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五十章 这位大师有故事(求月票)

第一百五十章 这位大师有故事(求月票)

  ps:  其实汉宝也是个有故事的人……

  那是一个月票纷飞的夜晚……

  整个屋子内的摆设家具,全都被砸的稀烂。

  就连床榻都塌了,白晨就站在正中间,表情就跟喂春药似的,满脸不可抑止的兴奋。

  “我出去走走,帮我收拾收拾屋子。”

  说着白晨便丢下烂摊子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大摇大摆的出了屋子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鬼才理你。”

  铭心气不过,对于白晨的无理要求,更是视而不见。

  三两步跟上白晨步伐:“去哪里,我也去。”

  “沧州城哪里有铁匠铺?”白晨问道。

  铭心虽然给白晨整了一百多把匕首,可是质量却是相当的一般。

  这也是因为七秀根本就不用匕首,自然不会去找什么品质上乘的匕首。

  这些匕首,只要是先天高手,随便挥一挥兵器,就要全变成废铁。

  这可不是白晨所希望看到的,可以说这是白晨的新招牌武功。

  七伤拳实在是太伤身体,虽然有悬壶功疗伤,可是那种折磨人的痛苦,却是无法豁免。

  所以能不用七伤拳,白晨还是尽可能的避免。

  万引术显然是最好的选择,而且随着白晨修为提升,万引术的上升空间非常大,甚至不低于七伤拳。

  “额……这个我不清楚,我们七秀的武器都是制式的。全都是交由万剑山庄或者铸铁门打造。”

  白晨苦笑,你是名门正派的弟子,我是山沟沟里的无名小派,和你能比的么。

  “不过我听说沧州有个铸兵的大师,在江湖上都很有名气。”

  “在哪里?”白晨一听,心头大喜过望。

  他要的就是上乘品质的匕首,一般的铁匠他还看不上眼。

  “我去问问其他师姐。”

  铭心很快便跑回来:“打听到了,好像是在城南一带。”

  ……

  “你确定我们没走错?”

  白晨看着周围略显荒废的平矮房屋,地面坑坑洼洼,完全不像是城里更像是乡村。

  路边两排的屋子。东倒西歪。有些还有火烧过的痕迹,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人影。

  两人在相互的抱怨中,又走了一阵。

  路的尽头,一座冒着黑烟的铁匠铺坐落眼前。一个皮肤黝黑的老者。坐在铁匠铺门口。抽着旱烟,目光有些恍惚。

  “那个就是你说的那个有名的铸兵大师?”白晨转头看向铭心。

  看到那老者的模样,铭心也有些迟疑一起。

  那老者的老朽样子。能不能举起铁锤都还是问题。

  “你懂什么,这叫深藏不露。”

  “看他这么沧桑忧郁,明显就是一位有故事的人。”反正白晨还是不相信,这是一位铸兵大师。

  铸兵师可是与铸图师、铸武师齐名于世的能工巧匠,每个人的身价都是相当不菲。

  放到任何一个门派,都是争相抬捧的对象,即便是们有依附门派,那也是家财万贯,非富即贵。

  怎么可能落脚在这么个破旧的铁匠铺中,当然了,也有可能人家真是大隐隐于市。

  只是白晨看来,这老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铸兵师,或许只是个普通的铁匠罢了。

  “算了,我们还是走吧。”白晨转身便要拉着铭心离去。

  只是,这一转头,迎面便走来两个仇家。

  林天和蓝轩,不过白晨只知道她是名震天下的青楼女子鸣翠。

  对于林天,白晨是刻骨铭心的恨。

  奸夫淫妇!这就是白晨对两人的评价。

  这两人怎么勾搭到一起去了?

  林天看到白晨也是一愣,不过很快便露出一丝冷嘲:“哟,这不是白大才子么?怎么不在女人窝中养伤,跑出来转悠来了?”

  白晨却对林天视而不见,左右顾盼一阵,疑惑的转头看向铭心:“铭心,你听到附近有狗吠的声音么?”

  “你!”林天脸色立刻垮下来,阴沉的看着白晨,不过很快便转怒为笑:“呵呵……不与你这废人争执,有辱我身份,鸣翠姑娘,这边请。”

  蓝轩看了眼白晨,眼中恨意依旧,白晨很是热情的与蓝轩挥了挥手掌,很是贱兮兮的露出一个笑容。

  蓝轩本是不想搭理白晨的,只是一看到白晨那张笑容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  一想起当日所受的耻辱,心头便要炸开一般的难受。

  “鸣翠姑娘,何必与这种废人一般见识,不过是江湖失志的废物,这种人江湖上多如牛毛,便以为仗着一身所学,可以创出一番名堂,却不知道江湖险恶,转眼便被滚滚浪涛吞没,最后落的一身伤病,灰溜溜的滚回家中,苟延残喘的度过残生。”

  白晨倒是听的无意,可是铭心却是脸色沉下来:“白晨哥哥,待我教训他。”

  “理他做什?不过是一条疯狗罢了,你越是与他计较,他便越来劲,真以为四海之内皆他爹,谁都得惯着他。”白晨又看了眼蓝轩:“这种人最喜欢四处沾花捻草,还一副自命风流的模样,不过是靠着长辈林荫,真要丢江湖上,连个浪涛都翻不起来,不过呢,一般有些心机的女人,最喜欢利用这种白痴,就跟遛狗一样,丢跟骨头给点颜色,他便伸着舌头,屁颠屁颠的跟在屁股后面,你看前些日子跟在那三英四杰的身后,总以为自己和人家是一个水准的,结果呢,人家鸟都不鸟他,若是我是这种人,我还真没脸出来丢人现眼,还是找个角落,了却残生吧。”

  林天憋红了脸。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:“你敢骂我!你可知道我乃是白帝城弟子!”

  “哟,还真有人这么奋不顾身的承认是疯狗了啊。”铭心瞥了眼林天,一脸不屑的说道。

  “你看吧,这种人张口必定是,我是某某人的儿子、弟子,绝对没第二句话。”

  林天气炸肺,怒火中烧的看着白晨,也不顾蓝轩在身边,阴笑起来:“你只管笑吧,反正你也只是个废人。对了。忘了告诉你,你的修为便是我故意废的,你又能拿我如何?”

  白晨与铭心都是嗤笑一声,根本就不理会林天。

  蓝轩也是微微拧起眉头。林天看不出来。她怎么会看不出来。

  白晨气息浑厚。太阳穴饱满,根本就不像是被废了武功,或者重伤未愈的模样。

  她站在林天的身边。都觉得丢人,自己怎么会选这么一头愚不可及的蠢狗。

  不过想想也是,如果林天不是这么蠢,她也不会选林天。

  “怎么,恨我是不是?我知道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,如何杀了我,可是凭你一个废人,你能做什么?而且我身后还有白帝城,你惹的起么?”

  林天肆无忌惮的大笑,似乎非常得意自己的作为:“想要你死,我有一百种办法,可是我没杀你,我就是让你恨着我,却毫无办法复仇。”

  “鸣翠姑娘,你不觉得,和这种人站在一起,很掉份吗?”

  白晨不理林天,反而勾搭其林天:“你若是实在找不到男伴,在下很愿意委屈自己,做你的男伴,当然了,出钱出力之类的冤大头才做的事情,就别为难在下了,若是哪天你空虚寂寞冷的时候,不妨来找在下排解寂寞,在下必定敞开大门,恭迎鸣翠姑娘大驾。”

  蓝轩心中早已被白晨勾起怒火,偏偏还是淡定自若的瞥了眼白晨:“白公子,你嘴上倒是舌灿如花,可是却还是个处男,莫不是银牙蜡枪头,敢说不敢做吧。”

  说完,蓝轩遮面白纱微风攒动,笑声银铃,说不出的娇美。

  可是白晨这会儿可没功夫欣赏蓝轩的绝色妖娆,心中只有怒,无穷的怒!

  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说成银牙蜡枪头!

  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说敢说不敢做!

  耻辱!这他娘的就是里程碑式的耻辱!

  果然,不管在哪个世界,处男都是可耻的!

  白晨打算以牙还牙,只是话到嘴边,又吞了回去。

  丧心病狂的话不是没有,只是白晨还真没无耻到把什么话都拿出来说的地步。

  铭心疑惑的看着白晨,她可从来没见过白晨在斗嘴上吃过亏。

  蓝轩看了眼白晨的脸色,似乎也感觉到白晨有意让自己,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下来。

  同时,她也感觉自己那句话似乎真的过头了。

  很难得的,蓝轩对白晨的感观略有好转。

  白晨抬起头,直视蓝轩的双眸:“在我眼里,你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,不要被世俗玷污你的纯洁。”

  蓝轩微微一愣,看着白晨将要离去的背影:“等等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没什么意思,我只是觉得,你即便是要找男人,起码也该找个配得上你的。”

  林天的脸色立刻黑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么,你配不上她。”白晨平淡的说道。

  “姓白的,别逼我动手!”

  蓝轩的眉宇间,流露出一丝不快:“林公子,请自重。”

  “哼!看在鸣翠姑娘的份上,我便不与你一般见识。”林天愤愤不平的哼道:“鸣翠姑娘,请吧,前面就是欧阳大师的作坊了,他可是蜀地数一数二的铸兵大师。”

  铸兵大师?还真没找错人。

  白晨眼前一亮,与铭心对视一眼,立刻又回过头。

  “白晨哥哥,你刚才怎么不反驳?”铭心看着前面,不快的说道。

  “女人都是这么笨,使坏一千次给她的感觉,不如对她示好一次的效果。”

  鸣翠本来就没走远,一听到白晨的话,顿时七窍生烟。

  就在刚才那一瞬,自己还真以为他是正人君子。

  铭心扑哧一声,忍俊不禁笑出来。

  “哥哥,我也是女人,你这么当着我的面说不好吧。”

  “你不是女人,你是女孩,都还没断奶呢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