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当日变成可能

第一百五十五章 当日变成可能

  ps:

  今天依然很努力,票票也请各位大侠给力

  “阿雪?谁啊?”白晨满不在乎的问道。

  “当然是我老婆。”

  戒杀的回答让白晨彻底无语了,白晨忍不住翻了翻白眼:“你家阿雪怕是早投胎几百次了吧,你不会看见人家姑娘漂亮,就喊着你老婆吧?”

  “我是那种人吗?她不是阿雪,可是肯定与阿雪有关,或许她就是我与阿雪的子孙。”

  “嗯,如此说来,明天我就把她骗到手,然后玩弄过后随手丢掉。”

  “我日你先人。”戒杀大骂起来。

  “我日你后人。”

  白晨突然提起性子,心中得意无比。

  平日里都是戒杀给他使性子,当真是风水轮流转。

  戒杀似乎开始担心起来,威胁道:“我警告你……”

  “千万别警告我,小心我让你的警告变成现实。”

  果然,没有什么比起这个威胁更有效果,戒杀果然闷不作声,许久才开口:“帮我个忙。”

  “我很忙,没空。”

  “小子……”

  “诶?你又想威胁我!?”

  “我的大少爷,算我求你行不行。”

  “看你这么真诚,少爷我就勉为其难,帮你一把,你说说看要我帮你什么。”

  “我要你查清楚她的来历,最好能弄到她的族谱。”

  “你和我开玩笑吧,你都离开三百年了。就算她真是你子孙,怎么查啊?”

  “阿雪当年的修为不俗,活个两百年绝对没问题,而且我记得我离去之时,她是怀有身孕的。”

  “当初你抛妻弃子,现在还回头找人家做什么?即便她真是你孙女,你还想如何?”
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我只是想知道,她是不是与阿雪有关系……”

  “别玩了。你不会是想上演一出祖孙相认的戏码吧,你不是这个风格的,你以前是强盗,现在是和尚,不论哪个职业,都不适合这种狗血剧的角色。”

  “老子就这么点遗愿,你也不愿意成全我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我的价码很高的。”

  白晨的脸上已经乐开花了,身边的铭心好奇,怎么走的好好的路。白晨突然露出这么诡异的笑容。

  当初拿了我的,给我还回来。

  当初吃了我的,就给我吐出来!

  “开价!”能够让一个强盗把吃入嘴里的肉吐出来。这是何等的艰辛。

  白晨几乎能将此事。当作生平的一次最重要的胜利。

  “一百万功德,而且要提前付款,别和我还价,本少爷概不接受还价,调查出蓝轩与你家阿雪是否有关。”

  “可以,不过……”

  “我话还没说完。一百万功德需要你立刻支付,至于调查的时间随我定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你做初一我做十五,你还别不乐意,少爷我还不乐意接近她呢。”

  “你有种。老子不查了!”戒杀咆哮道。

  “嗯,不查就不查。我明天就开始努力。”

  “努力什么?”

  “努力当你的孙女婿。”

  在没有营养的对话过后,戒杀妥协了。

  白晨掌握了大杀器,戒杀无力招架。

  因为白晨总能很没品的将戒杀那位可爱的孙女挂在嘴边,而且动不动就威胁戒杀,如果再给自己使绊子,便让蓝轩以身相许,总之都是这类的对话。

  戒杀不敢赌,这小子什么缺德事都敢说,也都敢做。

  特别是这种损人利己的事,戒杀最后只说了一句空洞无力的狠话:“你敢动她一根汗毛,我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  “你让我碰我都不碰,这种女人……你别不高兴啊,她就是这种女人,全身长的跟刺猬似的,好像谁都看不上眼,可是偏偏要是拿些东西利诱,她保准脱的干干净净的,任君采摘。”

  “你他娘找死是吧,敢这么说我孙女……”

  “我说的是事实,不说她还不定是不是你孙女,就算她是……我也这么说。”

  “我不管那么多,总之你先给我查清楚。”

  “一百万功德,少一点功德都不行,现在就拿来。”

  “先给你二十万功德,你什么时候着手调查了,再给你二十万功德,查出结果了,再结清余额。”

  突然,身后传来蓝轩的声音:“白晨。”

  “咦?这么快又见面了,蓝轩姑娘,你不会是如此想我吧。”

  蓝轩平心静气,当然了,是经过调理气息后的。

  “我收到一个消息,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白晨转身就走,他是绝对不会给蓝轩这个加筹码的机会,绝对不!

  “事关沧州数十万百姓的生死,你也没兴趣?”

  白晨的脚步再迈不出去,转过头惊疑不定的看着蓝轩:“你能打听到的事情,我也打听的到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与丐帮关系非浅,不过这件事可不是人多就打听的到的。”蓝轩的笑容充满自信从容。

  “条件。”

  “修复葬花剑……”

  “你觉得你的消息值得这价码吗?”白晨眯起眼,凝视着蓝轩。

  “你觉得沧州数十万百姓的死活值什么价码?”

  白晨沉吟许久,抬起头看向蓝轩:“你是孤儿吧?”

  蓝轩眉梢微微拧起,似乎对白晨提起这个话题有些不快,冷着脸哼了声。

  “若是我用你的身世交换呢?”

  “哼……你连我是否是孤儿都不确定,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身世。”

  “我若是想知道。天下间没什么事情瞒得住我。”

  “恐怕你要失望了,我四岁那年被我师父收养,可是那时候我已经懵懂记得一些事情,所以不需要什么调查。”

  白晨撇撇嘴,暗骂一声扫兴,脸上故作深沉,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蓝轩。

  “你原本姓庄,辽州三河县人士。我可有说错。”

  蓝轩的脸色一沉:“你真的调查过我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其实白晨也是瞎猜的,如果当初戒杀的老婆生下的是女儿,恐怕蓝轩本姓就该改了。

  当然了,三百年的时间,或许已经不止隔了三代,更有可能好几代了。

  甚至可能都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,不过看起来白晨是赌对了。

  “那你知道谁杀了我庄家一百三十余口?”蓝轩急切的追问道。

  “你……被灭门了?”白晨不是在问蓝轩,而是在问戒杀。

  戒杀已经没了声音,蓝轩急切的看着白晨。脸色不似在作伪、

  “你祖上长辈之中,可有一位名叫王雪的长辈?”

  蓝轩黑着脸看着白晨,更加确定白晨调查过她。

  “那是我的祖奶奶。隔了八代了。庄家就是她建起来的,你提她我的祖奶奶做什么?”

  “我受一位前辈嘱托,那位前辈很老很老……反正就一老不死就是了,总之他的身份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,他与你祖奶奶有些关系……”

  “胡说,祖奶奶是三百前的人物。与祖奶奶同一时期的人,至少也都三百多岁,除非是六道大圆满的绝顶高人,能有三百年寿元,不要告诉我。你口中那位老前辈,乃是天人合一的旷古神人。”

  铭心在一旁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白晨。在她看来,这绝对是白晨撒过的最扯淡的谎话。

  凭白晨的口舌,怎么会扯这种不靠谱的谎话,这明显不是他的风格。

  “我又没说是同辈人,也有可能是王雪前辈的儿子孙子也说不定呢。”白晨很不厚道的说道。

  戒杀气的牙痒痒,不过他这么说,倒也合情合理。

  毕竟想要超过三百年寿元,那就真只有天人合一之境的超级强人才有可能。

  即便是六道大圆满之辈,也只能有三百年寿元,就算是用寿元丹也延长不了。

  以白晨的诡异来历,和一身高深莫测的本事。

  接触一气化元的老前辈,并非没有可能。

  “祖奶奶就只有一子,并且也已经去世百年,所以你说的肯定不是祖奶奶的子辈与孙辈,要么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人物,要么呢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我庄家的人。”

  “算了算了,你爱信不信,总之我也不图你什么,你将你的消息给我,我帮你调查庄家灭门惨案,这个交易怎么样?”

  蓝轩显然是在犹豫不决,按理来说,这次她出师门,最重要的便是修复葬花剑。

  可是如今自家的灭门案至今悬而未定,让她心中升起几分希望。

  或许他真的可以查出自己庄家的灭门案也不一定。

  “你要多久能够查出庄家之事?若是说十年八年的话,那就免了。”

  “你可知道庄家世代相传的《七心琉璃功》?”

  蓝轩的脸色再次惊变:“你……你怎知……”

  “我看你修炼了上册《七心琉璃功》,进入先天多年,却因为没有中、下册,所以功力停滞多年吧。”

  “你是从哪里听来的?”

  “你别管我是从哪里听来的,我就以这《七心琉璃功》中下册为条件,如何?”

  蓝轩的脸色阴冷至极,眼中更是冷藏杀机:“当年我庄家灭门,便是因这《七心琉璃功》,如今你能拿出《七心琉璃功》,并且还对我庄家之事了如指掌,定与仇人有所瓜葛!”

  蓝轩脸色说变就变,身形突然化作白虹,掌心更似七彩琉璃一般通透。

  “傻女人……”白晨连连退后。

  虽然他不惧蓝轩,可是对她却是不能动手,如果自己敢对她动手,绝对要被戒杀大卸八块。

  白晨一边退,一边大叫起来:“如若我与你的仇人有关,会拿《七心琉璃功》作为赌注吗?”

  “那你说这功法从何而来?这功法乃是我庄家世代相传,绝对不可能外泄,而当年庄家仇人也是夺走中下册秘籍,你还有什么话说!”

  “我草,老子就是你庄家灭门仇家,你又如何?换不换一句话,给个痛快。”

  白晨火大了,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激灵,怎么这会儿把由头理得这么顺。

  白晨这么一吼,蓝轩反而平静下来,虽然看向白晨的目光,还是带着几分冷意,不过总算是不动手了。

  白晨从怀里掏出三本秘籍,直接丢到蓝轩的手中:“别和我废那么多话,这是《七心琉璃功》的秘籍,上册你也练错了,重新练……把你得到的消息告诉我,今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,老死不相往来,就算不小心见面,也装作不认识。”

  蓝轩没想到,白晨会如此爽快的把秘籍丢到她手中。

  翻开几页稍稍看了一遍,心头更是震撼。

  这世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《七心琉璃功》,可是其中的记载,比起她所认知的内容,更加完整。

  难怪,难怪自己庄家拥有《七心琉璃功》,却始终不上不下,没有人能够练到下册,原来在上册里,就有不少的差错。

  蓝轩再没有怀疑,毕竟当初仇家抢走的也只有中下册秘籍,上册秘籍一直在自己的手中。

  白晨既然能够拿出一整套,显然不会是仇家。

  如果仇家有整套《七心琉璃功》,那就没必要灭庄家了。

  “白晨,你怎么知道我孙女她的孤儿?”戒杀显然对此非常的好奇,并且在意。

  “你猜。”

  “把你所谓的事关沧州数十万百姓的消息说出来。”白晨没好气道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