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依稀故人在(求月票)

第一百五十四章 依稀故人在(求月票)

  ps:  今晚到此为止,累和泪其实都是一个道理。

  汉宝喊累和汉宝含泪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,求月票。

  白晨也想看看,自己的铸兵水平到什么程度。

  在欧阳冶的挑衅下,众人来到作坊内,欧阳冶大方的挥挥手:“这里的所有工具,你随意使用,还有材料,其中不少可都是我珍藏的铸兵材料。”

  白晨走到一罐子前,这罐子里装满了暗红色的液体,看起来就像是鲜血一样。

  打开的瞬间,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冲入鼻孔,白晨连忙盖上盖子。

  “这是二十五年前,我途经江陵大河边上的时候,遇到一条作恶的毒蛟,斩杀它后得到的毒蛟精血。”

  众人惊叹不已,这样一罐毒蛟精血,怕是白银千万也未必买的到吧。

  蛟,那可是仅次于神兽龙的存在,若是再给它一些时间,也许就飞升成龙。

  白晨又拿起一块银光闪烁的金属,这块金属看起来还未剔除杂质,入手之后却是沉甸甸的。

  “这块不会是瑟银吧?”

  “溶于五行,置于地脉,吸纳灵息,自然便是瑟银。”

  “好东西。”白晨贪婪的看了眼后,还是不舍的放了下来。

  “这些材料你只管用。”

  白晨左思右想,看了眼欧阳冶:“拿一张武器的图纸来。”

  欧阳冶立刻拿出一个粗简盒子,盒子里装着许多图纸。什么样式的兵器都有。

  虽然欧阳冶很是大方,可是实际上他对白晨不抱有太大的希望。

  铸兵是需要天赋,白晨的天赋或许不低。

  可是缺少了锤炼,一个从未拿过打铁锤的年轻人,你能指望他打造出上乘兵器吗?

  这显然是太过异想天开,哪怕他看过再多的铸兵锻造的典籍,也不可能打造出什么好兵器。

  就好像两个武林高手,一个一辈子都在潜心修炼,另外一个在战场上打拼,两人哪怕修为相同。前者也不可能胜过后者。

  铸兵也是一样的道理。铸兵需要理论知识,可是更需要亲自实践。

  欧阳冶相信白晨在十年,二十年后,或许能到达自己如今的境界。可是在此之前。他是绝对没可能超越自己的。

  白晨从其中挑选了一张匕首的图纸。这张图纸名为隐刺,因为极其复杂的做工,所以虽然品质上乘。可是却难以成为制式的匕首,只能少量生产。

  白晨选这张图纸,除了因为自己需要匕首外,更因为这把隐刺正好用到铸兵五项。

  一般的铸兵师,最多只能加入其中一项,铸造出普通品质的隐刺。

  加入两项就已经算是优良,三项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上乘品质。

  即便是欧阳冶,最多也只能加入三项,而且是大费周章,更是消耗精力。

  以往欧阳冶铸造过两把隐刺,不过当时都只是加入两项铸造,打造出来的,也都是接近上乘的隐刺。

  欧阳冶已经主动的打开风箱、火炉,帮白晨打下手,并且准备好材料。

  蓝轩凝神的看着白晨,虽然她很不愿意承认,可是事实也是如此,白晨的才华的确高于她。

  不过蓝轩还是坚定的认为,自己仅仅只是在文章歌赋上差他一些,其他方面并不比白晨差,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可是不久之前,她就听说白晨的炼丹术,这让蓝轩的心头狠狠的不爽一把。

  如今,她又发现,白晨居然会铸兵术。

  与一般的铁匠不同,铸兵师的铸兵过程,可以说的一种享受,一种惊艳的表演。

  作坊内并不是烟雾缭绕,反而在房梁上萦绕着一缕缕的氤氲之气,并且不时的变幻着色彩。

  白晨并没有用打铁锤,而是以自己的拳头锤击烧红的金属。

  欧阳冶看的双眼放红光,白晨的火烙铁布衫在他看来,简直就是得天独厚。

  每一拳都是均匀而且适中,烙红的金属,发出悦耳的声响。

  可以说整个过程都是赏心悦目的,不过在欧阳冶看来,这行云流水的过程,每一分一毫,都做到了极致完美的境界。

  就好像是一个尝试了千万次的老铸兵师,没有分毫的误差。

  铸兵五项,并不只是手法,真正重要的还是境界。

  只有真正领悟了铸兵五项的境界,才能真正的将之融会贯通。

  白晨燃火的手臂,突然化拳为掌,一掌拍在烙铁上。

  哗啦一声,金属发出兹兹声响,金星四溅。

  “引心!牵引入心!完美……完美!!”欧阳冶忍不住惊呼,带着几分感慨。

  很难想象,这是一个第一次铸兵锻造的人。

  这根本就是一个老练的铸兵师,不然的话,凭何能够如此将每个步骤都演绎到极致。

  随后的四项入意、塑魂、生气、造灵,每一步都能引起欧阳冶的惊叹。

  特别是第三个步骤塑魂之时,欧阳冶更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心中也在瞬间豁然开朗,这就是顿悟。

  经历了无数次的尝试与研究,其实欧阳冶的铸兵水平,已经非常高了。

  只不过在塑魂的时候,他产生了某些误解,所以对于塑魂一直都是一知半解。

  可是直到看到白晨的塑魂过程后,他才明白过来。

  原来塑魂是这么回事,当一把晶莹剔透的匕首,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,所有人都被这把匕首的款式样貌所惊呆了。

  这哪里是一把匕首,根本就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,整把匕首因为特殊的工艺和材料。导致匕首看起来就像是用琉璃打造成的。

  铸造隐刺一把,获得熟练度>

  铸兵学10级:265000/>

  欧阳冶拿起已经过水的匕首,放在手中细细端详,眼中惊疑不定。

  “隐刺!不愧此名!果然是隐杀之刺。”

  欧阳冶居然感觉不到隐刺的存在,绝对是袭杀的不二选择。

  这把匕首,几乎可以比肩欧阳冶最得意的作品。

  当然了,如果是以同样的材料,欧阳冶自问是做不出来的。

  除非他加入更加复杂的工艺,同时再配以更加上乘的材料,方可与白晨所铸的隐刺媲美。同时还要耗费更多的精力。

  可是看白晨铸造出这一把隐刺。除了额头细汗之外,并无颓色,显然是轻松驾驭。

  欧阳冶苦笑:“看来老夫是自讨没趣了,居然请你为我复仇。”

  “前辈说笑了。晚辈能有此番作为。其实与您的那些珍藏的铸兵锻造典籍密不可分。那些典籍也给了我不少启示。”

  白晨这句话说的真诚,没有之前的那种傲慢桀骜,毕竟如果没有欧阳冶的那些典籍。自己也不可能学会。

  “你若是真谢我,就帮我把那件事办了,以你的铸兵境界,击败铸铁门绰绰有余。”

  欧阳冶显然还不放弃,白晨想了想,拿人手软,吃人嘴软,索性干脆的点点头,答应下来。

  反正欧阳冶也不是立刻就要白晨抄家伙杀上铸铁门,当然了,白晨之所以答应,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,白晨打算再亲手铸造一些隐刺,用欧阳冶的材料……

  欧阳冶倒是大方,白晨答应下来后,更显热情,一股脑把所有的材料,全摆白晨面前,而且白晨每一把兵器铸造,他都看的津津有味。

  十六把隐刺铸造好,夜都已经深了,蓝轩耐着性子,一直等在旁边,一句怨言都没有。

  铭心准备的饭菜都凉了,白晨总算完事收工。

  蓝轩发现,白晨几乎是全能的,迷一般的来历。

  这世上难道真的没有什么事,能够难倒他吗?

  如果白晨知道蓝轩心中的想法,恐怕肚子都会笑抽掉。

  拜别了欧阳冶,一路上蓝轩看着白晨的目光,都充满了幽怨。

  当然了,白晨是绝对不会相信,蓝轩突然对自己升起情愫。

  多半是要自己拿命给她修复葬花剑,白晨是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。

  “白晨……”

  “叫少爷。”

  “少爷!”蓝轩咬着牙,埋怨的叫道:“有什么条件,能让你帮我修复葬花剑?”

  “你要是能让我多一百年寿元,我就帮你修复葬花剑。”

  白晨很直接的回答道,事实上当他铸造一十六把隐刺,铸兵学提升到11级后,便学会了新的铸兵术,偷天换日!

  以天地灵气替换寿元,不过暂时来说,白晨还无法施展出来,除非有三花聚顶的修为才可以。

  所以白晨绝对不会为这位,和自己什么关系都没有的女人,大费周章,而且结局很可能是什么好处都捞不到。

  从本质上来说,蓝轩和梅绛雪都是一类人。

  只有关系到她们切身利益的时候,她们才会与自己虚与委蛇,一旦失去了价值,那么绝对是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  当然了,对于梅绛雪,白晨是非常的无奈,谁让自己被她迷得晕头转向。

  吃过亏才知道这坑有多深,所以白晨绝对不会再在相同的地方摔倒,起码也要其他的坑。

  蓝轩咬牙切齿,只是表面上还是表现出一副端庄大方的姿态。

  “如果我愿意……”

  “你愿意我也不愿意,别玩那些虚的……蓝轩姑娘是什么人,在下很清楚,在下是什么人,你也很清楚,你若是能拿出什么让我心动的价码,我就是拼着半条命,也就帮你修复葬花剑也是无妨,如若不然就免开尊口。”

  双方就这么在岔路口不欢而散,白晨走了两步,突然想起什么。

  “对了,蓝轩姑娘。”

  蓝轩黑着脸转过头,目光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的热切。

  她绝对不会天真的认为,白晨突然脑子突然失灵,突然被自己的迷得神魂颠倒。

  “你既然已经称在下为少爷了,想必是承认那日的赌局了吧。”

  “怎么?”蓝轩很不友善的回应了声,算是默认白晨的问题。

  “那是不是可以把混元龙血石当作赌注,还给本少爷了。”

  以前白晨不认识混元龙血石,不代表他现在还不知道混元龙血石的价值。

  很显然,混元龙血石原本是蓝轩用来献礼给铸兵大师的。

  蓝轩目光阴晴不定,犹豫不决着是否交出混元龙血石。

  “蓝轩姑娘,你应该知道,这世上除了我之外,再难找出第二位能够修复葬花剑的人……”

  蓝轩是聪明人,白晨不需要把话说全,蓝轩已经明白白晨的意思。

  “接着!”蓝轩随手一掷,混元龙血石已经落入白晨手中。

  “白晨,我会记住你的!”蓝轩的语气冰冷到极点。

  白晨不断的揣摩着手中混元龙血石,看了眼蓝轩:“蓝轩姑娘,请你相信我,记住一个人会是你感情的第一步。”

  蓝轩突然解下面纱,即便是在夜色之下,依然遮掩不住那张绝艳至极的容颜。

  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,如阳春白雪般,令人痴迷的完美。

  “你……你做什么?不会是想色诱我吧?”

  蓝轩的嘴角勾勒出一道优美至极的弧线,星辰点缀的双眸,闪烁着皎洁的目光。

  “我要让你也记住我!”

  “阿雪……”突然,戒杀在白晨的脑海中,疯狂的大叫起来:“她是阿雪……她是阿雪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