,正是床头那个裹着床单的那位小妇人。

  难怪进来的时候,府里的侍卫调的距离院子老远,原来是怕被人知晓东窗事发。

  白晨看了看左中仁这卧房内,还真有点小清新,俗话说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。

  左中仁好歹是沧州一个不大不小的偏将,手下两千兵力,居然是如此‘清贫’。

  “嗤嗤……原来是陆一道的小妾。”铭心偷笑起来:“从今而后,你也不用担心东窗事发了,你就算是抢了他大老婆,他也管不到你头上了。”

  左中仁一听,脸色剧变,显然是误会铭心的话,惊骇的指着两人:“你们……你们不会是把陆一道给……给杀了吧?”

  那小妾也是一脸苍白惊恐,如果这两人是杀了陆一道,又来这里做什么?

  “别误会,陆一道活的好好的,至少目前为止,他还很逍遥。”

  “他叛敌了,带着两万大军投靠神策军了,不日即会率众攻打沧州城。”

  “什么!!”左中仁脸色惊变。

  白晨与铭心两人小声嘀咕了一阵,也算是下了个结论。

  能够勾搭陆一道的小妾,自然不会是陆一道安插在沧州城的棋子。

  不过白晨实在好奇,就左中仁这身烂肉,居然也能勾搭的上陆一道的小妾,心想着不禁多看了两眼左中仁。

  “大侠……您……您不会是以为小将是陆一道的心腹吧?小将与陆一道水火不容……真不是他的心腹……”

  左中仁又不傻,好歹也是靠个人能力混到今天的偏将位置。

  显然也想到了,这两人半夜时分的摸进他的府邸,不求财那图什么?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