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移动藏经阁 > 第一百四十章 话糙理不糙,理糙人不糙(120票四更)

第一百四十章 话糙理不糙,理糙人不糙(120票四更)

  ps:

  我这个人也一样,话糙理不糙,理糙人不糙。

  敢一天投600票吗?

  蓝轩回到白晨的面前,不过这次白晨没有料到。

  不对啊,这步骤好像错了……

  “你就是新晋的那个沧州第一才子,白晨?”蓝轩上下审视着白晨。

  “啥?沧州第一才子?”白晨有些迷糊了:“我是江湖中人,不是什么才子,更不是天下第一才子。”

  蓝轩也很疑惑,白晨和铭心的行为习惯,显然是更像江湖中人。

  而且就白晨而言,他也一点没有文人应该有的风范。

  并且如果是一个读书人,如果拥有沧州第一才子的美誉,也是从来不会否认的。

  不管是否真的知识渊博,又或者才疏学浅,沧州第一才子的美誉,对于任何一个读书人来说,都是一种肯定。

  “听说你文采不错。”

  “一般一般……天下第三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这时候,曲芷水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曲芷水已经款款走来,在她的身边似乎永远都尾随着几个才俊:“白公子,你若是天下第三,敢问第一与第二是谁?”

  “天老大,地老二,我就是老三咯。”

  曲芷水掩嘴轻笑,蓝轩却是满脸嘲笑,这不就是拐弯抹角的说自己天下第一么。

  “鸣翠妹妹。”

  “芷水姐姐。”

  两个女子互相问候,只是两人的眼中却迸发出一种,旁人看不清楚的火花。

  曲芷水很美,不过并未到蓝轩这种祸水级别。

  只是,她的身上总是带着一种,旁人看不透彻的神秘。

  白晨并未去深究,只当两女本来就认识,反正也与他没关系。

  别人不知道曲芷水的来历,可是蓝轩却知道。拜火教圣女红莲。

  一张人皮面具骗得了他人,却骗不了蓝轩,拜火教身上独有的‘恶臭’,早已出卖了她。

  当然了,汉唐中原的江湖人眼中。不论是荻花宫还是拜火教。都是西域邪教。

  而两者的关系,却又复杂的令旁人难分究竟。

  荻花宫源于拜火教,共饮一源。可是又势若水火,相互仇视。

  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两者都想要证明,自己才是正统。

  “白公子,你还不知道鸣翠姑娘吧,她可是刚来沧州城没两天,不过她的博学多才已经名震沧州,天下才俊无人能及。今日与公子相遇,想必也是有心与公子比较一番。”

  曲芷水的意思很简单,明里暗里的指着蓝轩是故意与白晨相遇。

  蓝轩平淡无奇的瞥了眼曲芷水,她知道曲芷水最擅心计,所以根本就不想解释什么。

  何况,她的确是升起了与白晨比较一番的心思。不可否认。

  “比较就免了。”白晨耸耸肩,很随意的说道:“这位鸣翠姑娘心气太高,若是输了,到时候难免要对我心生爱慕,我是有家室的人。实在不适合在外面沾花惹草。”

  蓝轩鼻子都气歪了,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德行,我会对你心生爱慕?

  何况你赢不赢的了我,还是两说……

  “言之有理,鸣翠妹妹,虽然我知道你才华横溢,可是与白公子确实不在一个水准上,所以比试之事还是算了吧。”

  曲芷水的一番话,可谓是居心不良,若是旁人说出这番话,蓝轩或许还会一笑置之。

  可是曲芷水的话,却让她不得不正面对待。

  哪怕明知道是激将法,依然让她奋不顾身的往坑里跳。

  “好,我便看看这所谓的沧州第一才子,有什么能耐!”

  “慢着,谁答应过你,与你比试了。”

  “难道你怕了?”鸣翠冷笑道。

  “是啊,我怕你了,行了吧,以后你就是沧州第一才子……不,天下第一才女,多牛逼轰轰的头衔啊。”

  张才拉了拉白晨的袖子:“为什么不答应她?”

  张才的想法很简单,他对白晨的文采学识是绝对的相信。

  白晨要赢这女子还不简单,而且他自己先前也说了,赢了她就能捕获她的芳心,为什么要拒绝呢?

  “笨,这叫以退为进,一般聪明的女人失去理智,肯定会许下一下后悔终生的承诺,我们的口号是……”

  “我们什么时候有口号了?”张才和铭心都瞪着眼睛,不解的看着白晨。

  “靠,我没和你们说过么,我们要毁人不倦……错了,是宁可错杀,也不放过。”

  扑哧……

  白晨耍宝起来,也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只是蓝轩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,这绝对是她生平所受过的最刻骨铭心的耻辱,耻辱!!

  此刻蓝轩恨不能将白晨大卸八块,碎尸万段,挫骨扬灰!

  不过,曲芷水在面前,她就绝对不能乱动,更不能失去理智。

  失去理智就代表着输,蓝轩可以输给任何人,唯独不能是曲芷水。

  “我听说你只要有彩头,就愿意接下任何赌斗,可有其事?”

  “你愿意拿什么做赌注?”

  白晨的目光又开始不老实起来,蓝轩看到白晨那肆无忌惮的目光,恨得牙痒痒。

  白晨立刻又补充道:“不要说什么你输了就以身相许之类的,我是正直的人,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赌注的!除非你非常诚恳,我才会考虑……勉为其难的接受。”

  “流氓!谁会以身相许了!”蓝轩觉得,如果再这么被白晨逗弄下去,绝对会被他逼疯。

  “啊……我还以为你这样的自以为是的女人,都喜欢说,谁若是赢了我就嫁给谁之类的话。”白晨的脸上明显的露出失望之色。

  张才和铭心的眼泪留下来的,当然了,那是笑疯了都。

  曲芷水都忍不住佩服白晨,他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  明明才华横溢,却要装出一副下三滥的样子。

  谁自以为是了?这该死的小贼,我什么时候自以为是了?

  蓝轩心里疯狂呐喊,她觉得自己已经关不住心里的那头野兽了。

  “你……你还是读书人吗?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……”

  “我这是话糙理不糙。理糙人不糙,你可以怀疑我的人格,可是你不能否定我的情操。”

  “废话少说!本姑娘今日便是要与你斗上一局!”蓝轩的手中已经多了一颗红色的石头:“你是江湖中人,若是赢了,这颗石头便归你所有。”

  我问候你先人。这石头什么玩意?

  看起来相当不俗。看你一脸臭屁的模样,应该是相当的牛逼轰轰。

  关键是你只说一句我是江湖中人,也该解释下这是什么用的吧。

  只是白晨实在拉不下脸面去问。前面把人家小姑娘气的差点就要投河,这时候若是开口询问,保准她要反击回来。

  白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绝对不可能给予蓝轩这种机会。

  “少爷我接了,不过我还有个条件,问你敢不敢应。”

  “你说!”蓝轩也是性情高傲,最受不得白晨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。

  “若是谁输了,以后见了对方,便要行大礼。同时用敬称问候一声对方,你敢是不敢?”

  “有何不敢!本小姐也不占你便宜,你且说我们赌斗什么,只管拿出你最出色的手段,我要你输的心服口服。”

  “单斗一项未免乏味,少爷我今天便是要你输的无地自容!你我各出三题。不论是比文比武皆可。”

  白晨三人、蓝轩与芸芸,以及曲芷水和她的跟班,来到春满阁。

  “王妈妈,关门,今日不做生意。”蓝轩用高高在上的姿态。不容老鸨质疑的语气道。

  老鸨看了看蓝轩,又看了看身后众人,其中几个公子,俱都是沧州有名的才俊公子,挡下也是爽快的听从。

  当然了,此刻还是白天,春满阁也没有客人,自然也没什么损失。

  “我听说你的歌赋才华,号称举世无双,我们第一局便比歌赋。”

  蓝轩信心满满的说道,眼中散发着藐睨天下的骄傲。

  只是,不论是曲芷水,还是曲芷水的那些跟班,个个都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。

  怀疑!就是怀疑的目光。

  他们每个人,可都是亲眼目睹过白晨所作的歌赋。

  那种旷世才华,可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他的每首歌,都能让人感到震撼与惊艳。

  “举世无双不敢当,比之姑娘,在下还是有几分自信的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,我家师……小姐歌赋名动京师,你不过是在沧州城小有名气,真以为自己当得起天下第一才子的名头不成?”芸芸立刻为蓝轩打抱不平,腮帮子气的鼓鼓的。

  蓝轩刚来沧州,并不知道白晨以往的事迹,虽然她非常的不满白晨的这种张狂态度,不过还是表现出足够的冷静。

  “芸芸,毋须多言,拿我的琴来。”

  蓝轩平淡的看了眼众人:“奴家最近偶得灵感,新作一曲《百花颂》,奏予诸君共赏。”

  芸芸将古琴摆在舞台案上,春满阁有专门表演歌舞所搭的舞台。

  蓝轩身姿轻盈,虽然没有搔首弄姿,却带着一丝脱俗的仙气,身姿一转,长裙如花绽放开,已经坐到琴案上。

  不得不说,蓝轩的这般撩人身姿,确实是赏心悦目。

  即便是曲芷水的那群跟班,也尽都看的如痴如醉,心猿意马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曲芷水抿嘴轻笑一声。

  那些男子立刻如梦初醒,回头看向曲芷水,眼中又恢复了平常的痴迷。

  “鸣翠妹妹,你现在可是在斗艺,不是在卖弄身姿,请自重……”

  蓝轩的心头一怒,看向曲芷水的目光越发不善。

  琴声渐起,带着一丝春意盎然,在众人的眼里,就如同百花绽放一般。

  再配以蓝轩那天籁般的歌喉,曲音高低有序,动人心弦。

  只是,众人却像是另有心思,蓝轩的目光看向众人,白晨等人倒也罢了。

  可是为什么连曲芷水身后的那几个跟班,都威能动容。

  以往自己所奏,哪怕是一首俗曲,依然能够让四座皆惊。

  可是看这些人,却完全未曾沉迷自己的曲音之中。

  一曲唱尽,琴声渐息……

  蓝轩款款站起,目光看向白晨:“白晨,到你了!”

看过《移动藏经阁》的书友还喜欢