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无尽的刺杀

第一百四十七章 无尽的刺杀

  ps:

  今晚来个大爆发,你们敢不敢也来个大爆发……

  “该死,跑的这么快,赶着投胎吗?”白晨在夜幕下,追着那个若近若离的身影。

  虽然不知道廖山是如何在经脉尽断的情况下,还能够运气逃遁的,不过看他的身影,显然也只是苟延残喘。

  廖山已经是步履阑珊,大老远就可以听到他粗重的喘息。

  不过越是如此,他就越是竭尽全力,生存的本能让他不顾一切的迈开步伐。

  “杂碎,别跑了,你跑不掉的,赶紧过来授首,放心好了……我会给你个痛快的。”

  不知不觉,两人已经追逃到了苍水河畔,廖山终于跑不动了,脸色苍白,扶在一颗树杆上喘息,看着白晨的目光里,充满了绝望。

  白晨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,猎物!

  没错,在白晨看来,廖山就是一只猎物。

  而且对于廖山这种人,白晨完全不会有负罪感。

  获得功德9万……

  突然,白晨的脑海响起获取功德的信息。

  只见廖山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,缓缓的向前扑倒在地上。

  而他的背上,正一片鲜红,一支从黑暗中伸出来的长剑,慢慢的收回夜幕。

  “我草!!”白晨简直就要抓狂了,原本他是打算猫捉耗子,好好的戏弄一番,哪个王八蛋插手进来的。

  原本应该有18万的功德,居然只给了9万功德。

  不过就算是九万功德,也是白晨所获得单人最高的一个。

  总价值18万功德,这要造多少孽,才能累计到如此高的功德。

  这时候。黑暗中慢慢的走出来几十个人。

  这些人每个的装束都不大一样,只是看向白晨的眼神却是一样。

  杀气!白晨很肯定,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  白晨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,这些人不是绝杀门的杀手。

  因为他与绝杀门的杀手交手过几次,那些杀手绝对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身形。

  而且除了个别一些杀手,大部分杀手的装束都是出奇的一致,全都是黑衣遮面。

  并且这些人的兵器五花八门,很多都是奇兵怪刃。

  “你就是白晨?”为首一人道士装束。身体微胖,八字胡左右撇开,眼睛眯成一线,眼中透着几分奸猾,手中持剑,剑锋上还沾染着廖山的血迹。

  “在下廖山。你刚才杀的那个才是白晨。”白晨恬不知耻的说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既然白晨已经死了,那我们便撤吧。”道士想都没想。直接对众人说道。

  “吴道德,他明明是在胡说八道,你怎么能信他的话?”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高声喝到,看起来他很为自己的英明神武感到得意。

  这个叫做吴道德的道士不堪的捂住眼睛,撇撇嘴道:“原来他是骗我的啊,那你们还等什么,上啊!杀了他。”

  那个大汉一愣,不过很快便回过神,举起手中大刀,哇呀呀的朝着白晨冲过来。

  白晨一把抓住大刀刀锋。刀锋再难动分毫。

  “道长,和这些猪一样的队友一起行动。是不是觉得特别累?”

  吴道德对于白晨的话听而不闻,只是象征性的退后几步,让其他人先冲上去。

  白晨手中火焰暴起,一拳打碎大汉的心口,背后杀机已至。

  这些人虽然都是高手,可是配合并不默契。相反有些拖赘,与绝杀门的那些杀手比起来,更容易对付许多。

  只是要想杀他们却不那么容易,这些高手反应相当敏锐,进退有序。

  一发现不对,立刻闪身退后,而不像是绝杀门的那些杀手那般,只要能用性命换取一点战果,都会奋不顾身。

  当然了,这些高手却因为彼此之间的拖累,以至于经常在危险之时,多以同伴的身体做挡箭牌。

  几番争斗下来,白晨毫发无伤,却也杀了七八个。

  这些人的功德都不高,少的几百,多的有一两万功德。

  不过能够给予白晨功德,就足以说明他们绝非善良之辈。

  这些人太谨慎了,白晨也不敢过分强逼。

  这些高手虽然配合混乱,可是如果落入他们的陷阱,恐怕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  毕竟先天高手的刀气剑气,还是能够对他造成伤害。

  还有一些奇门兵器,武器内附含真气,一样可以对白晨造成伤害。

  “吴道德,你别给我站在一旁,还不过来帮忙。”

  其中一人看了眼不远处的吴道德,此人从始至终,都像是事不关己一般,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,不过也不打算离开。

  “各位,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何必苦苦相逼呢。”

  白晨倒也不怕他们,只是觉得那个吴道德,给他一些威胁,其他人就是砧板上的肉。

  所以白晨在动手的时候,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吴道德的身上,至于其他人,并不需要特别的关注。

  “是无冤无仇,不过你得罪了燎王!”

  “原来是燎贼走狗。”白晨也想明白了,自己的仇人不外乎那么几个。

  能恨到派人杀自己的,也只有燎王一人。

  绝杀门就是他请来的,再派出自己麾下的高手,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。

  实际上这些人是天枢派来的,不过对白晨来说,没什么区别。

  “biu……”

  白晨以冒火的指头,指着不远处的吴道德,做了个开枪的动作。

  虽然吴道德看不明白白晨这个动作的寒意,不过这个动作无疑很具有挑衅意味。

  吴德道微微一笑,眼中总算是露出几分战意,只是依然没有动手的打算。

  “你们还在等什么,等着我给你们发宵夜吗?”白晨看了眼周围。傲慢的语气,立刻激起众人的怒火。

  “兄弟们,上!杀了这小子,燎王必定会重重封赏我们。”

  能够投靠在燎王麾下,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就是贪财忘德之人。

  一听说燎王重赏,立刻冲向白晨。

  说这些人是死士,他们又贪生怕死。说他们胆小如鼠,可是又悍勇难敌。

  这就是江湖中人,如果是一个人,他们个个英雄。

  如果扎堆在一起的话,那么就变成了一群虫。

  暗处正站着几个人,谁都没发现这几个人的存在。

  不过他们似乎并不打算插手此事。毕竟在他们看来,这场争斗的水平,实在是太低了。让他们提不起半点兴趣。

  “那便是白晨的外功法门?看起来不像是下乘和中乘武功应该有的形变,可是如果是上乘外功法门,这威力略显下乘。”高天眼中露出几分疑色。

  “他的武功来历相当神秘,在这之前,我根本就没听说过,而一个月前,他曾经在青州城施展过梵天圣音,而后我也曾经追查过他的来历,可是除了在两个月前他出现在青州城附近的清水镇附近外,之前的情报一片空白。”

  梅绛雪也是带着几分疑虑。目光看向高天:“你们丐帮应该比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更多吧。”

  高天苦笑的摇了摇头:“我们打探到的情报,与你的完全一样。不多一分。”

  身边一直没有开口的清莲突然出声,目光中略带疑惑:“我怎么看着那个道士有点眼熟。”

  “我也看着眼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”

  高天双目如炬:“正阳宫的弃徒,欺师灭祖的小子,真以为挂了两片山羊胡,旁人便认不出来了。”

  众人一惊。听到高天提示,细细查看之下。

  果然如高天所说,不正是正阳宫的那个弃徒么。

  “奇怪,他怎的加入燎王麾下了,以他的秉性……”

  “没什么好奇怪的,这小子的心性也如白晨那小子一般,活脱脱的一个下三滥的混子。”

  “我看他混入燎王麾下,多半是想借燎王之势,做那得利之事。”

  “不过今次他参与进来,恐怕白晨有难了。”

  “是啊,他可是当年九大名门弟子中,最出众的一个,白晨要胜他……难!”

  “可惜白晨还是太年轻了,若是再给他几年,未必就比不上正阳宫那小子。”高天若有所思的说道,眼中目光闪烁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白晨的修为在他这个年龄来说,虽然不错,不过他最出色的本就不是武功,而是炼丹术。”清莲中肯的说道:“以他的炼丹水平,恐怕千年前的丹圣吴道子在他这个年龄,也未必能及得上他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高天轻笑着:“若是他能够到达丹圣吴道子那地步……”

  在场所有人的眼中,都闪过一道无比耀眼的光芒。

  吴道子被誉为丹道千年奇才,千年不出,出世便镇千年。

  “也许赶得及下次的‘聚会’吧。”高天的语气稍稍的放缓,有期待也有急切。

  从始至终,黄世荣都没有开口,轻抚着山羊胡,右手始终握着一枚铜钱把玩着。

  突然,不知道是否是黄世荣的力道失误,手中铜钱突然被捏成一颗铜球。

  不远处,一声巨响过后,在场能站的起来的人,所剩无几。

  每个人看向白晨的目光,全都带着几分恐惧与退缩。

  一拳收获十多万功德,就一个字,爽!

  “这小子是怪物,快逃……”

  一旦失去了勇气,这些江湖中人将失去一切。

  他们本就不是正规军,凭的全是手中功夫,可是他们面对的,却是一个不论他们施展什么武功,都只会越战越勇的可怕敌人的时候,他们将会怀疑自己所学武功。

  嘶嘶——

  那几个江湖中人,还来不及逃多远,几道剑气突然从背后追上。

  在他们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穿透他们的身躯。

  吴道德笑呵呵的走上前,白晨露出警惕。

  吴道德给他的感觉就是危险,非常的危险!

  这个道士不是好人!

  “没想到,兄台的武功这么了得。”吴道德越是语气平淡,白晨就越是忌惮。

  不过吴道德似乎并不打算出手,依然自顾自的套着近乎:“别那么紧张嘛,我也不喜欢滥杀无辜。”

  白晨轻哼一声,能够加入燎王麾下为虎作伥,反正也不会是好人。

  “你看今天的夜色这么好,江上的月亮像不像个大大的月饼。”

  白晨瞥了眼江上,今天根本就是月缺,哪里来的月饼。

  只是,就在白晨走神的刹那,三道剑光突然降临。

  扑哧——

  三道剑气没入胸口,白晨倒退两步,眼中凶光一闪,狠狠的瞪着吴道德。

  吴道德连忙退后几步,也是很小心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不打了,不打了,中了我的三环套月还没死,与你拼杀起来太费神了,我们下次有缘再见。”

  白晨咬牙切齿的看着吴道德离去,马勒戈壁的,这賊道士下次别让我遇到。

  虽然吴德道离开了,可是白晨还是不敢大意,一直的站在原地,身上的火烙铁布衫并未收起。

  那个賊道士实在是太狡猾了,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离开,如果突然在暗处给自己来一下,自己不是冤枉死。

  不过白晨也没闲着,默默的恢复着刚才使用七伤拳留下的内伤。

  暗处的吴道德也如白晨所想的那样,并未离去,嘴里骂骂咧咧的。

  “娘的,这小子贼精,与他硬拼不合算,算了……下次再找机会。”

  过了小片刻,吴道德这才离去,白晨并不知道吴道德去留,默默的查看功德。

  总功德值225万,还差25万功德!

  “马勒戈壁的,谁能给我捞到25万功德?”

  此刻白晨有一种抓狂的感觉,25万,只差25万!

  他现在就想要,疯狂的想得到……

  白晨的眼中,突然闪过一道近乎疯狂的执着:“看来只能这么办了……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