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英雄冢的传说(求月票)

第一百四十六章 英雄冢的传说(求月票)

  ps:

  有一种爱叫刻骨铭心,有种恨叫痛彻心扉。

  有一种东西名叫月票,有一群人名叫读者。

  高天等人自然是不会反对,张老爷子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。

  张才和铭心,早已腻歪了大堂里几个大人物口不对心的阿谀。

  全都跟着白晨跑出来,白晨让张家下人将一干人等拖了出来,除了那位可怜的程大表哥。

  “白少侠,老朽知道错了,老朽一时糊涂,求您大发慈悲,放过老朽吧……”

  廖山苦求着白晨,其他几个火云宗长老,也是声泪俱下,全都将责任归咎在廖山身上,全都一口咬定是廖山唆使。

  白晨坐在白玉石桌上,铭心与张才两人坐在左右的石凳上,笑嘻嘻的看着廖山等人。

  张才的看向廖山的目光,更是充满怨恨。

  “白晨,你打算如何处置他们?”

  白晨想了半天,实际上他想的是能从廖山等人身上得到多少功德。

  这几日来,功德不见如何增长,始终停留在两百万功德,距离自己所期望的两百五十万功德,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。

  虽说只是区区五十万功德,可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收获,想要补上这五十万功德的缺口,还是有不小的难度。

  当然了,当日戒杀拿出三本秘籍给白晨选择,最低的那本是一百万功德,最高的那本则是一千万功德,不过白晨唯独看上两百五十万功德那本,实在是因为白晨看上的那本,是他耳熟能详的秘籍。

  当然了,最主要还是因为一千万功德的秘籍,实在是太遥远了,而一百万功德的那本,白晨则是觉得并不合算。

  毕竟这本秘籍是需要度过整个先天期的。甚至在三花聚顶期,还需要有一段过渡期。

  就像《悬壶功》,虽然悬壶功在后天起效果显著,可是进入先天期后,进度呈现疲软。所以白晨必须慎重选择。

  当初得到《悬壶功》是没的选择。可是现在不一样。

  距离自己选择的目标,并不是那么遥远,甚至是触手可及。

  张才的问题。白晨以沉默应答。

  可是白晨的沉默,在廖山等人的眼里,却透着几分冷意。

  白晨的目光在他们的眼中,就似刮骨钢刀,正在风中嚯嚯。

  “白晨,你绝对不能轻饶了他们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还有程君溢那个白眼狼,居然打伤老祖宗,你怎么不把他也带出来?”

  “他是你们张家的人。我不适合动手,不过他们嘛……”

  白晨眯起眼睛,寒风瑟瑟,廖山等人没来由一阵寒意升起。

  “我想知道你们之中,谁的作孽最深。”

  白晨的眼露寒光,如果他们之中有无辜之辈。即便是这次意图不轨,白晨也不敢妄下杀手,当然了,这个几率很小。

  毕竟这几个都不是善良之辈,手中谁没几条人命。

  白晨本着小心谨慎。还是先询问清楚再动手。

  “谁也别遮着掩着,罪孽最深的那个我会千刀万剐,罪孽最少的那个,我当即释放。”

  “白晨哥哥,你这是做什么?直接一剑宰了不就结了?何必这么麻烦?”

  “没办法,谁叫我这个人善良,你们以为我喜欢滥杀无辜吗?”

  白晨的回答迎来的是两道白眼,不过白晨不以为然:“张才,拿笔记下,谁杀的最多谁杀的最少都记上,对了,如果被旁人检举出谁的遗漏,那么检举人扣一个杀孽,被检举的则是加一个。”

  然后,廖山等人就上演了一出狗咬狗的好戏,谁见财起意,杀了某某某某。

  谁心生妒忌,杀了某某。

  谁又为了争权夺利,杀了某某……

  白晨算是明白了,自己先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了。

  廖山等人死一百次都是多余的,哪怕是最少的那个长老,都杀过不下三十个人。

  而廖山则是当之无愧的排在第一,当初他是别门别派,因火云宗里应外合,将自己的师门灭门,他一人就将整个师门都用迷迭香迷倒,而后为了斩草除根,更是亲自狠下杀手,全门一千多口人,全都是死在廖山手中。

  廖山脸色灰败,嘴唇颤抖着看着白晨,眼中尽是绝望。

  另外一个长老也与廖山差不多,说他们恶贯满盈,都是便宜他们了。

  “这两人真该碎尸万段!”

  “死都便宜他们了。”

  “别杀我,别杀我……”那个长老突然大叫起来:“我有英雄冢的地图……我有英雄冢地图,我愿意送给白少侠。”

  英雄冢?这是白晨第三次听到,关于英雄冢的消息。

  第一次是沐婉儿口中无意间透露出来的,第二次则是在绣坊,三英四杰中的六个人当时似乎是在讨论英雄冢的事情,而后自己与沐婉儿到来,三英四杰邀请沐婉儿联手。

  当时白晨并未留意,不过这次白晨总算是上心了,或者说是意识到了不寻常。

  “铭心,英雄冢是什么?”

  铭心拧着眉头:“你真不知道?”

  “你这不废话么,知道还问你。”

  “千年之前,曾经有一个无名高手,生平只动过一次手,那便是当然西突厥百万大军入侵中原,那位无名高手以一己之力,将西突厥大军拒于虎门关外。”

  “一个人力敌百万大军?”白晨听的目瞪口呆,这是人还是神啊?

  “不过那位无名高手最终也力竭而亡,当时的三位武林至尊,外加一位铸图师,合力将那位无名高手的尸体从西突厥大军的手中抢回来,而后安葬在他的故乡蜀地之中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因为担心那位无名高手的墓冢被西突厥人毁掘,所以分别在蜀地十三州各建造了一座墓冢,十三座墓冢真真假假,让人难辨真伪,并且在那位铸图师前辈布置的武图阵法,每百年才会有一座墓冢现形,其余时间都会被武图阵法所掩盖。并且现形的时间最多只有三天的时间,三天之后,墓冢将会再次被武图阵法掩盖。”

  “那个无名高手的墓冢便是英雄冢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只是一位前辈的墓冢,这有什么意义吗?”

  “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墓冢,自然是没什么意义。可是据传那位无名高手当时斩杀西突厥可汗。抢走他身上的天地令,而后四位前辈将天地令葬于英雄冢中,并且在真正的英雄冢中。留下了他们的毕生所学,以图后世有缘人得之。”

  “难道以各门各派的高手底蕴,这么多年也无法强行突破武图阵法?在十三个墓冢中寻找到真正的英雄冢?”

  “其实后世并非没有更强的铸图师,也不是没有比三位武林至尊更强的高手出现,只不过那位铸图师前辈所留下的武图阵法乃是绝阵,无法被破解。”

  “什么是绝阵?”

  “我哪里知道,反正听我师父说,不论修为多高,都不可能强行突破。只有凭着绝阵的周期循环到时间的时候,才能够进入。”

  “那对我们这些小辈来说,也没有任何意义,江湖上高手多如牛毛,肯定都盯着英雄冢出世,不论真假墓冢。肯定都是那些高手据有,我们如果去参与,绝对会被轰杀成渣。”

  “这倒不是,其实先天初期与先天中期修为的人进入其中,才是最适合的。因为绝阵的关系,修为越强的人进入,压制的越是厉害,先天初期是唯一不受压制的时期,如果先天中期的人进入,则会被压制成先天初期的修为,如果是先天后期的人进入,则直接被压制到后天修为。”

  “那位前辈还真是周到。”白晨也不得不感慨。

  “根据后世的铸图师推算,这次打开的墓冢很可能是真正的英雄冢,而且位于青州城附近。”

  “嗯?青州城附近?”

  “是的,所以燎王麾下的七星这次才会偷入蜀地,攻打青州城,为的就是占据先机。”

  “对了,天地令又是什么?”

  铭心白了眼白晨:“白晨哥哥,你真的不要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好不好,我都不想回答了。”

  “哥哥我这是在考你基础知识,少废话,快点回答。”

  “传说天地令一共七块,分别记载着七种不同的上乘武功,而如果能够集齐七块天地令,则可以打开天地宝藏。”

  “天地宝藏?”白晨和张才都吞了吞口水,听起来就知道,肯定是好东西。

  “不过其中的六块天地令下落不明,唯一知晓的一块就是英雄冢中,所以这些日子,各门各派的年轻一辈,都会陆陆续续的聚集到蜀地。”

  “英雄冢什么时候打开?”白晨双眼放光,说不得还是要去英雄冢走一遭。

  “具体时间还不确定,反正就在最近半年中,而英雄冢的打开,会引起天变,所以很容易就知道。”

  白晨看向廖山等人,廖山等人连忙低下头,不敢与白晨直视。

  “你的地图是哪里来的?”白晨看向那个长老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我……我们火云宗遗留下来的。”

  “放屁,你火云宗不过建立百年,哪里来的千年前的古物?”铭心立刻叱责道。

  “这是他杀了无名高手的后人得到的……”另外一个长老突然大声说道:“有一次他下山归来,很得意的说,他在山下发现无名高手的后人,然后几番追杀,将那个无名高手的后人斩于手下,得了这份英雄冢地图。”

  “该死!”铭心眼中怒火中烧。

  无名英雄在江湖人心目中的地位,就如丹圣吴道子在炼丹师心目中的地位一样。

  不是崇拜他的武功境界,而是他的为人处事。

  后来为他的墓冢取名英雄冢,由此也可见无名高手的受尊敬程度。

  “你……你不能杀我……如果你杀了我,你们就别想……”那个长老大惊失色,连忙大叫道。

  “哼哼……这种东西,你放心留在门中么?肯定是随身携带,杀了你一样可以得到地图。”

  那个长老惊慌失措中,突然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胸前,白晨突然出手,一把抓住那个长老。

  廖山等人早已被高天震断经脉,根本就无法抵挡白晨的身手。

  白晨伸手在其胸口摸索一阵,掏出一看,果然是一张残破的古图,右掌力道一涨。

  然后那长老便如破布一般,尸体落到地上。

  “左右都是死,各位长老,我们一起上……”廖山眼中凶光毕露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突然站起来,可是他并不是上前,而是向后退了两步,同时将身边的两个长老往前一推,分别的推到白晨和铭心面前,然后身躯一跃,跃出围墙外。

  白晨和铭心可不是善男信女,白晨一巴掌拍死迎面跌来的长老,铭心那边也是干净利落的将那长老斩于剑下,剩下的两个长老惊慌失措,惊恐的看着白晨和铭心。

  “铭心,你留下看着他们,我去把那个杂碎杀了先。”

  这两个长老已经没有抵抗的能力,即便他们有,不远处的大堂内,高天等人都在其中,他们也不敢如何,所以让铭心看着,也不会出什么问题。

  反而是廖山,在白晨看来,那可是比白花花的银子,更让他心动的功德值。

  这种杀千刀的,即便是杀手中的精英,也没他‘值钱’,所以白晨是绝对不会放他离去的。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